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愛憎分明》。

          自己頂多就是說兩句自己的理解!但如果說自己的理解能夠凌駕于小羽這個孩子之上,就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太夸張了!自己都會感覺有那么一些不太現實的!

          如果說自己是在小羽的理解之上,為什么自己還是面朝黃土背朝天?而小羽這個孩子呢?他現在又是在什么位置之上了?丁叮在京城那邊的情況自己可是知曉的很清楚!而且大軍這個孩子從畢業之后,也是留在了京城?!

          要知道現在大軍也算是鐵飯碗了?在京城那邊?而且還不是所謂的名校畢業!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甚至于自己從來都不敢想這樣的事情!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看似是丁叮做的一切,但是實際上面呢?自己的心里面很是清楚,這些都是小羽這個孩子帶來的!而不是其他人!

          更甚一點,就是自己的老母親,現在這樣條件的房子住著,衣食住行根本就不用其他人插手,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他給包圓了!只不過是借著姐夫和姐的手罷了!

          人家怎么做,那個是人家的事情!但是自己要是心里面真的是一點數都沒有,那個就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太混蛋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人家長了良心,但是自己不能夠昧了良心,是不是?那樣的話,自己都感覺有那么一些說不過去!

          自己就算不是頂天立地的漢子,也是一個男人!

          泰熙和兩個孩子陪著老太太的時間稍微有那么一些長,而且下午的時候,那些老姐妹也沒有過來!這個倒是讓丁羽感覺挺意外的!有點不符合常理!

          “怎么沒有人過來了?姥姥下午的時候就一個人?有點太孤單了!”

          “前面老張家那邊最近出了點事情!你姥姥還刻意的去看了一眼!給了兩百塊錢的禮錢!你姥姥這個人呀!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講究一個有里有面!我也是跟著過去看了看!”

          “姥姥的心里面還是很清楚和明白的!這么大的年紀!能夠活的這么明白,還真的就很少見!”丁羽對此也是尤為的有那么一些感嘆!

          “農村像是你姥姥這樣的人真的不多了!她都已經是曾奶奶了!現在生活條件好了!醫療條件也上來了!加上你這邊多加的照應!所以她的身體一直都沒有什么毛??!多少老太太對于你姥姥都是羨慕有加!”

          “我這邊頂多就是花點錢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就幸虧你跟舅媽兩個人,多加的照顧!所以姥姥才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說的永遠都比做的容易!上嘴唇碰一下下嘴唇就好了!但是做呢?是需要幾十年如一日!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倒不是說丁羽故意的去恭維!而是實際的情況就是如此!

          反正丁羽比較的欽佩自己的舅舅!換做是自己的話?能做到嗎?別看自己現在說的好聽,但是真的做起來?可能有些地方還是趕不上舅舅的!自己只能說盡力而為!

          等泰熙和兩小過來的時候,丁羽跟自己的舅舅已經聊了很長的時間了!姥姥那邊貌似也是有點小疲憊,主要是兩下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好奇!姥姥這樣的老太太有那么一些應付不了!

          “行了!我們就不在這里吃晚飯了!讓你和舅媽瞎忙!”

          “吃了再回去唄!反正你也沒有什么事情?”舅舅還真的就不是故意的客氣!也就是多了幾副碗筷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自己的這個外甥,也是自己自小看著長大的!沒有那么多的講究!反正家里面有什么就吃什么!

          也從來都沒有看見他有什么挑剔,不管是大米飯,還是玉米粥,他都一樣的吃,吃的還不少!

          “他們兩個小家伙還有一些事情!我等一會還有一個視頻會議!”

          “得了!沒事的話過來!反正離的也不是那么遠!”

          回來的路上面,泰熙也是握著丁羽的手,“感覺姥姥有點時候會有那么一些小迷糊!不過身體方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問題!能夠活到這樣的年紀,也是真的不容易!”

          “她呀!苦了一輩子!也就是到晚年的時候,享點福!家里面的條件變得不錯了!不然的話也就是熬著!那樣的滋味實在是讓人有那么一些難以想象!”

          “要不帶著出去逛一逛?”泰熙建議的說到!

          “你以為家里面沒有想過!很早的時候就提及過!但是怎么說呢?根本就不習慣!先前爸和媽的房子修建好了之后,也是把姥姥給接過來兩天的時間!鬧騰的那叫一個厲害呀!就是住不下!各種的不合適!那個性格倒是跟丁叮有的一拼!差一點都沒有摁??!”

          “丁叮才沒有你說的那么不像話!這個有點過譽了!”

          旁邊的兩小也是不住的點頭,很顯然他們也是念著丁叮這位姑姑的好!

