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將她拖過來》。

          章太醫接過荷包,打開取出洋糖,見這糖也是淡黃色的,形狀甚為可愛,上面覆蓋著一層糖霜,他又取了糖霜仔細辨了辨:“果然上面有三七粉?!?br>
          四爺心里涌起莫大的憤怒,沉聲問道:“這洋糖到底是哪兒來的?”

          錢格格有些為難的開口:“是……小阿哥帶來的?!?br>
          “什么?”

          烏拉那拉氏臉色頓時又是一變,難道李福晉不肯聽她的話,生怕向格格生下兒子奪了弘時的寵,挺而走險了?

          若果真如此,那李福晉真是太糊涂了!

          她白看重了她!

          章太醫聽了,大概也明白了幾分。

          后宮之人為了爭寵,各種陰私手段他見了太多,這是雍親王府的家事,他不好插手,而且向格格小產之兆也不全是因為此,他有不得已的苦衷,還是早些離開為好。

          “若四王爺無事,請容微臣先行告退!”

          “慢著!”四爺輕喝一聲,“這件事想要查清楚,恐怕還要麻煩章太醫,若章太醫沒什么急事,還請在府上多留一會兒?!?br>
          章太醫只得心事重重的留了下來,稍傾,蘇培盛進來,引路將他先帶到了凝暉廳。

          他走后,錢格格想了想,還是替弘時分辨道:“不過妾身相信小阿哥一定不會害向妹妹,恐怕這當中……”

          她正要提及弘時去過南夢居的事,忽然聽到四爺像是磨著牙似的冷笑了一聲:“她好狠毒的心思??!”

          烏拉那拉氏知道他說的那個她就是李福晉,她張張嘴,想說什么,又將話咽了下去。

          錢格格搖搖頭道:“這件事到底是誰干的,還真不好說,小阿哥去過南夢居給小格格也送了洋糖?!?br>
          烏拉那拉氏這才道:“難道是她錯了主意?”

          錢格格道:“這當中有沒有發生過什么,妾身不得而知,還請主子爺和嫡福晉盡早查明此事,否則,那個人一直躲在暗處,還不知能做出什么傷害向妹妹的事?!?br>
          四爺咬著牙“嗯”了一聲,便揮手讓烏拉那拉氏和錢格格一起退下了,自己留下來守著向海棠。

          “不……不要,孩子,我的孩子……”

          向海棠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是何年,只覺得小腹一陣陣墜痛,然后就有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

          血越流越多,將她的衣衫浸透,她無力的捧住肚子,跪倒在地。

          “不要,救救我的孩子,姑姑……四郎,你們救救我的孩子?!?br>
          她想要叫出來,喉嚨里卻好像塞了一大團棉花,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她拼命的掙扎著起身,想要跑出這漫漫的血光去找人,來救她的孩子,突然有人推了推她的肩膀。

          “海棠,海棠,你怎么了?”

          “……”

          四郎,是你嗎?

          你在哪兒,我怎么看不見你。

          “快,喝下藥,喝下藥你就能醒過來了?!?br>
          一陣陣溫熱苦澀的藥灌進嘴里,又沿著喉嚨流進了胃里,她驟然從噩夢中驚醒。

          “海棠,你終于醒了?!彼臓攲⑺幫敕畔?,激動的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她看著他,一時不知是在夢里,還是清醒,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就是孩子,她艱難的張開口,聲音沙啞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還在,孩子還在……”

          “孩子還在就好?!毕蚝L倪@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忽然又道,“四郎,你掐我一把?!?br>
          四爺憐惜道:“我掐你作甚?”

          “我怕是做夢?!?br>
          他微笑道:“怎么會是夢,海棠,我們的孩子沒事了,不過,以后你要好好靜養,太醫叮囑過了,至少一個月不能下床?!?br>
          一個月?

