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一夕三驚(續)》。

          阿濟格確實是敗了。

          起初多鐸還不敢相信,大哥英親王會敗得如此之慘,如此之快。直到天亮時分,漸漸的有消息一波一波的前鋒哨騎將前方的情形不斷帶回,他才強迫自己相信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是不是到了該退回遼東的時候了?”多鐸腦子里這個念頭像魔鬼的咒語一樣不停的誘惑著他。退回遼東,靠著這年余來在京畿各處、宣大地區劫掠搜刮來的錢糧綢緞,可以好好的過上幾年好日子。在關外靜觀關內的情形變化。

          但是,理智卻又告訴他,不能有這樣的念頭,如果在兵敗的情形下退回關外,只怕第一撥反水的就是那位平西王吳三桂。他會率領大軍在清軍陣營里大殺四方,然后,拎著他多鐸的人頭、阿濟格的人頭去見他的干娘、舅舅和外公。痛哭流涕的向他們請罪。

          “孩兒一時糊涂,誤入歧途,今日迷途知返,殺賊自贖?!钡鹊?,多鐸都能想象得到吳三桂和那些降將們會說些什么。

          “傳本大將軍軍令下去!各營各旗各鎮,立刻構筑工事,準備接應英親王部下北上!”

          多鐸倒也稱得上臨危不亂,當即便傳下命令,令各部開始構筑工事,挖掘壕塹,準備以深溝高壘來接應大哥阿濟格北上。就算是要撤回京師,也要先打好眼前這一仗,把李華宇的追擊兵馬擊退才可以!

          于是,順德府知府便又有了一個苦差事。為大軍構筑工事提供民夫和木材、石頭、草袋子、竹筐等物。

          “沒有木頭?本王不管!你便是把順德府內的房屋都拆了,也要把修工事的木頭給本王找出來!”

          于是,順德府境內變成了一個喧囂吵嚷的大工地。無數的房屋被拆掉,先拆廟宇祠堂,然后是各處民宅,如果不是為了要收攏天下士子之心和照顧山西商人的情緒,只怕文廟和關帝廟也都不能幸免。

          當然,也有在這當中幸免的宅院,那是因為這些宅院的主人們向清軍將領們塞錢了。白花花的黃澄澄的金銀送到眼前,不管是八旗滿洲還是新附軍,立刻都變了嘴臉。鞭梢所指便偏了許多,直接奔著那些窮鬼的房屋去了。

          這點,倒是一脈相承。著名的天津宜興埠大火,國軍第六十二軍軍長林偉儔鑒于北倉、灰堆外圍據點的孤立,輕易就被解放軍摧毀,他為宜興埠據點之團擔心。又以他的基本第一五七師留北平不得歸還建制,感到主陣地兵力不夠用,以為北站和西營門雙方都要受攻,再無能顧到宜興埠據點,就撤回那個第一五一師派出的加強團,作軍的預備部隊。他怕原來陣地為解放軍所利用,作為進攻北站的根據,令該團撤出時加以破壞。原指的是工事而言,哪知該團長竟然是縱火焚村,給千數家人民造成嚴重災難。不過,這個過程中,宜興埠的房屋也不是全數都燒光了的,也有十幾戶保存了下來。這些房屋的主人無一例外的給國軍塞錢了。

          中午時分,開始有陸陸續續的兵馬驚魂未定的從南面大道上絡繹而來,見這里壁壘森嚴,軍伍嚴整,倒是給這些敗兵們吃了一顆定心丸。見到多鐸的平南大將軍帥旗和織金龍纛在順德城頭上,那些將領軍官們不由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豫親王大軍到了,咱們就不用發愁了!”

          但是,這些敗兵卻也不能入城,只能是按照多鐸的將令,繞過順德府城,到城北駐扎,領取軍糧草料,整頓兵馬,救治傷病。

          到了夕陽西下時分,阿濟格的帥旗出現在了順德城外。

          “十五弟!想不到哥哥還能與你相見!”

