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誰告訴你程頤說過那樣的話》。

          斜陽夕照,古今誰免余情繞?

          晚來愈發冰涼的秋風,好像勾起的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掀著騾車的氈簾,送進一陣陣的寒意。

          落日的金暉,卻是暖而美的,又是機靈俏皮的,趁著風卷氈簾的當口,溜進車廂,映上車中大小人兒的面龐。

          與來時各自懷著尷尬的心思不同,此時,姚歡與邵清,都為今日從蘇頌這里得了些指教和啟發,而欣然。

          他們,一個是現代人,一個是遼人,論來,在這煌煌赫赫的都城開封,皆是不可言說的冒牌身份。

          平日里,他兩個,常于人群之中驀地惘然,似乎再是表面上的順風順水,也還是孤獨的。

          然而蘇頌,蘇公,一位具有完全宋人血統的宰相和高士,如自家祖父般,在簡樸卻寧馨的宅院里接待了他們,討論了有趣的議題,暢聊了廣闊的見聞,當然,也分寸適度地發了些“遙想老臣我當年如何如何”的感慨。

          這種相處,帶來奇妙的美好感覺。

          這比邵清劃著竹筏子在大水中救人、焚柏葉煮湯藥地防疫,或者比姚歡給災后的開封百姓施粥,更具有強大的撫慰他二人精神世界的意義。

          蘇頌既不是一個鐘鳴鼎食繞君忙的權臣,也不是一個但愿長醉不復醒的詩人。

          他是賢者與智者。

          接近一個王朝、一個時代的真正賢者與智者,才令人豁然開朗,也給人更深的自信。

          騾車快到撫順坊時,邵清探出身去,喊車夫停在路邊樹下。

          “姚娘子,汝舟,我便在此處下車吧。車資我已付過,你們坐著回青江坊便是。童子們復課也就在這幾日,呂剛會來報知?!?br>
          姚歡總覺得自己應尋三兩句話表達什么,卻忽地感到片刻前還清明的心腑,又好像蒙了層說不出是濃是淡的薄霧,抓不到清晰的主旨。

          “先生,我,還要些胡豆?!?br>
          她只冒出了這么一句。

          邵清朗然一笑:“娘子放心,你給番客們指了生財之道,他們高作業H興還來不及。豆子定能管夠。只是若要一時就如片茶或香料般源源不斷,也非易事?;仡^,我讓葉柔來與你細說?!?br>
          邵清下了車,又走到騾車邊,在姚歡坐著的這頭,輕輕敲了敲木框。

          姚歡撥開氈簾。

          邵清溫言道:“恭喜姚娘子?!?br>
          姚歡一愣,旋即明白他所指。

          她咬了咬嘴唇,也不知怎地,鼓起勇氣道:“先生平日為汝舟傳道授業解惑,今日也為我解解惑吧。我聽人說,洛學的程頤先生講過,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孀婦不可再從人……”

          這回輪到邵清吃驚,他不等姚歡說完,便打斷道:“誰告訴你程子說過這樣的話?”

          ???

          姚歡納悶,程頤沒說過這句話?這難道不是后世批判程朱理學常提起的靶子嗎?

          卻見邵清離開車窗,轉身又上得車來,仍是坐在姚歡與汝舟對面,肅然道:“我雖尚是白衣,但自認對孟子與洛學都精研之,我從未聽過大程子說過此話,小程子先生雖然健在,我相信他也不會說出這樣荒唐之言。恰恰相反,姚娘子可知,程子有一表妹,夫君過身后,程子的父親將這甥女接回家中,又鄭重地為她尋了一門體面的親事。程子還對父親的義舉大加贊賞,并認為表妹這般好的女子,理應再嫁?!?br>
          姚歡聽得瞪大了眼睛。

          作為一個現代人,她知曉“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是從朱熹轉述程頤的話中得來。但朱熹是南宋時候的人,得三十幾年后才出生,這如何能與如今的邵先生打問。

          不想,邵清卻繼續維持著一臉凝神細思之色,片刻后似乎悟到什么。

          “我想起來了,程子的確說過失節不失節的話,但那不是指凡夫俗子,更不是單指女子。程先生所提的貞女義夫,與姻緣無關,乃是映射五代世風靡靡,君不君,臣不臣,文人士大夫毫無氣骨?!?br>
          邵清如此一解釋,姚歡恍然大悟。

          有道理啊。

          她雖詩詞不及格,但依稀記得,大學時老師解讀過,多少閨作業H怨詩,其實說的并非妾有意而郎無情的薄幸事,真正要表達的,乃是不得志的文人渴望天子和權臣大大們“看我一眼吶”的意思。

          唉,后世人以訛傳訛,或者半桶水晃蕩,或者因了某種意識形態的需要,抓住失節不失節的只言片語,整個兒地把程朱理學這唐宋變革之際奪目而精深的思想成果給否定了。

          文明世界的巨大損失,莫過于此。

          姚歡啞然,身側始終滴溜溜轉著眼珠子旁觀的弟弟汝舟,此時卻稚聲開腔道:“先生,所以我阿姊可以嫁給曾四叔嗎?”

          這真是耿直他媽給耿直開門——耿直到家了。

          事已至此,敞開天窗的亮話,被汝舟這樣的娃娃脫口而出,兩位成年人,反倒坦然了。

          邵清的眼底,泛出淺淡卻分明透著真誠寬慰的笑意。

          他望著姚歡道:“姚娘子,在下看來,人心就如番商那青綠豆子,不到火候,不知真味。即使用了火力,法式不同,味也不同。娘子的心,當初在汴河畔是真的,如今若要與曾府公子結為眷屬,也是真的。萬事皆有緣法,緣分既來,為何要躲?至于旁人所言,哪怕那旁人是二程,甚至是孔孟,又何懼哉?”

          “先生說得有理!”姚汝舟喜道。

          不過,汝舟心底又是困惑的。邵先生此前看上去,不是喜歡我阿姊嗎?

          怎地他倒不來攪亂此事?

          平日在私塾,胖墩他們往俺碗里撒沙子,不就因為想吃我帶的糯米豬肚蓮子團子、我卻不給嗎?

          邵清見這姐弟二人,皆是一臉復雜神色,一時之間又憐又嘆。

          自己的胸中何嘗就真的云淡風輕了。

          但他一氣呵成說的那番話,確是發自肺腑。

          君子成人之美,他邵清好歹也是個七尺男兒,怎能棄了磊落作派。

          他遂拍拍汝舟的小肩膀,笑道:“汝舟,喜宴之日,務必來叫你先生我,去隨個份子,喝一杯?!?br>
          邵清說完,第二次下車去。

          他記住了姚歡看向他的感激的眼神。

          還有汝舟這娃娃,頭一次向他露出渾無敷衍或古怪的笑容。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誰告訴你程頤說過那樣的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萬古魔訴

          言鳴

          修真歷史散記

          梁丘樂和

          承平印

          納寒煙

          參靈渡厄

          東門修

          萬象劍訣

          伊清昶

          我被穿越了

          祁柔麗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