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逃要快》。

          燕子磯上,張征提著刀,嚴陣以待。

          等到過了子時,雖然燕子磯下還是全無動靜,張征卻是耐心無比。

          前兩次半夜偷襲,都是丑正前后,現在,還早。

          丑正也過了,燕子磯下面還是動靜全無,張征提了面盾牌,掩著頭,靠近垛口,凝神仔細聽。

          鼓聲還在響,江水拍打著燕子磯,風從木頭的縫隙中吹過,發出高高低低的嘯叫。

          安靜的仿佛沒有人一般。

          張征疑心頓起,正要讓人點一根火把扔下去,燕子磯下,下午被堆滿船板的地方,火光突然騰起。

          “警戒!”張征急忙后退,厲聲大喊。

          火光爆起,伴著濃煙,明顯是澆了油,又扔了不少起煙的青樹枝。

          張征盯著升騰的黑煙,呼吸都有些急了。

          這樣的大火,把他們逼退,可齊軍一樣不能靠近!

          這是要干什么?惑敵之計?難道他們要繞道?還有兩條路,他早就布下人馬,堵的死死的了,他們早就嘗試過了,一觸即退,這到底是要干什么?

          張征急的汗都出來了。

          “提水!把火澆滅!”張征厲聲高喊。

          不能等這火燒完,那就來不及了!

          燕子磯上的守軍動作極快,一桶桶提了水過來,澆向燃燒的火堆。

          黃彥明部所剩無幾的那些船上,根本就沒有多少桐油了,除了澆上船底的,余下的,全放在一口大鍋里,緩緩燃燒的蠟燭燒盡,點燃桐油,也就一個爆起,油就燒盡了。被燕子磯上面的一通水淋下來,火就熄的差不多了。

          只有火光不見聲響,張征已經覺出不對,舉著盾牌,急步過去,靠到垛口,借著這一點那一點的火堆的光亮,小心的往下看:

          原本坐滿齊軍的那片灘地上,一個人都沒有了。

          五六匹馱馬,蒙著眼,轉著圈,拖著鼓槌一下下敲在大鼓上。

          張征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齊軍,跑了!

          ……………………

          回去通知接應的黑馬等人,黑馬走在最前。

          太陽剛剛落到地平線上,黑馬渾身熱汗,趕到了他們下船的地方。

          下了馬,黑馬將馬系在棵小樹上,甩著袖子呼呼扇著風,橫著步,一幅人傻錢多的鄉紳家傻兒子的派頭,氣勢橫橫的往四下看了一圈。

          見黑馬轉過一圈,高抬著腳,踩著塊石頭站穩了,嗯,四下沒人,勒馬停在一射之外的大頭急忙抖動韁繩,趕上來。

          跟在大頭后面的竄條和螞蚱也趕上來,小陸子是最后一騎,黑馬見人都到齊了,氣派十足的揮了下手,“你仨看著,竄條跟我來?!?br>
          黑馬和竄條剛往下沖了幾步,一塊大石頭旁邊,一大堆亂草掀起,亂草下,露出一張笑臉,看著撥出刀,眼看要沖他砍過來的黑馬和竄條,急忙擺手,“馬爺馬爺!自己人!自己人!”

          聽到喊馬爺,黑馬松了半口氣,刀卻沒收回來,指向那張臉,警惕問道:“你是誰?”

          “夜里送大當家的,還有馬爺您幾個過來,就有小的。

          邵統領讓小的幾個留在這里,等馬爺你們回來,好往回報信兒,就您幾個回來了?”

          亂草下的人站起來,一邊說話,一邊抖著滿身的泥土。

          從他爬出來的位置往江邊,又有三四個人從石頭后面,樹底下,灌木叢中鉆出來。

          “嚇我一跳?!焙隈R收了刀,“你這么一說,那還真是自己人,你貴姓?”

          “免貴,姓江,江周?!苯芏陡蓛羯砩系耐?,彎腰拿刀,再拽出件魚皮服。

          “是這么回事?!焙隈R架勢十足,“老大讓我們幾個先回來報信,讓你們邵統領準備接應,說是今天夜里趕一夜路,明天天亮前后,就該到了。

          喬將軍說,有二萬來人,得有個幾十條船。

          對了,你產怎么報信?有船?用船可不行,這江上,光禿禿的,啥玩意兒都沒有,船太顯眼了?!?br>
          “要什么船哪,馬爺您瞧,我們幾個,都帶著魚皮服哪,游過去就是了,不是啥大事兒?!苯苷Z調輕松。

          “一氣兒游過去?”竄條伸頭過來,插話道。

          “那得看到哪兒,只要不是直接過到夾江那邊兒,到主宰天道那邊角,或是到南灘頭,那都得是一氣兒?!苯茴H為自傲。

          他這一伙,被邵統領點名留在這里,就是因為論水性,他和他的伙伴,至少邵統領這一部里,首屈一指!

