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操切!》。

          “我看你呀!這個心里面現在已經不是一般的膽怯了!這個可不是我所了解的!”

          “南哥,這個不是膽怯不膽怯的問題,我現在是真的害怕了!是既想要解決眼前的麻煩,又想著能夠在大哥那里留下來深刻的印象!至少我個人是有著這樣的打算!我知道我有那么一些貪心不足了!”

          “不用想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商南也是一陣的壞笑,“你想要瞞過其他人的人眼睛,這個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你想要瞞過大哥的眼睛,我奉勸你就不要去想了!在大哥的面前,你還是老實一點比較的好,有什么說什么就是了!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非要逞能,呵呵!所謂的言之不預呀!”

          “南哥,你不能夠看著我就往火坑里面跳呀!”

          “你怎么知道,我這個不是在救你呢?想什么呢?”商南也是換了一副口氣,“就你心里面的那點小九九,別說大哥了!就算是我也可能看的一清二楚,至于大哥?他是什么人?是從尸山血海當中殺出來的,也是從陰謀狡詐當中活過來的!你在他的面前玩這些?跟小兒科又有什么兩樣?還真的就不是我瞧不起你!明白?”

          商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南哥,我先前的時候總算是想明白了這件事情,大哥給予我個人的壓力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大,讓我自己失去了判斷的能力,現在雖然考慮明白一些事情,但是時間太過于的短暫!我這邊根本就沒有那么多的空間和時間!”

          “我明白!不過大哥那邊應該還沒有要至你于死地的意思,沒有太多的必要!頂多就是給你一點顏色看看罷了!如果說真的想要把你給怎么樣?你現在呀!連骨頭渣子都不帶剩下來的,我能夠說的呢?也就只有這么多了!好好想想!”

          放下來電話之后,商云則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自己現在多少已經想清楚了!來到了這邊之后,自己無緣無故的就受到了打壓,這里面就是主任跟南哥的意思!就看自己是不是能夠挺得過去,如果說能夠挺過來,沒說的!但如果說挺不過來?

          不好意思?留在這里,既是浪費時間,又是浪費資源,而且還容易造成其他方面的影響,所以還不如直接的就走人,給其他人一個警醒!

          這樣的情況,對于自己來說,沒有太多的好處,但是一定程度上面,不會對王家,特別是商家造成什么其他方面的影響!

          想通了之后,商云則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事情實在是有那么一些懸呀!很顯然自己先前的表現很是不堪,這一點不僅僅是主任看在了眼睛里面,甚至于其他三個人也是同樣的看在了眼睛里面,都是明白人,就自己一個傻瓜!

          可偏偏自己現在沒地兒去說理去!暗自的罵了一句之后,商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開門走了出來,看到了外面的三個人,也是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至于丁羽這邊,看著走進來的商云和蔡廣宇,臉上面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隨手指了指旁邊的沙發,讓他們先坐下來,自己正在打電話呢?現在并不是那么的方便!

          等電話掛斷了之后,丁羽看著坐在那里的兩個人,目光在兩個人的身上面來回的的打量著,“誰先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和想法?”

          商云和蔡廣宇兩個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商云則是挺身站立了起來,“報告,主任!”

          “你跟商南通過電話了?”丁羽很是突兀的問道,至于那邊的蔡廣宇,丁羽也沒有任何要避諱的意思,這個動作倒是讓商云臉上面有那么一些尷尬,不過好在很快就沉穩了下來,并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就對自己造成什么影響!

          “報告,通過了電話!”

          “嗯!”丁羽依舊是老神在在的樣子,用手指頭蹭了一下自己的桌邊,“商南是我的妹夫不假,但是并不代表著我就一定要給他這個面子,你留在這里,需要顯示出來你的真本事,如果說你沒有真才實學,就靠著所謂的家里面,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不負責哦!”

          “報告主任,我不懼怕犧牲!”

          “呵呵,你是不懼怕犧牲,兩個眼睛一閉,兩腿一瞪,好家伙,一了百了了!但是我怎么辦?我需要給諸多的方面來解釋,需要安撫其他人的情緒,需要跟你的家里面解釋!更何況我還不知道因為你的死,會不會拖累其他的同志?”

          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強詞奪理,商云甚至都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么是好了!但是自己現在還真的就不能夠做任何的反駁,誠然主任說的這些話有些過分,但是實際的想來,還真的就是這么一回事情!自己要是掛了的話,后續的問題太麻煩了!

          “報告,主任,是我的問題!”

          也就是這么說了一句而已,我真不是大小姐商云并沒有繼續的往下說下去,因為說的越多,錯的也就越多,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需要為自己說的每一句話負責!所以想要繼續的說話,那么就必須要好好的思量一番的同時,又要仔細的掂量,這樣才可以!

          “蔡廣宇,你們商議的結果是什么?說來聽聽!”

