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驚天之變(上)》。

          為清軍將領們所傳說的山東兵馬當中那一萬多以遼東部族和兩黃旗、正藍旗滿洲叛賊組成的驃騎兵,根本沒有參加濮范戰役。他們由圖哈和鄂奎二人率領,晝夜兼程前往濟南。

          這二人奉了營務處總辦范曉增的命令,要在密不透風的情形之下,趕回濟南,面見鹿瑪紅。并且協助鹿瑪紅掌控住濟南的形勢。因為,署理總督山東、登萊等處兵馬錢糧事、梁國公的長子、臨清侯李華宇,陣亡了。

          眼下的南粵軍山東兵馬,按照南粵軍的條例軍規,由營務處總辦范曉增統領。濮范戰役和之前的戰役退卻,便是出自他的設計。

          按照他的想法,將部隊撤退到山東邊境地區,依托山東、登萊等處,糧食、彈藥、兵員物資補給方便,可以暫時采取守勢。然后會同鹿瑪紅穩定了山東軍心、局勢,同時向此時在南京的主公奏報此間發生的事情,請主公定奪?;蚴桥汕泊筌姳鄙?,或是以軍糧軍餉軍械支援。

          但是,就算是范曉增的保密工作做得再好,也是應了那句話,世上沒有不透風的搶。何況,李華宇手下的部隊里,還有不少歸他節制的明軍部隊。這些軍隊一來不會特別遵守南粵軍的軍紀,保密對他們來說就是一件天方夜譚,二來,他們本身就同已經投降了清軍為新主子奮力沖殺的那些前明降兵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所以,便有了多鐸們沿途聽到的各種謠言和小道消息。

          不過,真相往往都潛伏于謠言的外衣之下。這個道理,相信大家都從“你懂得”和保福寺的那起車禍之后充分認識到了。天涯等處的各種隱晦含糊的新聞帖子,估計各位都沒少看。其實這種事也不僅僅我中華一家,就連美國好萊塢的電影《黑衣人》,老探員也一樣帶著菜鳥新人到街頭的報亭買各種八卦新聞雜志從中來尋找線索。

          不過,這些外圍部隊畢竟所知道的消息有限,對于清軍來說都是一鱗半爪只言片語,反而在南粵軍大踏步后退,不停的在清軍鐵蹄面前放棄州縣城池,甚至連府庫糧草軍械都來不及焚毀的情形下,起到了麻痹清軍,制造煙霧的效果。(范曉增:就是!老子又不是甲申三百年后的那支軍隊,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用的糧食大衣軍火物資藥品甚至是航空汽油火車車頭都完整無缺的交給了敵軍,用來確保敵軍的供給不出現問題。老子只是嫌那些東西笨重,搬運起來費勁,反正過幾日就要打回來,就讓他們先替老子保護看管一段時間!也算是釣魚下的餌料?。?br>
          也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清軍在濮陽、范縣一帶吃了進關以來最大的一個虧,多鐸和阿濟格兄弟倆便打定了主意,只管把營壘修得和城墻相仿,把壕溝挖得比河道還要寬闊。這樣一來,過了幾年之后,這些壕溝還在發揮著作用,成為了夏季雨水多時泄洪排澇的好去處。

          此事后話,咱們暫且按下不表。便趁著清軍與南粵軍在山東邊境地方再次陷入短暫的對峙與寧靜狀態時,掉過頭來說說李華宇李大公子陣亡的事。

          圖哈從前線帶著李華宇的遺體,一路無險甚至神奇的做到了保密的回到濟南,但是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不管路上如何,最終,這件事還是要鹿瑪紅去接受。對此,鹿瑪紅選擇的是,拒絕接受!

