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一座城,一個人》。

          程燃又和山海的小伙伴依次通了電話,俞曉滔滔不絕的說起開學的情況,聊起很多的細節,提及宋時秋重奪第一居然并不高興,反倒是很失落,說一中沒有他就像是少了個禍害,他們呼吸的空氣都清新了許多,不像是以前那樣被壓抑的渾濁。

          俞曉還說起他們看到了秦西榛返校,語氣里還有些不可思議。

          秦西榛現在在歌壇她亮相一時后,就開始拒絕各種活動和采訪,很多人對偶像的那種追逐的念想沒法滿足,導致出現過沖擊音樂活動的情況出現,那一次原因是秦西榛沒有出席活動,有些歌迷認為主辦方將“最佳新人獎”授予其他人而憤怒。

          后面還是音樂制作人兼秦西榛的經紀人陳木易出來登報和雜志刊文澄清,并明確轉達秦西榛只想潛心做音樂,不想過度宣傳,請大家喜歡就安靜等待她新創作的歌,請把注意力更多落在作品上,才算穩住大部分人。

          在唱片工業未死,港臺音樂獨領風騷統治華語樂壇的整個九零年代,秦西榛的那些歌曲,可以于民謠,爵士,說唱……還有在這個年代里第一次出現所謂“中國風”等等多種風格之中轉換自如,由此還得了一個“百變小天后”的綽號。

          那些賴以成名的歌曲背后,她目前也在潛心制作一些單曲。已經發布了兩三首,程燃其實也有聽到,挺順耳,而且隱隱讓他驚異,他給予秦西榛的那些歌曲,都是后世大浪淘沙后,流行音樂公認引領一時的作品,這些作品其實也在反過來影響她的創作風格,并逐漸展露她特有的那種多變,各種元素都能Hold住的音樂才華,她的性格注入在歌曲的靈魂里,靈氣逼人。

          有的時候看到秦西榛,程燃不可否認會有成就感。這種成就感之余伏龍的誕生一樣。特別是聽到那些他喜歡的歌通過秦西榛的嗓音從CD機里飄揚出來的時候。

          “……你們見過面了?”

          “昨天她來了,大概找了譚慶川聊天……今天我們這里第一天上課,下午放學的時候,林楚他們樂隊的把我們喊到外面一個飯館去,她在那里請我們吃了頓飯。就林楚57度樂隊的付瀟,張琦他們……然后就是當初音樂節的時候幫她發傳單的我們大院幾個人……我,姚貝貝,柳英?!?br>
          “她還問了你轉學的十中,找我要了你的電話……”俞曉停頓了一下,“其實我覺得,她更像是來找你的?!?br>
          程燃“唔”了一聲。

          “你就這個反應?秦西榛啊,現在皇的禁愛她不是咱們老師了,已經是小天后了啊……她為了你回十中難道不該激動一下?”

          “激動什么啊……”秦西榛在山海音樂節成功之后,程燃那時并沒有走向她而是背離人群,其實也就是并不希望脫離眼前平靜生活的軌道。那是秦西榛的理想,程燃只是托她到那個位置,就要放手。至于秦西榛所帶來的成就感也好,那也僅限于成就感,更顛覆的東西,他并不希望涉及。

          俞曉在那頭“嘿嘿”干笑一聲,“不過也對,她在山海音樂節出名你出很多力氣,又是幫忙懟人又是讓我們發歌單的……你說老秦會不會看上你了?你是不是要提前結束處男生涯……”說著俞曉在電話那頭狼嚎了一聲,顯然設身處地一想就亢奮了一下。

          倒是也僅僅只是屬于這個年頭青春期少年的意淫憧憬,又回過正神來,“你在十中見到老姜沒有啊……代我問好啊,嗨,她震不震驚,沒想到你會來十中吧,嚇死她!”

