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真黑馬》。

          寧和公主自然是一請就去的。

          狀元樓的文會是兩天后,顧晞隔天見到顧瑾時,提了一句。

          狀元樓這文會是慣例,銀子由禮部支出,出面的是國子監,主事兒的國子祭酒和諸博士,都是老成持重之人。

          顧瑾想來想去,實在想不出狀元樓這場文會,能生出什么事兒,就點了頭,“要是有空,你也去看看熱鬧。

          不是為了阿玥,那天到的,都是未來的棟梁,你去看看他們?!?br>
          “好?!鳖檿勊齑饝?。

          ……………………

          文會那天,黑馬一件蔥綠半長衫,戴了頂鵝黃幞頭,拿著他那把二十個大錢的名家折扇,昂胸挺胸出來,站在院門口,扶了扶幞頭,頗有幾分遺憾。

          他最近才知道,士子們戴的,用簪子扣在頭頂上的,那才叫冠,他這幞頭,是帽子,不叫冠!

          他很想買頂銀冠……銀冠太貴,銅的也行啊,聽說還有木頭的,那也行啊,他馬云燦作為大家出身的讀書人,是該戴冠的。

          不過,這冠的事兒,他提都沒敢跟老大提。

          金毛和竄條都是平時打扮,只不過,一身靛藍夏布衣裳是新的。

          金毛做過兩身綢子衣裳,可那綢子衣裳太滑,又不耐臟又不耐磨,兩身綢衣裳,都是上身一天,就磨破了,心疼的他兩夜沒睡好,他再也不穿綢衣裳了。

          竄條跟著金毛,也做了一身綢衣裳,一直沒舍得上身,今天要去狀元樓文會,一大早起來穿上,在院子里轉了三四圈,又進屋換下來了。

          那綢褲子滑溜溜涼颼颼,他總覺得沒穿褲子,總想夾著腿,兩只手往下捂。

          唉,還是算了,這綢褲子穿著跟沒穿一樣,萬一掉下來,真成了沒穿褲子,他也不知道,還是別穿了。

          一行四人,在狀元樓側門外,等到了寧和公主,一起往側門進去。

          這一趟,是確確實實特意走的側門。

          這場文會,禮部出錢國子監出面,算是官方文會。

          寧和公主要是從正門大張旗鼓的進門,從主事兒的國子祭酒,到一身便服的禮部以及其它各部諸人,都得對著公主行大禮,再把她請到上座,規規矩矩一板一眼的照禮儀來。

          從側門進來,只要寧和公主不主動站到中間,再宣布一下自己的身份,大家就能裝著不認識她,演一場心知肚明的微服潛行。

          寧和公主還是男裝打扮,一件鵝黃長衫,和黑馬的幞頭一個顏色。

          寧和公主看到黑馬就笑起來,指指自己的衣服,再指指黑馬的幞頭,再看看黑馬那一身蔥綠,笑的把想說的話都忘了。

          黑馬黑成這樣,偏偏最愛蔥綠鵝黃,這一身,那蔥綠鵝黃有多嬌嫩,黑馬那張臉連脖子,就有多黑。

          “英雄所見略同!”黑馬晃著腦袋,得意洋洋。

          他就說,他這見識眼光,不同凡響!

          寧和公主笑的更厲害了。

          一行人剛進了側門,潘定邦和田十一就從旁邊樹下急迎上來。

          “銀子呢?”潘定邦沖著寧和公主,劈頭一句,先伸手要銀子。

          上回打賭,寧和公主押了黑馬,輸給了潘定邦十兩銀子。

          “你這個人,哪有見面就伸手要銀子的?”寧和公主被潘定邦手伸的上身往后仰。

          “你趕緊把銀子給他?!崩钌H釓暮竺嫱凶幒凸?,一臉同情的幫潘定邦說話,“他攢了將近兩年的私房銀子,被他媳婦抄了個底兒朝天,一文錢沒給他留下,他現在窮得很?!?br>
          “那挺可憐?!睂幒凸髭s緊翻荷包,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張十兩的銀票子,一邊遞給潘定邦,一邊奇怪道:“你為什么要攢私房錢?你又不用攢嫁妝?!?br>
          “小孩家家,別管大人的事兒?!迸硕ò罱舆^銀票子,展開看了看,小心的收進袖筒里,愉快笑道。

