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小寒 (1)》。

          人心有陽光,總會覺得每一天都是好,便也覺得日子過得快。

          盡管養娃娃讓冬暖故很容易煩躁,但是有她溫柔耐心的平安在,她覺得日子過得很滿足很舒心,每日里看著司季夏抱孩子逗孩子耐心地喂孩子吃打磨得黏稠的米糊,冬暖故都覺得心里暖如chun風拂過。

          她的平安雖只有一只手,可不管他做什么,都比擁有兩只手的她要能干得多。

          很多時候,冬暖故都會想,她實在不是個適合居家過日子的女人,燒飯用不到她,洗衣用不到她,整理房屋用不到她,帶孩子睡覺也用不到她,她在這家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平安不在家的時候照顧好兩個小家伙就行。

          冬暖故更覺得,司季夏就差沒將她當佛一樣供起來了。

          又是一年小寒時節。

          午時過后,灰蒙蒙的蒼穹忽然就飄起了雪來,愈下愈密愈下愈大,很快就將小院鋪上了一層白雪。

          這不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卻依舊像以往每一年一樣,是一年中最厚最大的一場雪。

          小寒的雪,自來如此。

          冬暖故站在堂屋外,看著下得厚厚密密的大雪,看著院子外已經鋪上了白雪的小路,面上有些微擔心的神色。

          雪下得這般大,山路必會更難行,平安應當會早些回來的才是。

          天灰蒙蒙暗沉沉的,讓人有些辨不清時辰是幾時。

          雪下得太大,冬暖故掛心司季夏,今日便沒有陪兩只小猴子一齊午睡,而是時不時地掀開掛在堂屋門上的厚厚棉簾出屋去,站在屋外看向院子外的小路方向。

          天色愈來愈暗沉,小猴子們醒過吃飽喝足又接著睡了,然還未見司季夏回來。

          冬暖故本是想燒飯燒菜等司季夏回來,但司季夏遲遲不歸,她心下不安,便沒了燒飯的心思。

          雪太大,天太暗沉,冬暖故先在堂屋前的竹架子上掛上一盞點燃的風燈,以便司季夏歸來時能瞧得見火光,而后她入了廚房,燒上一大鍋水,再煮上一小鍋的生姜紅糖水,隨之披了厚斗篷只準她放肆撐了油紙傘走到了籬笆墻外,等待著司季夏回來。

          自冬暖故出了月子后,她便又如之前一般,還是習慣站在小院外等著司季夏回來,不管刮風下雨或是落雪,她站在那兒,似乎不管讓她等上多久,她都愿意。

          雪更大。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

          起了風,卷著雪撲到面上脖子上,有些刺骨的冷。

          冬暖故回屋看了兩個在乖乖睡著的小猴子一眼,又到了院子外來,繼續等著司季夏。

          冬暖故在院外等了將近一個時辰,早就已經超過了平日里司季夏回來的時辰,等到她不放心得想扔下兩只小猴子不管而提了掛在堂屋前的風燈欲去找司季夏時,漆黑的風雪里,她聽到了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阿暖?!憋L大雪大夜色又沉,冬暖故瞧不見正沿著小路走回院子里來的司季夏,但是借著她手上風燈的光,司季夏能瞧得見她,瞧見她正欲急急忙忙地沿著小院外的小路走,他連忙喚了她一聲,與此同時加快速度跑到她面前,“風雪大,阿暖怎么還出來?”

          “平安!”司季夏的話音才落,他便覺有一個溫暖的身子撞到了他懷里來,將他緊擁,使得他驚愣得定在了原地,愣愣怔怔地任冬暖故抱著他,腰桿挺得直直的,驚怔到了極點。

          冬暖故的聲音帶著隱隱的顫抖,她的雙臂亦是微微顫抖著,就像害怕再也見不到司季夏了一般,竟是一改往日里的相敬如賓,將司季夏摟得緊緊的。

          她的確是在害怕,害怕再也瞧不見她的平安,怕等不到她的平安回來。

          在云城綠蕪山斷情崖上時,她不過是離開了片刻,她不過是代平安去摘了些野花以全他祭拜他爹娘的心意而已,只是片刻而已,她萬萬想不到,她的那一離開,竟會使得她再也見不到她的平安。

          所以他每一次離開這籬笆小院,她都會等他回來,不管等多久,她都愿意等。

          只有她自己知曉,每只準她放肆一次的等待,她既期待卻又極為不安,她怕他一去再不復返,她怕她等不到他。

          也只有她自己知曉,每一次見到他踩著碎石小路回家來時,她的心又是如何的雀躍安然。

          而他的每一次晚歸,都能讓她整顆心都變得慌亂,他越是晚歸,她就愈是坐立不安。

          今夜,她是不安到了極點。

          因為他從未有哪一次離家如今次這般晚歸,便是兩個多月前他下山到水月縣晚歸那次,都沒有這般晚,且那一日沒有風亦沒有雪。

          而今夜,是風雪交加。

          等不到司季夏回來,冬暖故覺得冷,很冷。

          她慌了。

          所以在聽到她所熟悉的司季夏的聲音時,她失控了,她再無法掩藏她心中的不安,她只想要抱抱他,真真切切地感受他存在的感覺。

          “平安,平安……”冬暖故扔了手上的油紙傘和風燈,緊緊摟著司季夏不舍放手,聲音輕顫著喃喃喚著他的名字。

          風燈掉落在地,里邊的燈油灑在燈罩上,燈火遇著油,瞬間將風燈燈罩點著,燒毀了燈罩,風雪即刻刮滅了燈火。

          周遭歸入黑暗,唯有院中的屋子里有昏黃的火光從窗戶透出,染黃了院中窗下的一小片地方,借著那一小片火光,可以瞧得見雪下得極密極厚。

          司季夏驚愣在那兒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第一反應是想要抬手抱抱冬暖故,但他不敢,只還是僵直著身子任冬暖故抱著,緊張到了極點,慌忙道:“對不起阿暖,我回來晚了,風雪太大,路不好走,是以回來得晚了,我沒事的,我好好的,阿暖別慌,別慌?!?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小寒 (1)》。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網游之黑暗傳說

          顧巧凡

          冰元圣帝

          庾元青

          四海朝圣

          褒欣悅

          憂郁的日子里需要鎮靜

          宏瑜英

          緣笑江湖一劍來

          俟傲兒

          王夫

          于俊彥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