          程燃在電話里尷尬的咳了一下,“要說起來,受驚嚇的……是我?!?br>
          “怎么說怎么說……”

          等到程燃解釋了一遍,俞曉也聽得愕然,半晌后無不感嘆道,“老姜不愧是老姜啊……先不說提前知曉你會來……這能讓人把你調到一個班去,也是手腕通天啊……程燃,你這趟十中生涯,終于是要遇到對手了。不過你們兩這雙雙一亮劍,作為紫禁之巔的十中豈不是要被掀個底朝天?”

          程燃笑罵,“你一天內心戲這么多!”

          俞曉又神秘道,“不過話說回來,今天秦老師請客楊夏沒來,說是自己早點回家做題,你不知道一開學她有多刻苦,成天都埋在學習上了……這勢頭,很猛啊……”

          “蓉城那邊情況怎么樣了?咱們伏龍是不是財大氣粗啊,你爸有沒有多買幾塊地盤啊……說好了,到時候咱們過來可得有地方打滾,還要建個球場啥的,到時候我帶人來踢球……一定啊……”

          程燃笑著掛了俞曉的電話,側過頭,就看到了放在書柜上面的那個太空堡壘SDF-1機器人戰艦模型。

          這個楊夏假期送給他的禮物,程燃一并帶到了新居所。搬進來得空,他就拿膠水給它拼出來了。

          程燃腦袋里又浮現起道別的那一天,楊夏紅著眼拍他頭的模樣。她留下“在仍歡笑的年華別離,總好過有朝一日在怨恨中彼此失望”的那張紙條。

          有那么一個意動,程燃想給她打過去一個電話。

          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最后只能放下了話筒。

          ……

          新的清晨里,程燃在家里皇的禁愛吃了東西,背著書包和徐蘭程飛揚道別出門,下樓的時候遇到了連笏,有那么一個瞬間,仿佛還在山海的那個院子里,俞曉和他走出來,外面就站著楊夏,柳英他們,大家有說有笑的穿過花壇去往車站。

          可是走出樓房,這已然是全新的環境。

          “程、程哥!”連笏顯然頗為緊張,臉都繃紅了。儼然不是當初朝他說著“以后我罩你”的那號人物了。

          “連小虎!”程燃笑著喊他綽號。

          “程哥,你去十中???”自程燃身份在這院子里曝光以后,更多的信息也在他們家大人的彼此交談中,透露了出來,譬如說這程老總的兒子讀了蓉城十中這類的,有人說是成績好,也有人說是有關系背景,硬塞進去的……總之現在程老總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這些大院里就傳來傳去,好不熱鬧??傮w還是要看清楚程飛揚是個什么樣的人,他未來有什么計劃和策略。

          看到程燃點頭后,連小虎又道,“蔣舟想要跟你聊一聊,你看什么時候,可以約個時間。主要是跟你闡述一下誤會,那天我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所以說那些不當的話……”

          程燃拍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我知道的,那種情況下,能理解……隨時可以,我也想跟二娃哥聊一聊,共商大計?!?br>
          看到程燃毫無芥蒂,連小虎就笑起來,“我就說嘛,你不是小氣的人!話說回來什么大計?”

          不待程燃回答,兩人出了大門口就要分道揚鑣。

          和連小虎道別后,程燃乘坐三十七路車經過四個站抵達蓉城十中。對于這所其實在蓉城人心底很有一番地位的高中來說,程燃倒并沒有什么對名校的仰慕情懷。

          喜歡上一個地方,最好的辦法莫過于在那里喜歡上一個人。不管是一個國度亦或者一座城,都是如此。

          對程燃而言,十中這個地方,難得得讓他對背書包上課這種事……產生了期待感。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一座城,一個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我有一副撲克牌

          文韻流

          虛構魔法

          覃永元

          凌霄天主

          顏云英

          漢末任逍遙

          鐘離代卉

          修仙之洪荒九變

          禹佩珍

          滅世道仙

          象燁偉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