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該叫我一聲皇爺爺》。

          甘小蝶陰冷的眼睛閃了一下,頷首想了一會兒,搖頭道:“不行!沒有人可以在洪爺的眼皮子底下殺人?!?br>
          她恨極的跺了一下腳,不再理他,轉身就朝著屋內跑去。

          “小蝶,你干什么去?”

          聶歡追了上去。

          甘小蝶頭也沒回,只罵了一聲:“蠢貨,此時不走,更待何時?!?br>
          因為王定山的事,洪爺早就對她不滿了,如果讓他知道,她將他的真實身份透露給向海棠,誘使向海棠逃出臥龍莊,好讓她找聶歡去山下不聲不響的了結了向海棠,依洪爺的脾氣,不削了她的腦袋才怪。

          到時候,吳恙也保不住她,而且吳恙根本不知道她指使聶歡去劫殺向海棠。

          至于聶歡他自身難保,不等洪爺出手,他爹聶威就饒不過他,到時哪里還能顧得上她。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她急匆匆的回了屋,翻箱倒柜收拾細軟,連吳恙都沒有來得及通知一聲,就落荒而逃。

          聶歡見她逃了,一來怕被自個的親爹活活打死,二來對甘小蝶有幾分真心,怕她下山時出個意外,連東西都沒來得及收拾,隨她一起從后山逃了。

          當吳恙從洪爺那里回來時,就看到屋內像是遭了賊一樣,亂糟糟的一片,放金銀首飾的匣子已被洗劫一空,什么都沒留下。

          “小蝶……小蝶,你在哪兒?”

          下意識的反應,先去找人,剛走了幾步,忽然停住了,然后轉過身,手扶著門框呆呆的望著狼藉的屋子,身子慢慢的滑了下來,跌坐在地。

          他真是愚蠢,有洪爺在,臥龍莊怎么可能會有賊。

          這些日子,有風言風語傳出,說小蝶和二莊主的兒子聶歡好上了,說不定哪一天就私奔了。

          他根本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看來,小蝶果然和聶歡私奔了。

          ……

          另一邊。

          “洪爺,人上山來了!”

          洪爺面色一動,淡聲問道:“是他一個人來的嗎?”

          那人滿臉疑惑道:“不是,他和向海棠一起過來的?!?br>
          “當真?”

          “當真,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別無旁人?!?br>
          “……”

          洪爺也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他既然已經找到了向海棠,又為何要和向海棠一起來闖這龍潭虎穴?

          向海棠回來還說的過去,因為她的親兒子和姑姑都在這里。

          雍親王呢?

          他有什么理由過來救向海棠與別的男人下生的孩子,難道他寵愛向海棠寵到了這份上,甘愿為了陳圓冒著殺身之險?

          他追隨他多年,在他的印象里,雍親王根本不是這種感情用事的人。

          早在陸子衛偷偷將向海棠送下山時,他就感覺到這一次行動很有可能會再次失敗,因為一旦讓向海棠找到雍親王,或者雍親王得到消息,那他就不可能會再上山。

          所以,他命人兵分幾路去找向海棠,誰知道向海棠最終還是找到了雍親王。

          這一趟,雍親王過來,必然已經從向海棠嘴里知道了他的身份,他竟然還敢跑過來送死,是另有隱情,還是另有陰謀?

          “洪爺,這到底怎么回事?”那人除了疑惑,還有一絲憂慮和不安,小心翼翼的看向洪爺問道,“會不會他們有什么陰謀?三莊主和陳正虎下山尋人多日,到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難道人已經被抓了?”

          洪爺凝著眉頭想了一下:“不好說,這些朝廷中人向來陰險狡詐,雍親王就更不用說了,狠毒如狼,狡猾如狐?!闭f著,他揮了一下手,“你趕緊吩咐下去,讓所有人都準備好了!”

          “是?!?br>
          一時間,屋內突然陷入了寂靜之中,洪爺慢慢從懷里掏出一枚雕刻成芙蓉花樣的木簪,呆呆的看了一看,眼睛不由的濕潤了,然后一寸寸將木簪收緊在掌心里。

          綠蓉,我答應過你要放下一切,可是這么多年,我從未真正放下過。

          這一次,為了你,也為了明泰,我一定要殺了他。

          這時,對面山上秋霞寺突然傳來悠揚而渾厚的鐘聲,帶著幾許古樸的禪意,讓他在紛亂的仇恨中找到了些許平靜。

          待鐘聲過后,他將木芙蓉簪妥貼收進胸口,然后背著雙手,昂首闊步朝著屋外走去。

          大殿外,正午陽光突然穿過霧靄照射進來,四爺牽著向海棠的手靜靜的站在那里,雖立于臺階之下,仰視著對方,卻目光清冷堅毅,如神詆般,帶著一種莫可名狀的給人以強勢壓力的矜傲之態。

