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帝王之相》。

          三七粉事件,兒子的表現令她太失望了,失望到開始懷疑人生,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生了一個傻子。

          就算向海棠教會了他背書又有什么用,他還是這么的不通事務,差點害死了她。

          盡管她沒死,反而因禍得福,事后四爺命人送了許多賞賜過來,她協理管家的權力在手中握的更牢了,可她就是心里不快活,過不了這個坎兒。

          弘時想上前安慰她,遲疑了好一會兒,還是不敢上前,小聲問道:“額娘,我可以去找懷瑩妹妹玩么?”

          “玩玩玩,整天就知道玩!你什么時候才知道用功讀書??!”這句話再次觸動了李福晉敏感的神經。

          想到武格格買通她院子里的丫頭,將三七粉放到翠兒枕頭底下陷害她,她就恨的咬牙切齒,對小格格自然喜歡不起。

          不僅不喜歡,而且深為厭惡。

          偏偏兒子跟小格格玩的最要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著要送給小格格,她怎能不氣。

          她蹭的一下站起,指著他怒聲道,“還不趕緊給我滾過去背書去,今兒我就盯著你,若鄔先生教你的都背不出來,晚上你就不用吃飯了!”

          “哦?!?br>
          弘時低著頭,小手偷偷抹了一把眼淚,委委屈屈的朝著書桌走去。

          “福晉好好的怎么動了這么大怒!”明嬤嬤過來時,站在屋外全聽到了,她實在不忍,掀了簾子走了進來,“氣大傷身,李福晉該好好保養才好,若氣出病來,如何幫嫡福晉協理管事?”

          李福晉本來就有些忌憚明嬤嬤,也不敢冷臉駁了她的面子,沒好氣道:“多謝嬤嬤提點?!?br>
          明嬤嬤道:“奴婢當不起李福晉一聲謝?!?br>
          她走到弘時面前牽了他的手,又對著李福晉道,“府中事務繁忙,嫡福晉這些日子還要照顧小格格,也分不開身來,一切還得依仗李福晉,小阿哥留在這里也是打擾,不如讓奴婢帶他回屋讀書?!?br>
          李福晉無奈的擺擺手:“去吧!”

          弘時微微松了一口氣,以前覺得明嬤嬤是老虎,現在反而成了對他好的人了,額娘倒變成了老虎。

          如果他能像從前跟著向格格讀書時一樣,讀得進去讀得好,想來額娘應該會少生很多氣吧!

          都是他不爭氣。

          他神情沮喪的嗐了一口氣。

          ……

          秀水閣

          懷真離開之后,陳圓在榻上玩了一會兒小老虎就睡著了,錢格格要將他抱走,向海棠貪戀和他一起的時光,便沒讓抱走。

          她躺在他身邊,伸手摸摸他紅撲撲的小臉蛋,臉上情不自禁的溢出幸福的笑容。

          正想親一親他,他卻翻了一個身,將小手搭到了向海棠身上,像是夢見了什么好吃了,砸巴了兩下嘴巴,囈語道:“娘……”

          “哎——”

          向海棠心緒萬千的低低答應一聲,眼淚已盈滿眼眶。

          沒想到,她還有能再抱著圓兒睡覺的這一天。

          她靠著他更近了一些,輕輕吻了吻他的額頭和臉,然后滿足的抱著他,自己也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模模糊糊間,臉上有些癢癢的感覺,好像有人在用什么東西撓她。

          “別動……”

          她下意識的揮手。

          “你這丫頭怎么還是這么貪睡?”四爺微微直起身,蹙了眉頭看著他,想叫醒她,似乎又怕叫醒她,聲音很輕。

          然后,又看了看她旁邊睡得正香的陳圓,眉頭蹙的更深了,擰成了一個結。

          恨不得直接將這小東西從被窩里拎出來,扔到大門外去。

          自打他來了以后,海棠幾乎將全部心思都放到了這個小東西的身上,只要精神好一點,都是陪著陳圓玩,他每回來看她,只要陳圓在,海棠就會冷落他,對愛搭不理。

          即使和他說兩句話,也是敷衍,兩只眼睛始終盯在陳圓身上。

          好不容易陳圓不在,她也沒對他好到哪里去,談的論的都是圓兒,圓兒。

          有一回竟偷偷替陳圓做小肚兜,他瞧見了,怕她費精神不利用養胎,不許她做,她反倒還氣哭了,他也只能隨她了。

          唉!

          這小女人本來就有些矯情,懷了身孕之后就更矯情,半句都說不得,一說就要哭。

          如今更過分,她竟然抱著他睡覺,小孩子不懂事,在睡夢中萬一碰到她肚子可怎么好?

