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有蛇(1)》。

          冬暖故的這一聲喚得很急,而且很緊張,以致她將“平安”二字脫口而出,而不是“公子”二字。

          而她這一聲呼喚使得司季夏的腳步猛然停了下來,緊著連忙轉過身來朝她急急找來,神色慌張不安地問:“姑娘怎么了?可是身子有哪兒不舒服?還是孩子們鬧你了覺得肚子疼?”

          司季夏很緊張,緊張得不止身子,就連神思都緊繃了起來。

          他似乎很聽不得冬暖故緊張的聲音,似乎只要她有哪一點點不對勁,他就會莫名地緊張。

          是一種超乎他自己想象的緊張,連他自己都覺得難以理解的不安。

          他現下就是如此。

          “我沒事?!倍饰⑽u了搖頭,“公子不必擔心?!?br>
          “那姑娘……”

          “我只是不想住這家客棧而已,公子,我們可否換一家客棧?”冬暖故看著司季夏,眸子里有央求的神色,就怕司季夏不答應她似的。

          而冬暖故這么做,只是怕那小二哥或者店家會認出他們來,雖說客棧里的店家和小二哥一年四季接待的客人無數,應不會認出他們來才對,可難保有些客人在有些店家或者小二哥眼里就是記得特別清楚的人,萬一他們就堪堪好是讓他們記住了的人而讓他們在平安面前說了不當說的話,那就萬萬不好了。

          與其冒這個萬一,不如直接在一開始就換一家客棧,這樣比較穩妥。

          而冬暖故說的話,司季夏又豈有不答應的道理,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

          司季夏什么都沒有問,只是微微點了頭,溫和道:“既然姑娘不想住這一家客棧,那我們就換下一家去?!?br>
          “謝謝公子?!倍氏蛩炯鞠牡懒酥x后連忙邁開腳步朝下一家客棧走去了,生怕她走慢了一步司季夏就會反悔似的,畢竟下一家客棧離這兒還稍有些距離,只能遠遠看見一盞燈罩上寫著“宿”字的風燈在風雨里搖晃。
          78ai
          司季夏連忙走到了冬暖故身側,還是挨著她走,為她遮擋些風。

          那本是要招呼客人的小二哥就只能這么眼睜睜地看著已經到了門前的生意飛走了,邊撓著頭叨叨著“這是個什么事兒”邊轉身朝柜臺后邊正在撥算盤的掌柜走去,擰著臉一臉的困惑道:“掌柜的,剛剛正要進門來投宿的客人你有沒有看到???我總覺得他有些眼熟啊,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了,或者是曾經到咱們店里來住過或者打尖過的客人?”

          小二哥的話音才落,還未等來掌柜的回答便先等到了他的一記爆栗,賞在他的額門頭上,只聽掌柜的罵他道:“招呼不來生意居然還敢問我這種蠢問題???有這等閑功夫就趕緊干活去!”

          小二哥捂著被掌柜的敲得生疼的額頭,立刻灰溜溜地去干活,還不忘碎碎念叨道:“我就是覺得那個客人眼熟啊也有錯?真是的,掌柜的還是那么兇?!?br>
          街道上,司季夏想走快些卻又不敢走得太快,不僅怕冬暖故跟不上,還怕她不小心摔倒,畢竟下雨了,地滑。

          司季夏覺得真是好不容易走到了下一家客棧,司季夏連臉上的雨水都還未來得及捋掉便大步跨進了客棧的門檻問掌柜的道:“店家,可還有房?”

          店家看著司季夏一身濕漉漉的,是個殘廢就算了,穿的還寒磣,連客氣都懶得客氣,只不屑道:“下房沒有了,只剩下中等房和上等房了?!?br>
          店家連“要不要???住什么房?”這樣的問題都省了,好像已經咬定了不管是上房還是中等房,司季夏都住不起似的。

          誰知司季夏默了默后道:“要一間上等房和一間中等房?!?br>
          “一共一兩銀子,來,先交了錢,我才帶你們上房間去?!钡昙疫€是一副看不起人的口吻,司季夏不介意,只是低頭從懷里摸出銀子來。

          這本是要為姑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備些東西用的銀兩,倒不想在這縣里的客棧宿一宿居然就要花掉一兩銀子。

          司季夏心下嘆了一口氣,不過不能讓姑娘歇得不舒服,銀錢78ai花了,他再多多想法子再掙回來就是。

          冬暖故站在司季夏身旁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頗為小心地從懷里摸出一塊藏青色的布帕,將布帕打開,里邊是五兩碎銀。

          是她趁他在廚房里忙活的時候悄悄往他屋里箱子底塞的那五兩碎銀,她本想多塞一些,怕他起疑,是以作罷,畢竟一個山野人家能存住五兩銀子已經算是極為不錯了。

          而店家在瞟了渾身被雨水打得半濕的司季夏一眼,認定他就是個窮酸土包子后再沒認真看過他一眼,也沒有看冬暖故一樣,反正在他眼里,一個窮酸土包子帶著的女人又能有多好,頂多不就是一個山野村婦?

          店家將司季夏交給他的房錢在手心里掂了掂后,抓了放在柜臺上的燈臺,朝樓上放走,“跟我來吧?!?br>
          店家走在前邊,又因為他瞧也未瞧過冬暖故一眼,是以他根本就沒有發現冬暖故看他的眼神,那種在她眼里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的似笑非笑的冰冷眼神。

          不過她很快又在司季夏轉頭來看她時斂起了這種眼神,她面對司季夏的,只是輕輕柔柔的笑意。

          上等房自然是給冬暖故住的,雖說是上等房,卻不見得房間有多好,不過是打掃得很干凈,環境較為安靜而已,店家將他們領進客房后只道了一句“有需要就下樓找小二”便下樓去了,多一聲招呼都沒有。

          司季夏將這上等房打量了一遍后,才看向冬暖故,溫和道:“姑娘累了,先歇歇,我下樓讓店小二給姑娘備些泡澡用的熱水來,姑娘好好洗洗這一天的疲乏,我就在樓下最里一間房,姑娘若是有事,可下樓找我?!?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有蛇(1)》。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追逐時間

          仇翠綠

          古今紀元

          仍韶陽

          星通賦

          百里依風

          雪下胭脂紅

          郁韶美

          帝舍

          駱昊然

          在行星之下

          尉遲梓馨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