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沒救了》。

          丁羽跟洪老一同的吃飯,洪老爺子又一次的見識到了丁羽的飯量,感覺比自己一個星期吃的東西都要多,這樣的人自己不是沒有見過,甚至還聽聞詳細的傳聞!但是前沿所見,還真的就是第一次!感覺有點夸張,甚至是有點駭人!

          一頓吃下去一頭牛,可能稍顯有那么一些過分,但是給與自己的感覺,丁羽一頓吃一頭羊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這個家伙比想象當中的還要更為讓人吃驚!隱約當中還讓人有些許的恐懼!對,就是恐懼!

          洪山跟洪河兩個人根本就沒有過來,他們雖然沒有離開茶樓這邊,但是想要重新的聚集在一起,也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當看見王長林一臉疲憊走進來的時候,丁羽故意的轉過自己的腦袋,有點視而不見的意思!王長林微微的哼了一聲!“看看你鬧出來的事情?還嫌不夠大,是不是?”

          “吃早餐了嗎?要是沒有的話,這里的東西還算是不錯!”

          洪老爺子看了一眼之后,果斷的撤離,誠然自己已經不在乎臉面了!但是王城林的到來,還是讓自己有幾分的不太自在,所以自己還是回避了!更何況他過來,絕對不會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肯定是過來找丁羽!

          昨天的時候過來,今天的時候依舊過來,很顯然他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其他方面的壓力,對此自己還是能夠洞悉的!丁羽的身份,比想象當中的要更為重要一些!

          不過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些狐疑?王城林和丁羽究竟是什么關系?因為王城林說話的口氣有點不對!

          “昨天晚上幾乎是一宿沒睡,早上的地上可以說一刻都沒停!”

          “三叔,這個算是在責備我嗎?我覺得事情好像跟我沒有什么關系,不是嗎?”

          “是不是的,你的心里面最為的清楚和明白!”王城林的語氣有點重,“其他的事情沒有問題,但是你今天需要上飛機,不然的話京城那邊就真的坐不住了!”

          “他們能不能夠坐得住,跟我有什么關系嗎?”

          對于京城那邊的情況,丁羽怎么可能不知曉,他們依舊是非常關心那些學員,可對于丁羽來說,抻一抻他們未見得就是什么壞事,而且還能夠更為清楚的看見某些情況。

          換句話說,丁羽就是故意的,自己的心里面已經認清楚相當的事實了!但是在肯定這個事實的時候,還是需要做點其他方面的工作,就看其他人的表現怎么樣了!

          說丁羽就是故意的,也沒有什么問題!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的去做,丁羽也是有著相當的考慮,這樣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自己需要做出來相當的回應,不能夠老是被動的來應承!至于后續?當然是有的,只不過現在還沒有開始具體的實施罷了!

          說不定自己這一次不會直接的就會老家那邊,而是折返一趟京城!跟自己的那位三伯好好的談及一下,當然不會是洪家的事情,洪家的事情只不過是一個表面上的由頭罷了!不值得一提!

          “我說老大,你這個就是有點故意的了!”

          看著桌面上的東西,王城林也沒有太多的胃口,自己昨天晚上的時候是真的一宿沒睡,連帶著在家的常委等人,也都是同樣的如此,動作實在是有些大,牽扯到的人也是相當的多,想要一晚上的時間,就解決所有的問題,不現實的事情!

          這個也是為什么先前的時候,一直都沒有對洪家動手的原因所在,需要循序漸進,不能夠太過于的肆意,不然的話真的是容易出現大亂子的!

          不過洪家這邊在老大的壓力之下,沒有出現什么大亂子,甚至于洪老這邊也是第一時間就交代了相當的問題,沒有太多的保留!

          相對而言,洪老這邊的問題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問題!在原則性的問題上面,沒有太多的狀況,不過有些事情怎么說呢?有悖于人倫,有點說不出口!

          至于洪山和洪河,他們兩個人的問題就稍顯有那么一些嚴重了!牽扯到的人也是比較的多,而且一時半刻恐怕很難給與出來相當的決斷來!但就他們現在所交代出來的問題,已經是有那么一些駭人聽聞了!絕對不能夠小覷!

          “故意還是故意的,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三叔你的意思呢?”

          “洪家這邊的事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我現在要說的,并不是洪家的問題!”

          “我的事情,我也很是清楚,我怎么去做,有我自己的道理!”

          得!兩個人還沒有說上幾句話,就又僵持住了!對于這個事情,王城林也是頗感無奈!

          洪家的事情雖然會有相當的牽扯,但對于自己來說,并不是那么的麻煩,但是京城那邊的壓力?就讓自己有點承受不住了!而這個壓力的源頭?就是自己的這個侄子!

          只要自己的這個侄子沒有上飛機,京城那邊就會源源不斷的給自己施加壓力,至于他們為什么這么的做,這里面的原因也是非常的簡單!

