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天下間能有這樣巧的事》。

          “哎喲,圓兒少爺?!碧K培盛唬的連忙上前去扶他,“可摔到哪里沒有?”

          陳圓堅強道:“沒有?!?br>
          可是眼睛里已泛起了委屈的淚花花,蘇培盛要抱他起來,他倔強的不肯,“圓兒自己起來,自己起來?!?br>
          蘇培盛無奈道:“這小倔脾氣像誰呢?!?br>
          他只能讓陳圓自己爬起來,也不知是慚愧,還是不耐煩,或者兼而有之,四爺回了頭,大步走到他面前,蹲下來:“我抱你?!?br>
          陳圓將小嘴一撅,將頭一扭:“不要?!?br>
          “那你就不要跟我去見弘時了?!?br>
          “要要要?!?br>
          陳圓立馬又認慫,乖乖朝著他張開了小手。

          四爺想笑,又忍住沒笑,將他抱起,又撣了撣他身上的雪,抱在懷里站了起來,剛要邁腳走,陳圓抹了一把眼淚,抱怨道:“大人竟然威脅小孩子,還威脅兩回,羞羞?!?br>
          四爺:“……呃?!?br>
          蘇培盛見四爺吃了癟,走在后面憋著笑。

          四爺抱著他走了一會兒,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什么,再一想,原來是少了那把整天別在陳圓腰間的小木劍,他問道:“那把小木劍呢,怎么今兒沒見你帶?”

          陳圓失落道:“斷了?!?br>
          “好好的,怎么斷了?”

          “拿大寶劍嘿嘿哈哈練武功,不小心砍到了假山上?!?br>
          “哦?!彼臓敾仡^吩咐道,“蘇培盛,再去買一把寶劍來?!?br>
          蘇培盛正要答應,四爺又道:“算了,出去買太麻煩了,我自己幫他做一把吧?!?br>
          蘇培盛驚訝的望著他,還真是愛屋及烏??!寵愛向格格,連這個孩子也慢慢的能接受了,還親自幫他做寶劍,怕是連弘時阿哥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吧。

          主子爺胸懷果然博大。

          陳圓疑惑道:“王爺會做寶劍么?”

          “當然?!?br>
          “那圓兒要更長一點的?!标悎A張開小手比出一個距離來,“要這么長,不,比這個還要長?!?br>
          四爺笑道:“都快有你人高了,別在腰間怎么走路?”

          “可是圓兒會長高呀,娘和姐姐說,圓兒長得可快了,等長高了,大寶劍就不長了?!?br>
          四爺笑著伸手在他的小臉蛋上輕輕捏了一把:“你還真是未雨綢繆呢?!?br>
          “不對?!标悎A反駁道,“不是未雨綢繆,是高瞻遠矚?!?br>
          四爺怔了怔:“你連這兩個詞也懂?”

          蘇培盛也怔了一下,怪道府里人都說圓兒少爺極為聰明,媽??!真是什么都懂的小人精??!

          陳圓點頭道:“我聽先生講過的啊,先生可有學問了,什么都懂?!?br>
          “那讓你跟著先生上學好不好?”

          “好呀,可是……”他皺起小眉頭,兩手一攤,“圓兒馬上就要回家啦?!?br>
          “回家?”

          四爺心里突然泛起一陣不舍,再想想,有什么不舍的,這臭小子終于要走了,海棠就是他一個人的了,他該高興才是。

          對!高興!

