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公主》。

          千山出去沒多大會兒,黑馬再一次沖進來,這次可比上次快多了,離弦的箭一般。

          “老大老大,公主!公主!”

          李桑柔勉強忍住了給黑馬一巴掌的沖動,越過黑馬,迎了出去。

          寧和公主一身尋常貴家女子打扮,帷帽前面的輕紗已經掀到后面,正站在順風速遞鋪門口,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這個就是二哥說的高得不得了的桿子嗎?真是高,我一出東華門就看到了?!睂幒凸髡驹谀歉叩贸銎娴臈U子底下,努力仰頭往上看。

          “二哥?”李桑柔驚訝的反問了句。

          “對啊,二哥特意過來看過,還說你家鋪子門臉小的能掛到那桿子頂上?!睂幒凸髟挍]說完,就笑起來,當時,二哥也是一邊說一邊笑個不停。

          寧和公主看了眼鋪子門臉,再努力仰頭看了眼桿子,“還真是,那個真小,這個真高?!?br>
          “鋪子門臉雖然小,后面寬敞,景色又好,咱們進去看看?”李桑柔笑著示意寧和公主。

          她這個鋪子雖小,事兒卻不少,門前一直停滿了車,人來人往,這會兒已經有人伸頭伸腦的看熱鬧了。

          “好?!睂幒凸餍?,往前走到鋪子門口,先探頭進去,好奇的打量了一圈,再小心的踩過門檻,站在鋪子里,一樣樣細看了一遍,才穿過鋪子,站進兩邊都是馬廄的院子里,輕輕哇了一聲,“真是,門臉那么小,里面這么大,真好玩兒?!?br>
          “這里味兒不好,咱們趕緊過去?!崩钌H嵝χ疽鈱幒凸?。

          “還好,我不怕馬兒的味道,我喜歡馬,也喜歡騎馬?!睂幒凸髡f著,往旁邊一步,伸手摸了摸一匹毛色黑亮的矮馱馬。

          李桑柔笑看著寧和公主,不再多說,跟著她的步子,看著她一路走一路看著摸著那些馬,慢慢出了院子。

          “致和說從東南角樓上能看到你這里,還真能看到。

          這里的景色是挺好,那一片是什么?那是什么花?倒挺雅致?!睂幒凸鞔蛄恐闹?,從遠處看到眼前的菜地。

          “那一塊是菜地,那是青菜花兒,青菜長老了,開花兒了,留著收菜種子。坐吧?!崩钌H崽袅税研乱巫臃诺綄幒凸髋赃?,打開爐門燒水。

          “這里真不錯,那邊就是大理寺監獄?那里呢?”寧和公主左看右看。

          “那邊是將作監的空倉庫,我找文先生租了下來,也是當倉庫用?!?br>
          李桑柔一邊和寧和公主說著話,一邊抖開塊雪白夏布,鋪在白木桌子上,接著擺茶壺茶杯,又從菜地旁邊,剪了朵雞冠花插進小小的花瓶里。

          “這里真好,景色好又清靜?!睂幒凸魉南驴催^一圈,坐下,從李桑柔剛剛鋪好的茶桌,看向蹲在爐子旁邊,側耳聽著銅壺聲音的李桑柔。

          “二哥喝茶最講究水,他用二滾水,你這用的,也是二滾水嗎?”寧和公主看著李桑柔提起壺,專心往壺里倒水。

          寧和公主上身微微前傾,聞著被滾水激出的茶香,“這茶真不錯,是今年的春茶嗎?清新的很?!?br>
          “這是去年的秋茶,今年的春茶現在還太貴,過一個月再喝?!崩钌H嵋贿吰悴?,一邊和寧和公主說話。

