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辣了眼》。

          李桑柔剛要著手她的花邊晚報大業,淮陽府急遞過來:聶婆子被人告到府衙,說她醫死了人,要她償命。

          李桑柔接了信,立刻帶著大頭,找文誠借了陸賀朋走前推薦給她的葉先生,三個人六匹馬,直奔淮陽府。

          天色似黑非黑時,三個人就急趕到了淮陽城外的順風速遞鋪,將馬送進遞鋪,三個人趕進淮陽城。

          葉先生帶著大頭去府衙,打點牢頭,送大頭進大牢守著聶婆子,李桑柔則直奔聶婆子家。

          棗花開門看到李桑柔,一句大當家的沒喊完,眼淚奪眶而出。

          “別怕,不會有事兒?!崩钌H崽_進院,關了院門。

          院子里黑燈瞎火,幸好月色不錯。

          聶大抱著招財從廂房探出頭,聶大旁邊,是大妮子驚恐的臉。

          “怎么嚇成這樣?”李桑柔皺眉問道。

          “封掌柜剛走?!睏椈税蜒蹨I,“大當家的進屋坐,妮她爹,火鐮子呢?”

          “我來我來,大妮兒看著你弟弟?!甭櫞髮⒄胸敺胚M木車里,急忙進屋點燈。

          “四海通達的掌柜?”李桑柔跟著棗花進了堂屋。

          “嗯,大當家是為了阿娘的事兒來的?您這么快就知道了?”棗花帶著幾分不敢置信,看著李桑柔問道。

          “那張狀子一遞進衙門,遞鋪那邊就知道了,正好有騎手路過,遞了信兒給我。有水沒有,給我倒一碗,渴得很?!?br>
          “有有有,我這就去燒水,一會兒,就一會兒?!甭櫞簏c著了燈,趕緊去廚房燒水。

          “封掌柜說了什么?你仔細說說?!崩钌H峤舆^棗花遞過來的竹椅坐下。

          “除了嚇人,就是罵人。

          說項城那事兒,咱們害了一條人命,那就得一命償一命。

          還說阿娘是給臉不要臉,生門不進非得走死門,說也不打聽打聽他們四海通達后頭是誰,說他跟衙門都是常來常往的。

          還說我們一家子賤貨,還敢妄想發財,先想想怎么死吧?!睏椈ㄕf了幾句,就氣的喉嚨哽咽。

          “他跑過來,就為了說這幾句話?”李桑柔一根眉毛抬起,有點兒不敢相信。

          跑一趟就為了快活快活嘴?四海通達怎么凈找這樣的蠢貨!

          “嗯,還說了很多難聽話,還罵人,說我……”棗花生硬的擰過頭,用力緩著緊促起來的氣息。

          “翻你從前那些慘事了?”李桑柔明了的問了句。

          “嗯?!?br>
          李桑柔這一問,不知道觸動了哪里,棗花眼淚涌出來。

          “別哭了,一會兒我去替你找回這口氣?!崩钌H崆飞磉^去,拍了拍棗花的肩膀。

          “我沒事兒。我正要出門,阿娘在牢里,我不放心,他攔著門,不讓我走,堵著門罵了小半個時辰才走。

          大當家的來前,我正要走?!睏椈ㄟB抹了幾把眼淚。

          “府衙那邊,我已經讓人過去了。

          這一夜,你阿娘身邊得有人看著,以防他們下黑手,這個,我已經想到了。

          這會兒,人應該進到牢里,看著你阿娘了,這一頭你放心。

          你字兒文章都寫得不錯,一會兒替我寫張狀子,我也要告狀?!崩钌H嵘熘蓖?,“看看水燒好沒有,做點飯給我吃,中午飯都沒吃,又渴又餓?!?br>
          “瞧我,昏了頭了,大當家的先歇著?!睏椈犝f府衙那頭已經讓人過去了,頓時長舒了口氣,有了笑模樣,站起來,小跑進了廚房。

          李桑柔喝了兩碗茶,又吃了大半碗雪菜肉絲面,看著棗花寫好了一張狀紙,站起來,從背過來的小包袱里,拎出套黑衣黑褲。

          “大當家的這是要干嘛?”棗花瞪著往身上穿黑衣的李桑柔。

          “替你出氣去。姓封的找上門罵人,總不能就這么算了。

          再說,也得嚇嚇他,嚇得他以后再也不敢找你們的麻煩?!崩钌H針O其熟練的扣好紐子,抽出條黑布,抖開,裹住頭臉。

          “他罵就讓他罵,能怎么樣?又不會少塊肉,大當家的……”棗花瞪著李桑柔,連急帶嚇。

          “放心?!崩钌H嵝χ牧伺臈椈?,一步踏出門,借著離墻不遠的銀杏樹,跳過低矮的圍墻。

          棗花和聶大還沒沖出屋,李桑柔已經不見了。

          棗花和聶大四眼圓瞪,高懸著一顆心,回到屋里,聶大關了門,棗花犬夜叉之逆發結羅呼的吹熄了燈。

          兩人在黑暗中對面坐著,提心吊膽的等李桑柔回來。

          ……………………

          李桑柔不緊不慢的跳進封掌柜家那座五進大院子,從小妾們的偏院找起,找到第二個院子,聽到屋里銀鈴般的笑聲中夾雜著杠鈴般的笑,知道就是這里了,沿墻找到旁邊凈房下人們抬水進出的小門,推門進去。

