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意外的老家伙》。

          醫院里面的醫生呢?對于丁羽羨慕是羨慕,但是卻沒有太多要嫉妒的意思,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本錢,不管是能力還是技術,這個家伙呢?都是無以倫比,這個還不要說他的背景!

          有些人呢?天生就在金字塔的頂端了,這個還真的就是大家所羨慕不來的,還有就是丁羽呢?相當的會做人,不會讓人感覺到討厭,誠然他是亞裔,但是那又怎么樣?在醫院這樣的地方,還需要分的那么清楚嗎?這里可是競技場!能力是最為重要的。

          上午的手術丁羽參加了兩個,手術進行的很快,你也說不上來究竟是什么原因所造成的,反正上手就是快,而且相當的精準,看得讓人也是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手術室里面不僅僅就是丁羽一個醫生,還有其他的實習和見習醫師,大家看著丁羽的動作,流暢而由迅速,這個心里面呢?甚至不由的發出來一聲感嘆,甚至于最后的收尾工作,丁羽交給實習醫生的時候,大家都有那么一些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上手了!

          就好像一件很是完美的藝術品,在整個過程當中呢?大家都是看的聚精會神,但是到最后一筆的時候,創作者突然的把畫筆交給了大家,讓大家來完成,有一種自豪感,又有相當的緊張,如果出錯的話怎么辦?

          丁羽這么的做呢?自然是給實習和見習醫師相當大的壓力,做得好呢?是應該應分的事情,不然的話你們為什么來這里,做的不好呢?是你們的心理不夠過關,還需要相當的‘壓榨’,每個新人呢?都是這么過來的!

          只不過丁羽的表現方式可能稍顯有些不同,但是結果呢?都是一樣的,“??!你給了那些菜鳥相當大的壓力!我看他們出來之后,恐怕會跟洗澡差不多,里面的冷空氣呢?不足以讓他們釋放這個熱情!對此我深有感觸!”

          “喬爾,在我的印象當中你的神經好像很是粗大!要不要給你來個小一點的手術,在這個方面我還是相當有經驗的!”廢話說的太多了,丁羽的言語當中也是從滿了警告了,自己現在呢?是在培養和鍛煉這幫家伙,而不是給他們當保姆。

          說話的黑人也是鼓了一下自己的嘴,隨即在自己的嘴上面做了一個拉拉鎖的動作,略顯有那么一些滑稽,但是卻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自己絕對不會再多言的!

          “下午的時候有一臺大手術,總醫師讓你去一趟辦公室,資料都已經準備好了,希望你能夠了解一下有關病人的情況,最好熱情一點,不要像是機器人一樣!”看著丁羽臉上面的表情,喬爾也是一溜的太空步,消失在了丁羽的面前!

          美國的醫療體系呢?跟中國有著相當的不同,無所謂什么好還是不好,就是用最快的時間把自己放置到最為合適的位置上面,僅此而已!

          在中國的醫療體系當中呢?基本上都是師傅帶徒弟,而在美國的醫療體系當中呢?是嚴格的訓練機制,一個淘汰的過程,當然了這么的說呢?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籠統和絕對,不過大致上面的情況呢?還真的就是如此!

          所以丁羽并不需要跟這些見習和實習的醫生講什么所謂的人情,我就這么的來要求你們,你們能夠做的到呢?就說明你們適應這個過程,適應這個機制,如果你們做不到的話,要不努力趕上,要么就被淘汰,很是簡單的!

          當然了也有人會感覺美國的醫生呢?有那么一些刻板和不通人情,但就是這種機制下面訓練出來的,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機械的味道,沒有辦法的事情!丁羽對此倒是比較的習慣,自己在這樣的體系下面呢?滯留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就在丁羽準備去總醫師那里的時候,就聽見一步很是雜亂的腳步聲,然后一幫醫生就好像是一窩蜂的沖了出來,丁羽則是第一時間的就讓開了自己的身體,自己身上面的機器沒有呼叫,說明事情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系!

          在這樣的時候呢?堅決不要上前,畢竟國情不一樣,處置問題的方式也是不同的,這幫家伙跑起來的架勢呢?就跟屁股后面著了火一樣!等他們過去了之后,丁羽也是去了總醫師的辦公室拿了電子病歷!

          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之后,丁羽問詢了一聲,沒有自己太多的事情,吃過了午餐回來的時候,丁羽也是滯留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說是午餐,其實就是咖啡而已!看病歷查閱資料,忙的呢?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亦樂乎,一直到有人敲門,丁羽才抬起頭來!

          “請進!”話是這么的說,但是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甚至就算是看見了進來的究竟是誰,丁羽也就是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僅此而已!
          “丁,方便嗎?”看著總醫師的樣子,丁羽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隨即處理了電腦上面的電子病歷,“沃倫醫生,有事情?!”

