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挑戰者》。

          悅來客棧。

          悅來客棧,即便是在鳴鳳城,都是一間頗為具有一定名氣的客棧。

          客棧有了名氣,自然就不會缺少客人,或者說,不會缺少貴客。

          靠近窗戶的一桌,一個黑衣男子,正在獨飲。男子面色冷峻,一如他隨手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柄沒有劍鞘的青鋒長劍一般,渾身上下,散發出森冷的味道,讓人不敢接近。

          客棧大堂內,客人很多,但在靠近黑衣男子的幾張桌子,卻是沒有一個客人,一時間,致使這個黑衣男子,顯得分外的顯目。

          而黑衣男子,似乎并沒有覺得這樣子有什么不對一般,依舊是自斟自飲,除了客棧的小二之外,沒有誰知道他喝了多長時間,喝了多少的酒。甚至連其坐姿,數個小時以來,都是不曾見一絲的改變。

          “奪命劍客丁覓?!币坏缆曇?,在黑衣男子的耳邊響起。

          “你既然知道我是丁覓,就不該與我說話,更不該出現在我三丈以內?!倍∫捑従彽膶⒕票椭磷爝?,一口將濃烈的酒液送入喉嚨,緩緩說道。

          那出現之人一笑,說道:“聽說在你三丈范圍的領域內,從來沒有人看的清楚你拔劍,不知道這一傳聞,是否有夸大其詞之處?!?br>
          “是不是有夸大其詞,你盡管一試便知,何必廢話?!倍∫挼皖^,給自己倒酒,至始至終,他都是不曾看那說話之人一眼,似乎那是一團空氣,或者說,是一個死人。而不管是一團空氣還是一個死人,都是不需要也不必要花費一分的精力的。

          “丁覓,你劍道修為大成以來,一共挑戰過三十七人,三十七戰,連戰連勝,成就不菲的名聲。然后,又有二十四人挑戰過你,那二十四人,最終無一例外成為你的劍下亡魂,愈發使得你名聲大燥。這些傳聞,可否有錯?!蹦钦f話之人,不以為意的說道。

          “所以你是想做那第二十五個挑戰我的人?可惜你來遲了一步,就在我來悅來客棧之前,已經有人捷足先登,所以你只能是第二十六個挑戰我的人,遺憾的是,他連我一劍都不接不住,你自認,能夠接我幾劍?”到說這話之時,丁覓才是側過頭去,看了來人一眼。

          那是一個年輕男子,氣息憊懶,面容似笑非笑,給人一種極其舒服的味道。

          這樣的味道,若是出現在尋常人的身上,很大程度上表示那人可交,頗為值得信任,但這人既然是一個挑戰者,卻是讓丁覓眉頭微微一蹙。

          “哦,看樣子得說聲恭喜,丁兄的劍法,愈發的精湛了?!蹦侨藴\笑說道。

          “你既然是來挑戰我的,何必說這么多的廢話,直接動手便是?!倍∫捓淅湔f道。

          不知為何,出現在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是隱隱給他一種看不透之感,這種感覺,可以說是頗為詭異,令他心中頗為不舒服。

          “那卻不需要著急,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不去挑戰其他的人,偏偏選擇了你嗎?”那人說道。

          “為什么?”丁覓直接說道。

          血戰萊茵河不管是挑戰他人還是被他人挑戰,都不過是一戰,以往,這種問題,丁覓從來就不會想。

          他所要想的只有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小的代價戰勝對方,勝利,是他唯一的渴望,其余的一切,都是毫不重要。

          但此人既然專門談及這個問題,顯見是有所原因,那么他丁覓,卻是想要聽一聽,此人為何會挑戰他。

          “第一點,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我都是用劍的。對你的興趣,較之他人,卻是要略濃厚一些?!蹦钦f話之人笑著說道。

          “第二點呢?!倍∫捑o接著問道。

          “至于第二點,那就是雖然在鳴鳳城青年十大高手之內,盡管沒你丁覓的名字,但是,在我來看,那排名第十的龔道喜與排名第九的榮華,都未必是你的對手,甚至以你的實力,都足以與那排名第八的劉景一爭長短?!?br>
          話說到這里,那說話之人語氣略一停頓,才是接著說道:“可是你并沒有,你并沒有躋身于十大青年高手之列,而是僅僅是排名第十一名,進一步,名聲大燥,可這一步進不去的話,就是注定完全的淹沒,很少有人會注意到你的存在,想來這個道理,你比我更明白不是嗎?”