          “大哥說你有錢得很,你還嫌貴?”寧和公主笑起來。

          “不是很有錢,錢只有一點兒。

          就是有錢,也要嫌貴,這會兒這個價兒喝春茶,太不劃算了,再過一個月,春茶的價兒最多只有現在的什之一,到那時候再喝?!崩钌H崞愫貌?,倒了杯,推到寧和公主面前。

          “嗯,也是,是挺不劃算的。你真精明,三哥說你可會做生意了?!睂幒凸髡f到三哥,不知道想到什么,有幾分怔忡。

          “你說的三哥,就是世子嗎?”李桑柔看著怔忡的寧和公主,故意問了句。

          “是啊。三哥是在宮里,跟在我阿娘身邊長大的,我小時候,宮里就我們四個,阿娘說我們是兄妹四個,他們是大哥二哥三哥,我是小妹妹,阿爹也這么說。

          后來三哥回去睿親王府,封了世子,我問大哥,以后是叫世子哥,還是叫三哥,大哥說三哥就是三哥,哪有什么世子哥。

          我覺得也是,世子哥多難聽呢?!睂幒凸髡Z笑晏晏。

          “我一直以為,世子比你二哥大,沒想到是他最小?!崩钌H犸@得有些意外。

          “當然是三哥最小啦,不過,論年紀,二哥和三哥一樣大,只不過,二哥生在年頭,三哥生在年尾,其實只大了半年?!睂幒凸鹘忉尩暮茏屑?。

          “文先生也是生在年頭,文四爺呢?他的生辰是什么時候?”李桑柔閑話道。

          “嗯?!甭犂钌H嵴f到文誠,寧和公主臉上的笑容微滯,“致和是八月里,八月十六,他們都不過生辰的?!鳖D了頓,寧和公主看著李桑柔,“三哥說,今年文先生生嬌俏廚娘攻略辰的時候,是你給他賀的生辰?”

          “對啊,熱鬧了一天半夜,我把能找到的煙花,都買下來了,亂七八糟的很熱鬧?!崩钌H嵝Φ?。

          “文先生不喜歡亂七八糟的熱鬧?!睂幒凸骺粗媲暗牟璞?。

          “我喜歡。我可不管他喜歡不喜歡?!崩钌H嵝Σ[瞇看著寧和公主。

          寧和公主被噎的呃了一聲。

          “文先生這個人,凡事太能替別人著想,最適合做朋友,我很喜歡他這樣的朋友?!崩钌H峤又?。

          “你這話,有點兒欺負人?!睂幒凸黪局?,片刻,嘟起了嘴。

          “他喜歡替別人著想,我喜歡別人替我著想,這不是挺好么,兩相宜?!崩钌H嵝Σ[瞇看著寧和公主。

          “唉你!”寧和公主眉頭蹙的更緊了,片刻,看著李桑柔,認真道:“不能這樣,別人替你著想,你更要替別人著想,不然就不對了?!?br>
          李桑柔斜瞥著一臉認真的寧和公主,“怎么不對了?譬如咱們倆,你喜歡請人吃飯,我喜歡別人請我吃飯,那就是你請我吃飯,這樣多好,你喜歡了,我也喜歡了?!?br>
          “不是這樣!”寧和公主被李桑柔氣樂了,“哪能這樣!這成什么了?

          人家替你著想,人家請你吃飯,那都是對你好對不對?那你也要一樣的對人家好,你也要替人家著想,也要請人家吃上一回兩回,不然,就不對了!”

          “文先生有沒有替你著想過?”李桑柔一臉笑,看著寧和公主問道。

          “嗯?!?br>
          李桑柔一句話問的寧和公主不自在起來。

          “那你也替他著想過?”李桑柔看著寧和公主,接著笑問道。

          “嗯?!睂幒凸鬟@一個嗯字,遠不如剛才那個肯定。

          “那你是怎么替他著想的?你替他著想過什么事兒?”李桑柔接著問道。

          寧和公主抿著嘴,沒說話。

          “這兒就咱們倆,咱們隨便說閑話,說過就忘掉的閑話。

          你想經常見到文先生對不對?那文先生呢?是不是也想經常見到你???”李桑柔看著寧和公主。

          寧和公主臉色有點兒不好看,緊緊抿著嘴,好一會兒,才勉強開口道:“我不知道?!?br>
          “我覺得,文先生本來是挺愿意見到你的,畢竟,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又是這么個可愛的小妹妹,連我這樣的,看到你,都很喜歡。

          可你一看到文先生,就要撲上去揪著他不放,他肯定嚇得不想見你了?!崩钌H嵝Σ[瞇。

          “你!”寧和公主被李桑柔一句撲上去揪著不放,說的一張臉漲得通紅。

          “說說閑話,別當真,反正就咱倆,也沒外人。

          咱們說別的吧,你經常出宮嗎?我看你出宮挺容易的,想出來就出來?”李桑柔岔開話題。

          “是想出來就出來,可我不喜歡出宮?!睂幒凸鲾Q著頭,有幾分別扭。

          李桑柔剛才那句撲上去揪著不放,讓她有點兒受傷。

          “唉,我覺得你覺得文先生好,是因為你沒見過外人吧?從小到大,你身邊除了你三個哥哥,就是文四爺和文先生了,兩相比較……”

          “不是!”寧和公主惱怒的打斷了李桑柔的話,“你怎么也這么想?”