          阿濟格雖然不知道什么叫執手相看淚眼,但是,從南粵軍那密集的炮火和瘋狂的進攻下能掙扎出性命來,讓他看到多鐸時卻也是淚眼婆娑了。他發誓,如果見到阿巴泰之后,再也不冷嘲熱諷這個七哥了。這位七哥當初能夠逃出生天著實不容易!

          “大哥,一路上辛苦了!”多鐸一面同阿濟格寒暄著,一面在阿濟格身后的將領行列里尋找,“怎么沒看到曹振彥那個奴才?莫非?”多鐸的心猛地向下一沉。曹振彥是他和二哥多爾袞一手提拔起來的心腹人,也是他們給包夜奴才們樹立的一個榜樣,難道說曹振彥死于亂軍之中了?多鐸有些不敢想了。

          “曹振彥這個奴才不錯!如果不是他帶著那些抬槍兵在后面拼死阻擊,殿后,只怕南粵軍那些瘋狗已經沖殺到了這順德府了!”

          幾杯熱**喝下去,讓阿濟格的精神安穩了許多。他顧不得胡須上許多的奶汁,只管拉著多鐸的手,打算一股腦的把前方的軍情告訴他,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從哪里說起。

          不過,既然剛剛多鐸問起了曹振彥,阿濟格便從曹振彥這里找到了口子。

          “曹振彥這個奴才,當真是賣力氣!也不枉你和老十四兩個人對他的一番苦心提拔栽培!頭一天晚上如果不是他帶著人巡營查夜,只怕不知道有多少南粵軍的蠻子悄悄的從前沿的縫隙當中鉆進來!還好被他發現了!一頓排槍打過去,打得這些南蠻抱頭鼠竄!”

          “天亮之后,南蠻大舉進攻。這些狗日的南蠻,冒著咱們的炮子箭雨,不懼生死的猛沖過來,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藥!咱們前沿各部一觸即潰,幾萬人潮水也似的一路敗退下來。要不是曹振彥這廝,連續在平地上布設了四道大陣,抬槍連環轟打,虎槍兵和刀盾兵在兩翼護衛。這樣就算是敗退下來,也是損失不大,建制不失。這才給搶來了我整頓兵馬緩緩后退的時間!”

          “別的奴才將領在南蠻子的炮火和冰雹子一樣的震天雷面前只恨得爹媽少生了兩條腿,唯獨這個奴才,帶著本部人馬硬生亞洲一木道生的將李華宇的追兵攔阻了下來。也當真是對得起你和老十四了!這個奴才真是你們爭臉了!”

          “等回到了京城,本王一定在攝政王面前力保,給他爭一個貝勒的爵位,不,以他的功勞,一個王爺都擋不??!”

          阿濟格有些情緒激動,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聽了大哥阿濟格天上一腳地上一腳的把前方的戰局演變零零碎碎的說了半天,多鐸努力的將一個個零散的信息碎片拼接到一處,試圖拼出一個完整的輪廓出來。

          他給阿濟格面前的大銅碗里倒上滿滿的一碗熱奶茶,“大哥,前線的工事我也看過,都是按照當初在塔山的樣式和標準修筑的。深溝高壘,碉堡鹿砦,炮位槍眼、屯兵洞交通壕,無一不完備。往日里我軍依托這些壕塹工事,同南蠻反復爭奪,互有勝敗。如何卻在一夜之間便被南蠻攻破?”