          周圍已圍上了一群殺氣騰騰的人,只待洪爺一聲令下,就會群起而攻之。

          而四爺卻仿佛根本沒有感覺到兇險的殺機,只是冷靜的注視著洪爺。

          洪爺也一樣,面容肅殺,冷冷的注視著他。

          這一刻,向海棠的呼吸驟然發緊,幾乎要窒息了,眸光擔憂的看著立于臺階上下對視的兩個男人,四爺緊緊握了握她的手,她仿佛找到了一絲力量,臉上緊崩的肌膚微微松懈下來。

          洪爺冷笑一聲,一步一步走下臺階,當他走到最后一級臺階時,指尖不知何時多了一枚閃著凜冽寒光的飛刀。

          直到現在,他心里依舊疑惑重重,看到他時,更覺疑惑。

          就算雍親王有備而來,真有什么秘密部署,他也可以在傾刻間就結果了他的性命,那些人想要趕來救他,根本來不及。

          他憑什么,能如此鎮定的站在這里,身邊還帶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向海棠。

          難道他篤定了他不敢殺他?

          他表情變得有些復雜,陰沉的看了他一眼:“八年未見,雍親王別來無恙?!?br>
          四爺淡淡道:“別來無恙,想不到你如今竟成了威名赫赫的江南洪爺?!?br>
          洪爺冷笑道:“我不過是一介綠林草莽,王爺你是想去哪又如何能及得上雍親王天家皇子的威名?!彼樟宋帐种酗w刀,轉頭看了向海棠一眼,“我倒未料到,雍親王竟是一個癡情之人?!?br>
          “彼此,彼此?!彼D了一下,“八年前的事,我總該還你一個真相?!?br>
          洪爺臉色頓時變了一下,向海棠幾乎聽到了他磨牙的聲音:“真相就是你殺了我的綠蓉!”

          “真相就在綠蓉留下的血書里?!?br>
          洪爺渾身一震,狐疑的盯著他:“血書,什么血書?”

          四爺看了一眼四周:“這里說話不方便?!?br>
          洪爺猶豫了一下,聶威生怕他中了計,立刻喝道:“洪爺,千萬不可上了他的當,這些朝廷中人一個比一個狡詐,誰知道他們玩的什么陰謀?!?br>
          向海棠看了一眼聶威,柔聲道:“二莊主,根本沒有任何陰謀,你若不信,我可以留下來做你的人質?!?br>
          “你?”

          “對!”向海棠堅定道,“四爺肯為了我只身犯險,就不可能會丟下我不管,而且,這里全都是你臥龍莊的人?!?br>
          她又看向洪爺道,“洪爺,你武功蓋世,圓兒和金妍姑姑全都在你手里,難道你連這點信心和膽色都沒有嗎?”

          洪爺目光一凜,沉默了一下,隨后輕輕一抬手。

          聶威急道:“洪爺!”

          “退下!”

          說完,他看了向海棠一眼,向海棠自動松開了四爺的手。

          四爺雖然有備而來,萬事盡在掌握之中,可還是擔憂的看了她一眼,她沖著他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向海棠走到聶威面前時,洪爺又吩咐眾人道,“不管是誰,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進來!”

          洪爺一聲令下,眾人只能暫時等在那里,手里依然緊握著長刀,不敢有絲毫松懈。

          向海棠雖然是作為人質留下的,可是她一點兒都不會害怕,因為洪爺給了四爺解釋的機會,那誤會就一定能解開。

          她轉頭看向聶威問道:“敢問二莊主,圓兒和金妍姑姑怎么樣了?”

          “他們很好,你不必擔心?!?br>
          “那……子衛哥哥呢?”

          聶威冷笑起來:“你終于知道關心陸子衛了,我還以為你過了河就拆橋呢?!?br>
          說著,他氣憤的冷哼一聲,斥罵道,“這個該死的陸子衛,也是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洪爺救了他,他反倒背叛洪爺將你放下山去!”

          向海棠立刻維護道:“這不關子衛哥哥的事,所有的事都是我逼他做的,他這樣做不僅為了我,也為了洪爺,為了整個臥龍莊?!?br>
          “……呵呵,這話可真是新鮮,感情陸子衛背叛洪爺還是為了他好,為了臥龍莊好?”

          “對!”向海棠眸光從眾人臉上環視一圈,又看向聶威道,“一旦洪爺殺了四爺,那朝廷大軍很快便會將整個臥龍莊包圍,踏平臥龍莊?!?br>
          “……”

          “到時洪爺,二莊主,乃至臥龍莊眾位兄弟豈能安好?甚至于還會掀起整個江南血雨腥風,到時百姓流離失所,豈非有悖于洪爺所堅守的道義?!”

