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不就是缺人嗎?我們有的是!》。

          但是,松平信綱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這一番作為,給倭國國內帶來了新一輪的爭斗。

          三十萬的勞工輸出指標,足以讓從德川家族到一個普通的外樣大名都瘋狂的地步了。按照所謂的江戶幕府三百藩計算,(原本是所謂的六十六國,但是現在已經是所謂的幕藩制度,大大小小的藩主有二百七十多個,再加上那些支藩,差不多有五百多個了。)哪怕是一個再小的外樣大名,也能分上個幾千個指標!有了這幾千個勞工輸出指標,國內的閑散勞動力不再是治安隱患不說,更有大批的僑匯和布匹、絲綢等等輸入,能夠讓自己的地盤里日子好過不少!這樣的事,哪個諸侯大名不會下大力氣來爭奪?就算是德川將軍本人,也為家族中御三家和他自己的直屬旗本當中如何分配利用而頭疼不已。因為,這三十萬人的勞工,去了南中無疑是要從事最為繁重甚至危險的體力勞動,人員損耗率極為高。也就是說,一年之后,會不會繼續再招募三十萬人,也未可知??!那么,眼下多爭取一點員額在手,也就為日后的繼續招募打下了基礎。

          而更令倭國國內大名、將軍,甚至是天皇為首的公家都為之興奮的是,倭國雇傭兵的招募員額,從原先的不得超過三萬人,一下子躍升到了以五萬人為起步線。這無疑是至少翻了一倍的員額??!

          雖然說,這個大幅度的優惠也是有著一個小小的,但是卻讓倭國國內的德川將軍以及大名諸侯們都露出會心一笑,表示我們懂得的條件。這個條件就是,“原先以三萬兵員為上限,如今君恩浩蕩,念友邦之憂,提升到五萬員額起步。但,爾等必須將二萬兵員交由天皇陛下進行招募,糧餉等事,由天皇派員掌握?!?br>
          倭國國內的僧侶貴族們中都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那就是現在天皇所生下的那位殿下,其實是當年李家大殿下到日本相助平定九州風潮時所播下的種子。不然,為什么這許多年來,李家的夫人,甚至在李家大殿下陣亡之后,大將軍本人親自從內庫之中撥出錢糧來給天皇一家做日常開銷?那不就是怕自己家的庶出之子在外面日子過得苦嘛!

          如今,更要將兩萬兵員的招募之事交給天皇公家,這也就是想著讓天皇一家有點錢糧好處過手罷了!“公家的大臣,陪著天皇陛下吟風弄月,寫寫和歌都是好樣的。至于說招募兵員這種事,還是咱們替天皇陛下分憂吧!”

          以米澤藩藩主上杉定勝為首的一群外樣大名,紛紛的將目光投向了天皇公家手中掌握的這兩萬員額雇傭兵招募指標了。

          上杉定勝這些年的日子過得可是不怎么樣。作為長尾景虎的侄子,他們上杉家在太閣檢地時期可是被豐臣秀吉那個猴子封在了會津。會津每年的石高可是一百二十萬石??上?,好景不長,猴子死后,德川家上位。他們被轉封到了每年只有三十萬石高的米澤。要不是上杉景勝派兵參加了大坂冬之陣,上杉家絕逼會先撲街

          1623年上杉景勝去世后,米澤藩藩主由上杉定勝繼承。上杉定勝繼位后,上杉家實力大不如前,但是為了維系老子在位時期的體面,上杉定勝不得不維持龐大的家臣團和武士團。據說米澤藩武士一度超過六千人。這是當年上杉景勝在會津時的數字,1601年轉封米澤后,封地由原先的一百二十萬銳減至三十萬,但是武士數量卻沒有減少。錢糧來源少了四分之三,可是吃飯的人卻一直沒有少。上杉定勝能不發愁才怪!

          如今八幡大菩薩保佑,上天又降下來了一個開源節流的好機會,如果不把它搶到手,上杉定勝就真的要想辦法跳海去了!

          為了能夠從天皇手里多爭取一些雇傭兵指標,將自己封藩內的那些整日里游手好閑舞刀弄槍的武士們打發走,送到戰場上去消耗掉,上杉家也是豁出去了。不惜到通商口岸找商人借了高利貸,買了不少的貴重禮物到天皇面前來挖門子,套交情。

          可是,打著類似主意的外樣大名,不止上杉家一個。一時間,往來拜見天皇母子陛下的大名們,奔走不絕于路。最后,還是德川家光將軍竹千代同學把出了高超手段,杜絕了這種可能讓外樣大名和公家勾結,壯大勢力的事情發生。

