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成人不自在》。

          李桑柔回到鋪子,挑了匹馬,出陳州門,直奔梁園。

          梁園也在她的小本本上,一次都沒去過,不是因為難訂,而是因為梁園只整訂不零賣,實在太貴了。

          她準備在諸人到來之前,先好好逛一遍以美景聞名在外的梁園。

          沒想到,梁園里,還有比她到的更早的。

          寧和公主已經到了,正坐在臨水的亭子里怔忡出神,遠到幾乎看不清楚,李桑柔都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子郁郁寡歡。

          李桑柔遠遠站住,看著侍女上前稟報,沖她曲膝示意了,才往亭子過去。

          “這么好的景色,公主好像不怎么高興?”李桑柔帶著幾分小心,笑問道。

          籠在寧和公主周圍的濃烈陰郁,那雙盈盈欲滴的淚眼,這份不高興實在太明顯,她想裝著看不出來,都沒法裝。

          “致和說,你是大當家的,快意江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寧和公主看著李桑柔。

          李桑柔失笑,“這天下,哪有人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連你阿爹都不行,是不是?”

          “阿爹是皇帝,更不能隨心所欲。

          大哥常常教導二哥說:為君者最不能的,就是隨心縱欲,君上隨心縱欲,就是天下人的災難,是毀掉顧氏基業的災難?!?br>
          “窮家小戶,連吃頓飽飯都難,自然沒法隨心所欲。

          就是剛剛能吃飽飯,手里還有十個八個大錢,夠下頓飯的時候,最自在。這是黑馬的話?!崩钌H嵝Φ?。

          “黑馬沒來么?”聽李桑柔提到黑馬,寧和公主露出絲似有似無的笑意。

          “我讓他往揚州一線看鋪子去了?!鳖D了頓,李桑柔抿嘴笑著,“建樂城新來了十來家戲班子,黑馬想聽戲想的不得了,不過沒辦法,我們現在家大業大,他得干活,不能想聽戲就聽戲?!?br>
          “金毛也去干活了?”寧和公主笑意多了些。

          “黑馬去揚州,金毛去無為了。

          黑馬和金毛,從六七歲起,就在一起要飯。在認識我之前,兩個人形影不離,從來沒分開過。

          我們在江都城做了夜香生意之后,我就把他倆分開了,一個在城里收夜香錢,一個在城外收賣糞錢。

          剛分開的時候,黑馬和金毛天天晚上對著我抹眼淚。抹眼淚也不行啊,我人手不夠?!崩钌H釘傊?。

          “大哥說,成人不自在?!睂幒凸鲊@了口氣。

          “是啊,小孩子最開心,因為什么都不用管,吃飽穿暖就行了?!崩钌H嵝⌒牡目粗鴮幒凸?。

          “你覺得,我還是個孩子嗎?”寧和公主呆了一會兒,突然問道:“就像小孩子一樣,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哭過就忘,笑過也是一會兒就忘了?”

          “呃!”李桑柔被寧和公主這一問,問的下意識的想往后躲,“公主這話說的,怎么會呢,公主早就長大了?!?br>
          李桑柔趕緊打呵呵,這個問題的走向,十分不妙,她得趕緊……來不及了!

          “那他們為什么會覺得我過一陣子就能忘了?他們為什么覺得只要他們給我找一個他們覺得好的,哪兒都好的,把我嫁過去了,我就能忘了?他們真以為我跟一個陌生人,只要嫁過去,就能開開心心的幸福起來了?

          換了你,你能嗎?

          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是個傻子,她也有她的喜歡是不是?”

          寧和公主這一串兒的話,簡直就直噴出來,不帶喘氣兒的!

          一串話噴完,寧和公主的眼淚,開了閘一般,淌成了兩行。

          李桑柔后背貼在鵝頸椅欄桿上,同情的看著寧和公主,只看著,不敢說話,不好說話,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你知道我喜歡守真哥哥,是不是?我知道三哥喜歡你?!?br>
          李桑柔被寧和公主這一句話說的,兩只眼睛瞪的溜圓。

          “不是那個喜歡,三哥喜歡你,就像他對守真,對致和,大約比對守真和致和還要好一些,三哥信得過你,大哥也說你好,還讓我多跟你說說話兒?!?br>
          李桑柔一口氣緩過來,抬手拍了拍胸口。

          “三哥肯定跟你說過,你肯定知道,我從小就最喜歡守真哥哥,很小的時候,我喜歡他,喜歡了十幾年,從來沒變過!

          守真對我最好,所有人!他對我最好。我知道他對我的好,不是他對三哥,對致和,對別的人的好,他對我的好,跟所有人都不一樣!

          我想和他一起過一輩子,只和他一起過這一輩子。

          要是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不想再活了,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我活不長的。

          我跟大哥說過,說過好幾回,為什么大哥就是不相信我呢?

