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弈劍宗》。

          “徐清玄,你來做什么?”冷酷男子,寒聲質問。

          “看個熱鬧罷了?!鼻嘁履凶有烨逍龡l斯理的說道,他面有戲謔之意,望向冷酷男子,說道:“冷非,你有意見嗎?”

          “你?”一根手指指向徐清玄,冷非怒了。

          他剛才,蓄意顧左右而言其他,正是不想在江楓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這時候,徐清玄卻是直截了當的,將他的名字,給說了出來,這焉能不讓他為之震怒。

          “冷非,我就是看個熱鬧而已,你有必要如此之大的反應?”徐清玄輕笑著,說道,“果然不愧是弈劍宗的弟子,盛氣凌人的很?!?br>
          “閉嘴!”冷非厲喝。

          “冷非,弈劍宗?”江楓在心中輕語,他看向冷非的眼神,微微一寒。

          “冷非,你的對手是江楓,可不是我?!毙烨逍u了搖頭,繼而冷幽幽的說道,“當然,如果你想要與我一戰的話,隨時歡迎?!?br>
          “徐清玄,你確定要激怒我嗎?”冷非火冒三丈。

          “我說了,我是來看熱鬧的?!毙烨逍o所謂的說道,表示沒有激怒冷非的打算,讓冷非不要多想。

          “徐清玄,你就是一個小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是什么,不外乎是想要坐收漁翁之利罷了?!崩浞悄樕F青的說道。

          徐清玄揶揄輕笑,嘲諷不已的說道,“冷非,別把我想的和你一樣低級,話說,你弈劍宗這么多年來,宗門弟子的練劍手段,還是這樣的低級無聊啊?!?br>
          “徐清玄,你想死就直說?!崩浞菉A槍帶棒的說道。

          “習慣性的冒用他人之名義,事后讓他人背黑鍋,弈劍宗的門人弟子,難道就不能,光明正大一次嗎?”徐清玄說道。

          說到這里,他輕聲一嘆,說道:“當年我那天才小師叔,涉世不深,被人利用,一度導致宗門被圍攻事后,小師叔一度郁郁寡歡,險些走上絕路,最終,自三百年前,一直閉關到現在?!?br>
          “好在,這一次,我前來脊龍陵之前,從師尊那里得到消息,小師叔即將破關而出,可算得上是,可喜可賀了?!毙烨逍质钦f道。

          徐清玄的這一番話,導致冷非的臉色變幻不定。

          徐清玄嘴里的那位天才小師叔,冷非有聽說過,當年,正是被弈劍宗的一位前輩,冒用名義,成為眾矢之的,最后,所在之宗門,被圍攻數次。

          這是一筆陳年舊怨,如果徐清玄的那位師叔,一直閉關不出的話,那么就會一直壓制下來,但聽徐清玄說,那位師叔,即將出關,這讓冷非暗道不妙。

          “的確可喜可賀的很?!崩浞强诓粚π牡恼f道,然后,對江楓說道:“江楓,你我之間,遲早會有一戰,我先走一步?!?br>
          話音落,冷非仗劍橫空,就是要離去。

          事發突然,冷非必須要返回弈劍宗,將此事,告知宗門長輩,以免到時候應付不及。

          冷非心急火燎,速度極快,但他快,江楓的速度,卻是更快,幾乎他才一動,江楓就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走不了?!苯瓧髅鏌o表情的說道。

          “容后再戰!”冷迷人嬌妻非冷冰冰的說道,很是不悅。

          “我說過,你走不了?!苯瓧髡f道。

          如果那徐清玄,是冷非的知己故交話,那么,在徐清玄出現之后,江楓卻是會有所忌憚,但既然,有所怨隙,那么江楓自然是要抓住機會,落井下石。

          當然,這是冷非自尋死路,誰也怨不得!

          “江楓,你是在找死?!彼查g,冷非勃然大怒,揮劍就斬。

          他著急趕路,不愿意與江楓一戰,以免浪費時間,但江楓執意擋路,那么,為了避免浪費更多時間,他就是只能出手,殺出一條路!

          “找死嗎?”江楓笑了笑,對于冷非的說法,不置可否,或許,到了這等境地,冷非都是未能明白過來,真正找死的那個人,實際上是他。

          以他江楓的名義,做出此等天怒人怨之事,這一個黑鍋扣下來,當著他的面,冷非想要毫發無損的離開,是沒有可能的。

          冷非含怒出劍,江楓則是蓄勢待發。

          雙方都沒打算要試探,直接就是動用各自的最強劍法,江楓出劍,以六十四倍空氣震蕩幅度的奧義劍法,祭劍而斬。

          兩道劍光,撕裂一方虛空,空氣被層層疊疊的切割開來,周邊數百丈范圍之內,都是被那狂暴的劍氣所肆虐。

          一棵棵的巨樹,在劍氣的沖擊之下,被絞碎為齏粉。

          徐清玄微微笑著,從容不迫的右手伸出,虛空劃下一條線,而后,以那一條線為臨界點,形成一道無形的壁障。

          任由劍氣沖擊,再如何之狂暴,都是無法逾越。

          “轟隆隆”