          雖然早就給鹿瑪紅吹過了風,甚至在到達的前一天,驃騎兵已經直接把陣亡的消息告訴了鹿瑪紅,但是鹿瑪紅卻一臉鎮定,額,或者說故作鎮定的見了圖哈,然后責罵其為何謊報軍情,拿這么大的事情開玩笑。面對鹿瑪紅的責罵,圖哈這個大小經歷幾百仗的漢子卻跟小孩一樣,失聲痛哭,邊哭邊罵自己:“奴才我是廢物,奴才無能,不能保護主子周全!鹿瑪紅主子,您把奴才凌遲了吧!”雖然已經在南粵軍中擔任軍職頗有了些日子,但是圖哈的老習慣卻是根深蒂固,情急之下,又是主子奴才的說了出來。

          面對失態的圖哈,鹿瑪紅卻依然沒有放棄,她要求親自見一見李華宇的尸體。當她仔細的看過了遺體,確認了熟悉的臉頰,熟悉的衣物之后,終于無奈的接受了殘酷的現實,瞬間就昏厥了過去

          當鹿瑪紅在眾人手忙腳亂的急救后蘇醒過來之后,便死死地拉住了圖哈的手,“大人當日是如何出事的?!快快講來!”

          要說李華宇的陣亡,那就要從當日的軍事會議說起。

          為了打破眼前的這種僵局,李華宇迫切需要有人能夠給他找到擊破當面之地的法子。于是,他召集眾將議事。

          大帳之內,燈火通明。數十盞擦得雪亮的玻璃馬燈將大帳內映照的便是一根針也能輕易撿起來。大帳正中,親兵們和營務處的參謀們擺下了一副巨大的沙盤。

          沙盤這種工具可以讓人具有上帝的視角,居高臨下,不過若是沒有精確的地圖地形測繪,制作出來的沙盤,也只是紙上談兵之事。不過,南粵軍向來重視兵要地志資料的收集整理和地圖的繪制,如今,又有了坐標系理論的支持,繪制起地圖來自然是更加精準。雖然達不到五萬分之一軍用地圖的精確程度,但是,在地圖上,州府城池山川道路河流自然不必說,已經可以精確到了鄉村、鎮四色定理店,大的樹林,比較重要的水井。

          又經過這些日子的細致勘測,戰場所處地域內的山形地勢,大道小路,深溝淺川描繪得越發詳細起來。早在秦滅六國時,秦始皇就親自堆制沙盤研究各國地理形勢,光武帝征伐天水時,大將馬援也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有了精準的地圖作為依托,制作起沙盤來自然事半功倍。

          營務處的總辦范曉增,手執一根長桿在沙盤上一一指點,隨著他的講解,眾人眼中的沙盤漸漸的幻化成為了血與火交織的戰場實景。

          在溝塹堡壘最為密集的所在,范曉增的長木桿著重點了幾下,連帶著沙盤都微微有震顫。

          “就是這兒!車馬店!遼賊的陣線核心。它以河流為天然屏障,連接左翼的曹莊,右翼的大圩家兩處要點,與我軍對抗?!?br>
          “如此說來,這車馬店、曹莊、大圩家三處,便是遼賊防線上的兩扇門戶和一把大鎖了?”大家平日里都是面對著戰場的一個局部,如今有了可以鳥瞰整個戰場的工具,頓時對戰場的態勢一目了然。

          “正是如此!所以,我們制定的戰術便是先砸掉他這把大鎖上的鎖鏈,也就是車馬店外的浮橋。再砸掉他的鎖頭,大人親統大軍攻擊曹莊,把他多鐸的門扇踢掉一扇,這樣一來,遼賊勢必大??!”

          范曉增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方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圖哈,你這些日子酒喝得如何?肉吃的如何?”李華宇開始點將了。

          “回大人的話,好得很!”圖哈也不會說別的,只管握起了右拳在胸口錘了一下。

          “若是本官令你為先鋒,在左將軍的炮火掩護下出擊,你可以拿下浮橋,奪取車馬店南岸的遼賊陣地,并且堅守到大軍后續到來嗎?”

          圖哈部下大多數是清軍八旗滿洲的兩黃旗與正藍旗歸順之人,對于清軍的那套東西熟悉得就像是自己家炕頭一樣。命他們悄悄潛入,那是最好不過了。

          這個作戰計劃,詳細的說起來,只怕是幾萬字都說不完。還讓看官們覺得有騙字數之嫌。大而化之,簡略的說起來,就是這么幾步:

          圖哈帶領部下驃騎兵作為突擊隊現行攻取浮橋,左武威統一指揮全部炮兵為他提供炮兵火力掩護,先拿下車馬店南岸陣地,殲滅大量有生力量,然后再渡河攻擊車馬店,同時李華宇率領一部從曹莊發起攻擊,準備切斷清軍的退路。如此這么一來,多鐸這十幾萬人,至少有一半要留在這里了。

          “老左,咱圖哈能夠摸進去,把守橋的遼賊干掉??墒?,黑燈瞎火的,你的大炮又怎么能給咱提供支援?”