          多鐸的問話讓阿濟格一時語塞,前敵到底是如何被南粵軍突破,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接戰之后不久,前沿就崩潰了。大隊的潰敗兵馬像潮水一樣蜂擁而來,把一道道的壕溝塹壕碉堡都變成了波峰浪谷之中的垃圾,敗兵們把工事陣地變成了垃圾,將原有陣地上的守備兵馬也沖散了建制,變成了同樣的潰敗兵馬,新的敗兵加入,將人潮變得越發龐大,人潮席卷著垃圾向下一道工事涌去。

          他將視線投向身后的將領們,那些驚魂初定的將領們卻是眼神飄忽,有意無意的躲避著阿濟格的視線。阿濟格的視線來回掃了幾遍,也不曾有人站出來說話,氣得這位英親王有些要了。終于,有人站出來張著膽子說話了。

          “稟平南大將軍,定南大將軍當時不在前敵,對一線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也是有的。奴才倒是有點見解,在這兒和主子稟告一聲?!?br>
          阿濟格放眼望去,雖然此人一口一個奴才主子的,但卻不是旗下人,乃是新附軍的而一名副將,叫秦子冕的便是。若是換了別的時候,膽敢亂了身份,阿濟格輕則軍棍,重則斬首??墒?,今天卻顧不得那么多了。

          “秦子冕,你個狗奴才,本王記得你是在第二道陣地上,你應該是比較清楚的。不妨給平南大將軍講講你的所見所聞?!?br>
          秦子冕抖擻精神,清了清嗓子,開始給多鐸和阿濟格以及在場的幾十位副將以上、甲喇章京以上的將領們講述評說當日的戰況。

          “其實,那些南蠻的戰法也沒有什么別的稀奇之處。仍舊是以炮火開路,令那些東蕃兵蠻兵為前鋒向我大清兵馬猛撲。不過,與往日不同的是,此番的炮火轟擊,不但炮火猛烈,射擊精準,持續時間長,更為要命的事,所有的炮彈幾乎都落到了我大清第一道防線兩位總兵陣地的結合部?!?br>
          在炮火準備之后,便是東蕃兵隆重登場了。與以往的戰術不同,他們不再與清兵展開逐道戰壕的爭奪,而是不斷的向清軍陣地的縱深猛撲。撕開一道道口子后,不停的向陣地縱深突擊,不給清軍投入預備隊在戰壕里同他們肉搏的機會和時間。

          “鉆隙深入,牛刀子穿心?”多鐸聽了秦子冕對前敵上南粵軍戰術的描述,不由得讓他后背一陣發涼。如果是面對南粵軍的炮火,他可以用深溝高壘來應對,面對南粵軍的火銃刺刀,他可以用彎曲的壕溝,善于肉搏的精銳來對付,那么,南粵軍不再與他進行逐道壕溝逐個陣地的爭奪,而是集中炮火突破一點后,以善于肉搏,精于火器的精兵為刀鋒,拼命的往他的軍陣內部殺來,他又該如何應對?

          集中炮火猛攻一點,以精銳為先鋒鉆隙直入,這樣的戰術,其實在我們的歷史上并不少見。在1930年的中原大戰,以蔣介石為首的中央軍,面對著馮玉祥西北軍的深溝高壘,和裝備著手榴彈、花機關,善于以大刀片開展肉搏戰的士兵,除了以高官和金錢收買西北軍將領之外,在戰場上便采取以炮火猛攻一點,不再與西北軍展開陣地戰、肉搏戰,那樣的話太吃虧,黃埔系軍隊和其他中央軍部隊在這些方面同西北軍比都沒有優勢。他們采取了鉆隙深入戰術,按照蔣校長的話,部隊像一把把錐子一樣,拼命的鉆進去。很快,陳誠、上官云相等人便在鄭州會師,馮玉祥宣布下野讀書去了。

          類似的戰術,1948年的中秋節被許和尚在濟南用在了蔣校長的好學生王耀武身上。

          面對著濟南城的堅固防御體系,許和尚放棄了正常的逐層推進,先占據外城,然后攻擊內城的傳統戰術,而是采取牛刀子戰術,集中兵力和火力,東西并舉,數把尖刀沖開血路,向守軍的心臟兇狠地剜下去。許世友給攻城各部隊提出的要求是:不能擺困難,不能找借口,各自解決自己當面的問題,任何時候都不能停止攻擊!