          “我也都是一氣兒!游到南灘頭,也就兩盅茶的功夫,不用魚皮服?!备Z條覺得還是他厲害一些,用魚皮服和不用魚皮服,那可是兩樣兒!

          “南灘頭啊,那是最多兩盅茶,到南灘頭,最多歇上半刻鐘,就能接著過夾江,也就兩盅茶?!苯芎敛皇救?。

          “要不,咱比試比試?”竄條搓著手指。

          “這會兒是比試的時候?”黑馬派頭十足的橫了眼竄條。

          真不懂事兒,真讓人操心!

          竄條脖子一縮,卻不服氣的嘀咕道:“反正,得游過去,順便?!?br>
          “我們幾個過去就行,這位爺……”江周笑著點頭,確實是順便的事兒。

          “竄條也得過去,我們老大說了,游來游去的傳信兒,太耽誤事兒。

          讓竄條過去,等在南灘頭,等這邊人到了,小陸子學鳥兒叫,竄條回一聲。兩邊就都知道了,就行了。

          這鳥兒叫,你們指定聽不出來,老大說了,得讓竄條過去聽著?!焙隈R打斷江周的話,認真解釋道。

          “那行,我跟……”江周看著竄條,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他,他這竄條,姓竄?沒聽說過有人姓竄。

          “你叫我竄條就行!”竄條立刻就明白了。

          為了他這姓啥,難為過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人。

          “老張,把你的魚皮服給竄條大爺,你留在這兒等船。

          竄爺,咱們三個過去,你留在灘頭,我倆接著往夾江那邊,邵統領的船,就泊在南灘那邊?!苯芤贿呎f話,一邊套魚皮服。

          竄條接過魚皮服往身上套。

          黑馬擰眉攢額,看著三個人套好魚皮服,嚴肅認真的答道:“成,我覺得這樣挺好?!?br>
          ……………………

          從燕子磯下撤出來的黃彥明部,連走帶跑了小半個時辰后,從最前,一隊接一隊的傳了軍令下來:

          大帥派了船,在濡須口接應過江,天亮之前趕到濡須口,就能平安過江。

          這道軍令,一下子讓所有的軍卒都精神十足,行軍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果然,逃命的時候,跑的最快。

          離天亮還有好大一會兒,黃彥明部最前鋒,已經抵達了上船的地方。

          李桑柔騎著馬,走在最前,看到奔跑迎上來的黑馬和小陸子等人,急忙示意小陸子。

          小陸子調頭沖到江邊,手指放進嘴里,發出一串清脆的鳥叫聲,片刻,又是一串,這一串過后,江對岸立刻傳過來兩聲鳥叫。

          黑馬叉著腰,一臉愉快,“好了!聽到了?!?br>
          三刻鐘后,黝黑的江面上,一只大船靠近岸邊,放下跳板,十幾個水兵抱著長長的跳板,在那片滿是尖碎石頭的爛泥灘上,鋪出條和跳板同寬的通道。

          邵統領站在船頭,看著急沖上船的楚興,見他要站住指揮,急忙往后揮手,“往后去,往后!一直往后,快!”

          三四十條船,首尾相連,中間搭著跳板,連成一串兒,從江南排向江北岸。

          楚興拖著傷腿,直沖在前,一路跳過三四十條船,沖到最后一條船上,看著兵卒一個個跑過來,數夠一條船的人數,拖著腿往前一條船,接著數人,盯著不許急不許亂。

          最后一條船裝滿了人,立刻抽掉跳板,掉頭往北。

          剛走了四五條船,天邊就泛起了魚肚白。

          楚興拼命叫喊催促,士卒一隊隊跑的飛快。

          李桑柔瞇眼看著越來越亮的天邊,轉頭看向大常,“把弩拿出來?!?br>
          大常嗯了一聲,轉身走到馱馬前,先取下只沉重的箭袋,遞給黑馬背上,再從另一只馱馬上拿下兩張弩,背上另一只沉重的箭袋,走到李桑柔旁邊,拉開一只弩,遞給李桑柔。

