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容清你真的沒有半分隱瞞》。

          “這就怪了?!辟Z神醫皺起了眉頭,“她體內含有麝香,而且已有一些時日了,近日有加重趨勢?!?br>
          “麝香?”四爺驚愕道,“這怎么可能,但凡海棠所食所用之物皆經太醫查驗,怎會有麝香,章飏章遠兩位太醫怎么從未查出來?!?br>
          “……”

          “對了!一個多月以前,有人用三七粉和紅花粉毒害海棠,可跟這個有關系?”

          賈神醫搖搖頭:“癥狀不同,不過結果都能引起小產,當時向姑娘誤服三七粉和紅花粉份量如何?”

          “量少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就是海棠拿了沾有三七粉的洋糖,沒有洗手就吃了糕點,后來經太醫查驗,那種三七粉里加入了一種經過特殊精煉提純的紅花,所以才導致腹痛不止,差點小產?!?br>
          賈神醫問道:“那三七粉可還在?”

          四爺遺憾的搖搖頭:“王府豈能再留這些害人的東西,當時全都銷毀了?!?br>
          “沒有也罷?!辟Z神醫又道:“依貧道之見,這兩者應該沒有什么關系,就算當中摻雜了麝香,只是手上沾了一點,體內絕不可能留下用過麝香的痕跡,而且王爺你剛說一個多月前,時間上也不太符合?!?br>
          說著,他又皺了一下眉毛,沉吟道,“或者上次腹痛不止,主要不是因為三七和紅花,而是因為麝香,雖然量不多,若母體強壯也沒事,只是向姑娘身體虛弱,根本承受不住?!?br>
          四爺心里陡然驚怔,細細想來,就沾了那么一點,怎會如此嚴重,可是章飏是他信任的太醫,沒有理由騙他。

          難道他沒查出來海棠用過麝香,還是別的?

          還有,自從海棠誤食了三七的那一天,章飏來過,救了海棠和孩子,還幫他抓到了兇手,之后,他就來過一次,其他時間都是章遠過來。

          難道章遠在藥里下了麝香?

          想著,心里慢慢浸出一層寒意。

          他急問道:“那如何才能查出這麝香來源?”

          “將向姑娘平日所服的安胎藥,所食所用之物,哪怕不用的薰香燃料,胭脂水粉,眉黛唇脂都拿來給貧道瞧瞧,興許可以查出來源?!?br>
          頓一頓,又道,“若查不出來,就算貧道開了藥,恐怕也是治標不治本?!?br>
          四爺臉上凝聚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憤怒,還有深切的焦慮,他迅速命人將賈神醫所說的東西,一股腦的拿了過來。

          賈神醫最先查了藥渣,連藥罐子都查了,然后又查了薰香燃料,胭脂水粉,唇脂,也未有異樣,直到拿起螺子黛時,他檢查了良久。

          最后下定論道:“找到了,就在這螺子黛里,里面含有大量的麝香,不過同時還含有好幾味香料,剛巧將麝香的味道掩蓋住了?!?br>
          四爺向來對女人家用的這些東西不甚上心,不過螺子黛他還是知道的,他又是疑惑又是憤怒,沉聲問道:“海棠屋里,哪來的螺子黛?”

          不等人回答,他突然又想了起來,海棠在他面前提過那么一句,說嫡福晉派人送了螺子黛過來。

          他當時說了一句,容清送過來的東西你放心用就是,不必過于在意自己承受不起,你不用,反而違了她的好意。

          難道是容清?

          這怎么可能?

          是他讓海棠放心的用,所以是他害了海棠和孩子?

          這時,潤云正氣憤的要回答,四爺忽然一抬手,阻止她說話,畢竟這內宅丑事,讓一個外人聽到了也不好。

          賈神醫心知肚明,慎重起見,將所有的東西都檢查完了,除了螺子黛,均無異樣。

          四爺凝重了臉色問道:“那先前兩位太醫為什么沒有查出來,是醫術不精,還是?”

          “這個貧道可不能亂說,因為麝香通過肌膚慢慢滲入,進入體內的量有限,一般太醫查不出來也有可能,不過要看是誰來查了?!?br>
          四爺咬著牙道:“太醫院婦科圣手章飏,還是他弟弟章遠?!?br>
          賈神醫隱晦一笑:“這個四爺自己忖度,貧道不好說?!?br>
          四爺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氣得暗暗捏緊了拳頭。

          “不過?!辟Z神醫話鋒一轉,“貧道還有一個疑問,莫不是向姑娘又用了螺子黛,怎么近日有加重趨勢?”