          聶威臉色動容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如常,他冷笑連連道:“你一個婦道人家,頭發長,見識短,能懂什么,雍親王表里不一,不仁不義,將天下百姓玩弄于股掌之間,洪爺除掉了他,是為民除害!”

          “四爺肅清吏治,懲治貪官,賑濟災民,這一次,更是不惜千里迢迢趕往海明捉拿人犯,怎可能會是你說的這種人?”

          聶威從鼻子里冷哼一聲,他本不屑與這小女子浪費唇舌,只是這女子外表雖瞧著柔柔弱弱,卻擁有過人的膽色,敢一而再再而三闖入這龍潭虎穴,他心里其實倒有幾分佩服她。

          不過,他還是堅定的認為洪爺殺雍親王絕不僅僅是因為私仇,而是因為大義,他冷笑道:“什么肅清吏治,懲治貪官,賑濟災民,那都是糊弄人的眼睛,想要在百姓中積一個好名聲,做給天下人看的,別的不說,就說那……”

          他剛想提到孔十娣,忽然又將話咽了下去。

          現在情勢未明,他何需跟她說太多,向海棠正要問,忽然有個人急匆匆走過來,湊到聶威耳朵邊壓低聲音說了一句話。

          聶威的臉色立刻黑成了鍋底,怒罵一聲:“混帳種子!”又吩咐道,“你速帶人去將那個混帳東西給我帶回來!”

          “是?!?br>
          那人領命而去,聶威臉上怒色未減,緊緊捏起了拳頭。

          這混帳東西,竟然和甘小蝶私奔了,等他回來,定要打斷他的狗腿!

          向海棠也不知道他突然聽到了什么事,想著還是不要再激怒他為好,便干脆閉上嘴巴,不再問了。

          反正,等四爺出來,一切自有定論。

          又等了好一會兒,四爺終于出來了,同時一起出來的還有洪爺。

          再見洪爺時,他臉上已無剛才那股凜冽的蕭殺之氣,整個人像是突然遭遇了什么沉痛而致命的打擊,變得頹然而蕭索,就連肩膀也垮了。

          向海棠此時方知,當初為什么李明泰苦求四爺不要將真相告訴裴力,過了這么多年,他尚且遭受如此重擊,橫霸江南七省的洪爺仿佛在瞬間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如果換作當時,讓他知道,是他引狼入室,害了全家三十八口性命,怕是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他慢慢的走到臺階前,俯視著眾人:“你們都退下吧!”說完,看了一眼聶威,聲音里帶著難以言喻的沉痛:“放開她吧!”

          聶威不知道四爺到底說了什么,竟然在轉瞬間就能扭轉乾坤,他滿帶著不解道:“洪爺,王爺你是想去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將向海棠放了,再將圓兒和陳金妍帶過來,還有子衛,也放了吧!”

          底下一眾人等面面相覷,不過沒有人敢違抗洪爺的命令,紛紛收了兵器退了下去。

          很快,向海棠就看到一個小小的人兒張開雙手,興奮的朝著她奔來:“姐姐,姐姐……”

          “圓兒……”向海棠激動的迎了過去,一把將陳圓抱進懷里,喜極而泣,“我的圓兒,我終于又見到你了……”

          “姐姐,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br>
          “嗯?!毕蚝L乃砷_了他,將他牽到四爺面前,“圓兒,還不快見過你……”她頓了一下,“王爺?!?br>
          圓兒眨巴著眼睛,看了看四爺,乖乖道:“圓兒見過王爺?!?br>
          四爺再見到陳圓,心內激動的幾乎想要哭了,可是臉上卻鎮定如常,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聲音慈愛道:“這些日子未見,圓兒長高了?!?br>
          這一幕落在隨后而來的陳金妍的眼里,只覺得有些奇怪,奇怪歸奇怪,還奇怪的和諧,好像這是一家三口似的。

          看來這雍親王果然寵愛海棠寵到了極處,連她的孩子都能忍,不僅能忍,還冒著生命危險趕來救人。

          人生得如此癡情夫君還有何求?

          她忽然不那么想入宮了。

          入了宮,即使她能飛上枝頭當鳳凰,可是皇上后宮佳麗三千,豈能只癡情于她一人。

          還有……

          她慢慢的轉過頭,就看到一個人,踏著清風,朝著她逆光走來,她沖著他笑了笑,他也沖著她笑了笑。

          這一次,沒有爭吵,只有不可言說的默契交融。

          雖然日盼夜盼要離開這里,真正到了離開的時刻,人心卻有了微妙的變化,而小孩子的喜怒哀樂更是藏不住。

          陳圓不由的哭著跑向洪爺,拉了拉他的衣襟:“洪伯伯,圓兒就要走了,可是圓兒舍不得你,圓兒一定一定會天天想你的,你會想圓兒嗎?”