          他氣恨恨的盯了陳圓一眼,陳圓在睡夢中嘟起小嘴吮吸了兩下,好像在吃奶一樣。

          還別說,這小子討厭歸討厭,小模樣還挺可愛,尤其是睡著的時候。

          四爺忍不住笑了笑。

          還沒笑完,陳圓忽然睜開了眼睛,見到四爺正盯著他看,他也沒有害怕,只是眨巴眨巴惺忪的眼睛打量著他。

          看了好一會兒,才扁著小嘴想要哭,未等哭出來,四爺以命令的口吻輕喝一聲:“不許哭!”

          陳圓見他兇巴巴的樣子,愣了一下,恰好向海棠被吵醒了。

          還沒來得弄清楚怎么回事,陳圓“哇”的一聲終于哭了出來,然后伸出手指指向四爺控訴道:“姐姐,王爺兇兇,兇圓兒,嗚嗚……”

          “……”

          這小東西還學會告狀了?

          四爺抽抽嘴角,僵在那里。

          向海棠氣憤的盯了一眼四爺,然后抱著陳圓柔聲哄道:“圓兒不哭,圓兒乖,王爺不是兇圓兒,他本來就長著一副兇相,對誰都是這樣的?!?br>
          四爺嘴角抽得更厲害了:“……”

          他本來就長著一副兇相?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娘,圓兒要娘,要娘?!逼綍r陳圓睡好了,醒來總是笑,今天睡夢突然被驚醒,他鬧起了盛世嫡妃鳳輕脾氣,哭的更厲害了,“圓兒要娘?!?br>
          連哭邊鬧著要起床。

          四爺生怕他踢到碰到向海棠哪里,干脆直接伸手一抱,將陳圓抱了出來。

          本來想拎的,怕向海棠又哭。

          陳圓驟然從暖被窩里被抱出來,遇到冷氣,小身子頓時一抖,然后四爺就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滾燙,四爺臉色一僵,在風中凌亂了。

          雖然他也做了阿瑪的人,可是沒哪個孩子在他身上尿過,這也是頭一遭了,竟是留給了陳圓這個臭小子。

          他嫌棄的一把將他拎起,心疼的向海棠立刻就要爬起來抱過陳圓。

          “小心,海棠?!彼臓旙@呼一聲,連連道,“我來弄,我來弄?!?br>
          生怕向海棠起得急傷了自己,連忙又將陳圓抱好了。

          “給我!”向海棠看到他嫌棄陳圓的樣子,知道他心里對陳圓還是有芥蒂,心有些傷,賭氣的伸出手,“這么冷的天,你想凍死圓兒嗎,趕緊給我,我要幫他換衣服?!?br>
          “奴婢來,奴婢來?!?br>
          冷嬤嬤腰傷養好了,她一開始見到陳圓也覺得有些訝異,因為陳圓長得像小時候的四爺,再加上陳圓小嘴兒巴巴的很甜,她益發喜歡陳圓了。

          聽到里面的聲音,她和潤云,端硯都急忙走了過來,潤云手里端著一盆熱水,端硯拿了毛巾和松花粉。

          冷嬤嬤心疼的從四爺懷里接過陳圓,四爺低頭一看,就看到自己身上濕了一大片。

          好像也沒哪個在意到他身上被尿濕的,忙著給陳圓洗屁屁的洗屁屁,拍松花粉的拍松花粉,找衣服的找衣服,穿衣服的穿衣服。

          四爺尷尬的站在那里也插不上手,好像成了一個多余的人。

          等忙完一切,端硯回身準備倒水,才“呀”了一聲道:“主子爺,你身上竟濕成這樣了,奴婢趕緊去幫你找一身干凈的衣服給你換了?!?br>
          四爺冷著臉不理她,端硯也不敢再多話,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從他身邊走過,倒了水,才過來幫他找衣服。

          潤云忙著去倒茶,而冷嬤嬤則忙著幫向海棠哄陳圓。

          陳圓哭了一會兒就不哭了。

          端硯找了好一會兒,只找到一件藍色暗花紗便袍,她記得還有一件穿在里面的月白中衣和這件暗花紗便袍放在一起了,翻了半天沒有,便問向海棠道:“主子,主子爺那件月白中衣呢?”

          向海棠正在和陳圓玩小老虎,心不在焉的“哦”了一聲道:“我想起來了,那件月白中衣是棉布做的,又厚實又軟和,我瞧袖口都毛邊了,眼瞧著就要破了,便剪了,中間縫了棉花,給圓兒做了一個墊在小床上的尿墊子?!?br>
          四爺額冒黑線:“……”

          潤云笑道:“圓兒少爺早就不尿床了,哪里還用得著尿墊子?!?br>
          向海棠學著小老虎“嗷嗚”了一聲,與陳圓手里的小老虎對撞到一處,她連著頭也沒抬,巨有理道:“就算不尿床,天氣這么冷,墊在床上也暖和不是?”