          她“啊”了一聲,抽回手摸了摸小腹,qq208“不過為了我的團兒,別說一個月,一年都沒問題?!?br>
          “你這丫頭又胡說,哪用得著一年,到時我們的團兒早就生下來了?!?br>
          “這下你終于肯叫團兒啦,你從前不是不喜歡這個名字嗎?說難聽的要死?!?br>
          “怎么會難聽呢,到底是哪個混蛋說的?”四爺嘻嘻一笑,只管哄著她,“只要是海棠你起的名字都好聽?!?br>
          向海棠白了他一眼:“還不你這個……”混蛋。

          “我的海棠就是好,都舍不得罵我?!?br>
          “去你的!”她的臉上浮起一絲脆弱的嬌羞,“我問你,我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四爺含笑的臉沉了一下:“海棠,你以后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別人送過來的東西,你連碰都不要碰,哪怕是弘時送給你的?!?br>
          聽他提起弘時,她突然想到那兩顆洋糖和蟈蟈,蟈蟈也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至于那兩顆洋糖她也沒吃啊。

          “海棠,你知道嗎,剛剛你實在嚇壞我了,你誤服了三七粉,這三七粉里還摻了一種特別的紅花粉?!?br>
          “什么?”向海棠滿臉疑惑,“這怎么會,小阿哥送來的洋糖我并沒吃?!?br>
          “應該是你拿了洋糖又沒洗手,然后吃了別的東西,我問過錢格格了,當時,你的確用手拿著糕點吃了?!?br>
          “竟是這樣?!彼止疽宦?,還是疑惑重重,“僅是手上沾染的一點,怎會這么厲害,就是砒霜也不至于如此吧?”

          四爺只得將章飏回稟他的話,又復述了一遍:“若是母體強壯自然無妨,可是你本就母體孱弱,氣血不足,怎么能經得起任何風吹草動?!?br>
          “唉——”向海棠長嘆一聲,又摸了摸肚子道,“團兒,還是怪額娘不爭氣,身子不濟,又缺了心眼?!?br>
          如果當時,她先洗一洗手就好了。

          可是誰能猜到她的身子竟不濟成這樣呢?

          四爺笑著伸手點了點她的鼻尖:“不錯,你還知道自己缺了心眼?!?br>
          向海棠不以為然的“切”了一聲:“這句話我可以說,四郎你卻不可以說?!?br>
          “哦,為什么?”

          “我自己說就是自我調侃,而四郎你說就是說我蠢?!?br>
          其實,重活一世之后,她已經聰明不少了,若換作前世,早將兩顆糖全吃了。

          誰能長那么多心眼,會懷疑小阿哥帶來的東西,那么天真善良的一個好孩子。

          可是這種來自于孩子的天真善良卻被某些陰險之人利用了。

          這個人是武格格,還是李福晉?

          亦或還是其他?

          四爺笑著哄她:“好,我的海棠最聰明,我們的團兒也最聰明?!彼樟宋账浂鵁o力的手,“海棠,我答應你,一定會將那個人揪出來,給你和孩子一個交待?!?br>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道:“千萬不要嚇著小阿哥,他是無辜的?!闭f完,有些疲倦的闔上了雙眼。

          “好?!彼臓斉滤哿?,替她掖好被子,輕柔的拍了拍她:“你好好息著,我有時間再來看你?!?br>
          向海棠從喉嚨里淺淺的溢出一聲:“嗯?!?br>
          ……

          另一邊,瑤華閣。

          有人幸災樂禍道:“聽說秀水閣的那位剛剛突然腹痛不止,恐怕要小產了?!?br>
          “小產?”耿格格蹙眉望著剛剛說話的宋格格,眼底也難掩幸災樂禍之色,“這怎么會,秀水閣不是被主子爺保護的跟鐵桶似的么?但凡有外面的東西送進去,都要經過細細查驗的?!?br>
          端坐于紫檀椅上的年氏聽到這話,心被刺的一痛,四爺越是這樣,越說明在乎向海棠,在乎她肚子里的那塊肉。

          隔著華衣錦服,她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什么時候自己也能有孩子啊。

          心里頓時一片黯然,冷笑qq208一聲道:“賤人就是賤人,天生福薄,四爺將她寵成這樣,護成這樣,她也保不住自己的孩子?!?br>
          宋格格抬手,手指略過鬢邊,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年氏腕上隱隱露出來的鳳血玉手鐲。

          鳳血玉極其難得,價值連城,就算年氏被降為庶福晉,在吃穿用度上,她一樣比府里的任何一位都強,甚至超越了嫡福晉。

          誰叫她擁有那樣顯赫的娘家呢。

          她陰陽怪氣的笑道:“她的孩子沒了,南夢居的那位可要高興壞了,指不定現在要樂成什么樣呢?!?br>
          年氏冷哼道:“說不定就是南夢居那個賤人下的毒手!”