          先奪取濟南外圍的茂嶺山和硯池山,跟著奪取商埠區,將解放軍的炮火直接推進到了濟南的城墻下。

          濟南老城分內外兩城,內城套在外城里,無論內城還是外城都有高大堅固的城墻。王耀武認為,攻擊商埠的作戰已使共軍遭受嚴重傷亡,至少需要三至四天的準備和恢復才可能再次發動攻擊。

          華東野戰軍攻城部隊確實極度疲勞,減員來不及補充,傷員還沒有全被抬下去,彈藥和其他攻城作戰器材也消耗嚴重。按照一般的作戰規律,雖然不至于需要休整多日,但兩天還是需要的。按照王耀武和杜聿明的設計,就是要依托濟南堅固的城墻工事,吸引華東野戰軍于堅城之下,給予大量殺傷后,外圍的國民黨部隊同濟南城的部隊里應外合,來一亞洲一木道個中心開花,全殲或者是重創華東野戰軍于濟南城下。

          (嗯?中心開花?這個詞怎么這么熟悉呢?好像當初孟良崮上的張帥哥就是死在了這四個字下面。)

          可是,七十四軍的發家人王耀武沒想到的事,他遇到了一個不按照套路打仗的許和尚。

          許世友命令:持續攻擊!即刻攻擊!決不給王耀武喘息的時間!

          在許世友的牛刀子戰術面前,濟南城那兩道由大石塊和大方磚砌成,墻高8米、厚10米的城墻,以城門樓為火力支撐點,城墻頂部設有母堡和子堡,城墻中部設有三層火力發射點,城墻內外均設有鐵絲網的防御體系變成了紙老虎。

          牛刀子戰術的結果,給濟南城增加了“英雄山”和“解放閣”兩處地名,在解放軍的序列里多了“濟南第一團”、“濟南第二團”兩個英雄團隊。

          這樣的戰術,號稱是具有黃埔精神的精銳嫡系都受不了,扛不住。被南粵軍提前了三四百年用在了帶有濃厚封建部族軍隊色彩的清軍頭上,阿濟格不敗才怪!

          秦子冕卻不管著多鐸臉上的神情變化不定,只管著自己將前敵發生的事娓娓道來。

          “當真不知道蠻子哪里來的那么大勁頭,東蕃兵沖破一道陣地,后面的南蠻兵和明軍就撲過來接收,然后向兩翼擴張,把咱們的兵擠出去,在大平原上像攆兔子趕牲口一樣的攆下來?!?br>
          “往常那些明軍,打仗的時候縮手縮腳畏首畏尾的。這次也像是吃了壯陽@藥和大力丸一樣,瘋了似的往上沖,根本不顧忌人馬的傷亡和是不是疲勞!”

          秦子冕作為一個降了清軍的前明軍將領,自然不知道為何自己的那些前同僚們如此賣力。原因也很簡單。

          “大人從登萊調了一萬屯田兵來!作為此戰的補充!哪個部隊打得好,傷亡再大也不要怕!大人都給你補充!還有一條,哪個部隊打得好,原先的番號就可以去掉了,什么這個鎮哪個鎮的額,都不要了!就地改編成警備旅,所有的軍餉兵員裝備待遇,一律按照大人的本部兵馬來!”

          范曉增在明軍各鎮各營的總兵副將參將游擊面前打點起參謀長的官威,昂然自得的把李華宇的安排向這些雜牌部隊將領們說明后,這些將領們的眼睛里立刻冒出了狼一樣的綠光。

          這種眼神,范曉增當初在塔山時從那些遼東關寧軍將領的眼睛里看到過。這種眼神,多鐸也在歸降了清軍,得知自己只要賣力氣為大清皇帝打仗就可以領到足額軍餉并且可以編入八旗的明軍降將眼睛里看到過。

          何況,不僅僅是兵員和軍餉,從此成為大人的本部人馬,甲杖器械服裝糧草自然不在話下,便是升官發財也是簡單得很!