          經過一番自我催眠后,他發現自己還是高興不起來。

          轉過,五天過去了。

          向氏又去了齊云庵最后一趟,還是失望而歸,雖然心里盼望著能早日歸家,但想到沒有完成老太太的囑咐,她心里便覺得回去無顏以對。

          最重要的是,她實在舍不得向海棠,恨不能將她一起帶回去,一家人天天守在一起才好。

          可她清楚的知道,這不可能。

          她滿心不舍,又怕向海棠更加不舍,自己若哭,反而會令海棠更加傷心,她只能強顏歡笑。

          向海棠也怕自己的不舍會讓姑姑更加傷心,也強顏歡笑。

          姑侄兩個坐在一起,向海棠依在向氏的肩上,手握著手,有說不完的話。

          陳圓被潤云和端硯帶出去玩了,錢格格也陪在一旁,大家心里都充滿了不舍,整座秀水閣都仿佛都充滿了一種難舍難分的悲傷氣氛。

          過了一會兒,懷真帶著弘時一起過來了,明嬤嬤和懷真身邊的紫楓,紫鈴都一起跟過來了。

          弘時知道陳圓明兒一早就要走,早就哭紅了雙眼。

          雖然府里有懷瑩陪著他一起玩,可是懷瑩太小了,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對懷瑩就是哥哥對妹妹的寵愛,而陳圓,更像朋友,他走了,他就失去唯一的朋友了。

          其實,他心里是有一點羨慕嫉妒陳圓的。

          最羨慕嫉妒的不是他有多聰明,不是他有多討人喜愛,而是他有一位特別特別溫柔,會做好多好多好吃的,從來不會斥罵他,逼著他讀書的娘親。

          還有一位雖然嚴厲,卻給他做小木馬,大寶劍的爹爹。

          他還有一位特別特別疼愛他的奶奶,但凡他爹爹要教訓陳圓,奶奶總是會護著,陳圓時常會哭,都是想奶奶了。

          他也想有一位這樣的奶奶,可以在阿瑪額娘訓斥他的時候,也護著他。

          還有姑姑,他的姑姑也疼愛他。

          仿佛陳圓的世界里充滿了愛,而他卻像一個沒有人疼愛,只會被人嘲笑的孤獨鬼。

          偌大的王府里,也只有向格格待他好,是他想要的那種好,而不是額娘說的什么都是為了他好的那種好。

          可是,他不敢再像從前一樣,毫無顧忌的靠近向格格。

          因廣西博白地圖為額娘會不高興,因為他害怕又害了她肚子里的寶寶。

          懷真眼睛也紅了,一手背在身后,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陳圓的小臉蛋:“小圓兒,你走了,我捏誰去?”

          陳圓仿佛也感受到了分別的悲傷,扁著小嘴,帶著哭腔道:“那今天就讓懷真姐姐捏個夠吧?!?br>
          “你這樣說,我反而舍不得捏你了?!睉颜娴穆曇粲行┻煅?,背后的那只手往陳圓面前一伸,“啷,這荷包是我親手繡的,你送我蝴蝶,我也給你繡上蝴蝶,里面還裝了你最愛吃的糖果呢?!?br>
          “謝謝懷真姐姐?!?br>
          “圓兒弟弟,這是我送給你的蟈蟈?!焙霑r也拿出了自己的禮物,“這是我自己編的,希望你能喜歡?!?br>
          “喜歡,圓兒很喜歡,謝謝弘時哥哥?!?br>
          “哥哥,哥哥……”

          李嬤嬤抱著小格格也來了,小格格一見到弘時和陳圓,捧著小球就要下來,李嬤嬤將她放下來,她興奮的跑了過來。

          她還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分別,只是看到弘時和陳圓單純的開心。

          三個小孩子瘋天瘋地的在院子里玩,也沒有人阻止,在旁邊不停的嘮叨這樣小心那樣小心,這不行那不準的。

          因為不知道下一次要到什么時候,說不定都沒有機會再像這樣在一起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

          很快,天就黑了,大家告辭而去。

          陳圓瘋了一身的汗,向氏要給他洗澡,冷嬤嬤早就將熱水準備好了,屋內暖烘烘的,向海棠尤怕他受涼,又加了炭火。

          向海棠想幫著向氏一起給陳圓洗澡,可是身子不方便蹲下來,也只得作罷,這項光榮的任務就交到了冷嬤嬤手里。

          當她幫陳圓脫下衣裳,看到他背部正中有一塊拇指大小的青色胎痣時,愣住了。

          倒不是這胎痣有多特別,而是四爺小時候,同樣的位置也有這樣一塊青色胎痣,就連大小形狀也一模一樣。

          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青色胎痣越來越淡,至于現在四爺身上還有沒有,她就不大清楚了。

          長得像也就罷,怎么連胎痣也一模一樣。

          這天下真有這樣巧的?