          我跟三哥說,三哥就說:呵呵,阿玥啊,你還小,等你長大了,傻女主就知道了。

          我不小了,我已經長大了!就是小,我也知道我的心,我現在知道,我早就知道!”

          寧和公主越說越憤懣,哭的眼淚淌淌,鼻涕都要出來了。

          李桑柔悶悶嘆了口氣,站起來,蹲在寧和公主面前,看著她,想嘆氣,卻有點兒嘆不出來。

          唉,這少女情懷啊。

          “我早就想過,要是他們一定要給我挑個別的人,真下了旨,我就不活了。

          可是,我要是死了,大哥得難過成什么樣?還有三哥。

          三哥說,大哥是看著我活著的。

          大哥那樣疼我,三哥那樣疼我,我要是死了,那是往他們心上捅刀子。

          他們那樣疼我,可他們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嫁給別人,我真的會死的??!我不自己死,也會病死的?!睂幒凸麟p手捂著臉,哭的哽咽難止。

          “世子什么時候到?!?br>
          李桑柔對著痛哭的公主,攤著兩只手,束手無措,只好看著垂手侍立在旁邊的侍女,委婉提醒。

          “是?!笔膛怪^,沖李桑柔曲了曲膝,走到寧和公主面前,蹲下低聲道:“世子爺他們快要到了,我侍候您凈凈面?”

          寧和公主一邊哽咽,一邊點頭。

          李桑柔暗暗舒了口氣,趕緊站起來,退到亭子一角,看著幾個侍女侍候寧和公主凈面,重新敷了面脂,薄薄拍上了層輕粉,再抿了胭脂。

          侍女剛剛收拾好,園門方向,通傳聲中夾雜著腳步聲,由遠而近。

          ……………………

          寧和公主郁郁寡歡,李桑柔不想說話,文誠擰著頭不說話,文順之左看右看只看景不看人,顧晞一個人的獨角戲唱不起來,也不說話了。

          一頓飯吃的索然無味。

          剛剛撤下碗碟,茶還沒上來,寧和公主就說剛剛吹了風,頭疼,不等顧晞答話,就垂著頭往外走。

          顧晞看著情緒極其低落的寧和公主,實在不放心,匆匆和李桑柔交待了一句,示意文誠不必跟著,招手叫上文順之,跟上寧和公主,送她回宮。

          李桑柔目送三個人,以及滿園子的侍女仆婦小廝長隨呼啦啦出了園子,不緊不慢的晃到呆怔出神的文誠旁邊,干笑道:“公主這是怎么啦?這心結,這是好了,還是不好了?你說,她這是心結,還是小孩子情緒?”

          文誠沒理李桑柔,垂著頭往外走。

          “哎!你別走啊,你說說,公主這小心思,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聽說皇上在給她挑女婿了。

          你說,萬一,我是說萬一,她這心結是真的,所嫁非意中人,你說就她那脾氣,會不會郁郁寡歡,嫁過去沒幾年就郁結死了?

          你說……”

          “李姑娘到底想說什么?”文誠猛的站住,呼的轉過身,怒目著李桑柔,厲聲問道。

          “我想說:那小丫頭喜歡你,你明明白白知道,那就別裝不知道,自欺欺人是欺不過去的。

          你們都當她是小孩子,覺得她過一陣子就好了,只要她嫁了人,只要她發現那個又俊俏又知情又有趣兒的小女婿,比你強多了,兩個人從此就和和美美,一生圓滿了,這樣最好。

          可萬一呢?

          萬一,她對你這份情,真是至死不渝呢?

          萬一她沒能嫁給你,不管嫁給誰,都是所嫁非人,郁結在心,早早死了呢?

          或者,她一時想不開,眼看下了旨意,嫁你無望,不等郁結死,自己先抹了脖子呢?

          你就……”

          “與我何干!”文誠脖子上的青筋高高暴起,這一聲與我何干,慘厲而悲傷。

          “與你何干啊?!崩钌H嵬现惨?,眼角余光斜著文誠腳邊。

          一滴一滴的鮮血,正從文誠用力緊攥到微微發抖的手上,滴到地面的青石上。

          李桑柔突然探身,抓住文誠的手,另一只手彈在文誠肘部麻骨上,文誠的手不由自主的松開,滿手鮮血里,浸著一段枯枝。

          李桑柔嘆了口氣,從文誠手心肉里,撥出那段枯枝,用手指細細按了一遍手心,確定沒有碎木屑留在肉里了,手伸向文誠,“有帕子沒有?給我?!?br>
          文誠臉色青灰,指了指被李桑柔揪著的那只袖筒,李桑柔從袖筒里摸出帕子,抖開,帕子雪白,也足夠大。

          李桑柔三下兩下,用帕子包扎好文誠的手,在帕子上蹭了蹭手指上的血,再次嘆了口氣。

          “這樹枝什么抓在手里的?想不起來了吧?你這心思,都用到哪兒去了?

