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火候》。

          誰能夠想到金竟然如此的厲害!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就算是神,也未見得有他這么的囂張吧?反正去了莊園的人?這個時候膽子基本上都已經被嚇出來了!用肝膽俱裂來形容,也是真的不為過!恨不得自己能夠多長兩條腿,這樣的話跑的會更快一些!

          問題是這個事情還是他們自己惹出來的,你說這個找誰去說理去吧?!

          本來因為是條蟲,了不起是條狗,但是那里想到會是一只虎呀?

          去找丁羽嗎?這個時候找丁羽,純粹就是給自己找所謂的不自在!然后怎么辦?看丁羽的臉色行事?要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一定程度上面,就是給丁羽難堪,讓丁羽看他們的臉色行事呀!現在恰恰反過來了!讓他們去看丁羽的臉色!

          而且連帶著對整個大局都造成了影響,誠然大家背后的勢力頗大,但是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到時候方方面面都會針對他們的!

          丁羽過來的這件事情本來就已經造成了相當的影響,更何況又不是丁羽先動手,而是他們先動手,這個叫什么?沒裝成,反倒是被人家給糊了一臉?想揭都揭不下來?

          現在這個時候提及其他的都沒有任何的用處,誰知曉金這個煞星接下來會做什么?

          大家絕對有理由懷疑,丁羽故意的弄出來這么一個陷阱,然后坐等大家踩進去!難怪先前邀請丁羽的時候,丁羽會表現的如此痛快,換成是誰都會如此的!

          既然你們想要玩,好呀!我陪著你們一起玩,玩多大的都可以!反正我丁羽能夠承受,就怕你們受不了!現在的問題已經凸顯了出來,金玩的很是開心,很是高興,至于不開心不高興的究竟是誰,對丁羽來說,貌似已經不重要了!

          “丁先生,要不先休息一會?!年紀大了!精力耗費的有些多!”

          皮特現在能夠看清楚局勢,同樣也知曉,自己要統帥整個大局!絕對不能夠讓那幫家伙受到太大的損失!斬斷手腳,讓他們流點血,這個沒有任何的問題,但真的把他們都給打死的話,事情就有著相當的不妥!

          而且皮特很是清楚,丁羽真的要是下手的話,絕對是沒輕沒重的!一向都是睚眥必報的一個人,遭遇到了這樣的情況,還不由著自己的性子來!更何況現在這么的去做?可是落面子的最好時機!金作為丁羽的貼身?難道他還不明白這樣的道理?

          更何況就算是金不明白?難道丁羽一點提點都沒有?騙鬼去吧!

          自己能夠預料到,去找金的那些人?已經都血流成河了!

          丁羽看著皮特?然后看了一眼旁邊若無其事的巴倫和約瑟法特!“約瑟法特先生,說起來我真的是有點餓了!就不知道您有沒有這個安排了?”

          約瑟法特對于輸贏并不是那么的看重?反正自己已經有一張椅子了!而且老大巴倫也在!自己只需要跟風就好!而且縱觀牌局,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丁羽在主導!

          不管是皮特還是巴倫?都沒有占到太多的便宜!這個還是丁羽故意放水所導致的!如果說丁羽沒有要放水的話?會是什么樣子的結果,還真的就難說!

          當然這里面也有相當一部分,也是因為皮特和巴倫兩個人,有其他方面的心思?所以這個牌局呢?誰都沒有要正兒八經好好玩的意思!不過丁羽的品行還是很不錯的!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

          可是真的想一想?贏了牌局的人好像輸了!而輸了牌局的人好像贏了!

          因為要有所準備,所以大家也是出了房間,不過羅琳卻是留了下來!貌似巴倫是故意這么的去做,究竟是什么意思,作為巴倫妻子的夏洛特倒是能夠猜測到一些!

          丁羽對此沒有任何要反對的意思?甚至是故意的賣了人情給巴倫!從這一點來看,彼此之間的合作應該可以進一步的加深!

          孫英男走進來的時候?看著站在那里的羅琳,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彼此之間并不是那么的熟絡,以往的時候也沒有怎么打過交到!不過先生既然把她給留下來!自己對此也不會有任何的意見和想法!

          “看樣子?沒有對你進行什么封鎖?!”丁羽感覺有點好笑!

          先前他們動了相當的手腳?現在倒是好了!放開了一些!夠搞笑的!

          “酒會這邊倒是沒有什么?但是外界是什么情況,現在依舊是不得而知,倒是可以用其他的手段和方式,但是先生沒有說話,我也覺得沒有太多的必要!”

          孫英男說這個話的時候,風輕云淡!好像對于金的事情漠不關心一樣!

          羅琳心下有那么一些駭然,為什么丁先生和孫英男都不著急,很顯然人家是有著相當的準備和后手,但是自己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懷疑,為什么金會如此的厲害,這里面有著太多說不通的地方了!

