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弩》。

          李桑柔一行人,一路走一路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再看好定好了一明一暗兩處遞鋪的位置,一天的路走成了三天。

          直到臨近月末,傍晚時分,李桑柔等人到了隨州城外,還沒看清楚城門,就被縱馬迎上來的文將軍攔住,遞了份鄂州剛剛急遞過來的書信。

          信是文誠寫的,平平淡淡、簡簡單單幾句話:有點兒小事兒,請大當家立刻趕回鄂州城。

          這樣急如星火讓她立刻趕回鄂州城,這件事本身,就不是小事兒。

          文將軍極其明白也極其體貼,迎出來時,帶著幾十匹健馬,以及清水咸肉等干糧。

          李桑柔謝了文將軍,換了馬匹,帶上清水干糧,調頭直奔鄂州城。

          往隨州過去時,一行人悠悠閑閑,趕回去時,卻是急如星火。

          第二天早晨,鄂州城門剛開沒多大會兒,李桑柔帶著黑馬、孟彥清等人,縱馬進城,直奔城東的軍營。

          文誠急迎出來,李桑柔跳下馬,劈頭問道:“出什么事了?大帥呢?”

          “受了點兒傷,就是大帥受傷的事兒?!蔽恼\拱手答道。

          李桑柔站住,盯著文誠,見文誠也就是有些憔悴,心里微松。

          “能說話嗎?”李桑柔問了句。

          “嗯?”文誠一個怔神,隨即醒悟,“世子爺沒事兒,是別的事,咱們進去說?!?br>
          文誠說著,欠身往里讓李桑柔。

          軍營前面,那間極小的院子里,顧曦站在廊下,一只胳膊吊在胸前。

          李桑柔邁進院門,隔著小小的天井,從顧曦吊著的胳膊,看到顧曦一臉的笑,長長舒了口氣,干脆幾步穿過天井,上了臺階,用手指捅了捅顧曦吊著的胳膊,“能恢復如常嗎?”

          “能,箭扎進肩胛,沒傷筋動骨?!鳖欔赜昧ο胩鸶觳?。

          “別動,怎么傷的?”李桑柔從前面仔細看到后面。

          “沒事兒。不過確實是為了這事兒,才叫你回來的?!鳖欔貍壬碜尷钌H徇M屋。

          文誠跟在顧曦后面,進了屋,從長案上拿起支黑沉沉的短箭,遞給李桑柔。

          “和你的箭一樣,那個瞎子,是南梁人?”顧曦示意李桑柔看那只弩箭。

          “在哪兒受的傷?”李桑柔仔細看著那枝箭,皺眉問道。

          “我去江陵城外查看,離城五六百步,城墻上射下來三四十支箭,分三輪,準頭都不怎么樣,傷了兩三匹馬,盾牌擋住了十來支,傷了四五個人?!鳖欔卣f的十分詳細。

          “不是瞎子,做這種弩,瞎子也是跟別人學的。你打算攻打江陵城?什么時候?”李桑柔站起來,將弩箭放回長案上。

          “要不是受傷,現在已經大軍已經渡過漢水,在往江陵城的路上了?!鳖欔乜粗钌H?。

          “能不能緩一緩?”李桑柔沉默片刻,看著顧曦問道。

          “怎么回事?”顧曦蹙眉問道。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這些弩是怎么回事?!崩钌H嵊欔氐哪抗?,坦然答道。