          她壓下分別的悲傷,悄悄的打量了一眼正蹲在浴桶邊幫陳圓試水溫的向氏。

          此時燭火正好,幽幽籠在她身上,像是渾身籠罩了一層光暈,憑添了幾分溫暖柔和的味道。

          她雖然生的沒有向海棠美,年紀也比向海棠大,但她姑侄二人之間年歲相差并不很大,向氏甚至都沒有四爺年紀大。

          再細看其眉宇之間,好像還有那么一丟丟與向海棠相似。

          算算圓兒少爺的出生時間,就能推算出陳夫人的懷孕時間,那一段日子,主子爺正好出京辦差了。

          難不成主子爺真和她?

          我的娘喂!

          這是哪兒跟哪兒呀!

          她在想什么,她怎么能懷疑主了爺和陳夫人有什么,且不說陳夫人早已是有夫之婦,只說海棠丫頭知道了,她也受不了??!

          向氏似乎察覺到了有一道視線落在她身上,她抬頭,疑惑的看了看冷嬤嬤,溫柔一笑:“嬤嬤看著我作甚?”

          “……哦,沒什么,我只是想問問夫人水燙不燙……燙不燙,呵呵……”

          向氏笑道:“正好?!?br>
          她起身正要抱陳圓過來,冷嬤嬤已經將脫了衣服的陳圓抱過去放進浴桶里了。

          陳圓一入水,就興奮起來,拍著水打出水花來,向氏笑道:“好了,圓兒,你將嬤嬤身上弄濕了?!?br>
          “好吧!”陳圓答應一聲,又看了看冷嬤嬤道,“嬤嬤,對不起哦?!?br>
          冷嬤嬤幾乎快哭了,不過臉上,眼眶下有水珠子,也看不出來是水還是淚。

          她強裝出笑容道:“沒事,沒事,圓兒少爺想怎么玩都可以,只有一樣不行,就是不能玩的時間太長,受了寒氣就不好了?!?br>
          “哦?!标悎A又高興起來,“娘,嬤嬤都答應圓兒玩水了,你也答應嘛?!?br>
          向氏無奈道:“好吧,就一小小會兒?!?br>
          “嗯?!?br>
          陳圓歡快的打起水來。

          向氏笑對著冷嬤嬤道:“嬤嬤你也太寵他了?!?br>
          冷嬤嬤嘆道:“圓兒少爺生得討喜,府里幾乎人人都喜歡他,明兒他就要離開了,讓他玩鬧一回也無妨?!?br>
          向氏眼圈一紅:“以后還得多勞煩嬤嬤照顧我們家海棠了?!?br>
          “照顧主子是奴婢份內之事,陳夫人莫要擔心,對了,圓兒少爺背后的那個胎痣是一生下來就有的嗎?”

          “嗯,剛生下來時這胎痣顏色還要深些,慢慢的,圓兒長大了,這胎痣也淡了些,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消失?!?br>
          “胎痣變淡,乃至消失也是有的?!崩鋴邒哂挚戳怂谎?,試探道,“主子爺小時身上也有這么一塊胎痣,也是慢慢就變淡了?!?br>
          向氏壓根不知道她在試探,只笑道:“好些人生下來身上都有胎痣,圓兒他爹身上也有一塊,不過是在手腕上?!?br>
          冷嬤嬤順著她的話道:“有人說胎痣是前世留下來的印跡呢,確實好些人都有?!彼戳岁悎A一眼,若有深意道,“奴婢瞧圓兒少爺與夫人生得倒不大像,必是像陳老爺吧?!?br>
          向氏臉色微微一變,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嗯?!?br>
          她不想再就這件事深談下去,忙笑對著陳圓道:“圓兒,天氣寒冷,不能再玩了哦?!?br>
          陳圓撒嬌道:“不嘛,不嘛,娘,再玩廣西博白地圖一會會,就一會會?!?br>
          她的回避,讓冷嬤嬤更加疑心,待幫陳圓洗完澡之后,就尋了個借口去了錦香閣叫上了明嬤嬤,一起去了李嬤嬤那里。