          “你才不是大人呢,我也不是小孩子!”寧和公主立刻駁回去。

          “你偷了馬大郎的鞋子,馬大郎知道吧?”李桑柔看著田十一問道。

          “你看你這話,哪是我偷,我哪能偷!我讓蓮果去拿的。

          肯定不能讓他知道,他那么個小心眼兒,要是知道了,那還得了,早鬧到我七哥那兒了,我七哥早就教訓我了。

          到現在,我七哥不知道,我這兒平平安安,那他肯定不知道?!碧锸坏靡獾幕沃凵?。

          “既然他不知道,那等會兒你們讓黑馬當眾青蛙跳,人家要是問,為什么要跳,你倆,準備怎么解釋???總不能說黑馬失心瘋了吧?”李桑柔從田十一點到潘定邦。

          寧和公主緊挨李桑柔站著,眼睛亮閃閃的看著兩人。

          田十一抬眉瞪眼,看向重生之羽夕潘定邦,潘定邦也正瞪著他。

          他們郎舅倆,在慮事周到上,不分伯仲,倆人誰也沒想過這個事兒。

          “就說……”潘定邦揮了下手,順勢指向田十一,“你說怎么說?”

          “我哪知道啊,要不就說打賭輸了,至于打了什么賭,不管他們怎么問,咱們寧死不說!”田十一主意倒拿的挺快。

          “你二哥三哥來沒來?你五哥七哥呢?他們問你們,你們也能不說?”李桑柔從潘定邦點向田十一。

          “你說怎么說?”潘定邦干脆的問上了李桑柔。

          “我哪知道??!這話就沒法說,除非說黑馬失心瘋了,不然怎么說?”李桑柔手一攤。

          “要不,就說咱倆打賭今天是睛天還是雨天,你贏了?”黑馬伸頭往前出主意。

          李桑柔無語望青天。

          寧和公主看看眼望青天的李桑柔,再看看黑馬,眨了幾下眼,噗一聲,抬手掩著嘴,笑的聲音都變了。

          竄條緊挨著金毛,誰說話他就看著誰,看的一頭霧水,忍不住捅了捅金毛,“毛哥,那公主,她笑啥?”