          潤云“哦”了一聲,正要說是弘時拿了螺子黛畫了畫,向海棠突然扶著端硯的手掀簾走了出來,沖著她搖搖頭。

          “海棠,你怎么出來了?”四爺連忙上前要扶她。

          向海棠道:“是我,我想想覺著用螺子黛應該沒有什么關系,當初我堂姐有孕時,也一樣畫眉,所以忍不住愛美之心,就用了?!?br>
          上次差點小產,因弘時而起,這次,她不想再讓弘時背鍋,而且還有圓兒也在一起,不如自己認了。

          四爺哪里還敢怪他,他自己也有責任,命潤云和端硯將向海棠扶回屋里好好躺著,待賈神醫開了藥,蘇培盛將賈神醫送出去之后,他陪了向海棠一會兒,便陰沉著臉色去了正院,一進去就將所有下人都屏退出去。

          烏拉那拉氏見他神色不同以往,面色沉沉,青筋微跳,隱著暴怒之意,她小心翼翼的問道:“爺好好的這是怎么了,怎么臉色這么難看?”

          他暴怒的臉色突然平靜下來,平靜的反而更加讓人害怕,一雙毫無情緒的眼睛,黑幽幽的,很冷。

          烏拉那拉氏看著他的眼睛,又問了一句:“爺,你到底怎么了?”

          “螺子黛?!本瓦B他的聲音也極其平靜,“你送給海棠的螺子黛是怎么回事?”獨愛緋聞妻

          有關螺子黛是一直糾纏在烏拉那拉氏心里的一個小結,突然聽他這么問,她臉色頓時一白:“螺子黛怎么了?”

          四爺咬著牙道:“那里面含有大量的麝香?!?br>
          “什么,麝香?”烏拉那拉氏白著臉色往后退了一步,驚惶的看著四爺,“怎么會有麝香,那是額娘送給我的?!?br>
          她不敢說出是德妃娘娘讓她送給向海棠的,因為連她自己都覺得奇怪,這當中應該有問題,四爺怎么會想不到。

          畢竟德妃身份之高,是不可能會送這么貴重的東西給一個侍妾格格。

          盡管她想到了,她依舊送給了向海棠,而且從未提醒過她,一來她怕得罪了德妃娘娘,二來向海棠如何,究竟與她沒什么干系。

          她不可能為了向海棠忤劣德妃,現在想來,德妃娘娘想要對付的人不是向海棠,而是她。

          向海棠只是王府里一個小小侍妾,難道僅僅只是因為傳出了和十四爺不好的流言,德妃就花這心思來對付她?

          當時,她想著,德妃娘娘疼愛老十四至深,或許因為老十四而十分厭惡向海棠,才會送螺子黛給向海棠。

          因為那螺子黛是宜妃送給德妃的,德妃與宜紀交惡,她是不敢輕易用宜妃送來的東西。

          就算宜妃想要加害德妃,也不可能用麝香,德妃年紀那么大了,也不可能再生養,而且她已經有兩個兒子了。

          不是宜妃,那麝香就是德妃下的,由她的手送給向海棠,一旦向海棠出了事,被查出螺子黛里含了麝香,這件事她就說不清了。

          德妃完全可以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身上,說她嫉妒向海棠得寵,

          她越想越覺得驚悚,當時,她怎么就沒想到這一點,僥幸的以為德妃將自己厭惡的東西送給厭惡的人。

          她忘了,德妃當初將她放在四爺身邊就是做個探子,這些年,她從未傳過去什么有用的消息,德妃早就對她不滿了。

          可她們到底是一家啊,烏拉那拉氏與烏雅氏不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么。

          她用得著這么狠?

          想到這里,腦子里幾乎快要空白,德妃絕不會承認螺子黛里含有麝香,應該也不會承認是她吩咐她將螺子黛送給向海棠的,德妃沒那么蠢,故意讓別人懷疑她。

          若她如實告訴四爺,四爺跑到宮里質問,說不定德妃還要反咬一口,說她栽臟誣陷,離間他們母子之間的感情。

          反正,她怎么做怎么說都不對。

          到底要不要說實話?

          說了實話,四爺會懷疑她明知螺子黛有問題,卻還是送給了向海棠,依舊有故意謀害之嫌。

          如果她將德妃的原話告訴他呢,四爺會不會相信她是無心之失?