          凈房里,大桶的熱水涼水放的整整齊齊,沒有人。

          李桑柔站在凈房門口,挑起簾子,看向兩三層紗簾之后的活色生香。

          看了兩三眼,李桑柔就忍不住往地上啐了一口。

          小妾年青美艷,就是這小妾太年青太美艷了,更顯得封掌柜皺皮囊肉,老臉黃牙,丑的嚇人。

          要說這是活色生香,那絕對是對這四個艷字的極大侮辱!

          李桑柔一臉惡心的看著明顯有心無力卻拼命努力的封掌柜,想嘆氣。

          眼前這場面,再多看幾眼,她就想當場斬斷紅塵絕情絕欲的出家了!

          李桑柔看著實在努力不動的封掌柜,死豬一般趴在小妾身上,讓兩個通房丫頭一左一右的推他,實在看不下去了。

          唉,不能等他完事兒了,眼睛疼,催一催吧。

          李桑柔放下簾子,轉過身,抬腳將兩大桶凉水慢慢放倒,再將兩桶熱水放倒,水從凈房漫向各處。

          兩個通房丫頭一前一后沖進凈房,李桑柔兩掌下去,打暈兩人,放到屋角,掀簾進屋。

          “怎么回事?”封掌柜趴在小妾身上還沒起來。

          李桑柔打暈兩人,退后兩步看了看。

          封掌柜身上一根絲線都沒有,丑成這樣,她實在不想碰他。

          李桑柔嘆了口氣,踩上床,抬腳將封掌柜從小妾身上踹到水汪汪的地上。

          封掌柜連摔帶涼水撲臉,醒了。

          “別叫,不然就殺了你?!崩钌H崾掷锏亩虅Φ衷诜庹乒窈斫Y下的小窩里。

          封掌柜嚇的眼眶都要瞪裂了,仰面躺在水汪里,一動不敢動。

          “膽子小成這樣,還敢到處惹事兒。

          起來,把自己蓋上,你他娘丑的讓人眼疼!”李桑柔移開短劍,挑了件裙子甩給封掌柜。

          “你……”封掌柜撐著床前腳踏,抖抖索索坐起來,抱著裙子,驚恐萬狀的看著李桑柔。

          “我就是開順風速遞鋪的那個娘兒們?!崩钌H岢断旅稍谀樕系暮诓?,一臉笑,“你要拿我的人以命抵命之前,沒打聽打聽我是干什么的?”

          “你!”封掌柜好像沒那么怕了,至少抖的沒那么厲害了。

          “他們叫我大當家的,不是大掌柜,也不是東家,你知道為什么?”李桑柔笑瞇瞇看著封掌柜。

          “你?”

          “嗯,因為我就是大當家的,殺人越貨的老大。

          從做了這順風速遞到現在,我一天一天的盼著,能冒出來一個兩個像你這樣的貨,好讓我動動刀,過過癮。

          從前,本大當家的跟人講道理,都是只動刀子不動嘴,現在要以德服人,本大當家的煩得很哪?!?br>
          李桑柔一邊說,一邊轉頭打量著四周,看到旁邊案子上有筆架筆洗,幾步過去,拿了硯臺墨條過來,從水汪汪的地上舀了點兒水,開始磨墨。

          “你要干什么?”大約是見李桑柔一直笑著,封掌柜能說出句完整的話兒了。

          “想殺了你,可是,我的人沒死,我還不能殺你,唉。

          真他娘的煩!

          我的規矩,你傷了我的人,傷一個,賠二條命;殺了我的人,一賠五。

          這會兒,要是聶婆子已經死在你手里了,那多好!

          要是那樣,這會兒,我就能一口氣殺了你們姓封的五個人。

          你算一個,再把你那些兒子孫子捆過來,讓你挑,你挑一個,我殺一個。

          又爽氣又有意思。

          可惜,聶婆子還活著,我暫時不能殺你。唉?!崩钌H徇z憾無比的嘆著氣。

          封掌柜聽的驚恐萬狀。

          憑著直覺,他確信她說的都是真的。

          硯臺里很快就磨了滿滿一硯墨汁,滿的從四周撲出來。

          李桑柔將墨條扔到床上,抬腳踢暈封掌柜,將他踩平,彎著腰,用短劍在他肚皮上仔仔細細的畫了只王八,將墨汁慢慢倒進血線里,看著墨汁都侵進去了,站起來,欣賞了幾眼,轉身出屋。