          “米先生的來歷,大當家知道嗎?”文誠看著李桑柔,試探問道。

          “瞎子見多識廣,當初他救我上來,看到我這把劍,就知道不是凡品,不過,他只會做弩。

          他給我做出這只小手弩后,我曾經想讓他幫忙打制幾把好刀好劍,給黑馬他們用,他一竅不通。

          他讀過很多書,喜歡昆山腔,對二十多年前的建樂城,哪家酒好,有哪幾位紅伎,哪家有過什么熱鬧,如數家珍。

          他厭惡戰事,厭惡血,厭惡死人,哪兒有戰事,有饑荒,有瘟疫,他就罵罵咧咧逃之夭夭?!?br>
          李桑柔答的十分詳細。

          “二十多年前,他在建樂城?”顧曦很是驚訝。

          “聽他口音,不像是建樂城本地人?!蔽恼\皺著眉頭。

          “他從來沒說過。他是哪里人,家里有什么人,在哪兒長大的,跟誰學的制弩,他都沒說過。

          他給我打制這把小手弩時,最熬心,說他師父說這樣不行,也不一定就不行,以及,要是師兄在就好了之類。

          想來,是有師門的。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這弩,是不是跟瞎子的師門有什么關聯?!崩钌H峥粗欔氐?。

          顧曦眉頭緊皺,看向文誠,文誠眉頭皺的更緊。

          “就算真是米瞎子師門中人,也沒什么,兩國交戰,同一師門,各擇其主,也是人之常情。不必冒險去看這一趟?!鳖欔乜聪蚶钌H岬?。

          “你上次說,這場平天下之戰,不急在一時半會。

          再說,你這傷,總要養上一兩個月。

          我過去看一趟,就算還有別的事,也不過一兩個月?!崩钌H釓念欔乜聪蛭恼\。

          “我不放心?!背聊?,顧曦看著李桑柔道。

          “不會有事兒的。我把孟彥清他們都帶上,從江陵城出來,我立刻捎信給你?!崩钌H嵛⑿Φ?。

          “好,你要小心?!鳖欔爻聊?,女主她營養過剩點頭答應。

          “那我回去準備準備,明天傍晚出發。

          如果需要這里援手,我會讓人找你,不找的話,不必多理會?!崩钌H嵴酒饋?,和顧曦笑道。

          “明天走前,還過來嗎?”顧曦站起來往外送李桑柔。

          “不過來了,一路過去江陵,不好騎馬,多數時候只怕都要步行,回來時也是如此?!崩钌H嵋贿呁庾?,一邊笑道。

          “嗯,萬事小心?!鳖欔貙⒗钌H崴偷皆洪T口,看著她拐個彎看不見了。

          ……………………

          李桑柔回到軍營對面的小院里,落在后面的大常等人,已經趕進小院,正大汗淋漓的擦洗,

          “大常,黑馬,老孟?!崩钌H徇M了院門,叫了大常三人,腳步不停,直接進了上房。

          大常等三人急忙跟進上房,站成一排,看著李桑柔。

          “有件事,是我的私事?!崩钌H嵯瓤聪蛎蠌┣?。

          “我們兄弟跟著大當家,無論公私?!泵蠌┣迩飞泶鹪?,神情鄭重。

          “嗯?!崩钌H峥聪虼蟪:秃隈R,“江陵城里有些人,應該是瞎子的同門,咱們走一趟,捉幾個帶出來?!?br>
          “???”黑馬眼睛都瞪大了,“瞎叔?”

          “叫什么!”大常一巴掌拍在黑馬頭上。

          孟彥清高挑著眉毛,從黑馬看向李桑柔,他不認識米瞎子,只聽黑馬說過幾回。

          “大常送大家過漢水后,回來守在這里,等著接應。黑馬和小陸子幾個,跟我走?!崩钌H峥聪蛎蠌┣?,接著道:“你把人手全部帶上,散開跟在后面,到江陵城后,不要進城,就在城外等著。

          等我們出來后,除非我招喚你,否則就跟在四周戒備?!?br>
          “是?!比她R聲答應。

          “這一趟,只怕要一兩個月,說不定要廝殺一場,把該帶的都帶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崩钌H犷D了頓,又吩咐了句。