          “無妨!遼賊的浮橋、塹壕等處的遠近早已測繪完畢,不要說夜間開火,你便是將那些炮手的眼睛蒙上,他們也能把炮彈打到浮橋去!”

          左武威說完,眾人卻紛紛表示有所疑慮,畢竟這事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雖然大家都知道南粵軍的炮兵號稱神炮,但是,讓他們相信炮兵可以不通過目視就能隔山打牛,這還是懸乎點,畢竟,這可是拿自己的命去賭。

          就在眾人紛紛表示疑慮的時候,圖哈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門對范曉增說:“范大人,咱是粗人,不懂的事太多,咱就問你一句話,你敢給左武威打包票不?”范小增一笑道:“圖哈將軍,我愿意擔保。這位左武威雖然年輕,卻參加過南洋治安戰,曾經用幾門小炮大敗加爾文教叛軍,所以,我對他信得過。你如果不放心,姓范的和你一起去就是了!”

          得到范曉增的回答后,圖哈咧著嘴一笑說:“那咱就踏踏實實的去干這個突擊隊,去立這個大功勞!既然左大人的炮術范大人如此信得過,那咱圖哈就更信得過?!?br>
          “圖哈,你此次的差使,關系到全軍的勝敗,你若是不放心,某家和你一道前往?!眳s是李華宇從帥案后面走到了圖哈身邊,拍著他的肩膀,很是親切的對他說到。

          圖哈見李華宇態度如此懇切,連忙一拍胸脯說:“大人!您和范大人如此看得起咱圖哈,咱圖哈就算是倒霉被左武威一炮轟了,也絕無怨言。從打到了南粵軍,我圖哈才活的像個人。雖然我一直當大人是主子,但是大人卻沒把我當奴才,一直把我當自己的兄弟一樣看。我圖哈不懂啥大道理,但是我知道做人得講良心,大人不光是對咱圖哈一個人好,還對咱們所有這些兩黃旗正藍旗的部眾好,那咱就得把良心掏出來,報答主子?!?br>
          聽了圖哈的話,左武威連忙站起來說:“等會,圖哈將軍,我可不能當沒聽見,啥叫被我一炮放倒也毫無怨言,感情當我是專門給友軍送終的不成?我的先跟你說一下,這東西它是有科學道理的,這樣,我先給你講一下函數和拋物線。。?!?br>
          因為圖哈的一番話,左武威身為一個理工男,情不自禁的進入了教學模式,可惜圖哈一四色定理個大老粗,哪里聽得懂,他只好一臉懵比的向李華宇和范曉增求助。李華宇于是笑著解圍說:“好了,我的左大人,圖哈不懂這些,要慢慢來。另外雖然我對圖哈和左武威都非常信賴,但是互相配合還是要組織好溝通,對此,范總辦可有籌劃?”

          范小增點了點頭道:“大人,一切溝通細節昨晚參謀處都做了籌劃,只需要圖哈所部與左武威的炮隊稍微演練一下即可”。李華宇聞言道:那好,演練之后若無問題,明日我們就正式發起進攻。言罷,一股殺氣仿佛從營帳之中直沖九霄。

          寒風習習,軍旗獵獵,火紅的軍旗下,千余名驃騎兵整齊的列隊等候圖哈的訓示。圖哈仔細的看了一下,這些驃騎兵里許多人都是自己熟悉無比的人,一路從遼東走到了山東。在遼東的時候,身為上三旗的他們作為皇帝的親兵一起打過明軍,到了山東,又一起加入了驃騎兵,各個都是身經百戰,經歷了世態炎涼,人生起伏。對于這些人,圖哈絲毫不懷疑他們的戰斗技能,但是有一點圖哈有點擔心,就是他們面對曾經的戰友,又是九死一生的突擊作戰,他們能不能舍死忘生又毫不留情的對清軍下死手。

