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敲山震虎》。

          鳴鳳城很大,又很小。小到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逃不過某一些人的眼睛。

          邱博倫襲殺江楓一事,對外秘而不宣,但除了藍風拍賣場之外,城主府與鳳家,也都是在第一時間便是收到了消息。

          城主府在東城,在東城的最中心地段,同時,這也是鳴鳳城的中心。

          城主府并不同外人所想象的那般神秘,大門常年大開,城主陸展鵬疏爽豪氣,交游廣闊,廣納四方之友,不管是販夫走卒乃至是雞鳴狗盜之輩,但凡進入城主府的大門,都必不至于遭受冷落。

          城主府后山,有專門開辟出一塊狩獵場地,并不算大,占地不過寥寥十數畝,但這里是一片絕對私人的領地,尋常人等,絕對不得輕易入內,否則將會被當做那獵物一般,毫不留情的射殺!

          朗朗晴空之下,一支利箭,帶起尖銳的破空聲響,伴隨著利箭破空而出,視線范圍之內,一只野兔直接被釘在了地上,鮮血噴濺而出。

          在這時,爽朗的大笑之聲傳出,繼而,一道紫色的人影,大步出現,那紫色人影身段不高,絕不雄偉,卻是有著一張方形臉,濃眉大眼,眼中精光隱現,不可小覷,正是那鳴鳳城城主陸展鵬。

          陸展鵬現身,洪聲說道:“軒兒,你在遲疑著什么?該出手時就出手?!?br>
          “該出手時就出手?”眉頭微微掀起,陸軒笑了笑。

          他知道父親所的是什么意思,那一只野兔,原本是他先看見的,可是他略一遲疑,就是被陸展鵬給搶了先。

          射殺一只野兔,對于父子二人而言,不過是隨手可為之事,可是,先出手與后出手,卻是有著極大的不同。

          “父親興致勃勃,我自然是要謙讓著點?!标戃幮Φ?。

          “小滑頭?!标懻郭i又是大笑起來,顯見對這個兒子,頗為寵溺。

          野兔被利箭釘死在地上,父子二人,大步走過,連看都不曾多看一眼,這一方狩獵場,是父子二人的游樂場,但物競天擇弱肉強食一道,在這里也是有著淋漓盡致的體現。

          父子二人手持長弓,肩負箭筒,大步前行,卻是在一時半會之間,都是沒有再拉動手中的弓弦,即便時不時的有各種被投養在此的獵物,于二人視線之中出現。

          “軒兒,你覺得江楓如何?”行走之間,陸展鵬狀似隨口問道。

          陸軒知道,此次狩獵是假,父子談話是假,陸展鵬是一個好動之人,他不是那種普通的家長,喜歡在書房里與晚輩說話。

          “他很危險?!甭砸怀烈?,陸軒緩緩說道。

          “哦?”陸展鵬不動聲色。

          “我是說他這個人很危險?!毕肓讼?,陸軒又是說道。

          陸展鵬心知陸軒看似憊懶,使得極有原則,極其驕傲,一般的人,絕難入他的眼,他兩度說江楓危險,無限之萬界公敵語氣凝重,不難看出,對于江楓,陸軒在忌憚之余,又是有著一定的推崇。

          “他現在的處境也很危險?!标懻郭i戲謔說道。

          “邱家已經失手,短期內難有作為?!标戃帗u了搖頭。

          “這些問題,你倒是看的很清楚?!标懻郭i笑了笑,卻不多談江楓一事。

          “看的越清楚,才會越可惜?!标戃幙吹搅艘活^野狼,他隨手搭弓,弓弦緊繃,不過這一箭,最終卻是并未即刻射出去。

          “可惜了什么?”陸展鵬依舊笑著,漫不經心的說道。

          “自然是可惜江楓沒死?!标戃幒敛贿t疑的說道。

          “江楓死還是沒死,不是你需要去關心的,邱家比我們更加關心這個問題?!标懻郭i提醒道。

          陸軒沉默了小有一會,才是說道:“有傳言說,江楓被邱博倫襲殺一事激怒,放言要親手殺邱博倫?!?br>
          他說的似是而非,思緒跳躍很大。

          陸展鵬面不改色,淡淡說道:“你認為如何?”

          “他或許說到做到?!标戃幒粑燥@急促了點。

          聽聞著陸軒的呼吸之聲,陸展鵬眉頭終于一皺,他說道:“那你可知,江楓在這個時候放出這樣的風聲,除了讓他的處境更加艱難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誰都知道這一點不是嗎?”陸軒說道,他說的那個誰,自然包括江楓在內,陸軒說道,“可是又有什么關系呢?江楓的處境已經是頗為艱難,再壞也就到這等程度了不是嗎?”

          陸展鵬心中隱動,他是何其精明之人,從陸軒的話語之中,不難聽出竟是有一種被壓迫的難以喘過氣來之感,而造成那等壓迫之人,自然是江楓。

          “江楓?”陸展鵬心中冷哼一聲,殺意悄然釋放而出,他什么都沒再說,舉起手中的長弓,一弓拉開,那一頭于視線之中出沒的野狼,瞬間轟然倒斃,化為一堆血肉。

          陸軒心神微微悸動,卻是聽那陸展鵬若無其事的岔開了話題,說道:“軒兒,你覺得邱真言此人,又是如何?”