          德妃當時說:“本宮知道,這些年老四心里一直對我這個額娘心存不滿,覺著我不公,偏愛老十四多了一些,其實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能真的一點都不在乎老四呢?!?br>
          “其實本宮心里還是很有老四的,聽說他很喜歡一位向氏女子,也難得,老四這樣冷情的人會對一個女子這么癡情,怕就怕他步了他皇爺爺的后塵啊,為了一個女子斷送了前程?!?br>
          “罷了,本宮也難得遂他一次心愿,這里有一斛螺子黛,本宮已年老色衰,用不著這些了,就送給她吧,也當本宮為老四盡了一份心,若等他日,老十四喜歡上了哪個女子,那個女子又真心愛老十四的話,不論門第身份,本宮也一樣的賞給那位女子?!?br>
          德妃是握著她的手,含著眼淚說的,說的無比真誠,若不是了解德妃,都要信以為真了,而且她當時的確相信了幾分。

          到底四爺是德妃的親生兒子,哪能一點都不愛呢。

          直到萬壽圣節入宮,德妃又問了她一次,她才更加懷疑,恰逢聽到宜妃身邊的宮女偷偷在背后譏笑德妃,說她:“瞧這德妃娘娘的得意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得寵呢,就連螺子黛也要我們娘娘送?!?br>
          她當時就明白了,不過也沒想到這么深。

          如果她不說實話,只說德妃將螺子黛送給她的,那依四爺對德妃的了解,應該會相信德妃有意讓四爺沒有嫡子。

          可是萬一有一天,四爺知道了全部事實呢?

          到那時,她可能會失去四爺所有的信任。

          她到底該怎么辦?

          兩權相害,取其輕,誰輕?她心里竟難以抉擇。

          四爺難以置信的看著她,驚然道:“你說什么,是額娘送給你的?”

          烏拉那拉氏依舊猶豫不決:“……的確是額娘送給我的?!?br>
          遲疑間,她渾身沁出一層冷汗,咬咬牙道,“就是萬壽圣節前夕,你讓我到宮里多幫襯著額娘和佟佳貴妃,那會子額娘送給我的,難道……”她聲音開始發顫,“額娘她不想讓我再生下孩子?”

          “如果真是她……”四爺的聲音里帶著森然冷意,同時,又透著一種莫可名狀的悲哀,他一字一字咬牙道,“那她對我當真沒有半點母子之情了?!?br>
          他又看向她,目光在她臉上停留了好半晌:“容清,你真的沒有半分隱瞞?”

          烏拉那拉氏心里頓時一個激靈,微微吸了一口涼氣,搖頭道:“沒有,四爺你是知道的,我素來不愛這些,想著四爺心里寵愛向格格,這才派人送過去的,若這螺子黛里真有麝香,向格格用了,怎么兩位章太醫都沒查出來呢?”

          四爺頷首思考了一下方道:“賈神醫說了,海棠體內麝香含量極少,而且自從海棠查出來懷孕之后,便不大用這些了,兩位太醫查不出來也不算什么意外?!?br>
          “原是這樣?!闭f著,她忽然跪了下來,“都怨臣妾,是臣妾害了向格格和孩子,還請爺責罰?!?br>
          四爺扶起她:“你是無心之失,怎能怨你,要怨就怨……”

          他的臉上再度露出憤怒哀傷之色,沒有再往下說,只是獨愛緋聞妻努力克制住了情緒,有些疲倦的坐了下來。

          烏拉那拉氏面上浮起一絲不安,親自倒了一杯茶遞到他跟前,又問道:“那向格格和孩子?”

          “幸虧海棠和孩子暫時無礙,否則,這件事我也不會善罷甘休?!?br>
          “那爺想要怎么樣?”她小心翼翼的試探道,“要去宮里問德妃娘娘,將事情問個清楚嗎?”

          “若去了……”四爺頓了頓,“那我們母子之間便真的撕破臉了?!?br>
          “我怎么也沒有想到,額娘會這么狠?!睘趵抢涎劾锓浩鹆藴I光,“她不疼愛你也就罷了,為何連你的孩子也容不下?”

          四爺冷笑一聲:“她對我素來心狠?!?br>
          他一把握過她的手,抬起眼睛看著她,“容清,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嫡妻,唯一的正妻,所以我敬你,信你,不管我寵愛誰,這點我都希望不要改變,你永遠都是我值得信任的烏拉那拉容清,永遠是我唯一的嫡妻?!?br>
          烏拉那拉氏聽了,心里五味雜陳,更添不安,她甚至有些后悔剛剛有所隱瞞,可這會子再讓她說出全部的事實真相,她依舊說不出來。

          她勉強從唇邊擠出一絲溫和的微笑,含著眼淚點了點頭。

          又聽他道:“我不想因為海棠懷有身孕,再鬧的府里大動干戈,流言四起,這樣對海棠,對孩子都不好?!?br>
          “……”

