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閨中知己》。

          早上,沈明青從太婆韓老夫人院子里請安出來,吩咐備車,去城外大佛寺。

          早幾天前,符婉娘就捎信給她,今天她和家人要去大佛寺上香祈福,請她過去,說話玩兒。

          符婉娘是沈明青自幼的手帕交,兩人無話不談,交情極好。

          符婉娘去年秋天,剛剛和禮部尚書周安年的長孫周延葶成了親。

          符家是淮東大族,和身為淮西大族的周家,是世交姻親,周家諸人待符婉娘都極好。

          可再怎么好,嫁為人婦,和做姑娘,還是沒法相比。

          沈明青已經小半年沒和符婉娘好好說過話了,這會兒,簡直有些按捺不住。

          沈明青耐著性子坐在車上,進到大佛寺時,符家諸人剛剛到大佛寺不久,符婉娘還隨著眾人,在大殿里磕拜祈愿。

          婆子讓著沈明青進了歇息的廂房,喝了半杯茶,聽到外面一陣腳步聲,沈明青忙放下杯子迎出去。

          符婉娘跟在周家老夫人和夫人后面,看到沈明青,眼睛里都是喜悅。

          沈明青忙上前請安,老夫人伸手拉起沈明青,爽朗的笑道:“你跟我們婉娘有一陣子沒見了吧?正好,你陪著她,去那邊撿著福豆,好好說說話兒?!?br>
          老夫人一邊說,一邊笑著示意符婉娘,“好好陪大娘子說說話兒?!?br>
          符婉娘笑應了,垂手站住,看著老夫人和夫人進了廂房,才和沈明青一起,往旁邊兩間廂房進去。

          “這福豆是老太爺的?”進了廂房,沈明青指著屋子中間半人高的福豆簍子問道。

          “嗯?!狈衲锸疽庋绢^盛了些福豆端到炕幾上,又上了茶水點心,兩人對坐,有一下沒一下撿著福豆說話。

          “你們老太爺病得怎么樣了?說是要讓他致仕呢,你聽說沒有?”沈明青關切道。

          “病得……”符婉娘拖著長音,“就那樣吧。致仕的事兒,哪兒還用說!早就都想到了,老太爺像是上過好幾道折子了吧,說病得重什么什么的?!?br>
          “你們老太爺才六十出頭呢,怎么就……這是真要退了?”沈明青皺眉道。

          “我們老太爺,”符婉娘往前挪了挪,湊性生活的近沈明青,“是在閃姨娘死后病倒的,說病倒不怎么恰當,照我們夫人的話說,叫斷了精氣神了?!?br>
          “你們老太爺可真是,這一大家子,有兒有女有子有孫的,難道還抵不過一個心頭好?你們老夫人呢?剛才看她氣色還好?!鄙蛎髑嘁餐皽?。

          “我們老夫人早就看的不能再開了,閃姨娘病倒的時候,我們老夫人還讓備過我們老太爺的后事兒呢。

          倒是我們夫人,有點兒生悶氣,不過也就一點兒,一點點!

          我們老夫人說,老太爺致仕了也好,說我們老爺在外頭十年了,老太爺這一退下來,下一任,就好給我們老爺在六部謀個差使了?!?br>
          符婉娘說著,笑起來,坐直了上身。

          “也是。那你聽說了沒有,秦王爺薦了我阿爹接任禮部尚書呢?!鄙蛎髑嘁沧被厝?。

          “那戶部呢?”符婉娘驚訝道。

          “就是想把戶部拿過去,放到世子手里?!?br>
          “那皇上是什么意思?”符婉娘關切道。

          “看樣子,皇上該是沒什么表示。

          就是昨天的事兒,我阿爹一回去,就讓我趕緊進宮請見娘娘,說讓娘娘跟皇上說說,他調任禮部尚書不合適,說什么清查糧倉的事兒,明書就行,讓明書去。

          我出到二門,聽小廝說,明書散了朝,先去了睿親王府,肯定是去找小姑了。唉?!鄙蛎髑嗝碱^微蹙。

          “你上一回跟娘娘說朝里的事兒,不是說娘娘發了很大的脾氣?那這一回呢?”符婉娘皺起了眉。

          “嗯,我去了,不過一個字兒也沒提。

          一來,娘娘最厭煩我們家從她那里走皇上的門路,說了也沒用。還有,”

          沈明青頓了頓,落低聲音,“我二叔的事兒,娘娘很生氣,說二叔無辜,我太婆不該因為二叔不是她生的,就推二叔去死。

          你想想,娘娘雖說也姓沈,跟我們家,三服都出去了,我太婆這樣不講性生活的道理只論親疏,娘娘會怎么想?唉?!?br>
          沈明青一聲長嘆,“當初聽到世子遇刺的事兒,我心都提起來了,就覺得只怕跟我們家脫不開干系,可直到二叔被押走,我才知道……”

          “這不是你能說得上話的事兒,不是你的錯,別多想?!狈衲锷焓职丛谏蛎髑嗍稚?。

          “沒法不多想。娘娘愛和二嬸說話兒,召二嬸進宮三四回,也就召阿娘一回兩回。

          阿娘和太婆進宮說話兒時,娘娘常說二叔能干明白,讓我阿爹有事多和二叔商量。

          現在,太婆把二叔推出去死,娘娘會怎么想?

          我簡直不敢多想!”沈明青一下下捶著炕幾。

          “已經沒辦法了。那就別多想,還能怎么辦呢?”符婉娘挪過去,抱住沈明青。

          沈明青靠著符婉娘,好一會兒才直起上身,哽咽道:“我沒事兒了?!?br>
          “你以前不是常說,管著戶部的不是你阿爹,是你二叔,現在,你二叔沒了,你阿爹去禮部倒是好了。再怎么,禮部也不像戶部吏部那樣。轄制不住,也不會出什么大事兒?!狈衲镒厝?,嘆氣道。

          “我阿爹要是有這個自知之明就好了,還有明書?!鄙蛎髑嗫嘈B連。

          符婉娘沉默了,好一會兒,上身前傾,看著沈明青道:“那天聽說你阿爹跪到睿親王府門口,我一夜沒睡著,你那些打算?”

          “不知道?!鄙蛎髑嘌蹨I下來了,“本來就是極難的事兒,可是,”沈明青看著符婉娘,“現在更要盡力了是不是?”

          “唉?!狈衲镆宦曢L嘆。

          兩人相對,沉默良久,符婉娘低低問道:“娘娘呢?能看出點兒什么嗎?”

          沈明青搖了搖頭,沉沉嘆著氣,“和二叔一案死了的,還有隨太監呢,娘娘能說什么?能有什么?我是半個字都沒敢提,連往這事上近一點的話都不敢說?!?br>
          “世子這件事,真是蠢極了!”符婉娘攥拳捶了下炕幾。

          沈明青臉色蒼白,沒有說話。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閨中知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天司語心齋筆錄

          康朵

          測試書籍勿閱

          澹臺幼珊

          攝旅專家日常小diss

          乾小晨

          史上最強心臟

          索宛亦

          方程式愛情

          奇苗

          都市奇門相師

          臧雁蓉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