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今宵多珍重(懷念陳百強)》。

          最怕氣氛突然安靜。

          在座的一大票人,不論貴胄文豪,還是青少年精英,就哪怕是各位小廝婢女吧,也沒一個是真傻的,焉能聽不出蘇迨盡量維持謙和的語氣下,是忍都忍不住的慍怒。

          小蘇學士,本來就因父親的往事,與晏幾道不太對付。

          再看他文質彬彬又自高格調的氣質,估計非常不喜晏幾道那幾分借酒撒歡兒、拿女子活躍氣氛的作派。

          何況,沈、姚娘倆,的確可算有恩于蘇二郎。

          而晏幾道,眼角嘴邊的歡意也倏地消失了。

          他改變了自己從酒宴一開始就保持著的放松姿態,挺直了背脊,盯著蘇迨,目光里盡是參研玩味的色彩。

          這些后輩,他們把他當成什么了呢?

          他們真覺得,他晏小山繼承了后蜀花間詞派的風格,就在品性上也變得風流無度、為老不尊了?

          蘇迨呀,你的父親,蘇軾大學士,東坡大居士,難道脫下朝服的時候,就只會種蘿卜燉豬肉,就沒有幾分弄詞賞色的風流勁兒?

          你家那位叫王朝云的小娘,是怎么跟了你父親的,你蘇二郎心里沒個數?虧我方才想到你父親去歲又被遠放惠州,還起了三分憐意。你對我的不敬倒是如夏日驟雨般,說來就來。

          不過,晏幾道雖對蘇迨的出言頗為不悅,瞟到姚歡縮肩垂袖地立在那里,又的確有些不忍。

          不知者不為過,老夫哪里欺負她了?

          晏幾道一把年紀,自負眼光老辣,他看這清秀漂亮的小廚娘,跟著她姨母忙前忙后挺大的熱乎勁兒,如何瞧得出半分孀婦的哀戚頹怨勁兒?噢,蘇二郎這么一說,再細觀她那打扮,倒的確是暗沉老氣的,不似青春小娘子般鮮艷。

          晏幾道臉上那些皺紋,總的來講仍是和氣地舒展著的,但他是長輩,對蘇迨這般有些當眾拂他面子的行為,亦不愿主動放低了姿態。

          他干脆就沉釅釅地“喔”了一聲,繼續盯著蘇迨,也不發話,倒要看看這后生如何收場。

          姚歡此時已回過些神來。

          她暗道,我去,好不容易將喜大普奔的局勢堅持到宴會尾聲,我們乙方卻因為小事把甲方爸爸的貴客得罪了,這次項目前功盡棄不說,以后京城權貴圈兒里的家宴下午茶之類大肥肉訂單,我和姨母哪里還接得到哇!

          至于這位晏幾道晏老前輩,嗨,講真,他這類人在酒桌上的表現吧,姚歡上一世,和同事們陪大小老板做項目應酬的時候,就沒少見。

          甭管國企民企還是機關事業單位,在觥籌交錯的飯局上,位高權重,或者哪怕位不怎么高、權也不怎么重的中老年男性,一喝酒,就會豪情萬丈,渾身閃耀著“我就是c位大咖”的人性光輝。

          要么是“最近我讀了幾本好書,必須我就是妖精怎么了和你們說說”,要么是“來來來你們都聽我分析一下中美關系”,要么是“現在的年輕人不行啊,想想我們當年……”,要么是“王秘書把我手機拿來,我要給市里的誰誰打個電話……”

          這么一想,回頭看看晏幾道,人家格調真的也不算低,就是請女孩子一起寫個詞,既沒說段子也沒灌酒。

          姚歡想到此處,又看到姨母緊張里透出幾分內疚,蘇迨肅然里摻著一絲倔強,晏幾道好整以暇的面容中隱隱露著寒涼,駙馬爺王詵想說什么又似乎還在斟酌,曾緯曾四叔望向自己的目光交織著掛念與無措……

          咳,多大個事兒啊,不就唱個歌兒嘛。

          人家翠袖姑娘,天仙似的文工團臺柱子,不也大大方方唱兩首了。我一個過來做飯的廚娘,還端什么臭架子。

          成,各位叔伯兄弟,好歌獻給你們!