          “是?!比齻€人再次答應,見李桑柔揮手,急忙出去準備。

          ……………………

          隔天傍晚,顧曦穿著件長斗蓬,掩著受傷的胳膊,和文誠并肩站在城墻上,看著一身尋常農家女子打扮,出城門往北而去的李桑柔。

          “能做出那些弩的,應該不是無名之輩?!蔽恼\看著越走越遠的李桑柔,突兀的說了句。

          顧曦回頭看了他一眼,“大哥說過,人是由因緣聚化而來。

          像你我,你有和我的因緣,和文家的因緣,和她的因緣?!鳖欔刂噶酥冈阶咴竭h的李桑柔,“還有和阿玥的因緣,和其它諸人的因緣。

          這些因緣,各有各的情份,各有各的恩怨,每一份因緣,都有些事,不足為外人道。

          你我,都有很多不想為外人知,不足為外人道的事,她,自然也有,應該比我們更多?!?br>
          “嗯,我只是,凡事想得多?!蔽恼\低低應了句。

          “她處處敞開,不存金錢,不沾權柄,連名聲都不要,別再多想?!鳖欔氐偷蛧@了口氣,沉默片刻,接著道:

          “當初,先皇屬意老二,大哥盡心盡力輔助老二,大哥是怎么想的,你我一清二楚。

          那時候,有多少人相信大哥?有多少人覺得大哥必有打算,這樣那樣,甚至疑心到我身上。

          這世上,總是有一些不是只為自己的人,就算你我,竭盡心力,難道都是為了自己么?

          別想太多?!?br>
          “嗯?!蔽恼\跟在顧曦后面,低低嗯了一聲。

          ……………………

          李桑柔出了北門,徑直往北,走了一個多時辰,由北向西,折向漢水。

          天已經黑透了,細細的殘月掛在天空,有氣無力的照著人世間。

          枯干的蘆葦叢中,大常撐著船靠在岸邊。

          李桑柔和黑馬等人上了船,大常將船撐離,黑馬和大頭幾個左右劃著船,往對岸過去。

          “老孟他們分成三船,最后一船兩刻鐘前過去的,到現在,沒聽到動靜?!贝蟪6自诶钌H嵘磉?,低低道。

          至少兩刻鐘,足夠孟彥清他們掃蕩出視線之外。

          李桑柔瞇眼看著四周。這樣昏暗的夜色,連她也看不出多遠。

          月末月初,都是好時候。

          船很快靠了岸,李桑柔等人下了船,徑直往前,大??粗钌H嶙哌h了,將船劃回對岸。

          李桑柔在前,在殘月的指引下,徑直往西。

          漢水西邊,離鄂州城七八十里,有個大鎮,叫馬頭鎮,水田豐美,十分富庶。

          這是她在鄂州城閑逛時聽到的。

          幾個人腳程都很快,寅末前后,遠遠的,看到了零落的燈籠光。

          “歇一歇,女主她營養過剩天明了再說?!崩钌H崾媪丝跉?,看來,前面就是馬頭鎮了。

          幾個人找了叢濃密避風的灌木叢,擠進去,睡了一個來時辰,天色大亮,幾個人出來,摘干凈身上的草末樹枝,收拾整理好,出了灌木叢。

          不遠處的村子里,炊煙裊裊,雞鳴狗叫。

          一行人走的不緊不慢,太陽升到一人多高時,一行人進了馬頭鎮。

          黑馬衣著最鮮亮,靛藍細布大襖敞著,露出里面的綢子小襖,背著手昂著頭,一幅大掌柜氣派,來回走了兩趟,把馬頭鎮上四五家邸店全部看過,挑了看起來最闊氣的那家,昂然進去。

          李桑柔一幅小媳婦打扮,挽著包袱,頭臉裹的只露出兩只眼睛,低眉順眼的跟在黑馬身后。

          小陸子四個,都是腳夫長工打扮,扛著箱子背著行李,縮手縮腳的一路緊跟。

          “掌柜的,上房有沒有?一間就行了,他們住什么上房?”黑馬一進邸店,就滿嘴鄂州話,扯上了嗓子,“有啥吃的?行,兩籠肉包子,兩碗蛋酒,把他們四個帶到后頭吃飯,他們有啥吃啥,吃飽了就行了?!?br>
          李桑柔垂眼跟在黑馬身后,在他旁邊坐下,放好包袱,將頭巾往下拉拉,露出鼻子和嘴。

          “掌柜的,今兒不是逢集嗎?怎么這鎮上連個人都沒有?過兵也沒過到咱們這兒,掌柜的,我跟你說,鄂州那邊,可熱鬧得很呢!”