          “說吧!你究竟想要怎么樣?”硬的不行,那么就來軟的吧!還能夠怎么樣?把他給押送到飛機上面,想什么呢?自己無限之廢棄的主神妹妹的這個侄子,可是吃軟不吃硬的!自己這么的去做,只能是讓事情尤為的糟糕,所以還是算了吧!

          “沒有想怎么樣?茶樓這邊的東西還是很不錯的,我比較的喜歡!想要嘗試一下!”

          “你這不是故意的嗎?”王城林有些許的小沖動!

          “三叔,是不是故意的,你我都有相當的判斷,現在追究這個事情真的有必要嗎?”

          王城林注視的看著自己的這個侄子,“老爺子早上的時候打了電話過來,忘記了一下洪家的情況,有點氣憤,你父親那邊也是打了電話過來,我沒有提及太多!”

          “知道了!”也就是一句知道了!至于其他的嗎?丁羽并沒有任何要去問及的意思!甚至沒有給與一個回答,我怎么想,怎么去做,這個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摻和!

          “還有一件事情,洪山跟洪河兩個人,我需要帶走!不能夠讓他們兩個人繼續的留在這里,要知曉相關的人員,都需要他們兩個人來指正,事情現在有相當的牽扯?!?br>
          “可以,我又沒有要拘著他們的意思!”

          丁羽并沒有解釋,關著他們兩個人的原因所在,就算是自己的三叔知曉了又能夠怎么樣?

          自己用他們兩個人來充當誘餌,希望能夠得到些許的回應,但是很顯然,自己的所作所為有那么一些失敗,不過倒也不存在太多的失望,因為他們兩個人本來就不是那么的重要!

          既然已經不是那么的重要,所以這個誘餌就算是丟棄了!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征得自己侄子的同意之后,洪山跟洪河兩個人第一時間就被帶走了!在這個之前,洪老爺子也是跟自己的兩個兒子見了一面,做了一些提及,就是讓兩個人能夠交代相當的事實,沒有必要去做無畏的反抗了!沒有意義!

          丁羽才懶得去理會洪家的事情,洪老爺子做的事情很是讓人不齒,甚至是讓人有那么一些惡心,但是丁羽卻沒有說,一定要把洪老爺子給人道主義的毀滅!

          自己又不是什么神,正義這樣的事情,還是讓其他人去做吧!

          一定程度上面,自己留在這里一天一夜的時間,洪家已經支離破碎,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可能性了!洪老爺子沒有看到這一點嗎?他昨天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這一點,而且洪山跟洪河兩個人離開的時候,他的囑咐,又是進一步的表明了這一點!

          都是修煉多年的狐貍了!想要瞞過他們的眼睛,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當然這個也是跟丁羽沒有下死手,有著相當的關系!

          至于自己的爺爺和父親,為什么要給自己的三叔打電話,連帶著告知自己相當的消息,這里面的原因,丁羽還是很清楚的,自己又不是什么傻瓜!

          有些事情大家心造不宣罷了!自己不愿意去理會,同樣也不愿意過多的去摻和!

          看著回來的洪老爺子,他的精神有點小萎靡,很顯然也是認識到了相當的問題!

          “丁先生,洪山跟洪河已經離開了!我倒是想了不少的辦法,但是現在發現,都是無用功!”

          “現在就認輸了!洪老,這可不是什么好習慣呀!”

          “不是認輸不認輸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這個必要?丁先生,你覺得有這個必要,就算是抵抗了,又有什么作用?我連洪山跟洪河兩個人都已經放棄了!而且我突然之間的感覺到,我的身體好像有相當的問題,我想丁先生你也應該看出來了!”

          “什么時候想到的?”

          “早上的時候想到的,昨天的時候你跟我的說話,我并沒有特別的在意,但是在回去了之后躺在床上面,我還是有相當的感觸!”

          “三年五載,這個還是在保持良好的情況之下,如果保持不好的話,也許就一年兩年,主要是你自己不太愛惜,我想這么的說,你應該明白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說,我自己把自己給搞壞了!可以這么的來理解吧?”

          “那個是你自己的想法!”丁羽小小的解釋了一番,又不是別人強迫你這么去做的,自己貪心不足,所以導致了這個局面,還想怎么樣?

          “是我貪心不足!”洪老笑了笑,很釋懷的樣子!“所以受到了欺騙,完全就是自找的,是這樣嗎?”

          “說起來,我不太喜歡和尚,因為我是一個道家的傳人,因果關系嗎?用唯物主義來解釋,那就是事情的積累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會出現相當的變化!可能并不是那么的全面,但是意思就是這么一個意思!”

          “能夠理解,丁先生,你能夠扭轉過來嗎?”

          “不能!”丁羽思量了一陣之后搖搖頭,“中醫里面有這么一句話,只治好病,不治壞病,而且一般的情況之下,也不太愿意去接受其他的病人!”
          “沒有這個方面的聽聞!”