          “兩萬雇傭兵招募,由幕府代為在各處封藩之中選拔招募,已盡臣子之勞。錢糧之事,仍有天皇陛下指派近臣操辦?!币簿褪钦f,天皇陛下這兩萬雇傭兵,那是咱們的臉面,必須要在倭國全國境內好好的挑選一下,選那精壯好漢去,方才不能折了天皇的面子。(當然,潛臺詞就是,這兩萬人,二百七十多個封藩,和我德川家光的直屬旗本當中都有份。誰也別想著從中占便宜?。┲劣谡f錢糧的事,既然大將軍說了要由您天皇陛下派員掌握,那我們也不敢違逆了大將軍的意思。

          “松平老中信綱,為國操勞,憂心國事。本應休息。然盡忠王事乃我輩臣子本色。汝歸國之后,應速速將關東各國招募勞工、雇傭義勇之事操辦起來。并將全國各處之勞工、義勇,火速集結,由川越城轉運出海。此令,不得有誤!”

          這道命令,看似頗為嚴厲,但是在松平信綱看來,卻是價值萬石。命令里面說的很清楚了,把關東各國的勞工招募,雇傭兵招募的事情都交給他來操辦,也就是把這部分權利放到了他的手里。而且,川越城作為他的封地,成為了勞工和雇傭兵的集結轉運出???,這無疑是將一注大財放到了他的口袋里。幾十萬人從他的封地經過,這些人的消費,他們所需的物資和相關錢糧的進口、上岸,轉運,都要先在你松平信綱的地盤上經過,這無疑是德川家光同學對自己這個得力手下的最好酬庸,雖然也是慷他人之慨。

          不消數年,川越城已經一躍成為僅次于江戶,倭國國內的第二大城,第一大貿易口岸。這是松平信綱怎么也想不到的。

          此時此刻,他要面對著同行來搶生意的麻煩。

          “公爵殿下,作為您在西方最牢固的盟友,最強大的伙伴,我們奧斯曼帝國也愿意將強壯的奴隸以最低廉的價格出售給您!”坐在松平信綱旁邊的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帝國大維齊爾科普律魯代表的易卜拉欣聽得了通譯將李守漢與松平信綱的對話悄悄的翻譯完,不由得偽魔王落花喜上眉梢。在松平信綱磕頭謝恩之后,也站起身來,按照中原禮節跪倒在李守漢的座位前面,表示這些矮子們能夠做到的,我們奧斯曼帝國也一樣可以!

          要知道,眼下的奧斯曼帝國,可是正兒八經的地跨歐亞非三大洲,而不是像歷史上的那些白皮們建立的國家,占了在地理上的優勢,把在十字路口建立的收費站,都號稱是地跨歐亞非三大洲。有如此廣袤的地域,自然,境內治下便也有各種不服從統治的家伙,這些異端、異教徒,叛徒,暴徒,向來都是奧斯曼帝國最大的奴隸來源。比如說大維齊爾科普律魯在巴爾干進行的掃蕩戰,往往一座城堡拿下來,便有成千上萬的俘虜。對于這些俘虜,奧斯曼帝國的歷史傳統,就是發賣為奴隸。差別不過就是有技術的工匠、有身份的貴族女性,識字與否。身體是否強壯罷了,因為這些,會直接影響價格。

          在大仲馬的小說《基督山伯爵》里,美女海蒂就是被基督山從奧斯曼帝國皇帝的特許奴隸販子手中收購來的。因為她的貴族血統和身份,基督山用相當于兩千袋錢幣的一整塊翡翠從奴隸販子手中贖買了她的自由。而她則是被出賣了她的父親和她的國家的弗南以一千袋錢幣的價錢出售的。所以,人口和奴隸貿易在歐洲的白皮們當中也是一項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精髓了。

          如今,為了奧斯曼帝國和科普律魯家族的利益,易卜拉欣有義務將這個文化傳統發揚光大。反正不管是巴爾干的那些異教徒戰俘,還是帝國內部那些反對科普律魯家族的異端、叛亂者,早晚都是做奴隸的命運。與其說用糧食和水來養活著他們,還不如早早的就用他們的后半生來給帝國換取些利益。

          “巴爾干善于養馬養牛養羊的山民,非洲黑得像木炭,力氣比駱駝還要大的努比亞人,西亞沙漠里的阿拉伯人,歐洲平原上的百姓,奧斯曼帝國都可以成千上萬的提供給您。比雇傭勞工要便宜合算得多!”

          既然是要和同行搶生意,自然要說我的貨色性價比是如何如何的高。易卜拉欣大人很是鄙視那些倭國矮子們,個頭還不曾到本使節送給公爵殿下的那幾個肯尼亞女奴的大腿,也居然來和我搶生意?!

          “五個青壯年男**隸,換取一件盔甲!或者是等價的其他商品!”

          “一支火銃,配備上二十發子藥,只要五個青壯年奴隸!如果是老弱婦女,那就是六個!”