          看著陳圓天真而純摯的眼睛,洪爺苦澀的心涌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溫暖,他俯身將他抱了起來:“小圓兒,記得有空一定要來看我,這臥龍莊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我也永遠都是你的洪伯伯?!?br>
          “那洪伯伯也一定要去京城看圓兒,等圓兒從京城回到海明,洪伯伯也一定要去圓兒家做客,圓兒家就住在南門大街太平巷,你如果找不到,一問人就知道了?!?br>
          “好?!?br>
          陳圓勾起了小手指:“拉勾勾?!?br>
          “好,拉勾勾?!?br>
          “再蓋章?!?br>
          “嗯,再蓋章?!?br>
          聶威怎么也沒想到,原本該是一場血腥的殺戮,結果卻演變成了依依不舍,渾淚離別的場景,雖然他不知道雍親王是如何說動洪爺的,但他深信洪爺,知道他這樣做自有他的理由。

          他也甚是喜愛陳圓,此刻也不由的紅了眼眶。

          陳圓也沒忘了他,和洪爺告別之后,又跑到他這里,他素來是個心軟的,陳圓兩句話一說,他就忍不住抱著他不舍的痛哭起來。

          他哭的慘,有人哭的比他更慘。

          霜兒連妝都哭花了,哭成了一個花臉貓。

          四爺看了也難免動容,對著洪爺道:“這些日子,多謝你照顧他們?!?br>
          洪爺紅著眼睛,苦澀一笑:“四爺客氣了?!?br>
          “你……”四爺想了想,問道,“真的不愿歸順朝廷?”

          “我乃一介草莽,這些年已經自由自在慣了,還請四爺成全?!?br>
          “好!”四爺點了點頭,話鋒一轉,又道,“我還要跟你要兩個人?!?br>
          洪爺連想也沒想:“可以?!彼D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護衛,“去將孔十娣和甘小蝶帶過來?!?br>
          聶威一聽,臉上浮起一絲難堪,紅著淚水未干的眼睛恨鐵不成鋼道:“洪爺,甘小蝶已經收拾細軟帶著我那孽子逃跑了?!?br>
          “什么?”洪爺面色一冷,“速派人去追,務必將那個女人抓回來!”

          ……

          翌日一早。

          晨曦穿透蒙著紙糊的窗戶,落下一地斑駁的暖光。

          皇上笑瞇瞇的看著眼前,打扮的簇新的,就像是畫上仙童一般的小人兒,問道:“你就是圓兒?”

          “嗯?!标悎A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皇上,脆生生道,“我叫陳圓,皇帝伯伯好?!?br>
          皇上頓了一下,隨即笑道:“論理,你該叫我一聲皇爺爺?!?br>
          陳圓眨巴眨巴眼睛,抬起小胖手撓了撓腦袋:“你是王爺和姐姐的皇阿瑪,那圓兒不是該叫您一聲皇帝伯伯嗎?”

          皇上沒想到這么一個小人兒還能分得清輩份,而且口齒伶俐,奶聲奶氣的還特別好聽,心中甚是驚喜,哈哈一笑,看向旁邊的龔九道:“龔九,你聽聽,這小家伙倒是什么都知道?!?br>
          龔九笑著附合道:“奴才一瞧這圓兒小少爺就是個聰明有福的?!闭f著,又看向陳圓,和藹的笑著哄道,“圓兒小少爺,現在不論輩份,論年紀,你當叫皇上一聲皇爺爺?!?br>
          陳圓想了一下,點點頭道:“爹爹跟圓兒說過,皇上是天下百姓心目中的圣明君主,是堯舜禹湯,讓大清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皇上說的話一定對的,那圓兒就叫皇上皇爺爺?!?br>
          皇上雖然聽慣了那些堯舜禹湯之言,可是從一個兩歲多小童的嘴里說出來就完全不一樣了。

          他龍心大悅,這幾個月以來的所有疲累一下子被陳圓稚嫩而真誠的童音驅散干凈,伸手摸了摸他光滑的小腦袋,開懷笑道:“好孩子,你小小年紀竟然還知道堯舜禹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該叫我一聲皇爺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馱天行者

          光淑

          劍起山河九萬里

          忻蕓馨

          不朽兵主

          野喬

          九轉劍王

          士祖

          棄仙錄

          冠晗

          千神紀

          區秋柏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