          耿格格搖搖頭道:“不能夠吧,她都沒有機會接近向格格,她院子里的人除了李嬤嬤,似乎和秀水閣也沒什么來往了,即使真有東西送過去,恐怕向格格也不會用?!?br>
          宋格格默默點了點頭:“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只是主子爺那樣寵愛秀水閣的那位,若她的孩子真沒了……”她瞥了一眼年氏的神色,若有深意道,“還不知道主子爺要拿誰來撒氣呢?!?br>
          “是啊?!惫⒏窀窀胶系?,“幸虧這些日子我沒踏入過秀水閣半步,否則,還真是扯不清了?!?br>
          年氏眉梢一挑,滿臉惱怒:“那依你的意思,我還扯不清了?”

          她可派了豌豆去過好幾趟,剛剛又派豌豆去打探情況。

          耿格格慌得連忙解釋:“年福晉誤會了,妾身沒有這樣的意思?!?br>
          年氏冷哼:“本福晉站的正,行的直,又怕什么,我只是怕……”她臉色突然一黯,慢慢垂下眼瞼,不說話了。

          她只怕阿禛會傷心。

          不過阿禛從來都心性堅韌,這點事情不算什么,即使真傷心也只是一時的。

          向海棠那個低賤的民人根本不配生下阿禛的孩子,還有武格格也一樣不配!

          她倒是替阿禛多慮了。

          正想著,寶言走了進來:“福晉,豌豆回來了?!?br>
          “哦?”年氏眼里帶了一份期待,“她怎么說,是不是向海棠的孩子沒有了?”

          宋耿二位格格也立刻將視線投注到了寶言身上。

          寶言搖搖頭:“孩子保住了?!?br>
          “什么?”

          三個人全都呆住了。

          ……

          一刻鐘后

          熙春堂。

          四爺臉上哪里還有半點溫柔半絲笑容,他鐵青著臉色大步跨過高高的門檻,沉聲喝道:“蘇培盛,速速派人去搜查南夢居和錦香閣!然后再將李福晉和武格格帶來!”

          蘇培盛雖然知道四爺并不喜歡武格格肚子里的孩子,可孩子到底也是四爺的,府醫叮囑過了,她不宜出來走動,現在事情還沒有查清,也不知是不是武格格下的手。

          他倒不是同情一個奸細,只是擔心四爺盛怒之下,反傷了自己的孩子。

          王府里本來孩子就少之又少,小阿哥更是只有一個。

          他小心翼翼道:“可是武格格她……”

          “去!”四爺怒喝一聲,“如果她不能走,就將她拖過來!”

          蘇培盛一個激靈,哪里還敢再多勸一個字,轉身飛也似的跑了。

          不過一會兒,李福晉和武格格就被帶過來了,二人俱是一臉惶恐,滿眼委屈。

          李福晉回去之后,又細細問了懷真和弘時,聽弘時說他送了一個蟈蟈和兩顆洋糖給向格格,后來懷真還過來搶了洋糖。

          然后,她又問弘時去過哪里,弘時說去過南夢居,但也沒有什么異樣之處。

          不過,蘇培盛這樣來傳她,一定是為了向海棠的事,她突然小產,難道真是因為中毒了?

          否則四爺為何會將她和武格格傳到熙春堂。

          四爺認為毒是她和武格格下的,還是懷疑她們其中一人?

          她立刻撲通跪倒在地,哭道:“妾身是冤枉的,妾身絕沒有做過毒害向格格之事?!?br>
          四爺冷冷一笑:“我還沒問,你就知道所為何事了,你怎么知道海棠中了毒,你還敢喊冤?”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將她拖過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耳順的重啟人生

          乾衣

          無雙戰神在都市

          壬醉芙

          從山腳到山頂

          諾采萱

          星辰重生錄

          雪昆宇

          漢時關墨

          叔笑

          棺中子

          孟新晴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