          “一件胸甲或者是皮甲,三個奴隸!”

          伴隨著易卜拉欣提出了用奴隸來換取奧斯曼帝國所需要的一切物資,用來彌補輸出原料輸入商品的貿易逆差,類似的吆喝聲或者說是討價還價的聲音,便在東起西亞,西至多瑙河平原,南面到了非洲大陸的廣袤土地上響起。進行這種歐洲貴族們傳統貿易活動的,不光是那些卑賤的奴隸販子,也有高傲的貴族老爺們,國王和公爵們,主教和教皇也把自己手中的戰俘和異教徒拿出來,讓他們通過繁重的體力勞動來洗去自己的罪孽。

          而在以浪漫著名的地中海沿岸,不僅僅是歐洲的紳士貴族們,也包括浪漫的土耳其,沿岸的許多大的海港,在熱火朝天的人口奴隸貿易、轉運活動推動下,變成了繁榮的奴隸貿易港。一艘艘海船上卸下來茶葉,絲綢,布匹,瓷器,糧食、武器,盔甲,火藥,藥品,烈酒等等。這些商品,悄無聲息的流通著,很快都成了奴隸商人們手里的硬通貨。用來和那些專門從事捕捉奴隸、販運奴隸的家伙們進行貿易。

          港口上的奴隸商人們算是這條人口貿易鏈條上的末端,他們在設在港口的公司辦公室里,一邊從事著貿易活動,一邊販運著奴隸。而在巴爾干,在多瑙河流域,在西亞,在北非,奧斯曼的總督,法蘭西的貴族,德意志的選帝侯,阿拉伯的酋長,都將眼前的敵人,和平居民變成了刀槍下的戰俘,然后經過長途販運,變成了港口附近的奴隸交易市場上的奴隸。換回來各自需要的物品。特別是奧斯曼帝國的大維齊爾科普律魯,因為手中擁有了近乎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倭國雇傭兵資源,得以放手在南歐在巴爾干,在意大利半島大打特打,手中掌握的戰俘奴隸來源日益增多,漸漸的進入了一條發展的良性循環:因為手里有了雇傭兵,可以在各地戰場上投入,那么,獲得的戰果也就比以前多得多。有了這些戰果(人口,金銀,地盤)就可以繼續發展科普律魯家族的勢力,進而便需要更多的雇傭兵。

          但是,不久之后,南粵軍從事奴隸貿易活動的商人們便提出,“這種長途販運,路上的損耗率太高了!”要么降低收購價,要么想辦法降低損耗率!作為一個合理合情的需要,自然得到了大維齊爾和法蘭西、德意志、意大利、梵蒂岡的高層們的同意。于是,南中的奴隸商人們可以在這條奴隸販運或者說是海上貿易路線的沿途,選擇他們認為合適的海島,建立貨棧,建設成為基地,供往來船只補給,讓那些奴隸們能夠得到短暫喘息的機會,免得死亡率過高。

          于是乎,在波斯灣,在紅海沿岸,一個個海島,一座座海港城市上空,飄起來了代表著南粵軍的黑紅兩色旗幟,飄起來了代表李家的鳳凰旗。商號開始按照李守漢的意思大肆的通過奴隸和商品貿易,從那些酋長、埃米爾手中收購他們的土地,不管是可以種植棉花小麥的,還是純粹的沙漠,只要你肯賣,我就可以拿東西來和你交換。

          “這些在波斯灣地區的港口和沙漠,要作為我們李家的家產,傳承下去。哪怕是再窮再難,也不能放棄!”這是李守漢在李家的家宴上,告誡兒女們的話。對于他的這種安排,李家的兒女們已經習慣了,并且,這些類似的話,也得到了檢驗。

          而與南中隔海遙遙相望的天竺,就充分的利用了地緣優勢。土偽魔王落花邦主,蘇丹,莫臥兒帝國的皇帝們,將一群一群的異教徒戰俘,變成奴隸,像南中出產的魚瓷罐一樣,把人們塞進船艙之中,然后,一船一船的奴隸,很快便橫跨海洋,抵達了南粵軍控制的海島上,讓他們出來透透氣,然后再塞進船艙里,通過滿剌加海峽,到李家坡完成交割。

          通過這類活動,南粵軍的人口勞動力缺口得到了彌補。各處的官員和工場主、種植園主們甚至驚喜的發現,不但沒有因為主公要在中原地區大打而征兵造成勞動力的困擾,相反的,因為大批倭國勞工、佛郎機、天方奴隸的涌入,自己企業的勞動力反而出現了增長趨勢。