          “你看,我一個剛認識你沒多久的外人,也這么想,那你怎么不想想,為什么大家都這么想?”李桑柔欠身往前,看著寧和公主,嚴肅認真道。

          “你!”

          “你不是說要替別人著想嗎?那你替別人想想,為什么大家都這么想?”李桑柔還是一臉嚴肅。

          寧和公主緊緊抿著嘴,片刻,擰過了頭。

          “這就跟吃東西一樣,像你阿爹,你大哥二哥三哥,從一生下來,就想吃什么吃什么,大冬天想吃黃瓜,也照樣能吃上。

          他們要是說,最喜歡吃什么什么,比如說,紅燒肉吧,大家肯定會覺得他就是喜歡紅燒肉,沒有人會覺得他喜歡吃紅燒肉是因為他只吃過紅燒肉,對不對?

          像黑馬,他剛剛能吃上肉的時候,我做過一回紅燒肉,他就覺得天底下最好吃的東西,就是紅燒肉,他當時拍著桌子大叫:天底下,老大做的紅燒肉最好吃!

          我當時就呸了他一口,說他:等你羊肉牛肉雞鴨魚吃遍,要是還覺得紅燒肉最好吃,再拍著桌子說這個話兒。

          現在,他差不多算是吃了個遍兒,他還是覺得紅燒肉最好吃,我就知道了,他是真喜歡吃紅燒肉?!?br>
          李桑柔端起茶抿著,閑閑說著閑話。

          “你是在勸我么?”寧和公主帶著幾分戒備,看著李桑柔。

          “這算勸你?不算吧?你要是覺得算,那就算吧,我就是就事論事兒。

          還說黑馬的事兒,他當時覺得紅燒肉最好吃,我覺得那是因為他只吃過紅燒肉,我就帶他吃遍各種好吃的,讓他知道知道,紅燒肉真不算最好吃。

          到現在,他雖說還沒吃一遍兒,也吃得差不多了,他覺得烤青魚燉羊肉紅燒豬腳燜大鵝老鴨湯辣子雞都很好吃,可跟紅燒肉比,還是差點兒。

          現在,他再拍著桌子說他最喜歡吃紅燒肉,那就是真喜歡。

          你也會這樣覺得,是吧?”

          李桑柔看著寧和公主。

          “這不一樣?!睂幒凸饕痪洳灰粯?,有點兒底氣不足。

          李桑柔笑看著她,沒說話。

          “我不是沒去見識,才怎么樣,就算見識了,我也不會看上誰!”寧和公嬌俏廚娘攻略主看著李桑柔。

          “那不是正好,就像黑馬一樣,吃了一圈兒,就是紅燒肉最好吃,多好?!崩钌H釘偸中Φ?。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說話,哪有這么比方的?!睂幒凸鞫似鸨?,低頭抿茶。

          李桑柔看著她,微笑抿茶。

          “那該怎么見識???我可不想相看這個,相看那個,難堪得很?!睂幒凸鬣街?。

          “這個我真不懂,要不,你問問你三哥,或者你大哥?”李桑柔認真建議。

          她可是公主,這個,她是真不懂。

          “嗯,我去問大哥?!睂幒凸鞔怪?,猶豫片刻,低低道。

          ……………………

          金明池開放,滿城熱鬧的時候,順風速遞鋪的第二條線路——揚州線,以及從揚州到無為的線路,隨著一摞摞便宜招貼,低調的開張了。

          一份份新聞朝報和花邊晚報,在書信業務鋪開之前,先鋪進了京東京西和兩淮各處。

          顧晞拿著幾封信,進了明安宮。

          “你看看這個,信都寫到我這兒來了?!鳖檿剬⑿胚f給顧瑾。

          顧瑾接過,翻看了幾封,笑起來,“順風要是能通達過去,確實便利很多,他們寫信給你,也都是想為治下州府謀福利。

          不過李姑娘說得對,要一步一步的來,拓展的太急,要出事兒的。

          讓守真替你好好寫幾封回信,別替順風得罪了人,這樣的回信,守真擅長,你可別自己寫?!?br>
          “嗯,往太原府的線路,說是夏天之前,能布局妥當,開通出來,這已經很快了。