          “如果說第一個接手治療的,服用了相當的藥物,肯定會對病情產生相當的影響,這個影響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壞的,但如果說在治療還沒有完結的時候,其他的醫生接手,他又會采取另外的一種方式,或者是其他的藥物,這個可能就會加劇病情的變化,用西醫的話來解釋,就是發生了變異,這就成為了另外的一種??!”

          “還有你的這個身體,就好像是一顆樹木一樣,你的根部都已經腐爛了,雖然從外面來看沒有太多的問題,上面依舊是枝繁葉茂,樹葉翠綠,樹干挺拔,但實質上面,也許就一陣風,就從斷裂開來,都不需要其他的什么手段!”

          “大體上面明白了!”洪老已經很清楚了!不是說丁羽不肯伸手,跟這個還不相關,而是自己這邊的問題太過于的嚴重!等自己感覺到自己的身份有問題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這個就是丁羽想要表達的意思!

          “明白就好!不過你可能會陸續的感覺到痛苦,不僅僅是精神上面的,還有頭**方面的,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反噬,用科學的話來說,就是你攝入到體外的細菌稍微有點多,這個會對你造成相當的問題,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夠抵抗的???很難說的事情!”

          “清除不了?”

          “從目前的醫學條件和水準來說,我還真的就沒有聽聞這個方面的消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清楚,現在醫學能夠解決的問題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更多的情況之下,只能是勉強的去維持,我們對于自身的挖掘并不夠!”

          也許是因為丁羽現在的心情不錯,所以丁羽的解釋也是稍微有點多!

          “如果說你當初的時候沒有做這個方面的選擇,那么現在就算是有相當的問題,也至少能夠得到相當的緩解,再說個十年八年也說不定!”

          洪老注視的看著丁羽,審視了半天的時間突然腦袋里面也是靈光一閃,“我知道你是誰了!”

          “哦,能夠從這么有限的線索里面做出來相當的判斷,很是不容易哦!我想來都不小覷任何一個人,自然也不會小覷洪老你的,不過知曉還是不知曉的,并不太多的意義!”

          “反應稍微有點慢,也許真的是年紀太大的緣故吧!當年的時候王老也是跟我提及過相當的事情,我也是做出來相當的找尋,但是一直都沒有任何的線索,甚至連一點這個方面的風聲都沒有,這么多年的時間下來,很是不容易!有點忘記了!”

          “不過丁先生,更為讓我好奇的是,你為什么沒有給王老這個面子呢?”

          “好奇心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叫王昊才是!這個才是你的名字,當初的時候王家對于你這個孩子抱有了相當的期望,不過丁羽這個名字,跟王昊這個名字,差別稍微有些大!”

          “翻歷史的舊賬,沒有任何的意思,而且就算是知曉了!又能夠怎么樣?有什么意義嗎?難不成你再去求一次爺爺,我先前的時候已經說過了!王家在我這里,并不會起到太多的作用!”

          “黃坤來了!我當時感覺很是奇怪,后來城林來了,我就感覺很是怪異,我當時的時候以為是王家的原因,但是這里面的一些事情有那么一些解釋不清楚,但是從現在來看,我雖然不知曉你跟王家之間的關系,但是能夠看出來,血溶于水?”

          “你想要逼迫我對洪湊同志動手嗎?”丁羽瞄了一眼,“誠然他沒有什么錯誤,但是要知曉,洪家本身就有相當的問題!”

          “這個威脅,是不是有些太過于的直白了?”洪老頗為感慨的看了一眼丁羽!

          自己對于丁羽和王家之間的關系很是有興趣,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惡趣味,因為王老打電話的這個事情,自己可是一直都記在心里面的!

          聯想一下當時的情景,絕對不是裝模作樣,還有就是城林過來的時候,對于他的這個侄子貌似也是無可奈何,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造成了這一步?

          很顯然丁羽的手里面有相當的勢力,而這個勢力呢?讓王家都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個判斷自己還是能夠做出來的,這倒是有意思了!

          很顯然丁羽并不是靠著王家的勢力崛起的,如果說丁羽靠著王家的勢力崛起,那么他絕對不會對王老的電話,置若罔聞,甚至于表示相當的憤慨!

          所有的一切都在迷蒙當中,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可惜了!自己要是早一點知曉的話,或許就可以做出來其他的選擇,但是現在提及這些,已經為時過晚了!

          洪山跟洪河被帶走了!自己的時間也應該不多了!現實的情況自己還是能夠看清楚的!

          也許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丁羽了!甚是可惜!也是甚為遺憾!

          如果可以的話,自己倒是想要多跟丁羽交流交流,可惜他有點看不上自己!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沒救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凡與

          濮景明

          異世之一粒蛋

          戰雨柏

          帝疆

          祝易蓉

          都市混沌系統

          亢爾容

          吞噬妖帝

          關哲瀚

          我只能活7天

          時韻流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