          姚歡于是抬起頭來,先向蘇迨婉婉道:“多謝蘇家二哥,國事在先,家事在后,既已天人永隔,又得親朋開解安慰、收留照拂,小妹已釋懷不少?!?br>
          旋即,她又轉向晏幾道,恭敬道:“晏公,愚婦的確不懂詞令之格律意境,硬寫,也寫不出半個字兒。但方才晏公說到離人怨、相思苦,倒教俺想起在秦州時,聽南來商客的妻女唱過一首別離怨的歌子,今日便也學著唱一段,但愿不污了諸公的耳朵?!?br>
          蘇迨凝眸細觀,見姚歡神色平靜淡然,倒也未覺得自己替她出頭太唐突了些,而是轉了寬和的容色,沖姚歡點點頭,坐了下來。

          晏幾道覷著蘇迨,心中“嗤”了一聲,面上則立刻現了興致,沖王詵與黃庭堅笑道:“南國的民間歌子,應也是極好的。只是既無詞牌名,翠袖亦彈不得,就有勞這位小姚娘子直接唱吧?!?br>
          姚歡于是福了個大禮,大大方方向翠袖討了紅牙。

          這紅牙,姚歡在汴河邊叫賣雞爪時,看街頭藝人用過,其實就是兩片檀木做的打節奏用的板子。

          她清了清嗓子,試打了兩下紅牙木板,開口唱道:

          “愁看殘紅亂舞,憶花底初度逢。難禁垂頭淚涌,此際幸月朦朧。愁緒如何自控,悲哀都一樣同。情意如能互通,相分不必相送。拋下愁緒,今宵請君多珍重。何日重見,只恐相見亦匆匆。懷里情人在怨,相愛偏不能容,情人無言地哭,心怎不隱隱痛?!?br>
          竟是陳百強的《今宵多珍重》!

          姚歡唱著唱著,就把自己唱出情緒來了。
          <我就是妖精怎么了br>陳百強是她最喜歡的歌手。而《今宵多珍重》則是陳百強的歌曲里,她最喜歡的一首。

          她喜歡陳百強唱歌時的淡淡隱忍、淺淺溫柔,喜歡《今宵多珍重》里欲語還休的歌詞意境和極富節奏感的輕盈旋律。

          她甚至覺得,在這公元1095年的大宋雅集上,能夠不給現代人跌份、稍稍能與頂級宋詞匹敵的,林夕方文山都不行,只有鄭國強填詞的這首《今宵多珍重》。

          更關鍵的,這是一首粵語歌!

          偏于一隅的廣東,甚少像中原地區那樣經歷戰亂,故而千年后也仍然保留著大量漢唐時的語言與文化習俗。后世粵語方言的語音體系,與《切韻》音系有著工整的對應規律,可以理解為,粵語的面貌,和隋唐時漢語面貌接近。而真宗時期的《大宋重修廣韻》里標準的許多發音,在后世的粵語里都能找到。

          姚歡唱第一句“愁看殘紅亂舞,憶花底初度逢”時,那叫翠袖的歌姬就已經聽懂了。

          但她于聽歌詞之外,更在揣摩姚歡唱的旋律。

          翠袖喜歡這個在男性權威們面前不卑不亢的小廚娘。而姚歡唱歌時的投入與真摯,更讓翠袖想起她那位在城東柳陌花渠間謀生的好友……

          會唱歌的人,對于旋律的走向總是十分敏感。翠袖聽著姚歡這首歌差不多要結尾了,忙抱著琵琶抬了抬身子,指指琵琶弦,示意姚歡,自己可以為她再伴奏一遍。

          姚歡會心一笑。

          她上輩子,業余可是考到了古箏九級,當然明白,翠袖這樣真正精通樂器的人,聽一遍就能扒譜,并不稀奇。

          《今宵多珍重》只用1、2、3、5、6寫成,沒有4和7,更沒有半音,就是漢族五聲音階,旋律節奏感又強,最適合琵琶、古箏這些撥弦樂器。翠袖玉腕一抬,絲弦叮錚,一段完全不走樣的旋律便響了起來。

          姚歡沖她暢然一笑,如遇知己般走到她身邊,又開口唱第二遍。

          琵琶聲聲如玉珠落盤,歌喉曼妙如春鶯輕囀。

          一時之間,在場諸人,都在雙姝獻上的歌樂中,聽入了迷。

          楠木案席后,曾緯盯著姚歡,覺得自己頭一次,對這梅妒菊羞的、桂花般清甜的小娘子,有了認真的渴望。

          而在這酒宴氣氛漸漸回歸緩和暢然之際,人群背后,王詵家的小婢子胭脂,聽到“何日重見,只恐相見亦匆匆”一句時,再也忍不住,趕緊低頭,讓那涌出眼眶的兩滴淚,無聲而迅速地,落在泥土上。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今宵多珍重(懷念陳百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九墳之主

          蘇憐陽

          諸天代練系統

          屈夢秋

          凜冬戰績

          段干柔懷

          我在洪荒科學修仙

          於修敏

          黑啟錄四門后傳

          虢睿

          我是一名人民教師

          宰父孤蘭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