          “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VIP的那一種!”沃倫坐在了丁羽的對面位置,雙手也是不住的搓動,很顯然這個事情呢?相當的棘手,甚至讓沃倫都已經過來找尋丁羽了!

          丁羽則是略顯差異的看了一眼,“我吃飯之前的時候注意到,總臺方面呼叫了,是他們出了事情,不太應該吧!你這樣的大人物呢?都已經來到了我這里,我怎么感覺事情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樣呢?”

          “總院這邊呢?每年的時候都會接待大量的病人,世界各地的病人呢?都會慕名而來,絕大多數的時候呢?都是非常的好處理,但是新來的這位呢?情況比較的特殊,而且這位的病情呢?也是相當的特殊,所以希望你能夠看一眼!”

          “這么的棘手?”丁羽也是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今天還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奇怪呀!”也就是說了這么一句而已,隨即丁羽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電腦,沃倫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不過卻沒有要給丁羽傳送電子病歷的意思,而是采用紙張這樣比較落后的方式!

          這樣的方式呢?也已經表明了來人并不想暴露他的一些狀況,丁羽接手了檔案,至于門口位置的安保呢?丁羽根本就是不屑一顧,里面呢?名字直接的就隱去,但是有關的資料還是論述的很詳細!丁羽也是審視的看了相當長一段時間!

          看過了之后丁羽也是把病歷放置到了自己的桌子上面,“這個多少有那么一些遺傳病,既然能夠讓總院這邊都感覺相當的棘手,那么他的家勢呢?絕對是..?!倍∮鸩]有說的太明白,但無非就是幾大財團的人,“看來,有些事情呢?真的不是錢可以解決的!”

          “丁,換個說辭!”總醫師也是‘不滿’的說了一句。

          “好吧!我去看一看,但是這樣的事情呢?非人力可以解決的,我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懷疑,他就究竟是依靠著什么活了這么長的時間,真的是讓人感覺有那么一些不可思議!”說完了之后,丁羽也是站了起來!

          不過等丁羽進了病房,看著床上面躺著的人,眼睛也是微微的一亮,“我去!難怪總院方面這么的緊張,原來是你這個老家伙!”病床上面躺著的這位呢?可不算是自己的好朋友,在一定程度上面也算是自己的‘仇家’!

          要知道病房還有其他人呢?聽到丁羽說話的時候,其中的一個禿頭也是想要站出來,因為丁羽的話呢?已經是有著明顯的歧視,這個有悖于醫生的準則,作為當事人的律師,自己還真的就有權利站出來維護當事人的權益!

          躺在病床上面的白發老者擺擺手,讓律師和安保這個時候都出去了,他們留下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丁羽的說話呢?好像是不太好聽,但是站在彼此的位置上面呢?這樣打招呼的方式也算是比較的親切!至少比拿起來刀槍要好的多,是不是?

          “怎么?我這個老家伙來到了醫院不正常嗎?”

          “就是感覺有些奇怪呀!西海岸的人突然的跑到了東海岸這邊來?好像有些過界了吧!”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很不禮貌的打了一個哈欠,“再者說了,西海岸的醫院好像也不少呀!醫療條件對于你來說,好像也不是什么問題!這一點尤為的讓人奇怪!”

          “你是醫生,我是病人!”

          “又不是我的病人,我有權拒絕的!”丁羽也是不假顏色的說到,“我看過你的病歷了,家族性的遺傳病,是近代遺傳,還是隔代遺傳呢?這個問題呢?從簡單的病理上面看不出來,我對此也沒有太多的研究!”

          “從家族的遺傳病情來說呢?要不就是十八歲之前夭折,而活過了十六歲呢?沒有多少人是能夠活到六十歲之后的,我呢?今年七十二歲了,說起來還真的就是一個老妖怪,但是我的父親呢?活到了八十五歲,在整個家族史中,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對于歷史沒有太多的興趣,更沒有什么研究!”丁羽的話呢?很是簡練,也是表示了些許的拒絕,當初你這個老家伙呢?可是把我給坑的不輕,我沒有讓你落在我的手里面呢?都已經是很照顧了,而你還想著跟我談條件?

          “為什么這么確定我是在談條件?我就是過來就診的而已!”

          “是嗎?”丁羽也是難得的哼了一聲,“我等一會的時候還有一臺大手術,手術的病人呢?自然不會是你!所以我現在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時間!”

          丁羽并沒有太多的興趣陪著面前的這個老家伙較真,同樣也是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他的病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自己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關心,他找上門來呢?是一回事情,自己怎么的來應對,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手術呢?我讓人給推了,那位病人也接受了?!”躺在床上面的老者,也是對旁邊的小女孩示意了一番,隨即把床給意象催眠搖了起來,“請坐!我知道這么的去做呢?有悖于原則,但是那位病人呢?我給找了其他的醫生,不遜色于你,但是這里的情況呢?我覺得可能也就只有你能夠幫我來解決,泰勒,是我的孫女!今年十五歲了!”