          黑馬氣大聲粗,說到鄂州那邊熱鬧得很,左顧右盼,一幅本大爺路道粗的得意模樣。

          “這位爺貴姓?您哪,肯定記混了,咱們鎮上逢五大集,逢單小集,今兒二十四,明天才是大集呢?!闭乒褚荒樞?,十分恭敬。

          “免貴姓牛,咦!我能記錯了?”黑馬一臉的我竟然記錯了我不相信!

          “牛大爺,一瞧您就是走南闖北,見多識廣的,俺們這方圓一兩百里,三個大鎮,橋頭鎮今天逢集!”掌柜笑道。

          “可不是!還真是我記錯了!”黑馬一拍額頭,哈哈笑了幾聲,示意掌柜,“你瞧你這小店里,反正也沒什么人,你坐下,咱們說說話兒?!?br>
          掌柜忍不住斜了黑馬一眼,這話說的,沒什么人!那邊明明坐著兩三桌人呢!

          “咱們這里,今年這蓮子,是不是極便宜?河那邊,鄂州城被北齊占了!肯定過不來了?!焙隈R頭伸向掌柜,壓著聲音問道。

          “還真不便宜?!闭乒褚矇旱吐曇?,“收蓮子的人,可沒比去年少,前兒行里兩位行老過來吃酒,說是今年這價,一斤上等干蓮子,比去年還多了十來個錢呢,還說今年買蓮子的,都格外利落,都是看好了,買了就走。

          聽牛爺這口音,您也是從鄂州城來的?”掌柜看著黑馬問道。

          “我是鄂州城里的,在城里有座大宅子。不過,北齊人一到城外,我就過河到咱們河西來了,我家有兩個莊子在河西這邊。

          北齊人打到鄂州城下了,我哪敢呆在城里,君子不立危墻,你說對吧。

          真是鄂州城那邊的人過來買蓮子?他們怎么過來的?北齊人占了鄂州城,那邊可就是北齊了,咱這可是梁國!”黑馬一臉納悶,以及不忿。

          掌柜笑起來,“瞧牛爺說的,那河多長呢,哪兒不能過?!?br>
          “也是!”黑馬一拍桌子,“我還當今年這蓮子得極便宜,娘的!”

          “還是貴點兒好,大家都能好好過個年?!闭乒褚荒樃尚?。

          “今天行里有人不?貴也得去看看,我得往江陵城走一趟,總不能空著手,好歹販點兒什么,不能白走這一趟?!焙隈R一臉煩惱。

          “有有有,哪天都有人。

          這要貴,大家都貴,這兒賣得出價,江陵那邊,一樣賣得出價,牛爺該賺多少,指定一文不少?!闭乒窈呛切Φ?。

          “也是。對了,我問問你,咱這路引,好不好寫?我家戶冊是在鄂州城里的,可這鄂州城,歸北齊了,你說這多煩人!”黑馬看起來更加煩惱了。

          “這事兒,又不是牛爺您一個。您不是有莊子么。

          咱們鎮里正是個好人,就是沒莊子,您跟他說清楚就行,唉,打成這樣,大家伙都不容易不是?!闭乒裥χ参亢隈R。

          李桑柔一幅受氣小媳婦模樣,縮著肩膀吃包子喝蛋酒。

          黑馬吃好喝好,出去買了蓮子,在邸店歇了一夜,隔天逢集,買了四頭健騾,馱上蓮子,再找里正寫了路引,再歇上一夜,隔天一大清早,啟程趕往江陵城。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弩》。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星域守護者

          梁丘嘉容

          仙靈師

          太史悅欣

          圣人至尊

          緱惠君

          風語刺客

          堂麗華

          仙游盤古

          迮曉燕

          慕川

          善燁煜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