          四爺臉更黑了,抬腳便去了里屋換衣服,也沒人發現他走了。

          冷嬤嬤笑道:“很是,而且小孩子家一玩的高興過了頭,就容易尿床,還是預防著些好,多一層尿墊子多一層保護嘛?!?br>
          潤云嘻嘻一笑:“主子眼看著真是要做額娘的人了,就是細心,手也巧,什么都會做?!?br>
          “說手巧,我姑姑的手最巧,她才是什么都會做呢?!?br>
          冷嬤嬤贊嘆道:“還真是,但凡陳夫人做出來的東西就是比旁人做的好,有她在這里照顧,你胃口都好了些,不過還是那么的貪睡?!?br>
          潤云蹙眉道:“孕婦不就是貪睡么?”

          冷嬤嬤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想說什么,又沒說,過了一會兒,四爺換了衣服出來,幸好冬天衣服穿得厚,里面的中衣只濕了一點點,不影響。

          待他出來,冷嬤嬤便哄著陳圓出去了,潤云和端硯也一起退了下去,一時間屋內安靜下來。

          四爺坐在榻邊沉默的凝視著向海棠,也不說話,向海棠摸了摸自己的臉,疑惑道:“四郎你一直盯著我瞧做什么,莫非我臉上有什么東西?”

          “你變了,海棠你變了?!彼臓斦Z氣帶了幾分幽怨,話鋒一轉又道,“不,你沒變,其實你一直都沒變?!?br>
          向海棠只覺得他的話說的莫名其妙,她更疑惑了:“什么變了,又沒變,四郎你到底想說什么?”

          四爺滿臉不虞:“自從陳圓過來,你就變了,你的心里只有他,沒有我,其實,你心里一直有的只是他,沒有我?!?br>
          向海棠這下明白了,沒想到男人吃起醋來比女人還厲害,她笑道:“難道四郎還要和一個小孩子爭寵不成?”

          他沒有回答她,只是命令道:“以后不許帶他睡覺?!?br>
          向海棠臉上笑容頓時凝住,直視著他道:“我知道你一直介意圓兒的存在,可是當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經有圓兒啦?!?br>
          說著,她眼淚就流了出來,“在圓兒來之前,你答應說讓他鬧你,可哪次你見了他不是冷著臉的,又有哪一次你讓他鬧你了,既然你這么不喜歡他,以后還是不要再來我這里好了,省得你見了圓兒和我心煩?!?br>
          “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四爺無奈的嘆息一聲,“唉,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還真是,從前你就愛哭,如今懷了身孕益發愛哭了,若把眼睛哭壞了可怎么辦?”

          “我偏哭,哭壞了反正也不是你的眼睛?!?br>
          “你看你,我不過說了一句,你就動氣了,我不是怕他一個小孩子沒個分寸,睡覺時傷盛世嫡妃鳳輕著我們的孩子嘛!又沒有別的意思?!?br>
          四爺更加無奈,拿帕子要替她拭淚,她一把奪過帕子自己拭了眼淚,紅著眼睛嬌嗔道:“你有沒有別的意思,你自己知道,我也沒有真的要強逼著你喜歡圓兒,只是……”

          她的聲音突然柔軟下來,殷切的看著他,甚至帶著一絲懇求:“四郎,我虧欠圓兒太多,你能不能讓我補償一點,哪怕一點呢?!?br>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滾落,她滿心酸楚和不舍,哽咽道,“轉眼快要過年了,也沒有幾天,姑姑就要帶圓兒回海明,再想見,還不知是什么時候,我只是想多陪他一會兒而已,僅此而已?!?br>
          四爺被她哭的已柔化成水,將她摟在懷里,溫柔的哄道:“都是我不對,你想怎么陪他都行,我也會試著和你一起……”他頓了頓,“陪他,好不好?”

          “嗯?!?br>
          向海棠哭了一會兒,又犯困了,四爺不想給她睡,就說笑話給她聽,想替她解解乏,向海棠笑著笑著,也能睡著。

          四爺替她將被子蓋好,又坐在那里看了一會兒,便起身離開了,走到院子里就看見陳圓背對著他,藏在樹后頭。

          潤云笑著問道:“一二三,躲好了沒?”

          陳圓用他的小奶音回答道:“躲好了?!?br>
          “那我來找你啦,在哪兒呢,我怎么找不到?”潤云一邊走,一邊故作看不見的樣子,又問端硯道,“端硯,看到圓兒少爺了沒?”