          這就是這些歸屬李華宇指揮的明軍將領為什么如此拼命的原因。

          多鐸聽完了秦子冕講了前敵關于南粵軍的種種,半晌沒有說出話來。倒是秦子冕頗為有眼力見兒:“大將軍,奴才講完了,您看還有什么吩咐?”

          “嗯,很好!你這奴才是歸哪個旗下的?”

          多鐸這才想起問秦子冕的出身來歷,打算獎賞他一下。旁邊卻有人帶著點嫉妒恨的情緒:“稟主子,秦大人是漢人,不是咱們旗人?!闭f話的卻是一個八旗蒙古的梅勒章京。

          “不在旗?那本王就收你入本王的鑲白旗滿洲。你手下的兵馬,也編入本王旗下!”多鐸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便賞了這秦子冕一個天大的恩典。

          秦子冕便在同僚們羨慕嫉妒恨的眼神里,從一個后娘養的降將,搖身一變成了平南大將軍旗下的奴才。頓時有著幾分如在云端的感覺。

          要知道,直到道光年間,旗漢之間的界限還是十分嚴格。旗人的種種特權讓許多的漢官羨慕的垂涎三尺。也正是因為這些特權,讓八旗親貴們更加的重視旗人與漢人之間的界限?!芭拧倍?,在清朝,不但不是貶義詞,相反的額,卻是一種身份和政治地位的象征。如果一個漢官亂用“奴才”這個稱謂的話,后果是很嚴重的。乾隆年間這么玩最輕都是被下旨斥責,搞不好會丟官的。

          秦子冕今天也就是運氣好,多鐸因為前線兵敗,顧及不到他這個稱呼上的錯,所以才讓他撿了一個大便宜。

          不過,天上沒有白白掉下來的餡餅。

          “大哥,你這幾天辛苦了。不過,曹振彥那邊眼下生死不明,咱們不能不救他。不然的話,會讓下面人寒心的。我看,不如便讓秦子冕這個奴才帶人上去接應他一下,讓他撤下來才好?!?br>
          多鐸輕飄飄的幾句話,讓秦子冕差點沒有拉了一褲子!娘的!老子好不容易才逃下來,你讓老子又去前面送死?去接應你們那個奴才曹振彥?

          有心不去,但是又沒有那個膽子。正在猶豫間,突然有人急匆匆的闖進來:“稟豫親王主子、英親王主子!曹覺羅回來了!”

          這個消息頓時讓大堂上的氣氛變得異常的緊張詭異起來了。曹振彥作為清軍的殿后,后衛部隊,他回來了,這說明什么?最有可能的一個情況就是,他的部隊被南粵軍打敗了,他也只能只身逃回來了!

          多鐸被這個消息弄得眼前一個勁的直冒金星,耳中一陣嗡嗡作響,不用手摸他已經感覺到了腦門上青筋凸起。腦海之中那個魔鬼般充滿誘惑的念頭又不斷的冒了出來,“回京師吧!回遼東吧!中原不是我們該呆的地方!”但是他卻顧不得這么多了,他強自鎮定的揮揮手,“請曹覺羅進來!”

          曹振彥的歸來卻不是兵敗和他本部全軍覆沒。他臉上的氣色甚至比阿濟格還好些,絲毫沒有兵敗逃回的頹敗情緒,相反的,倒是有幾分興致勃勃精神十足的樣子。但是,他帶來了一個比兵敗更加令人驚愕的消息。

          “主子,南蠻不知為何,停止了追擊我軍的動作,不但全線停止追擊,而且,似乎有后撤之跡象!”曹振彥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喜滋滋的向多鐸稟告這最新的戰況。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一夕三驚(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能量隨身闖末世

          經建本

          厄之劫

          頓文翰

          末世之殺怪能變強系統

          登代玉

          八陣傳說

          鞠運珊

          ???

          萬俟孟陽

          魔隕星辰

          首梓菱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