          喬安帶著云夢衛,排列成陣,守護在流水般急沖上船的步卒們外面。

          太陽越升越高,長長的船隊越來越短。

          李桑柔再次回頭,只有六條船了。

          “來了來了!娘的還真主宰天道來了!人不少,得上千!后頭還有,他娘的!”站在一棵高樹上的小陸子,突然叫道。

          “下來吧,你們上船,把馬牽上?!崩钌H釗P聲叫了句,跳下馬。

          大常和黑馬也下了馬,跟著李桑柔,走過去,站到云夢衛隊列前面十來步。

          “咦,咱們那面旗帶沒帶?”李桑柔剛剛站穩,回頭看向大常問道。

          “帶了?!贝蟪=庀吕p在箭袋外面的那面桑字旗。

          喬安反應極快,急忙轉頭示意,后排的云夢衛隊長跳下馬,從奔跑著的一個步卒手里,拿過根長槍,拋向喬安,喬安接過,遞給大常。

          大常將那面旗套到槍桿上,往前十幾步,槍尖往下,用力扎在地上。

          大紅的綢子被風吹起,迎風招展。

          疾沖而來的梁軍輕騎,遠遠看到那面迎著風,張揚舒展的桑字旗,一片驚叫,急急勒馬,急急掉頭往回沖。

          李桑柔回頭看了眼,只有最后兩隊步卒了。

          “你們也上船?!崩钌H崾疽鈫贪?。

          喬安稍一沉吟,立刻揮手命令云夢衛上船。

          云夢衛諸人動作極快,縱馬沖到跳板前,下馬牽馬,兩人一排,一排接一排,沖上跳板,直沖上船。

          被桑字旗嚇退的梁軍輕騎,很快又調頭回來,被后面的統領催促著,呵罵著,盡可能的散開,小心翼翼的壓上來。

          李桑柔平舉起鋼弩,最前一排輕騎立刻勒馬停住,卻沒敢掉頭,統領提著刀在后面,掉頭更要死。

          片刻,輕騎抖動繩韁,往前欺近。

          李桑柔扣動扳機,左側翼沒能完全散開的四五個輕騎,應聲摔跌下馬。

          輕騎隊伍一片人叫馬嘶,再一次勒馬掉頭,往后奔逃,押在后面的統領連砍了兩三個人,總算止住潰退,勉強整頓出隊形,再次往前欺壓過來。

          統領在后面狂喊著要快,沖,他就一個人,卻沒人理會。

          相比于前面強弩在手的桑字殺神,統領的刀就太鈍了,反正,自己肯定不沖在最前,沖前必死!

          李桑柔換了把鋼弩,托在手里,對著勒著馬原地踏步的梁軍輕騎。

          他們不動,她就不動。

          李桑柔聽著身后的馬蹄聲,吩咐了句,“黑馬先走?!?br>
          黑馬掉頭就跑。

          對面的輕騎隊伍里,沖出幾匹馬,李桑柔扣動扳機,剛沖出半個馬身的兩三個輕騎,馬往前沖,人往后倒,摔下馬,被馬拖著,拖出一道血線。

          梁軍輕騎隊伍再次停滯不敢動。

          大?;仡^暼了眼,只有最后十來個人沒上船了。

          “撤!”喬安的聲音傳過來。

          他上了船,就爬上桅桿橫欄,盯著南梁輕騎,估算南梁輕騎和李桑柔的位置。

          李桑柔有四百步的時間,也就十來息。

          “大常走!”李桑柔頭也不回的叫道。

          大常干脆直接,掉頭就跑。

          對面的梁軍輕騎一陣騷動,沒等他們開始沖,李桑柔扣動扳機,對面五六個輕騎落馬的同時,李桑柔掉頭就跑。

          對面的輕騎瞬間混亂之后,急急縱馬,張弓搭箭,不管射不射得著,先射了再說。

          大常跑上跳板時,李桑柔就趕了上來。

          大常那條跳板,被大常猛一步踩下,壓的彎曲要斷,再猛然彈起,借著跳板的彈起之力,大常跳起來撲到甲板上。

          李桑柔沖上另一條跳板,大常臉朝下,重重的摔在甲板上時,李桑柔也沖上了船。

          身后,梁軍輕騎已經不足百步。

          船頭,十幾名云夢衛并排站著,張弓搭箭,射向梁軍輕騎。

          五百名云夢衛是挑遍齊軍,精銳中選精銳,一輪一輪挑選出來的,兩石弓的神射手,幾十上百,在梁軍的箭射到船上之前,一輪箭出,最前的十來個輕騎跌落下馬。

          第一排云夢衛射完立刻蹲下,第二排強弓手手松箭出。

          李桑柔一只腳踩到船上,十幾支長篙立刻齊齊撐動,船如離弦的箭一般,往后疾退,搭在船上的幾塊跳板,轟然落入江水中。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逃要快》。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天啟志

          史莞

          我的上半生和我的下半身

          單和宜

          驅魔人

          歷莉

          十八歲的際遇

          拜素昕

          小師兄又在做夢了

          閻語芹

          自明之月

          宿高麗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