          “真的要是說起來,丁叮有些方面的性格倒是跟姥姥有那么一些相似!心里面有注意的很!”丁羽當然不是背后說小話!“不過咱們這位姥姥呀!看似對我有那么一些看法,但是實際心里面,對我還算是不錯的!只不過是表達的方式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樣罷了!”

          泰熙則是看著丁羽,又看了一眼兩個人,在兩個孩子的面前提及這個事情,貌似有那么一些不太妥當!誰知道會造成什么樣子的影響!鬼王的絕色毒妃不過想一想,孩子的父親還真的就是頭一次跟自己這么嚴肅的提及這個問題了!

          自己來家里面的時間貌似也不算是短暫了!這個事情自己也都是看在了眼睛里面!姥姥對待家里面的其他人,都是很熱情!不管是自己還是兩個孩子!跟丁叮和她的兩個孩子,沒有任何的區別,但唯獨對待孩子父親的這件事情上面,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等回來的時候,兩小也找自己的爺爺和奶奶去了!拿著他們拍攝的視頻去顯擺去了!泰熙則是問及了丁羽剛剛的事情!“我不是對姥姥有意見!就是感覺有那么一些不解!”

          “很正常的!姥姥就是這樣的愛憎分明!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我對你好呢?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你對我好!那個也是你的事情!我管不了!”

          “你就一點意見和想法都沒有?”泰熙也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還真的就沒有什么想法!她呀!是一個很樸質的老太太!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話,她絕對會不遺余力的去幫忙,但是同樣的,也絕對不會因為這個就給我什么所謂的好臉色看!幫你是一回事情,但是給你好臉色,不可能的!是不是有點死心眼?”

          “嗯?這個話說的有點過了!”泰熙也是有些好笑的說到!

          “所以說小老太太很有意思的!”丁羽也是笑著的說到,“既然我有這樣的條件,那么就多加的照顧一些!再者就是舅舅那邊!他和舅媽這么多年如一日的照顧著老太太!舅媽從來都沒有任何的怨言,這一點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這倒是!從來都沒有聽姥姥提及一個不字!”

          “挑不出來任何的毛??!你想一想呀!這一輩子都生活在農村,跟舅舅一樣!需要下地干活!同時還需要操持家務!同時還需要照顧老太太!同時下面還有大軍!上上小小,老老小小的!沒有多少人能夠抗的過來!”

          “原來的時候沒有太過的感觸,但是現在這個方面的感觸愈加的深刻!”

          “不說這個事情了!我這兩天準備去一趟省城!你呢?是一同的過去,還是留在家里面?!爸和媽那邊不會有任何的意見和想法的!他們沒有那么多的偏見!”

          “我隨便了!你安排就好!”

          泰熙對于這個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看重!留在家里面也好!跟著丁羽也好,都是無所謂的事情!自己現在離開了韓國!來到了國內!其實通過了相當的關系!畢竟那位女總統的事情!還沒有完全的被消除下來!

          而新上位的那位總統嗎?他現在的表現?呵呵!只能是這么的去說!

          韓國的政治絕對不是說一說那么的簡單!國家太小了!格局也太小了!動了財閥,就會直接的把整個國家的高層都會摧毀的!到時候連帶著整個國家都會被摧毀的!這個還真的就不是你想要更改就可以隨意更改的!

          現在國家和財閥完全就是一體的!誰也離不開誰!別看這位新上任的總統對財閥動手,這里面實際的來說,更像是一出戲!演給普通大眾看得!

          自己現在也算是財閥當中的一員了!至于是大還是小,這個問題有待于商榷!但是自己看問題的方式,已經是完全的不同了!李在镕這個家伙根本就是自己在作死?或者說,大家需要讓他站在前臺來!給其他的財團減壓!

          因為他現在就是最好的批判對象!但是在監獄里面,真的是電視上面播報的一樣嗎?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他留在監獄里面,跟在外面并沒有太多的差別,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給大家看一看,至于不需要的時候,他愿意怎么樣?就怎么樣了!

          并不是說新上任的總統,自己就真的看不慣!還真的就不是這個方面的問題!自己雖然也算是財閥當中的一員,但是不管是自己,還是富真歐尼,又或者丁羽,對于這個財閥的身份和認知,都有著相當的不同!

          韓國的那位新上任的總統,究竟能夠起到做大的作用?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的事情!為什么這么的說?韓國的軍方不掌握在他的手里面,這是一個很致命的問題,甚至于丁羽這邊,都可以在某種程度調動駐韓美軍,但是這位總統就沒有這樣的權利!

          再者一點,他沒有特別強有力的部門支持!

          在這個問題上面,還是需要欽佩一下那位俄羅斯的大帝,這個家伙就是特殊部門的出身!而且有著極強的執行力!說干你就干你,沒有絲毫的猶豫!