          “報告主任!”蔡廣宇站起來之后,給丁羽打了一個敬禮,自己深深的感受到,這位主任是真的不好對付呀!還真的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夠應對過去的,自己需要好好的想,謹慎的說,不然的話,下場絕對不會比商云好多少!

          要知道商云跟主任可是有著相當的關系,可就算是這樣,主任都沒有給留任何的面子,簡直批評的體無完膚,自己這邊呢?能夠扛得住嗎?未見得!所以還是謹慎一點比較的好!

          在得到了丁羽的示意之后,蔡廣宇這才開口說到,“如果就是我們四個人的話,我們很難堅持下去,因為我們對即將到來的情況未知!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應對!”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聽起來比較的真實,繼續的說下去!”

          “主任,我們四個人雖然是軍方的人,但是現在是在主任你這里的!而且相對于那些學員而言,我們是最好的出手對象!而且可以稍微的觸動一下主任你,但是卻不至于過于的去得罪主任你!只能說這就是一個試探而已!”

          “很有見地的一種想法!就是一個試探而已,你們本來就不是我的人,而是軍方那邊派遣過來協調過去的,相對而言,我不會對你們表示太多的關注!畢竟你們就是一些秘書而已!誠然是我的秘書,但又不是我的秘書!”

          略顯有那么一些含糊,但是這里面的意思大家還能夠聽明白的!他們就是過來當秘書的,但是這個秘書并不是叮囑自己挑選出來的!換句話來說,現在他們四個人還沒有得到丁羽的承認。

          如此的情況之下,就算是他們出現了什么問題和狀況,丁羽也不會表現的過于特別,畢竟他們并不算是自己的人!至少現在還不是!自己有那么一些護犢子,是不假,但是也要看具體的人,是不是?不能夠誰來到了自己這里,自己都護犢子!

          “所以呢?打算如何的去做?”

          “投鼠忌器?!”說這個話的時候,蔡廣宇很是謹慎和小心的看著丁羽!站在自己的角度,這個是最好的方式和手段,但是這樣的方式和手段,能不能夠被丁羽所接受,因為這個根本就是在利用丁羽丁主任呀!誰知道他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很好的方式和方法!至少對于你們來說,是相當有用的一種方式,不過在這里面我需要插問一句,我憑什么給與你們這樣的庇護呢?說起來你們并不是我的人?你們是軍方的人,一定程度上面,你們求助軍方的話,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說完話,丁羽則是看向了商云,“商云,這個問題我讓你來回答,你來說一說!”

          “報告,我們可以牽制住相當的目光,這個就是最大的用處所在!情況可能瞬息萬變,這個只不過是先期的一些準備!”

          “嗯!總算是聰明了一會,不算是笨的跟豬一樣!”丁羽的神情很是滿意,商云呀!如果不逼迫他一下的話,他還真的就展現不出來所謂的潛力!“不過你們怎么抗拒所謂的誘惑呢?對于這一點,我還是比較的懷疑!”

          “報告,主任!我們有著?!?br>
          “不要跟我說,你們受到過怎么樣的訓練,沒有任何的意義,如果說我放置一億美金在你們的面前,你們覺得會是一個什么樣子的狀況,錢!權利又或者是信仰,背叛只不過是因為價碼有那么一些不太夠而已!你們要不要試一試?”

          對安保示意了一番,四個人則是被帶到了金庫那邊去!速度稍微有那么一些快,看著金庫里面的東西,四個人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甚至有那么一些不能夠自己!

          不是說他們沒有見過錢,而是真的沒有見過這么多的錢?四個人都有那么一些罵娘,而負責的勤務員并沒有任何的言語,就是很淡然的站在了他們的身邊位置!

          先前郭凱來這里的時候,沒有太多的時間就離開了!至于其他人也有過相當的經歷,但對于商云等人來說,還真的就是第一次經歷!加上又沒有旁人的提點,所以在金庫里面停留的時間實在是有那么一些長!

          “先生說過了,你們要是愿意的話,想要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兩只手不夠的話,用車拉也是沒有太多的問題,一輛普通的轎車拉幾億沒有太多的問題,甚至于一輛suv的話,還能夠多拉一些的,你們隨意就好!而且事后絕對不會有任何人來找你們的麻煩!我真不是大小姐這一點,先生可以跟你們做一個保證!”

          “我勒個去,這個玩笑是不是開的稍微有那么一些大了?有點承受不住呀!”

          唐田很是突兀的說了一句!“感覺我的這個小心臟呀!實在是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主任給與我們的這個考驗,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此番話說出來之后,眾人也是慢慢的緩了過來!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

          要說是考驗,一直都沒有人過來打擾他們,頂多就是給與他們相當的提示,僅此而已?!不過這個考驗實在是有那么一些過于的駭人了!沒有經歷過的時候,大家還真的就沒有感覺怎么樣?但是當這么龐大的一坨擺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那樣感覺讓自己呼吸都相當的困難!