          本來想用婉轉一點的措辭,可惜圖哈實在不擅長這個,最后他決定還是直接一下:“奴才們,不,兄弟們!馬上就要打以前的主子了,我是鐵了心的跟著少主子李大人打韃子,但是你們肯定會有人有所顧慮,會下不去手!而且這一次,是九死一生,所以我希望你們但凡有一點疑慮,就不要去,我圖哈絕對不會認為你們是貪生怕死?!?br>
          “大人!不就是去打獾子這群狼狽為奸的家伙嗎?咱們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咱們早就想狠狠的殺他一陣,給咱們自己,也給老主子好好的出口惡氣了!”隊列當中爆發出一陣陣粗豪聲音。多爾袞在滿洲話里的意思是獾子,這些對這位兩白旗旗主、如今的大清攝政王仇深似海的前兩黃旗、正藍旗士兵們,有意識的不叫他的名字,而稱呼他名字里的本意,獾子。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鄂奎作為驃騎兵的統領,立馬在陣前,面帶笑容的看著軍陣之中不時爆發出得一陣陣聲浪。不用圖哈怎么做動員解釋,這些被多爾袞兄弟像驅趕野狗一樣從天之驕子的地位上趕出遼東,成為了喪家犬,如果不是李華宇收留了他們,給他們重新找回了失去的生活和地位,只怕他們也會變成荒野上的一具死尸,變成別人和野狗野鳥的食物。這些來自遼東的漢子腦子里沒有別的花花,只知道誰給我飯吃,誰讓我活得像個人,我就要給誰好好干活。

          對于這支驃騎,李華宇很是下了些本錢。雖然戰馬緊缺,但是驃騎兵們每人都是雙馬的配置,每一伍還有兩匹馱馬用來駝運彈藥輜重等物。每個騎兵都是雙層甲胄,一層鑲嵌了鐵葉子的棉甲,一層上好的南中甲胄。至于說武器,除了馬銃、雙筒短火銃、馬尾手榴彈之外,更多的是虎牙刀、挑刀,虎槍、大斧,短斧、樺木柄鐮刀,骨朵等遼東常用常見的武器。

          鄂奎很是滿意的看了看自己手下這支精銳,不但裝備精良,更是士氣高漲。這段時間以來,部隊除了互相熟悉磨合之外,更是在個人技藝基礎上,加強軍紀,苦練配合,將南粵軍馬隊的騎兵墻戰術發揮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乘著夕陽西下,鄂奎率領著驃騎兵出發了。為首的數百人,一色做八旗滿洲鑲白旗打扮,為首的正是圖哈。圖哈此時儼然又是一個加了甲喇章京銜的牛錄章京了。

          左武威身上裹著一件大氅,厚厚的皮毛卻難以抵擋夜風的寒冷,讓這個面容和身體都十分消瘦的炮隊指揮官有些難耐。在他的身后,數十個觀測手和計算兵緊張的注視著遠方的夜幕。

          “鄂奎和圖哈他們去了有一個多時辰了,不會有事吧?”幾個炮隊的營官在左武威身后低低的聲音議論著。

          “不會!若是有事,清軍陣地上會有動作,有動作就會被咱們的哨兵發現。所以,只管等著!”左武威頭也不會的呵斥了一句。他口中這樣訓斥部下,其實,他的內心之中,卻如同烈火在焚燒一般焦躁。

          突然,深沉的夜幕當中,引誘有幾點火光一閃而過,隨即便是幾聲低沉的爆炸聲,喊殺聲隱約傳來。

          “手榴彈的聲音!他們動手了!”

          有人興奮的大聲叫道。

          各人都不說話,只是用手中的望遠鏡拼命的往那邊眺望,希望能夠借助望遠鏡穿透這夜色,把車馬店方向的情形能看得更真切些。

          不知過了多久,夜空中那邊幾道璀璨的火箭射上天空,炮隊陣地上一片歡呼聲:“得手了!”

          緊接著,又是幾朵煙花在空中炸開,左武威很清楚這其中的意義,那是鄂奎和圖哈為他指引著射擊目標。

          “炮隊全體!準備開火!”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驚天之變(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星際戰兵傳奇

          俎芳林

          滄瀾王

          咎向露

          天道天驕

          季映雪

          和平戰場

          佴谷雪

          魔獸見聞錄

          望又菡

          重回中考后

          第凝冬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