          新上任的這位呀!一定程度上面就是唐吉坷德!永不放棄!但是一個人來面對風車,這樣的事情總歸還是有著相當的不妥當!鬼王的絕色毒妃在泰熙看來,這樣的人值得敬佩!自己到時候倒是可以商求一下孩子的父親!

          他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好了!自己到時候保住他的一條性命,應該不成什么問題!自己現在雖然在韓國的財閥當中算不上什么上數,但要說沒有自己的位置,這個絕對不是真實的情況!

          甚至于自己的位置還是比較靠前的那一種,只不過自己并不喜歡太過于的顯露而已!當然還有更為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孩子的父親站在自己的背后,還真的就沒有其他人敢對自己動手,這個是誰也不會去否認的事實!

          “韓國那邊的情況很是不好?”

          看著泰熙的臉色,丁羽也是隨意的問了一句!

          “嗯!情況可以說是相當的不妙!新上任的這位總統,跟財團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稍微有那么一些緊張,就拉攏普通的民眾所起到的效果,是不明顯的!韓國的這些財團看似是步步后退,但是那又怎么樣?他們可以退!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那位總統,只要退一步!那么將來等待他的下場,絕對不會比想象當中的好!甚至可以說,都已經可以預見了!”

          “你很看好他?這一點倒是挺讓人意外的!”

          “他的所為?雖然有那么一些書生意氣,但還是比較的讓人敬佩!不過他想要把財團給打趴下來,這個事情是不太可能的!我也是其中的一員,我很是清楚財團的能量所在!我也知曉他的能量,相差太大!不可逾越的!”

          “財團方面有著相當的能量,這個事情誰都不能夠否認!但是作為一個先行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總歸還是有那么一些傻瓜的!”丁羽不可置否的說到!“總需要有人走在最為前面的位置,只有這樣,才會有后來者!”

          “只是這樣的后來者還是有那么一些太少了!甚至是越來越少!”

          “韓國的體制問題,其實從一開始就走錯了!現在想要糾正過來,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點點的去更改吧!也許有一天能夠更改的過來!”

          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是說一說這么的簡單!怎么可能的事情!雖然韓國比較的小,所謂的船小好調頭,但是實際上面的來看呢?他們的根基已經打下來了!想要徹底的摧毀這個根基,怎么可能的事情!

          在這一點上面,就不得不去佩服中國的那些革命家和政治家,在當年的條件和環境之下,完全就是靠著自己的摸索,走出來最為正確的路!要知道誰也不知道這條路是不是正確的,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的那一種!

          這種信念和勇氣,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實打實做出來的!實在是讓人現在想起來,也是有那么一些熱血上涌!甚至是心生神往!實在是太厲害了!也真的是讓人太敬佩了!

          沒有比較就沒有所謂的傷害,看一看韓國,再看一看國內,這個差別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大!韓國確實比我們要提前的發展一些!但是那又怎么樣?現在我們國家可以說是全面的超越韓國!要知道我們可是那么龐大的一坨,不是韓國手指頭那么大的一點!

          我們的基數更大,所以全面的超過!實際上面,追趕的腳步已經是相當的大了!

          晚上吃過了飯,丁羽也是跟自己的父母提及了一下要去省城的事情!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一點這個方面的興趣都沒有!他們并不是那一種愛出門的性格!

          雖然說現在動車已經是相當的方便了!但是那又怎么樣?感覺這個小縣城挺好的!

          丁羽也沒有強求什么!泰熙帶著兩小離開了!丁羽則是召開了視頻會議!自己回來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表示一定的關注,農場方面有過相當的波動,財團雖然沒有遭受什么沖擊,但還是需要保持這個方面的警惕!

          確切的來說,大家對于丁羽還是從心里面感覺到了畏懼!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恐懼!

          這個家伙在資本的市場上面縱橫捭闔的!而且朋友也是眾多!大家多是不顯山不漏水的那一種,但真的要是有所動作,一般人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扛不??!

          那位新上任的黃毛總統,最近貌似有那么一些被說動了!但是大家對于這個事情還是心有余悸的那一種!為什么?表面之上的東西,究竟能夠起到做大的作用,很難說!

          丁羽絕對不是你想要糊弄一下,就可以糊弄過去的!

          那位新上任的總統,貌似也是從商業起家的!他對于短期的利益看得比較重一點!這回起到什么所謂的效果,還真的就很難說!再者就是丁羽那邊?他這個家伙的脈絡沒有太多人能夠把握的??!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丁羽這家伙不僅僅是不叫的那一種!甚至于咬人的時候,也是一口直接的給咬死!根本就不給任何反抗的機會,這誰受得了?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愛憎分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古今閑談之殷商古墟

          闞昊穹

          陰陽九劫

          勤迎真

          煉醒巫咒

          夙和安

          莫問神圣

          勵筠心

          大鯤志

          昂迎蓉

          仙路迷云

          別河靈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