          ……………………

          棗花和聶大仿佛等了一百年,才等回了李桑柔。

          聽到推門聲,兩人一起往外撲,一起撲倒在李桑柔腳邊。

          “大……大當家的?!睏椈ㄒ蝗共嬷姘l結羅骨碌爬起來的極快。

          “這是嚇的?”李桑柔看著直挺挺站在自己面前的棗花,和總算爬起來的聶大。

          “封掌柜家大業大,還有打手……”棗花抖著嘴唇,她真是嚇壞了。

          “嗯,院子很大,他最近新納了個小妾?挺小,挺好看。

          把燈點起來,燒點水,我洗把臉,鞋子濕了,有炭盆嗎?得烤烤鞋子?!崩钌H徇呎f邊將外面的黑衣服脫下來。

          李桑柔一連串的吩咐下來,棗花和聶大心神歸位,聶大趕緊去燒水生炭盆,棗花拿了雙自己新鞋給李桑柔,壓著聲音問道:“大當家的真去封家了?”

          “去了,我不會罵人,就在他肚皮上畫了只王八?!崩钌H嵊淇斓拇鸬?。

          棗花瞪著李桑柔,呆了片刻,突然噗笑出聲,笑的直不起腰。

          這一瞬間,棗花突然覺得,眼前的大當家的,不那么可怕了。

          ……………………

          第二天一早,李桑柔拎著棗花寫的那張狀紙,在衙門口會合了葉先生,在淮陽府安府尹進了衙門,喝上頭一杯茶之前,遞進了狀子。

          師爺從衙役手里接過狀子,只看了一眼,就急奔去找安府尹。

          “府尊,來了來了!還真來了!”師爺一頭扎進安府尹屋里。

          “你看看你,成什么樣子?什么來了?”安府尹剛剛端起茶杯,不滿的橫了師爺一眼。

          “肯定是順風!您看看,這狀子遞進來了,告的是狄秀才!這會兒告狄秀才!肯定是順風??!”師爺將狀紙遞上去。

          “???”安府尹急忙放下杯子,伸手接過狀紙。

          順風速遞鋪一開出來,因為做的就是郵驛的事兒,關著軍務,至少從建樂城到無為府這一條線上的官吏,沒人不關心這件事。

          后來四海通達又開出來,一開出來,就是一幅兩家打擂臺的樣子。

          官吏們,特別是為官的,多多少少都有幾分路子,這路子哪怕只有一星半點兒,也足夠他們知道,順風后頭有人,四海通達后頭,也有人!

          兩家這擂臺打了兩三個月,這一條線上的大官小吏們,這心也提了兩三個月,唯恐這兩家短兵相接的頭一戰,發生在自己治下,那可就是一個不好,自己就得做了這兩家擂主的祭品了。

          昨天那張狀告聶婆子的狀子一遞上來,安府尹就提起了全幅心神,這會兒聽說有人告昨天的原告狄秀才,安府尹立刻就進入了比當年考春闈還緊張的狀態。

          “來的是什么人?你看到了?”安府尹沒看狀子,先問了句。

          “一個女人,二十歲左右,一幅男人打扮,長的挺好看,英氣勃勃。

          還有位長衫先生,四十歲左右,瞧那打扮,應該是有功名的?!睅煚斆枋龅暮茉敿?。

          “聽說順風的東家,是個女人?”安府尹眉毛抬起來了。

          “對對對,難道這個,就是順風的東家?”師爺有點兒不敢相信。

          “等我看看她告的什么?!卑哺昧Χ读藘上聽罴?,一目十行掃過,慢慢轉頭瞪著師爺,師爺急忙伸頭湊上去看。

          “這告的……”師爺點著狀子,簡直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狀子寫的十分簡單,第一條狀告狄秀才納妾,第二條告狄秀才五次縣考三次沒過一次告病,第三條告狄秀才去年認保做假。

          三件都是極小的事兒,可確實件件違反律法,每一件,都足夠革掉狄秀才這個秀才功名,再打上幾十板子,或是在八字墻前枷上幾天。

          “府尊,這要是……這可不光是狄秀才的事兒!”師爺精于刑名,這會兒心眼特別好使,一瞬間的功夫,就把該罰的人想了一個遍兒。

          三件事,他家府尊件件有失察之過,加一起,足夠一個大處罰了,這一個大處罰下來,他家府尊的前程,差不多就到此為止了!

          “府尊您,學里的教諭們,學政,大約還有洪漕司……”師爺越說越驚心。

          這一圈兒的人,全有不是!

          這要是個平頭百姓,往衙門遞了這么一張狀子,他都不用往上稟報,直接就打出去了。

          可眼前來遞這份狀子的這位,后頭有人??!

          這一件兩件三件,說生出事兒來,那就真能生出事兒來!還是大事兒!

          “去叫狄秀才!叫他過來!趕緊!”安府尹反應極快。

          這狀子不能接,得讓她把狀子收回去!

          得趕緊把引出這張狀子的事兒解決掉!

          立刻!馬上!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辣了眼》。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寒衣封神記

          憑牧歌

          風云將起

          房幻天

          食鬼

          郭清奇

          我的成語大明

          輝和泰

          人間流年

          告愉婉

          觀世之瞳

          睦騫堯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