          陸軒一愣,但笑不語。

          同樣問這個問題的,還有鳳家家主鳳清心,鳳清心的問話對象是鳳菲菲。

          鳳家后院,景致清幽,一池碧荷迎風搖擺,池中錦鯉晃尾搖動,讓人看在眼中,就是有種說不出的歡喜。

          涼亭內,鳳清心靜靜而立,這是一個難以一眼就看出年紀的女人,她或許三十,或許四十,或許更多,但是又有什么關系呢?總之她是一個無比賞心悅目的女人。

          “為什么問這個問題?”鳳菲菲長相隨母,鳳清心的現在想來就是以后的她,但是現在的鳳菲菲,年輕倔強,顯然并不曾意識到這一點。

          “我知你很好奇,為何我鳳家會選擇與城主府以及那藍風拍賣場聯盟?!兵P清心輕聲說道。

          “這個問題其實并不難理解,只不過,以我鳳家的立場而言,不管是城主府還是藍風拍賣場,都絕不是良好的合作對象?!兵P菲菲說道。

          鳳清心微微一笑,“你說的我都懂,可是誰是最好的?邱家嗎?不……我們不需要最好的,只需要在最合適的時間做最合適的事情便足夠了?!?br>
          鳳菲菲怔了小有一會,明白過來,她說道:“邱真言此人決不可小覷,對于他,我以往卻是看走了眼?!?br>
          “還有呢。無限之萬界公敵”鳳清心問道。

          “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毕肓讼?,鳳菲菲說道。

          “江楓?”鳳清心說出兩個字。

          “是的?!兵P菲菲點頭,說道:“母親,你說這種感覺,會不會有點奇怪,分明是兩個極其不同的人,不管是性格還是做事的方式都截然不同,但卻是給我一種這樣的感覺?!?br>
          “說來說去,不外乎是不知不覺間,你們都活在了江楓的影子之下,若換做他人來看你,或許也是如此?!兵P清心嘆息道。

          “這——”鳳菲菲臉色悄然一變。

          她是誰,鳳家大小姐,她從來自我,如何會活在他人的陰影之下?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即便是心里不舒服,以她的個性,卻是并未立刻就反駁鳳清心這話。

          “鳴鳳城一向熱鬧,但何嘗不是一向死氣沉沉?江楓的到來,難得讓你等年輕一輩中,多了幾分鮮活的色彩?!兵P清心輕笑道。

          對于女兒之事,她似乎并不是如何的放在心上。

          “一開始的時候,他并不是如何起眼的人物?!兵P菲菲遲疑著說道,她說的還是江楓。

          母女二人,要談的是邱真言一事,話題不經意間轉開,落到了江楓的身上,鳳菲菲卻不自知。

          “有的人,生而如利劍,利劍出鞘,即刻光芒萬丈?!兵P清心說道。

          “母親你對江楓很欣賞?!兵P菲菲驚訝,她知道鳳清心在執掌鳳家之后就深居簡出,甚少拋頭露面,她是雍雅從容的,外人很難看出她的喜怒哀樂,甚至連她這個做女兒的,都是對鳳清心知之不多。

          “為什么不呢?”鳳清心并不否認,她說道:“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年輕人,將來你就會發現,他的出現,對你造成的影響會有多么的深?!?br>
          鳳菲菲對于此點,目前并無太多的感受,不過她還是聽出了一點弦外之音,有些好奇的問道:“母親,是不是你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有這樣的一個人出現過?”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兵P清心擺了擺手,即便是在女兒面前,都是不愿多談。

          鳳菲菲覺得可惜,她很想說一句母親你并不老,想了想這話終究是沒有說出來,而是說道:“母親,江楓放言說要親手殺邱博倫一事,你可聽說?!?br>
          “你的看法是什么?”鳳清心問道,以示聽說過。

          “他或許說到做到?!兵P菲菲下意識的說道,與陸軒的話一模一樣,乃至是說話的口吻都是一模一樣,只是這一點,鳳菲菲并不自知。

          鳳清心側頭看著鳳菲菲,她知道鳳菲菲素來要強,生的嬌美無比,卻時時忘記自己原來是女兒之身。也只有在這時,她或許才是發覺,原來她是一個女人吧。

          一個女人,推崇一個男人,這里邊或許并無其他的情愫,但或許,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一個鳳菲菲認真而全新的認識自己的開始,對于做母親的她而言,對此自然是樂見其成的。哪怕鳳清心知道,這等影響,絕不是一時,而是一輩子的事。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敲山震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求真者

          渠奕

          玄金之邦

          佼玉韻

          重生之吞噬至尊

          類谷玉

          那一抹暖陽

          霍醉山

          星辰魔劍士

          仙盼芙

          在大周當捕快的日子

          行谷雪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