          “貴人跟咱們不一樣,個個都是神神道道的,別管他們,咱們只看老大?!苯鹈珘褐曇舸鹆司?。

          “嗯嗯嗯?!备Z條連連點頭,挨著金毛,接著看。

          “對對對!還是你聰明!”田十一兩眼放光,拍著黑馬的肩膀,和黑馬一起,哈哈的笑。

          解決了大難題,潘定邦,田十一和黑馬都是心情愉快。

          李桑柔和寧和公主,跟著潘定邦,直奔他早就挑好占好的位置。

          若論挑地方看熱鬧,潘定邦是真有天賦,回回都能挑到有吃有喝又舒服,看熱鬧也能看的最清楚的地方,這地方,還不顯眼。

          幾個人坐在二樓拐角,趴在欄桿上,看著下面闊朗大廳里的熱鬧。

          這會兒,至少士子們已經到齊了,大廳里擠擠挨挨,三五成群,大廳中間長長的條案兩邊,圍滿了士子,每一個提筆寫著什么的士子,周圍都圍著一群人伸長脖子看著。

          大廳一邊,放著十來把扶手椅,坐著國子祭酒,和幾位年長有德的老翰林,指指點點,說著話兒,不時有士子上前,見禮,說話,或是遞上自己的詩詞文章,求點評求指點。

          “今天人多,你好好看看,說不定今天能挑個小女婿出來?!迸硕ò钌扉L脖子,從李桑柔面前和寧和公主笑道。

          “全是丑八怪!”寧和公主答的極快。

          “潘家三爺也在呢,他旁邊那幾個都挺好看?!崩钌H崾疽馀硕ń退車鷰讉€年青士子。

          “潘三爺太老了,其它都不好看!”寧和公主堅定無比的搖頭道。

          田十一站在潘定邦邊上,靠著欄桿,伸長脖子仔細看了一圈,捅了捅潘定邦,“那張長案最合適,在那上頭爬,最顯眼?!?br>
          李桑柔差點嗆著,一連咳一連點頭,“是最合適,你去說?讓他們把長案騰出來你們要爬一爬?”

          “黃祭酒肯定不能答應,肯定得發脾氣,黃祭酒方正得很,脾氣大得很?!睂幒凸髁⒖逃淇斓慕釉挼?。

          “我就說說?!碧锸贿z憾的咋著嘴。

          “長案前頭,那一塊,顯眼得很,就那里?!迸硕ò钜舱酒饋?,伸長脖子找地方。

          “啥時候爬?現在?人都到齊了沒有?”黑馬也伸長脖子往下面看。

          “趕早不趕晚?!迸硕ò羁聪蛱锸?。

          “對對對,就現在!咱們下去!”田十一連連點頭。

          黑馬跟著潘定邦和田十一往樓下走,金毛看向李桑柔,李桑柔沖他擺了擺手,金毛立刻一躍而起,推了把竄條,兩人連走帶跑跟上黑馬,下了樓。

          李桑柔和寧和公主對面的雅間里,薄紗窗欞后面,站著顧晞,和在他后面半步的文誠。

          文誠從顧晞肩后,看著從他看到她起,就笑個不停的寧和公主,看的神思恍惚。

          他上一次看著她,她笑的這樣開心,是什么時候了?

          那時候,好像她還扎著兩只丫髻,還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舉著朵荷花,沖著他跑過來……

          顧晞看著上了樓,就趴著欄桿上往下看的田十一,和還沒坐穩,就站起來跟著往下看的潘定邦,微微蹙眉,“他們要干什么?”

          文誠正神思恍惚,沒聽到顧晞的話。

          眼看著黑馬也跟著看上了,顧晞眉頭蹙得更緊了,正要叫如意過去看看,對面,田十一在前,后面跟著一串兒,往樓下去了。

          “這是要干什么?”顧晞眉毛揚起,看著一臉淡定的李桑柔,和雀躍興奮的寧和公主,心有點兒往上提。

          “潘二爺和潘三爺都在樓下呢?!蔽恼\恍過神,示意樓下道。

          顧晞嗯了一聲,心里重生之羽夕不怎么安寧的看著樓下。

          “讓讓,讓點地方出來!”田十一下到樓下,就迫不及待的揮著手清場子。

          “愿賭服輸,馬云燦馬大郎,要當眾跳上十次青蛙跳,都讓讓,多讓點兒地方,十次呢?!迸硕ò罡谔锸缓竺?,折扇往后,指著黑馬。

          黑馬黑臉放紅光,拱著手,原地轉圈拱了一圈,頓住,再往回一圈拱回去。

          滿大廳的人都瞪著黑馬。

          頭一回見黑馬的,從黑馬的鵝黃幞頭看到蔥綠半長衫,再看看他那張意氣風發的黑臉,能忍住不笑的,可沒幾個。

          至于和黑馬有過一面兩面,甚至三面五面交情的,看到這陣勢,立刻就興奮了,趕緊往前擠,找地方看熱鬧。

          這位姓馬名少卿字云燦號黑馬的,可是不同凡響。

          金毛和竄條一左一右站在黑馬兩邊,昂著頭,與有榮焉。

          場子清的極快,田十一上前推了把黑馬,“好了,先跳一個試試,我跟你說啊,這青蛙跳可講究的很,你可不能跳成了蛤蟆跳,你先跳一下我看看?!?br>
          “行!早就跟你說過,這我擅長!”