          一進園子,看到公主不高興,你就慌了亂了是吧?

          你看看這血,嘖傻女主,我不過說了幾句話,你就心疼成這樣,這手扎成這樣,沒覺得疼是吧?

          當然覺不到了,你的心更疼。

          幸虧你手無縛雞之力,要是個勁兒大的,你這手,得扎成透明窟窿了。

          扎成這樣,你都沒感覺到,你說說你那心,得扎成什么樣兒了?好幾道透明窟窿了吧?

          不過就是公主今天不大高興,我說了幾句話而已。

          那要是公主真死了,你還能活著不?”

          “你能不能,別再說了?!蔽恼\臉色慘白,踉蹌兩步,靠到柱子上。

          “公主哪兒不好了?太天真了?

          她是公主啊,又有那么倆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哥哥,天真點兒怎么啦?人家天真得起!

          再說,她天真歸天真,該懂的道理都懂,真懂!

          再說啦,兩口子,有一個人聰明就行了,兩個人都聰明,也不見得好,你說是不是?”

          李桑柔推著文誠坐下,左右看了一圈,倒了杯茶給他。

          文誠搖著頭,沒接茶。

          李桑柔收手回來,自己喝了一口,坐到文誠旁邊。

          “很早以前,大爺就說過,寧和要是跟我在一起,世子這邊,就過于勢重。

          那時候,寧和還小,大爺覺得,要是寧和能嫁進永平侯府……后來,沈明書脾氣性子都不好,大爺就再沒提過,開始往別處留心?!蔽恼\聲音凝澀苦楚。

          李桑柔抿著茶,看著文誠又緊攥起來的雙手。

          “我覺得,王爺很明理,不是那種執拗不可說服的人。

          現在,只有公主那一邊在努力,她甚至不能確定你對她這份心,到底如何。

          你家世子,可是以為你很厭煩寧和的!

          你這邊再努力一下,我覺得這不是難事?!崩钌H釓奈恼\緊攥的手,看向文誠蒼白的臉。

          “我不是文家人?!蔽恼\沉默良久,看向李桑柔道。

          李桑柔點頭,表示她知道他的來歷。

          “我無父無母,不知來歷,被人放到文家祠堂門口,是三叔祖把我抱了回去。

          當時十一嬸正帶著六姐兒,六姐兒五個月,十一嬸就把我抱回去,一邊喂六姐兒,一邊喂我,偶爾奶水不足,寧餓著六姐兒,也不讓我餓著。

          后來,我習字念書,跟三叔祖家幾個小孫子一樣,他們吃什么,我吃什么,他們穿什么,我穿什么,他們有的,我都有。

          后來,我入了文氏族譜,后來,和致和一起,到了世子爺身邊?!?br>
          文誠的話頓住,垂著頭,好一會兒,才接著道:

          “那時候的文家,風雨飄搖?,F在的文家,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年青一代,漸漸長大,都在軍中,可他們還沒長大到撐起文家。

          文家還要靠著世子,還有大爺,先站穩不倒,然后,自己站起來,重新立穩腳跟。

          文家把我和致和送到世子身邊,是為了幫著世子立起來,更是為了緊靠住世子,讓文家立起來。

          致和拿性命護衛世子,我用盡心血,替世子打理他擔下的政務,以及,替文家子弟,打理一切能打理的事務。

          駙馬一向是閑職,只能清貴。

          我要是和寧和在一起,就得丟開這一切,做一個清貴清閑的駙馬都尉。

          那就是拋開了文家,拋開還沒有立起來的文家?!?br>
          李桑柔往后靠在欄桿上,嘆了口氣,“唉,又快要打仗了?!?br>
          “是,齊梁之戰,已經迫在眉睫,這一戰,是文家的機遇所在。

          一旦戰起,我和致和就要跟在世子身邊,統總調度,為了國,也是為了家?!蔽恼\直視著李桑柔,“我有選擇的余地嗎?我要選擇嗎?不用選擇是不是?”

          李桑柔嘆了口氣。

          “寧和應該嫁一個世家子弟,人才出眾,家世顯赫,家業豐厚,父兄顯貴,族中人才輩出。

          他和寧和一起,吟詩作畫,品茶聞香,他可以花上半個月一個月,給寧和畫上元節的斗蓬上的花樣兒,可以養幾十上百的繡娘,給寧和繡衣服帕子。

          我不會成家,我是個要漚心瀝血一輩子的人?!蔽恼\往后靠在柱子上。

          李桑柔默然無言。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成人不自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終南山闕

          偉雁絲

          傲天尊者

          左丘曼雁

          問道山河

          千曼雁

          魔域十八層

          東門陽

          大兵無鋒

          敖秋穎

          攝旅專家日常小diss

          暴夜柳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