          不過,新來的倭人勞工,往往會被那些已經歸化了的,或者來了有些年,正在努力完成歸化功績的勞工頭目們,很好的進行一些教育。

          “砰!”一記悶響,狠狠的敲在了新來的倭人勞工頭上。所有的倭人勞工,在上工之前,盡數集合列隊,站在道路上,行九十度鞠躬。這副景象,在李家的橡膠園,在南中的礦山,在各處的碼頭上,每天都可以看到。據說,這是倭國的一個習慣,每每他們家鄉有戰事發生時,村民們都要在道路兩旁列隊,歡送武士出征。沒想到的事,這個習慣,被一批批的倭人勞工很好的傳承了下來,并且用在了自己同胞的身上。

          “八嘎!哪個同你是同胞?!老子已經完成了歸化期,即將取得華夏戶籍!成為一名光榮尊貴的華族!”倭人工頭,手里拎著一個結實的木棍,在隊列前訓話。這根木棍,被他稱為“力量注入棒”,每天上工之前,下工之后,進行任務分派,或者是完不成任務的勞工,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棍子。被打者還要低頭認錯,表示給您添麻煩了。

          南中干部看到后制止過,但是被打者反而替打人的說話,說是自己犯錯,自愿受罰。搞的南中的干部莫名其妙,只好勉強認為是倭人習慣特殊,應該適當尊重。當然,時間長了才知道,其實倭人也不想如此,只是家鄉傳統習慣壓力太大,慣性也大。其實別說本書中,其實現在日本也是如此,很多人驚艷于日本人在公共場所如同教科書般的秩序,但是后來根據日本在中國留學生的說法,都是他娘的該死的氣氛逼的,你要是不這樣就被人當怪物看。到了大唐老娘快爽死了,早晨不用挨個問好,吃飯不用說我開動了,想說話就說話,想笑就笑,生氣了直接懟男朋友,這才是人該有的生活啊。當然了,這種事情發生在南中,已經又是幾十年后的事情了,筆者只能感慨,難怪會有忍者神龜這種動漫。

          不過,也有看不慣的種植園主,上來制止:“你不知道主公曾經有話,要善待勞工嗎?你把他打壞了,誰給我去割橡膠?!誰給我去摘香料?!”

          “稟告老爺!屬下手上有分寸的!不會把他打得不能干活的!”

          “哼!你們這些把頭,每天為了完成工作量,都是動輒打罵的。你們就不怕把他們打得急眼了,起來暴動?!”

          這個種植園主,大概是從內地來到南中的新園主,對于這類情形還不是很了解,滿腦子都是按照中原的習慣,“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思維方式,唯恐這些勞工和內地的饑民一樣,一跺腳起來造反,那樣的話,最先受到損失的可是他的財產和身家性命。

          “造反,造反好??!”卻不想這個倭人工頭立刻眼睛里冒出了小火苗?!靶〉膫冞€巴不得他們起來給主人們搗亂呢!小的的一個同鄉,當年也是和小的一樣,是在橡膠園里干活的。大駙馬來南洋平土人暴亂之前,他為了保住自己的米飯和魚肉,領著幾個同鄉拎著割橡膠的刀沖出去砍了七八個造反作亂的土人頭顱。事后,一顆頭顱頂了一年的功績,他這個領頭的,當場就被發了華夏戶籍!小的正想追隨他呢!”

          白行久們的事跡,早就在這些倭人勞工和雇傭兵當中傳播開來,除了每天埋頭苦干,完成自己的任務量之外,這些人無不是豎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盯著那些土人和自己的同胞,燒香念佛的祈求他們出來搗亂吧!這樣我就可以砍人頭立軍功早日完成歸化了。

          種植園主人聽了之后,滿是驚愕的神情。想不到,這南中還能這么做?梁國公他老人家當真是奇人!能夠將這些苦力壓榨到了這般田地,還讓他們甘之如飴。他滿意的接過了這個倭人工頭手中的力量注入棒仔細的看了看,“你很好。這個注入棒,可以在我的幾個種植園里推廣一下。好好的干,回頭我提拔你做大把頭!管理所有的倭人勞工!”

          “小的多謝主人看重!多謝主人栽培!”

          “不必多禮了!對了,你叫什么名字?回頭我也好給縣里的戶房報備一下?!?br>
          “回主人的話!小的賤姓高野,單名一個樵字。小的的弟弟已經在軍中做了隨軍的軍夫,為軍中炮隊喂養馬匹。前幾日來信說,一定要想辦法立下軍功,早日歸化!”

          “好!你們高野家也算是個個都有一顆向慕天朝的忠心。好好的干,國公爺會看得到的?!?br>
          可是,誰也不知道,國公爺也遇到了新的麻煩。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不就是缺人嗎?我們有的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黃金家族

          程俊悟

          重生之金戈鐵馬

          蒲益

          大小姐的上門女婿

          都浩曠

          眾魅行

          賽詩珊

          ??

          駒琦巧

          我有一把元素劍

          布新覺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