          自己也有貼身的安保和護衛,都是家族當中刻意培養出來的,也都是好手當中的好受,翻山越嶺如履平地,藏匿躲避,也是神出鬼沒,但是跟金比較的來看,貌似彼此之間就沒有了任何的可比性,這究竟是出了什么樣子的狀況?讓人難以理解!

          想一想自己看過的資料,金好像是丁先生一手給培養出來的!

          難道就是因為如此?所以金就是如此的厲害,既然金都如此的厲害了?那么丁先生呢?又到了什么程度?他以往的時候倒是有著相當的戰例!但是這些戰例貌似只能說他以前的時候比較的‘沖動!’并不能夠說明其他的問題!

          “看樣子,情況有點不太一樣!”丁羽都市修神人哼了一聲,“不過今天的籌碼輸的稍微有些多!”很是突兀的說了一句,如果按照平常的了解來看,丁羽想要表露的意思,應該是今天暴露出來的東西稍微有那么一些多!

          但實際的來看,丁羽真的暴露出來什么東西了嗎?好像根本就沒有,也就是一個金而已!至于金的情況,以前的時候大家就是有所了解,只不過這一次是正面的有所證明罷了!還真的就不能夠說,丁羽已經把自己的底牌都給顯露了出來!

          “先生,要我們有所動作嗎?”

          “沒有太多的意思!都已經鬧騰了!我們就不要再往上面添把火了!容易引火燒身,這樣的話就有著諸多的不妥當了!”丁羽微微的搖頭!

          孫英男了解的點點頭!看了一眼羅琳,隨即就走了出去!

          “看懂了嗎?”丁羽端著一杯咖啡,略顯淡然的問著話!

          “看懂了一些,但是相當的事情總感覺云山霧罩的!還有就是當時的場景讓我陷入其中,如果不是我的父親,我肯定就丟人現眼了!甚至有可能被斬斷自己的手腳!”

          丁羽了然的點點頭,“人之常情,經歷的多了之后,就會有所感悟的!在面對誘惑的時候,很難能夠從其中掙脫出來!有一句話怎么說的來著,人心是最經受不起考驗的!更甚一些的來說,不背叛只不過是因為價碼不夠罷了!”

          “先生,這個話有相當的歧義!”

          “我不否認呀!”丁羽竟然沒有太多要反駁的意思,“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你做了什么樣子的反應?如果說是真金白銀放置到你的面前,你會覺得厭惡,反感!完全不會有太多的興致,但是當時的時候擺在你面前的是什么?利益!”

          “我被利益給迷住了自己的雙眼,如果不是父親的提醒,我已經沉迷其中!”

          羅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甚至站在那里的時候,不由的打了兩個哆嗦!

          因為想起來當時的場景,就有些不寒而栗!

          “你見過的事情不少,處理的事情也不少,但是相對而言,你沾染利益的時候,并不是那么的多!所以在面對誘惑的時候,很難能夠自己!這個也是正常的事情!既然你已經面臨到了這些問題!那么你需要做的就是如何的取舍!”

          “先生,我總是覺得不會為外物所動,但是現在來看,好像并不是這樣!”

          對此,羅琳有著相當的苦惱!什么珍珠翡翠,又或者是名表汽車等等,自己好像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那些東西放置到自己的面前,自己可能會喜歡,但也可以丟棄到一邊!甚至都不會正眼去看!但是真正的回過頭,自己還是不能夠脫俗!

          “說的我好像是神仙一樣!”丁羽探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上面的手表倒是沒有閃閃發光,但是羅琳還是能夠品鑒出來,丁羽手腕處的手表究竟有多么的不一般!名貴已經不注意說明其中的一切,歷史的厚重感,才能夠體現丁先生這塊手表的不同!

          “我也喜歡!不僅僅是計時,有些時候還有其他的一些作用!還有我身邊的衣物!零碎等等!難道青衣粗布就不行嗎?擋不住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是這個方面的原因!”

          “先生?你故意的嗎?”羅琳的表情有那么一些幽怨,不過太過于的年輕了!對于丁羽來說,有點太青澀了!“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知曉的!”

          “知曉歸知曉,但是在理解上面有著相當的問題!我們都應該學著去敬畏!這句話我時常對別人說,連帶著家里面的孩子,我也常常如此的教育!別以為他們究竟有多么的了不起,根本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比他們聰明的人多了去,比他們厲害的人,猶若過江之卿!數不勝數!”

          “保持謙虛,我能夠理解,但是先生,為什么要如此的謹慎?還有我放肆的說一句,縱觀先生你的做事,我總感覺,先生好像肆無忌憚!”

          丁羽搖搖頭,對此有那么一些不屑,“相當的事情可以去做,無所謂的事情,就好像是你一樣!你可以開飛機,可以開跑車,相當的事情你的家族都可以給你擺平,甚至都不需要你的家族出面,哪怕你表露一下這個方面的意思,就會很多人上桿子去做!而且是不計任何后果的去做!但是你敢在鬧市縱橫馳騁嗎?”