          要知道那個可不是一沓一沓的現金,而是一堆一堆的!還有就是金子!都是金磚的那一種,而不是平常時候看到了項鏈或者是戒指,真的是金磚!一直都拿起來都有那么一些費勁的那一種!真材實料!沒有任何的作假!

          這個那里是誘惑這么的簡單?簡直就是對于人性的一種考驗!很顯然,在這個問題上面,四個人都有那么一些不過關!他們對于這個方面的經歷真的是太少了!

          “政委!我這邊遭遇了些許的事情!有點棘手!”

          古莊雖然說是間隔了相當的時間才知曉了這個事情,但卻認識到了這里面的危害,商云他們四個人竟然如此的不堪?竟然深陷其中,后來是醒悟了過來,但是時間拖得太久了!

          韓全在知曉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感嘆了一聲,“你說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一個問題,我記得跟你提及過,當初郭凱就經受過這樣的考驗,我對于這個事情表示過相當的擔憂和反對,但是丁主任那邊,對于這個事情有那么一些熱衷!”

          “政委,這個事情還是有那么一些嚴重,雖然說商云他們現在已經醒悟了過來,但是他們的表現可以說是非常的不堪,這是一個問題,而且是相當嚴重的一個問題!如果不能夠認識到其中的問題所在,會出現大問題的!”

          “你擔心他們日后會出現其他方面的問題?”

          “政委,他們雖然不是學員,不是種子,但畢竟也是被挑選出來的,給丁羽丁主任當秘書,真的要是出現了什么事情?如果說是丁主任的問題,還好一點,如果說不是丁主任的問題,那么咱們就不是丟臉這么的簡單了!”

          “我們要是出手的話,你覺得丁主任會怎么去想?這個問題考慮過沒有?誠然商云他們是軍方的人不假,但是現在他們是給丁主任當秘書,更何況還是現在如此微妙的時刻?”

          韓全的考慮也不是說沒有道理!現在雖然說是知曉了相當的消息,但是知曉歸知曉,并不的代表著就真的可以有所動作,如果說現在軍方有什么所謂的動作,會不會攪亂丁羽丁主任的安排,也是不太好說的事情!

          畢竟現在商云他們四個人可是丁主任的秘書,他們應該算是丁主任的人!丁主任要如何的來去做!這個是丁主任的問題!真的要是干涉的話,就有那么一些逾越了!

          “丁主任一直都沒有過來的意思?”

          “沒有!但是跟我電話聯系過,我也看過了一些報告,上面的內容略顯有那么一些平淡,顯然不是丁主任的手筆,應該是下面的人寫出來的,丁主任那邊太過于的沉穩了!”

          “我給他打一個電話,看看丁主任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盯著那些學員就好!丁主任不會讓他們這些學員和種子太過于的消磨時間的!還有就是郭凱那邊,讓他按時回來報告,回去報道之后,手續應該很快就完結的,不需要那么長的時間!”

          丁羽接到電話的時候,整個人略顯有那么一些懶散!

          “韓政委,聽說您已經回到了京城?應該很是忙碌吧!”

          “什么意思?你小子指責我是不是?”

          “這個算是倒打一耙嗎?”丁羽很是無語!自己就是隨便的說了一句而已,但是你老人家倒是好呀!直接的就給自己來了這么一手,這個讓自己說什么是好?

          “我可是聽說你鬧騰的動靜有那么一些不??!好家伙,竟然給他們來了這么一手,我說你這么的炫耀,就不怕你的金庫出點其他方面的事情?”

          “無所謂呀!反正安保的那些人現在閑的骨頭都已經癢癢了!如果說真的能夠讓他們活動一二的話,我想他們現在絕對是非常的意愿!更何況這樣的考驗,貌似也不算是什么?頂多就是一個開胃菜而已,很是平常的!”

          “對于你丁大主任來說,很是平常,但是針對其他人來說,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好不好?而且有著相當大的問題?他們雖然不是種子,但畢竟也是好苗子,如此的情況之下,真的要是給他們廢了的話,丁主任,你于心何忍?”

          “政委,你的意思是說,我不動手,讓其他人動手,然后我在旁邊看著?”

          丁羽的說話有那么一些難聽,韓全則是微微的抿了一下自己的嘴,自己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丁主任,太過于的操切了!不是嗎?”

          “我也不想,但是奈何我給他們這個時間,但是他們會給我這個時間嗎?你也是前輩了!你坐鎮在這個位置上面的話,你會怎么的來選擇?”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操切!》。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江湖游戲

          保昊英

          道真開天

          丹聽安

          無盡唱頌之永恒樂章

          稱高麗

          廢柴者聯盟

          夏侯淑君

          葬吾劍

          戰德明

          我在異界建仙門

          無姣麗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