          兩淮和京西京東兩路,現在已經暢通無阻,再連通上太原一線,一旦戰起,沿著這條線再往西往東傳送信息,就快的很了?!?br>
          顧晞的心情,看起來相當不錯。

          “今天又有幾份請立太子的折子?!鳖欒畔滦?,看著顧晞道。

          “又是留中不發?我沒看到,也沒聽說?!鳖檿劙櫭嫉?。

          “嗯?!?br>
          “皇上到底什么意思?南梁太子冊立大典都辦完了,這太子確實該立了,宮里只有老二,也沒有別人了是不是?他到底什么意思?”顧晞有點兒上火。

          “皇上的意思,還是那句話,先成家后立業?!鳖欒荒樋嘈?。

          “那就是趕緊成家啊,趕緊把親事定下來,趕緊挑一個啊,大江以北,任他挑,趕緊挑一個不行嗎?都是怎么想的?他老大不小了!”顧晞氣的不停的敲著椅子扶手。

          “這親事,皇上有皇上的想法,沈娘娘有沈娘娘的想法,永平侯府也有自己的想法,老二,也是個有想法的。

          唉,你不要急躁,這不是能急躁的事兒。

          本來不想跟你說,我就不喜歡看你拍我這椅子扶手。

          唉,你還是得知道,你知道就行了,不用多管,這事兒有我呢?!鳖欒嘀奸g,看起來十分煩惱。

          “嗯?!鳖檿剺O不情愿的嗯了一聲。

          “對了,有件好事兒?!鳖欒粗?,換了話題?!鞍h來跟我說,想看看這建樂城的青年才俊都是什么樣兒的,問我怎么看才好?!?br>
          “她想開了?”顧晞兩根眉毛挑得老高,隨即笑出來,“這真是好事兒!”

          “她去找了趟李姑娘,也不知道李姑娘怎么跟她說的,從李姑娘那兒回來,就到我這兒來了,就說了這么幾句話。

          先別高興的太早了,李姑娘那個人,一向劍走偏鋒,誰知道她怎么跟阿玥說的。

          不過說了一會兒話,就能讓阿玥從她那兒回來,立刻就跑來跟我說這樣的話,這事兒一多想,就有點兒不踏實?!?br>
          “李姑娘這個人謹慎得很,我覺得肯定是好事兒,你怎么阿玥說的?”顧晞愉快的拍著椅子扶手。

          “我讓她多出去走動走動,從這會兒一直到年底,建樂城里,文會一個連一個,有時候,一天好幾場。

          建樂城的青年才俊,都在文會上?!鳖D了頓,顧瑾看著顧晞道:“我讓她去找李姑娘,讓李姑娘陪著她。

          聽說李姑娘最近經常帶著她那些兄弟,去文會蹭文氣?”

          顧晞被顧瑾一句話說的,笑出了聲,一邊笑一邊點頭,“她常帶的兩個,一個叫螞蚱,一個叫大頭,一個傻一個呆,往哪兒都是一蹲,蹲在那兒,袖著手,從這里瞪到那里,都是連頭轉,不帶轉眼珠的,真是一景?!?br>
          “她身邊哪有傻人,都是一堆心眼兒。

          你去找一趟李姑娘,別太正式,就是順口,把阿玥這事兒托付一句。

          跟李姑娘說,要是她覺得哪兒不合適,該阻止的,讓她只管出手?!?br>
          “好!”顧晞答應的極其爽快。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公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或許我真是個劍俠

          抗瓏玲

          重生初來90年

          竭嬌潔

          我和我的大哥

          盧米琪

          城市寓言

          洪辰駿

          夢道不朽

          邰天心

          龍族世界

          雪青文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