          “不敢,我怕出事情!倒不是怕鬧出來什么事情,主要是為了我自己的小命考慮!”

          “是呀!對于你來說,可以都市修神人不在乎其他的事情,但是你很是在乎你自己的小命!”丁羽感嘆了一聲,“你害怕了!但是我想要告訴你的,害怕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對此很畏懼,但是你在鬧市里面縱橫馳騁,就算是你的家族勢力再大,到時候也未見得能夠扛得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要學會畏懼!”

          “這句話好像在中國的歷史上面,有著相當的地位!”

          “學可以無術,但是不能夠不博!這個話對于你這樣身份的人而言,還是有相當的有用處!當然了大家一定程度都是差不多的人,所以我很是注意家里面孩子的世界觀!讓他們有著相當的認識,只有認識的多了!才能夠更好的認識這個世界!”

          “見識的多了之后,才能夠對誘惑有著相當的抵抗!是這樣的道理吧?!”

          “有這個方面的原因!所以才會說人需要敬畏!你呀!因為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所以沒有太多的敬畏,這樣很是不好!當然了我也就是提及一句,聽了的話,更好,不聽的話,就當做彼此之間相互的聊一聊,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羅琳很是奇怪的看著丁羽,“丁先生,你對于家里面的孩子也是這么教育的嗎?”

          “差不多!有的時候傳輸的方式有相當的不同!家里面的孩子都有著相當的敬畏之心,這個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要是他們沒有了敬畏之心,我這個當父親和師傅的,反倒是會有那么一些害怕,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擔心!因為他們會無法無天,加上又在這樣的家庭里面!要么不出事,但一旦出了什么事情的話,那么就是滔天巨禍!”

          “先生,如果我了解沒有錯的話,你都可以橫著走了!”

          “然后呢?飛上天不成?”丁羽不由的搖搖頭,“腳踏實地的走路,未見得就是什么壞事!這里面還牽扯到剛才你說的問題,利益?該爭取的利益你需要去爭取,但是不應該爭取的利益?應該學著去放棄!”

          “學著去放棄?”羅琳很是不解,“先生,你能夠解釋一下?”

          “利益的放棄并不是說你隨意的丟棄就可以了!從來都不是這樣的!太過于的低級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值得一提!”看著要說話的羅琳,丁羽擺了一下自己的手,“在這個之前,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我今天的牌局為什么都輸了?”

          被問及的羅琳很是疑惑,為什么輸了?難道這里面還有什么原因嗎?

          “丁先生,您的意思是說,這是故意的?”

          “有相當故意的成分在其中!有些時候,適當的放棄,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策略,贏家通吃,這個話是不假!在資本的市場上面,好像也是屢見不鮮,但是怎么說呢?站在我個人的角度,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情就好!你可以解讀一下!”

          “適當的時候做事情?”羅琳喃喃自語,隨即羅琳好像想到了什么,“先生,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你指的是金,在現在這個時候,他正在做相當的事情,一定是這樣的!”

          有所猜測的羅琳,眼神一下子的銳利了起來,不像是先前那么的迷茫!

          “你呀!聰明是聰明,但是怎么說呢?整體的格局有點小了!跟先前一樣的毛??!”丁羽往空中仰了兩下自己的手,“站在更高的位置看!”

          “更高的位置?”羅琳又有那么一些費解!

          丁羽恨其不爭的看了一眼,“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難不成就看著金在胡鬧嗎?開什么玩笑?如果說就是讓金過來胡鬧的話,我過來干嘛?泰熙過來干嘛?我非得讓孫英男他們跟著我瞎折騰?開什么玩笑?讓金一個人過來不就行了嗎?”

          恍然之間,羅琳醒悟了過來,是呀!先生過來這么的目的何在?又不是過來游山玩水,或者是讓其他人陪著他打牌?!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先生過來這里的目的很是簡單!甚至是相當的明了,就是過來談判來的!

          如果從這一點來說,丁先生并沒有讓金主動的去鬧騰,只不過是被動的去應承罷了!也可以說這個是一個陷阱,但問題是沒有人讓你踩進來,至少丁羽并沒有這么的去做!

          不過既然有人踩了進來,那么會出現什么樣子的事情?這個就不是丁羽能夠決定的!更甚的來說,丁羽想要在談判桌上面取得相當得利益,那么現在這個時候必須要讓某些人主動的放棄!

          而這種放棄呢?需要一些其他的手段和方式!

          “先生,給與我個人的感覺,你好像是故意輸的!但是我主持了整個牌局,從過程當中來看,你好像沒有任何的優勢,甚至于在我個人來看,有那么一些太小兒科了!你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在置氣一樣!”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火候》。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萬界最強

          閎芳春

          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妖魔鬼怪

          牢夢月

          想要一顆糖

          所英奕

          一脈之史

          寧雋潔

          帝歌行

          犁芷云

          我的舞蹈系女神

          苑鴻軒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