          有沉悶的爆破之聲,遠遠傳出,震耳欲聾,即便是在那十幾里之外的修士,聽到這樣的聲響,都是悚然動容。

          等到劍氣消弭,虛空之中,兩道身影,各自往后飛出。

          赫然就是見到,在冷非的胸前,留下了一道劍痕,深可見骨,鮮血汩汩,往外冒出。

          “竟然是,傷了我?!钡皖^,看一眼胸前的那道劍傷,冷非陰森森的說道。

          他極度意外,原本以為,受傷之人會是江楓,甚至,一劍就足以殺了江楓,卻是,形勢逆轉,受傷的那人,變成了他。

          這是一個沒有料到的結局,讓冷非難以置信。

          “一劍,傷冷非?”徐清玄看過去,亦是意外了。

          據他所知,冷非的劍道天賦,放眼弈劍宗內,數百年之內也都是難逢其右,在走一條,屬于自己的劍道之路。

          因此,冷非有著空前的強大,是那弈劍宗之內,年輕一輩弟子之中的第一人。

          “你不應該因此而感到意外的?!苯瓧骼淅湔f道。

          冷非打算走一條屬于他自己的劍道之路,但是到目前為止,更多的還是處于摸索的階段,那一條路該怎么走,并不清晰。

          但他江楓不同,早就是走在屬于自己的劍道之路上,高下因此立判。

          而另外一方面,正是因為冷非在走一條屬于他自己的見到之路的緣故,他的劍法不可避免的變得破綻百出。

          那是在摸索,怎樣出劍,才最為適合他自己。

          尋常修士,未必能夠發迷人嬌妻現這一點,但江楓修煉的乃是奧義劍法,目前情況下,他自己所掌控的終極一劍。

          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冷非的劍法,在他的面前,就是變得,漏洞百出。

          但凡留下一個漏洞,那也都是逃不過江楓的眼睛,更何況,破綻實在是太多了,哪怕冷非拼盡全力,卻也注定,力有未逮。

          “我為什么不該意外?”冷非瞪眼如同銅鈴,厲聲說道,“江楓,你太自大了,成名的速度太快,讓你失去了冷靜,變得驕矜,注定,你的劍道之路,走不長遠?!?br>
          “你是在說笑嗎?”江楓無可奈何的說道。

          這樣的話,放在冷非的身上,可謂是相得益彰,少年成名,心態膨脹,飛揚跋扈,自以為掌握一切,殊不知,那太天真了。

          而他江楓不同,兩世為人,經驗是何其之駁雜,放眼尋常修士,只怕是連想都是難以想象。

          這就注定了,江楓是與冷非不同的,他有過低迷,之后沉淀,再之后,才是爆發!

          “你可以當做是笑話,但最終,你只會變成一個笑話?!崩浞钦f道。

          江楓無動于衷,他在等著這冷非如何將他變成一個笑話。

          下一個呼吸之間,冷非出劍了,在他出劍的那一刻,其身上的氣息瘋狂暴漲,自元嬰初期,一直暴漲到元嬰后期,近乎于元嬰后期大圓滿。

          “居然有隱藏修為?”江楓暗自說道。

          這等情況,卻是并不在預料之中,難怪,冷非在受傷之后,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爆棚,沒有將他放在眼里,認為一手掌控著他的生死!

          “隱藏修為?可惜,這并不夠?!毙?,江楓就是搖頭。

          元嬰后期的修為,已經是冷非的極限了,但他江楓的極限,冷非又可知道?

          冷非自然不可能知道,但是對于自身的極限,江楓卻是清清楚楚,就在冷非這一劍斬來之時,江楓同樣出劍。

          不是六十四倍空氣震蕩幅度的一劍,而是,一百二十八倍空氣震蕩幅度的一劍!

          同樣是奧義劍法,但卻不可同日而語,變化如同脫胎換骨。

          “咔嚓!”

          一聲清脆的碎斷之聲傳出,那是冷非手中的劍,折斷成了數截。

          “砰!”

          半空之中,冷非一頭,往下砸落下來,將那地面,都是給砸出了一道深坑。

          “誰是笑話?”江楓面無表情的說道。

          在冷非的脖子上,有著一道,細如發絲的血痕,聞聲之下,冷非喉結抖動,那一道血痕,即刻爆開,殘余的劍氣,徹底肆虐,鮮血如噴泉一樣的往外噴涌。

          卻是一句話都無法說出口來,冷非雙手,死死的扼制著喉嚨,他瞪著眼睛,越瞪越大,直至,那雙眸之內,再無一絲的神采。

          “死了?”徐清玄失聲說道。

          這樣的一幕,就在他的眼前發生,卻是已然,難以相信,為之動容。

          徐清玄看一眼江楓,又是看一眼死去的冷非,悄然吸了一口冷氣。

          “此間之事,你一定會為我保密的,對嗎?”江楓朝著徐清玄,看了過去,出聲問道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弈劍宗》。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雙生鎮靈君

          富知

          一粟化滄海

          紫堅成

          渺仙帝

          針南煙

          人類分類計劃

          丑依瑤

          天譴靈脈

          酆暖姝

          仙師下山了

          通白卉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