          “這幾日戶部的事太忙,恐怕我抽不開身,章飏章遠兩位太醫就不必請了,到時我就多麻煩麻煩賈神醫,至于后院的事,就托付給你了,勞你多照顧照顧海棠,千萬不能再出一丁點岔子?!?br>
          說到最后,他握緊了她的手。

          烏拉那拉氏只覺得他的手雖帶著暖意,卻無端的讓她周身發涼。

          四爺竟然將向海棠母子交給了她,那她身上就責任重大了,一旦母子二人出了任何差錯,她無法逃避責任。

          她微微咬了一下唇,心中百般情緒交集,點點頭道:“好,我必定極盡所能護向格格母子安全?!?br>
          他若有深思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br>
          離開正院之后,四爺恨不能直接沖進永和宮去質問德妃,可是理智讓他停了下來。

          他知道,僅憑容清一面之詞,她絕不會承認,反而會栽臟陷害是容清做的。

          當年她將容清送到他身邊,他不是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但這么多年,容清從來沒有做過一件背叛他的事,所以他才會敬她信她。

          額娘早就對容清心生不滿,更對他不滿。

          而海棠只是一個侍妾格格,在王府的地位微不足道,因為她懷孕已經鬧出搜府和武格格畏罪自殺之事。

          若再將這件事鬧出來,額娘很可能會借機哭訴到皇阿瑪跟前,說他重色忘德,為了一個侍妾格格竟然誣陷自己的親額娘。

          皇阿瑪是個十分重視孝道的君王,如今又甚為寵愛額娘,重視老十四,除非鐵證擺在眼前,否則,皇阿瑪不會信他,不僅不會信他,還會因此申斥他,對他失望。

          可事情也不能就這樣不了了之,否則,他心里始終難平,想吩咐顧五直接將章飏章遠兩位太醫抓來問個清楚。

          轉念一想,這樣動靜鬧的太大,若兩位太醫抵死不認,那只有酷刑伺侯,到時,這件事又會鬧到皇阿瑪跟前去。

          他幾經思量,叫來了狗兒,狗兒聽了,胸有成竹的拍拍胸脯:“章飏那里奴才沒什么把握,不過那個章遠嘛,主子爺你就請好吧!”

          “哦?”四爺疑惑的笑了笑,“你小子怎么這么有把握?”

          狗兒嘻嘻一笑:“奴才認識他的相好啊?!?br>
          “他的相好?”

          “就是醉紅樓的沈惜惜,當年還和林相宜打過擂臺爭奪過花魁娘子呢,林相宜只比她多了一枝花險勝于她,自從林相宜走后,她就是醉紅樓的頭牌花魁娘子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不過賣藝不賣身……”

          “好了,好了?!彼臓攲ι蛳]什么興趣,只笑道,“你小子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認識,我只問你,你怎么能讓她聽命于你,套出章遠的話,莫不是她也是你的相好?”

          “奴才可無福消受這樣的美人?!惫穬何恍Γ骸拔r有蝦道,蟹有蟹路,奴才交友廣闊,這點路子還是有的,主子爺盡管放心?!?br>
          狗兒雖然平時看上去油腔滑調的,其實辦事十分牢靠,他笑著揮揮手:“去吧!”

          狗兒真要走,四爺忽然又叫住了他:“慢著!”

          狗兒疑惑道:“主子爺還有何事要吩咐?”

          四爺凝起眉頭問道:“那個甘小蝶還是沒有找到?”

          “沒有,也是奇了,她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怎么也找不到?!?br>
          “這個女人不簡單,留著始終是個禍害,若有她的消息,務必馬上除掉?!?br>
          “扎?!?br>
          ……

          申時末,粒粒雪珠子飄下,打在屋頂沙沙作響,不一會兒屋宇已鋪蓋上一層云絮般的白。

          屋內暖了地龍,與外面的寒冷形成鮮明的對比,如春天般溫暖。

          即使如此,向海棠還是覺著有些冷,手里捧了一個小暖爐,正坐在暖炕上教陳圓折蝴蝶,別看陳圓人小,還挺有耐心,學得有模有樣。

          只是到底手指頭沒有大人靈活,折了好幾次都是失敗,陳圓不灰心,繼續讓向海棠一遍遍的教他,又道:“蝴蝶送給娘,娘高興?!?br>
          說著,他有些愁苦的搭下俊秀的眉毛,“姐姐,娘怎么還不回來?”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容清你真的沒有半分隱瞞》。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我把魔法貢獻給了國家

          司馬癡海

          攬天

          僑絲琪

          每天都是團寵

          危書南

          封魔殤

          鄞致

          元素I血與夢境

          谷梁陽陽

          重生之大宋浮生錄

          表自明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