          李嬤嬤住在正院獨僻出來的一間小小院落蘭茂軒,這間院落本來是為小格格準備的,因為她與烏拉那拉氏并不親近,李嬤嬤便和小格格一起住在蘭茂軒,方便照顧她。

          烏拉那拉氏待小格格也淡淡的,不過小格格該有的東西,烏拉那拉氏一樣都不會缺她的,不僅不缺,反而更加豐厚。

          明嬤嬤和冷嬤嬤到時,李嬤嬤剛哄了小格格睡著。

          三位嬤嬤坐在一起,進行了歷史性的會晤。

          冷嬤嬤道:“我越瞧越覺得圓兒少爺跟主子爺小時候像,今兒幫他洗澡時,發現他背后長了一塊青色胎痣,大小形狀位置都與主子爺小時候背后長得那一塊一模一樣,李姐姐,明妹妹,你們兩個說說,天下間能有這樣巧的事?”

          明嬤嬤也是滿心疑惑,喝了一大口茶提出了異議:“但這也不能證明圓兒少爺和主子爺有關系,向格格生得還像孝懿仁皇后呢,難不成她還是孝懿仁皇后的孩子不成?”

          李嬤嬤替明嬤嬤續上了茶:“明妹妹說的有道理,這天下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指不定哪里就有人長得和我們三個老婆子相似,而且天生有胎痣的人也不少,最重要的是,我瞧那位陳夫人是個正經人,她怎么可能和主子爺有什么?”

          冷嬤嬤聽了,立刻道:“我也相信陳夫人的為人,可是我剛剛多嘴說了一句圓兒少爺生得不大像她,必定很像他爹爹,陳夫人的臉色就變了,似乎不想再說下去,這當中難道真的沒有什么嗎?”

          明嬤嬤和李嬤嬤一起都皺上眉頭,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兒,明嬤嬤端起茶吹了吹,說道:“我還覺得是巧合,無巧不成書嘛,這天下也不是沒有巧事?!?br>
          李嬤嬤搖搖頭,喃喃道:“但也沒有這樣巧的,向格格和孝懿仁皇后只有三五分相似,而圓兒少爺與主子爺小時候卻像是一個模子刻下來的,而且陳夫人生得不俗,年紀也輕,恐怕……”

          明嬤嬤訝異道:“李姐姐剛還不是說陳夫人是個正經人,怎么這會子又變了?”

          李嬤嬤失笑道:“剛剛是剛剛,現在是現在,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庇謫柪鋴邒叩?,“這些日子你一直負責照顧向格格,可發現陳夫人和主子爺有哪里不對?”

          冷嬤嬤搖頭:“也沒什么不對,主子爺待陳夫人很是敬重,只是一開始似乎不大喜歡圓兒少爺,不過這幾天主子爺對圓兒少爺的態度突然變了,還親自幫圓兒少爺做了一把小木劍呢?!?br>
          “???”明嬤嬤滿臉驚訝,“還有這種事,主子爺都沒有幫小阿哥做過一把木劍,難不成圓兒少爺真是主子爺的?陳夫人之前沒有告訴他,眼看著快要走了才告訴主子爺真相了?”