          “這不過是你自以為是?!倍∫捓浜哒f道。

          那人淡淡一笑,說道:“若說自以為是,卻也的確如此,不過從你以往的輝煌戰績來看,不難看出你是一個非常擅長利用和放大自身優勢之人,如果你排名進一步的話,躋身前十之列,那將會與龔道喜一樣,煩不勝煩,遭受到無數的挑戰,為此浪費大量的時間在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身上,隨時隨地要警惕自己的排名不保。哪怕是那第九名的榮華,都是逃不過這個魔咒,步步為營,如履薄冰。只有那第八名的劉景稍稍好上一點,可算是穩坐釣魚臺,所以我想,盡管你擁有進入前十的實力,可你目前并沒有進去,看樣子你是打算厚積薄發,打算一鼓作氣,一口氣沖進前八了?!?br>
          聽到這里,丁覓瞳孔猛然收縮,眸中多了幾分危險的色彩。

          此人所說,簡單幾句,卻是句句切中要害,若不是他雖喜飲酒,卻從來節制,從不喝醉的話,他簡直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哪一次不小心喝醉酒將心中所想說了出去。

          明顯不是他自己說出去的,那么只能是此人通過有關他的消息,分析得出來的結果,而這般分析的縝密與精準,讓他吃驚不已。

          “正因如此,我才會選擇你,作為挑戰的對象?!蹦钦f話之人,以此結尾說道。

          “話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就拔劍吧?!倍∫捘坏恼f道。

          他不敢讓那人再說了,那人的話,讓他感覺自身毫無秘密可言,讓他的心性出現了一絲的裂縫,若是再讓那人說下去的話,這場挑戰,他可能會不戰自敗,只得催促讓其快點出手。

          只有將對方給殺了,他的心性才不會出現一絲的裂縫。

          那人莞爾一笑,說道:“那就比比,誰出劍的速度更快?!?br>
          “你確定?”丁覓冷笑。

          他有奪命劍客之稱,很大的由頭便是他出劍的速度無人能及,通常情況下,對方還沒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就是已經死在了他的劍下。

          可是那人,竟然是要與他比拼出劍的速度,這分血戰萊茵河明是自動撞到了槍口上來,這個天大的便宜,可是不占白不占的。

          “出劍吧?!蹦侨藳]再廢話,說道。

          瞬時間,丁覓的氣息,冷厲了下去,一道森冷的劍光,毫無征兆的,映亮了那人的眼眸。

          “死!”丁覓陰森森的說道。

          有風起,風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吹過來的,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風,無形無相的空氣,似乎出現了裂痕。

          那裂痕,是那人一劍斬出所留下的印記,捉摸不定的一劍,根本看不清楚那人一劍,是斬在了哪一個方向。

          驟然間,丁覓頭皮一陣發麻,他感受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臨頭籠罩而來。

          “刷!”

          風,一吹而過,繼而,丁覓的喉嚨上,出現了一道細密的血痕。

          “咕……咕?!?br>
          含糊不清的吞咽之聲響起,丁覓瞳孔驀然睜大,布滿了驚悸之色,旋即,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再無生息。

          收劍,人影一閃而過,已然是出了悅來客棧。

          “江少,情況怎么樣了?”外邊,一個女子忙不迭的詢問道,正是朱鈴,而那挑戰丁覓之人,則是江楓了。

          “走吧?!苯瓧髡辛苏惺?。

          “江少,你贏了對嗎?”朱鈴又是問道。

          很快朱鈴就是意識到他問了一句廢話,因為若不是江楓贏了,江楓怎么可能會以這樣的姿態出來呢?

          江楓既然出來了,那肯定就是贏了。

          “接下來,是不是去找劉景?”身邊,周嫵眉輕聲問道。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周宗主自稱周嫵眉,讓江楓稱呼她一聲周嫵眉,而不再以周宗主相稱。

          “我們去找盧連峰?!苯瓧鞯φf道。

          “排名第六的盧連峰?”秀眉微蹙,周嫵眉說道。

          江楓點頭,說道:“一次性將所有的問題全部都解決掉,我不喜歡麻煩?!?br>
          “麻煩已經開始了?!敝軏趁颊f道。

          “那就盡量,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苯瓧髡f道。

          這場挑戰,是一個開始,也是與藍風拍賣場合作的開始。不過既然是合作,江楓自然會相應的拿出自身的誠意。

          不過,這份誠意,除了給藍風拍賣場看的之外,另外一方面,則是要給邱家的人看。

          盧連峰,鳴鳳城內,青年十大高手之中,排名第六,以一身腿法成名,號稱無敵鐵腿,絞斷了無數人的脖子,踢碎過無數人的胸膛。

          江楓直接去到了盧連峰的住處,照舊只出了一劍,就離開了。

          就在這天傍晚,青年十大高手的排名,悄然之間發生了變化,一個略有些陌生的名字,以一種橫空出世之姿,硬生生的擠入了十大高手之列,并且強勢躋身前六。

          江楓,自殺了邱涵宇得罪邱家,引得幾大勢力注意之后,這一次,更是以強勢的姿態,引無數人的矚目。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挑戰者》。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圣獸武神

          蓬英豪

          天不存地不容

          莘同甫

          混沌刻印

          肥鴻哲

          劍破星荒

          酆冰菱

          帝臨賦

          謇凌蘭

          史詩傳說

          鈕欣悅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