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們男子最不喜被拙劣地試探》。

          正如人在釋放激情后總會倦怠那般,葉柔一旦說出了這個帶著出氣意味的觀點后,又陷入新的惶惶。

          她壓著眼皮,咬著嘴唇,緊張地盯著邵清。

          少年時,尚未情思萌動,她覺得他,就像她周遭熟悉的某一片景致,比如燕京城內的一座玉砌流丹的樓閣,或者城外一條沉靜蜿蜒的清溪。

          她與他相處,是輕松自如的。

          到了及笄在望的年紀,葉柔再見到他時,忽然就害怕起來,每次都是。

          她怕自己的言談舉止,有哪里教他覺得奇怪,或無趣,或可笑,或鄙夷。

          而此刻,她怕邵清發怒。

          怒火所依托的斥責,甚至掀桌子摔碗,都還不算什么。

          葉柔怕的是,怒火本身,恰恰會說明,她的猜想,再不會假。那她真不知道,自己還怎么能繼續呆在開封,還怎么像當初告別父親時承諾的那樣,要意氣風發地做一番功績出來。

          邵清放下筷著,捧起了碗。

          他將碗稍稍朝遠離自己的地方推了一下,微張著嘴,目光定在一處,似乎是落在葉柔的短褙子前襟所秀的蘭草花紋上。

          邵清看上去,竟沒有慍意,而是好像如一位聆聽謀士的上將一般,真的在細細思索謀士的主意。

          沉默,彌漫在這對名義上的主仆二人間。

          片刻后,邵清瞇了瞇眼睛,終于向葉柔道:“你能作此想法,看來學呂剛他們學得確實很快?!?br>
          葉柔揣摩著他的口吻,并不是揶揄諷刺。

          邵清嘆氣:“想法不錯,卻不可能實現。你又不是不知道,姚娘子在慶州時,就已經許了人。那兒郎是個環慶軍軍校,死在宋夏洪德城之戰。對曾府抗婚,姚娘子做過一次,就能做第二次,是對叔叔,還是對侄兒,有甚分別?你莫看南人女子外表纖弱,骨性其實硬氣得很。這姚娘子,做買賣、撫養幼弟都挺盡力,卻看不出有什么再嫁的心思?!?br>
          他站起來,背著袖子踱了幾步,淡漠的目光掃過來:“不說這個姚娘子了。葉柔,曾布此人,都知樞密院也好,能壓過章惇去做首輔也罷,我們在曾家埋一兩個暗樁都是必須,至少小白統治世界,大宋君臣對西夏是打還是和,對我大遼有沒有討回燕云十六州的想法,吾等或能早些知曉。但是……”

          邵清走到葉柔跟前,一字一頓道:“但是,就算我、你、呂剛,我們三人能躲在宣德樓后的政事堂里聽天子與諸位宰相商議國事,難道就夠了嗎?若一國戍守之軍的戰力虛弱、兵戈老舊,提前知曉軍情,又有何用?”

          葉柔的鵝蛋臉上現了踟躕之色。

          “先生,我明白。弓弩院那人,我,我前幾日,已想了個法子,與他結識。他阿爺,果然就住在前頭那條巷子,他常來看他阿爺?!?br>
          葉柔囁嚅著,沒有再說下去,臉卻更紅了。

          她畢竟還是未出閣的女孩兒家,即使作為一名忠于大遼的戰士,計劃中的一些細節,也說不出口,只能閉著眼睛去做。

          邵清怎會不明白。

          他心一軟,霎那間也確實有些心疼這童年伙伴。

          邵清嗓音沉釅釅地:“你與呂剛要演的戲,要做的局,你們自己商量著拿主意,不必事事向我稟報。我相信你們二人,都聰明得很。只是,一旦弓弩院的事有了進展,你越發要當心自己。若眼見著要吃虧,務必與我講,我可另想辦法。你和你姐姐一樣,回燕京是要嫁人的。在開封,我實際便如你長兄一般,你萬一有什么差池,我如何與葉刺史交待?”

          葉柔原本聽邵清的話中有關切之意,胸中立時激蕩起來,驚喜得好像當初聽說蕭林牙同意父親派她來開封的請求。

          不料轉瞬之間,就聽得邵清的最后那句,她頓覺樂極生悲。

          所以,蕭清,不管你對那姚氏有沒有繾綣之情,你對我,只是待以兄妹之誼?

          然而葉柔抬頭望向邵清,見了他云山霧罩似的面容中,仍好像透了幾分煦暖的陽光給自己似的,又如遠遠的若隱若現的燈火,教迷茫夜行之人生發一絲兒勇氣與希望。

          葉柔想起來開封之前,知曉她心思的姐姐,曾叮囑她:蕭清呀,與那些氣概粗豪、心性簡單的契丹男兒不一樣,你只能,一面將事辦好,一面碰碰運氣,等他來屬意于你,日久生情也未可知。而你,不能著急上火的,去求他、甚至逼他。
          葉柔于是強打精神,展顏一笑:“先生所說的,我記下了。先生放心,弓弩院,呂剛和我志在必得。先生等我的好消息吧?!?br>
          邵清平靜地頷首:“秋來人易乏,你去打個盹兒,這酸酪餅子,我慢慢吃著?!?br>
          葉柔順從地道聲“是”,轉身出了門。

          邵清盯著葉柔的背影消失在院落轉角處,臉色終于一沉,兩道劍眉越擰越緊。

          今日確實反倒要感謝葉刺史這小女兒,那番自作聰明的試探之語,倒點醒了他邵清。

          呂剛的口風之緊,邵清還是有把握的。要怪還是怪他邵清自己,定是面對姚歡時,越來越忘了掩飾。女子本就比男子心細,何況葉柔對自己還有一廂情愿的希求,她看出什么,也不奇怪。

          葉家的這兩個女兒,姐姐且不去說她,這妹妹,若隨了葉刺史的性子,不達目的不罷休,可會為姚歡帶去困擾,甚至危險?

          看來自己接下來,要收斂一些。

          唉。

          邵清有些煩亂地往后一仰,靠在柳木椅背上。

          他此刻,多么希望,身體里能變出另一個叫作蕭清的傀儡,去替自己完成必須完成的任務,應付必須應付的人。

          這個傀儡,可以縝密地布置、指揮著暗樁們,收集到有用的情報,找到那件有用的東西,傳回大遼。

          這個傀儡,可以聽從蕭林牙的安排,不僅于公事上有所建樹,還能與大遼天子倚重的南院漢官集團聯姻。

          這個傀儡,可以用自己本就智慧的頭腦,加上居住開封城多年的經驗,為大遼出謀劃策,以對得起身體內那一半的契丹人血液。

          而他,自由了的邵清,還是蕭清,管他姓什么呢,他就可以像個真正尋常的郎中或私塾先生一般,去傾注全力地,追求一個同樣普普通通、卻令他想與她安靜廝守的大宋女子。

          邵清轉過頭,望著墻上那幅精心裱過、再看不出褶皺破損的字來。

          那是蘇軾蘇學士的字,被他從腳店般的小酒館里撿出來,寶貝似地拿回家。

          對南人的書法,邵清原本愛的是蔡襄的字。

          而現在,蔡襄是誰?

          他只愛蘇學士。

          誰讓蘇學士在自己的《浣溪沙》里,明明白白地,寫就一句:

          人間有味是清歡。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們男子最不喜被拙劣地試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王元的修仙路

          籍墨

          給我一個好角色吧

          禽冷玉

          愿你三冬暖

          節友靈

          幻夢空間系統

          崇婭童

          冰城歲月

          溥甫

          關于我在異世界當候爵

          惲勇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