          李嬤嬤臉上半是喜半是憂:“若果真如此,那主子爺也算后繼有人,只是向格格那里,恐怕……”

          她深為擔憂的搖搖頭,又左右各看了冷嬤嬤和明嬤嬤一眼,嘆道,“不好過啊,那孩子雖瞧著軟懦,卻是個倔強,愛鉆牛角尖的,知道了指不定怎樣呢?!?br>
          明嬤嬤益發信以為真了:“所以主子爺并不敢在這種時候告訴向格格,否則,知道是自己的孩子,怎么還能讓他回去呢?!?br>
          冷嬤嬤聽了,凝上一臉愁容:“不會吧,我們也只是猜測而已,說不定圓兒少爺壓根就和主子爺沒關系,只是單純的像而已,否則向格格怎么可能一點端倪都瞧不出來?”

          李嬤嬤道:“海棠那丫頭什么性子你不知道?那丫頭有些傻乎乎的,還執擰,她哪里能瞧得出來,而且她現在在孕中,整天不是躺著就是睡著,更不知道什么,不過……”

          她頓了一下,“我還是覺得陳夫人是個正派人,不可能會干出這樣的事?!?br>
          明嬤嬤接著道:“是??!雖然我不大好過去打擾向格格休息,但去時也見了,那陳夫人待向格格真夠跟親生女兒似的?!?br>
          冷嬤嬤也不知該信還是不信了,她已經完全迷惑了,點點頭道:“陳夫人待向格格的確是好,這些日子她忙里忙外的照顧著向格格,誰都沒有她盡心,誰做的東西都沒有她做的好,但凡是向格格想吃的想要的,就算是龍蛋,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恨不得弄來?!?br>
          說著,她喝了一口茶,繼續道,“前些日子,向格格略覺不適,她急得的那個樣子,你們是沒瞧見,她視向格格如已出,怎么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李嬤嬤長嘆一聲,高深莫測道:“許是她心虛呢,所以才加倍的對海棠丫頭好?!?br>
          明嬤嬤點頭表示贊同。

          冷嬤嬤持有異議:“她待海棠丫頭就像待圓兒少爺一樣,倒不像因為心虛,而是本心?!?br>
          明嬤嬤被說暈了:“那說來說去,圓兒少爺到底是不是主子爺的,如果不是,也沒什么可說的了,如果是,主子爺到底知不知道?”

          三個老嬤嬤討論來,討論去,也沒討論出個所以然。

          本來這件事也不該由外人來插手,可是涉及到皇家血脈,非同小可,最后一致決定由德高望重的李嬤嬤找四爺旁敲側擊的問問情況。

          ……

          另一邊,秀水閣

          四爺知道明天一早向氏和陳圓要走,向海棠必定難分難舍,心里難過,于是,他放下一切來到秀水閣陪她。

          不想,陳圓洗完澡之后就沒離開,向氏想讓他和向海棠親香親香,便將他留在秀水閣和向海棠待在一起。

          向氏本也想陪著一起,娘三個再好好享受這最后的團聚時光,但考慮到四爺時不時的晚上會過來,留下一個小孩子倒無所謂,她一介婦人留下實在多有不便,只能忍著滿心不舍回了堂梨居收拾東西。

          四爺到時,陳圓已經睡著了,就睡在向海棠身側,向海棠呆呆望著他甜甜的睡顏,眼淚一粒粒從眼眶掉落,以至于四爺走到她床邊,她都沒有發現。

          四爺見陳圓睡在這里,臉色不由的變了一下,下意識就道:“他怎么能睡在這兒?”

          “???”向海棠這才反應過來四爺進來了,聽他這樣說,她心里大不自在,轉過頭看著他,淚光盈盈道,“圓兒為什么不能睡在這兒?”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天下間能有這樣巧的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啟靈之章

          達思琳

          神兵開天

          顓孫明明

          我家師姐太逆天了

          告雅嫻

          羽緣記

          典黎昕

          末世進化物語

          崇詩蘭

          人間道之央城故事

          蕢尋琴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