          端硯笑道:“沒看到,圓兒少爺最會躲貓貓了,我看你是有的找了?!?br>
          陳圓躲在那里,捂著小嘴偷笑。

          四爺不由的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冷嬤嬤冷不丁的走了過來,笑道:“其實主子爺也挺喜歡圓兒少爺的?!?br>
          四爺臉上笑容一僵,咳了一聲,看著冷嬤嬤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小孩子總是很鬧人的,不過弘時小時候倒沒這小東西鬧騰?!?br>
          冷嬤嬤笑道:“小阿哥向來乖巧懂事,不過圓兒少爺活潑可愛,各有各的好,對了!”

          她看了四爺一眼,想說陳圓和他生得有些像,又覺得說出來不大妥當,畢竟陳圓是陳夫人的兒子,陳夫人可是長輩。

          她連忙掩住了嘴,轉而凝起眉頭道,“主子爺有沒有覺得海棠丫頭她越來越貪睡了?”

          四爺心里一緊:“是啊,我也覺得,不過章太醫說孕婦貪睡也是正常的?!?br>
          “正常是正常?!崩鋴邒叱烈鞯?,“但睡過頭了也不好,按理說都過了頭三個月了,胎像應該穩固了,怎么瞧著她還是沒什么精神的樣子?!?br>
          “……”

          “要不要,再請一位太醫來瞧瞧?”

          “也好,我正好去十三弟那里,看看賈神醫在不在,若在就順便請他過來瞧瞧吧?!?br>
          ……

          也是巧了,四爺到了十三爺府上,恰好賈神醫在。

          四爺將賈神醫請回了王府,賈神醫剛走到秀水閣院內,就看見陳圓正站在院子里手舞著一把小木劍,嘴里嘿嘿哈哈的,還舞的有模有樣,旁邊有兩個丫頭鼓掌叫好。

          看到陳圓的臉,他頓時怔了怔。

          此子耳大福厚,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額上伏羲骨隆起,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竟是帝王之相。

          莫非是王爺之子弘時?

          可是聽說弘時不大聰明,這孩子一看就豐神清逸,聰慧之極,而且歲數也不對,肯定不是。

          四爺見他發愣,疑惑的問道:“賈神醫,怎么了?”

          賈神醫摸摸胡子笑道:“此子貴相也?!?br>
          四爺也沒在意,只淡淡“哦”了一聲,便急著將賈神醫請入了屋內。

          向海棠正好醒著,斜靠在榻上繡孩子所穿的肚兜,繡得乏了,抬手正要揉頸子,突然透過珠簾看到一個陌生男子跟著四爺一起走了進來。

          向海棠甚為驚訝,好好的四爺帶一位陌生男人進來作甚。

          這很不合規矩。

          冷嬤嬤進來時,掀開珠簾,向海棠透過珠簾就見這人身穿鶴氅,發髻上佩戴雷陽巾,竟好像是一個道士。

          忽一想,莫不是就是那位賈神醫吧?

          她心里頓時一個咯噔,四爺為什么要將賈神醫請來,莫非她的孩子不好了?

          她臉色白了白,賈神醫略略朝里面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問四爺道:“這里面的人就是向姑娘了?”

          四爺道:“正是,還請賈神醫看一看她脈象如何?!庇謱χ蚝L牡?,“海棠,你莫要害怕,今日去十三弟府上,恰好賈神醫也在,就順便請他過來瞧一瞧?!?br>
          向海棠微微松了一口氣,可還是有些擔心。

          這時,冷嬤嬤捧了迎枕過來,又將向海棠袖口往后挽了,露出手腕,便出去請賈神醫進去給向海棠診脈。

          賈神醫也不進去,只拿了一根絲線來,讓冷嬤嬤系在了向海棠的右手腕上。

          冷嬤嬤奇道:“難道還真有懸絲診脈不成?”

          四爺吩咐道:“賈神醫怎么說,你怎么做就是了?!?br>
          冷嬤嬤趕緊將絲線系好,賈神醫坐在珠簾外,手捏著絲線另一端引線診脈。

          賈神醫捏著絲線搭了好半天的脈,眉頭越來越皺,診完脈之后便將四爺叫到外間坐下。

          四爺瞧他診脈時神色就不對,又怕問出來被向海棠聽到,惹她擔心,遂到了外間才急忙問了:“海棠她怎么樣了,孩子好不好?”

          賈神醫摸摸胡子,神色頗為凝重:“向姑娘是不是愛薰香?”

          “以前薰過,就是普通的寧神香,百合香,以及梅花合香之類的,不過自打查出有孕以來,再未薰過任何香,甚至連胭脂水粉一概都不用了?!?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帝王之相》。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逐神道

          穰子濯

          城靈

          六夢菲

          獨劍錄

          仲孫楊柳

          靈玄共主

          位子騫

          黑龍之王

          獨香雪

          修羅暴君

          青靖柔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