          丁羽也是不喜的搖搖頭,但卻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很直接的就在旁邊的椅子上面坐了下來,“說起來我真的不太愿意來面對你,特別是我們彼此之間呢?還存在了理念之上的差異,但是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眼前的這個問題會解決嗎?”

          “為什么一定要是我呢?我并不是遺傳學方面的專家,對于這個方面的問題呢?基本上可以說是一知半解的,現在你突然之間的跟我提及這個問題,讓我感覺到相當的差異和不解,或者說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況!”

          “先說一說我們彼此之間的情況吧!從你來到了美國之后呢?我們就存在了理念之上的差異,而且這個問題呢?自始至終都沒有解決!錢對于你我來說都不是什么問題,但我現在呢?是砧板上面的魚,任人宰割!”

          丁羽抬了一下自己的手,意思很簡單,示意老者繼續的說,看著老者并沒有任何要言語的意思之后,丁羽則是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說的我好像是屠夫一樣,不過倒也是無所謂的事情,因為究竟是殺的人多一點,還是救治的人多一點,這個問題呢?我自己都有那么一些搞不清楚,隨便了!我又不是那么的在乎大家的看法!”

          “是呀!你是不太在乎大家的看法,但是我不能夠不在乎你的看法,如果在有條件的事情之下呢?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提出來相當的條件,我是真的不想欠你這個人情!”

          “看來你這個老家伙還真的就不是非同一般的古板呀!”丁羽的樣子很是不屑,“說一說情況吧!反正這個房間這邊呢?就我們三個人而已!既然都已經找上門來了,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能說或者是不能說的,是不是?”

          “你知道的,美國文化呢?看著好像是移民文化,但是骨子里面呢?還是相當的傳統,雖然現在很多的家族企業呢?好像都已經跟各大家族沒有了關系,但是實際上面呢?對于文化傳統的維護絕對要超乎其他人的想象!”

          “你的嫡親?就我所知,你的家族呢?好像子嗣不少!你現在好像略顯有那么一些太緊張了?!”丁羽也是看著旁邊的小女孩,瞇縫著自己的眼睛說道。

          “作為對手呢?我還是非常信任你的,雖然說你很是年輕,但是做事情還是非常的講究,有貴族的風范,只不過偶爾的時候呢?會出現放蕩不羈的情況,可以理解!”

          “戴高帽這樣的事情我倒是很樂意聽,但是從你的口里面說出來之后呢?總是感覺相當的怪異!”丁羽也是嘲諷的說到,“你知道我們中國一句成語,叫做口腹蜜劍,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所了解,但是給我個人的感覺,有點這個方面的體味!”

          哈哈...,床上面的老家伙也是止不住自己的笑意,“好吧!那么我們就開始談些事情吧!我的孫女泰勒身體出現了狀況,我已經找人檢查過了,可以確定的是家族的遺傳病,只要是有所沾染呢?基本上就是給自己的身上面安裝了一顆炸彈,一顆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爆炸的炸彈!”

          “我是醫生,不是拆彈專家!”

          “是呀!你不是拆彈專家,但你是醫生呀!老東方家里面的孩子出現了狀況,就我所知曉的消息,是你一把手給拉回來,我知曉這個消息的時候震驚不已,我問及過,但是老東方呢?并沒有給我具體的什么答復!但是我知道,能夠把人給救回來呢?就是神仙的手段,而你這個家伙呢?出身好像也是相當的不凡,道家的人!”

          “還有呢?”

          “你曾經求過一個銅人,甚至有用過全投影的技術,雖然說我只是猜測,但是就我得到的資料來看呢?你應該是有過相當的研究!不會有太多人有這個方面的關注,而你是為數不多的,綜合方方面面的考察,所以我找到了你!”

          “道家的人,有著相當的針灸技術,這樣的人雖然說不多,但貌似也不少呀!從你的家族來看呢?籠絡這樣的人應該不是什么難題,換句話說,就算是從你的父親那一輩開始培養,貌似也沒有什么了不得的,不是嗎?”

          “是呀!從我父親開始呢?就注重這個方面的研究和培養,算起來也算是有半個世紀的時間了,但問題是沒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進展,至少對于家族的病情呢?是沒有太多益處的,就好拿針灸來說吧!他們可能是很好的針灸大師,但也就是針灸大師而已!”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意外的老家伙》。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雪戰蒼

          其蕙

          惡魔已上線

          壬馨榮

          龍玦

          單于妙思

          三國不是這樣寫的

          晉淵

          五州恩仇錄之氣元覺醒

          黨元

          修真不能這樣

          俟理全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