          黑馬爽快之極,猛一撣衣襟,架起一只胳膊,擺出武生出場的架勢,以咚嗆咚嗆的節奏,由慢而快,進到那塊專門給他清出來的空地,啪的再一撣衣襟,在一片極其配合的叫好聲中,干脆利落的蹲在地上,雙手往前按了下地面,手抬起來,兩腳用力,蹲成一團,往前跳了一大步。

          “不,不是!”田十一笑的跺腳捶胸,“不對!不是這么跳!”田十一彎著腰,拍著蹲在地上的黑馬肩膀,“青蛙,四條腿!你得雙手雙腳都著地,你光用手碰碰地,那不行,重新跳,快?!?br>
          “一聽你這話,就知道你沒見過青蛙跳!”黑馬立刻反駁,“你見青蛙沒有?那青蛙兩條后腿,全是肉,一只青蛙,七成肉,全在兩條后腿上,前腿根本沒肉。

          青蛙就是用后腿跳,前腿不著力,不信你問金毛,還有竄條,竄條最會逮青蛙,你問竄條!”

          金毛和竄條立刻點頭如搗蒜。

          這上頭,確實是十一爺不懂。

          “別狡辯,就得四手著地,十一按著他跳,不能讓他糊弄過關?!迸硕ò钚Φ牟煌5呐闹L案。

          “別扯什么肉不肉的,誰會吃青蛙肉,太惡心了。你趕緊跳,就得四手,不是,就得手腳全都著地,快跳?!碧锸粡暮竺嬗峙牧讼潞隈R。

          “四爪著地根本不是青蛙跳!你看你不相信,再說,手腳全著地,根本跳不動,那沒法跳?!焙隈R手放在地上再抬起來,連說帶比劃。

          “怎么跳不動?別找借口,快跳?!碧锸恍Σ豢芍У拇咧隈R。

          “真跳不動,我跟你說,這青蛙跳我擅長,我常跳,你跳過沒有?你肯定沒跳過,一聽你這話,就知道你就不懂,雙手雙腳都著地,真沒法跳?!焙隈R認真無比的再比劃。

          “怎么可能沒法跳,從來沒聽說過,你趕緊!讓他趕緊!”潘定邦拍著笑著催黑馬和田十一。

          “真沒法跳,你們這些貴人不懂,要不,你過來試試,你試試就知道了,像你說的那樣,根本跳不動,這么一趴,我告訴你,動都沒法動!”黑馬拍著地面。

          “不可能!”田十一一把摟起長衫,干脆利落的趴在地上跳了一下,“你看看,怎么不能跳?”

          潘定邦身后,潘定江和潘定山目瞪口呆,田十一他五哥他七哥一聲呻吟,抬手捂在臉上。

          大廳里笑的幾乎要把屋頂掀起來。

          潘定邦笑的站不穩,被他二哥從后面一把揪住,往后拖出去時,還渾然不覺,只顧哈哈哈的一邊狂笑,一邊趔趄著叫唉喲。

          十一這個蠢貨!

          樓上,寧和公主原本挨著欄桿站著,笑的跌坐進椅子里,捂著肚子唉喲。

          李桑柔笑瞇瞇看著樓下。

          兩人對面,顧晞笑的眼淚都出來了,文誠看著笑的不停唉喲的寧和公主,笑的舒心舒朗。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真黑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我好像不是高人啊

          汪聽蓮

          生活可否還我回憶中的溫柔

          牛語柔

          破滅戒

          東門韶容

          張小蝦的江湖路

          申屠英才

          迷失者的失蹤

          羅夏旋

          法則仙路

          獨寒梅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