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刺心》。

          向海棠正想說,前些日子,兩個小家伙在屋里亂忙亂翻,不知怎么翻到了螺子黛,弘時順手拿螺子黛畫的,還畫了兩副,一副海棠送給她的,一副老虎送給圓兒的。

          海棠畫的很不錯,雖然筆法稚嫩了些,卻更顯孩童天真,她很高興,親自將那副海棠裱了起來,掛在屋里。

          原來圓兒這副也想裱起來,只是圓兒喜歡顯擺,走到哪里都要揣著這副畫,告訴別人這是哥哥送給他的大老虎,所以暫時就沒裱。

          轉念一想,若傳到嫡福晉那里,她送了這么珍貴的東西過來,卻偏偏給小孩子拿來作畫,恐怕嫡福晉心里不快,遂忍住沒說,只笑道:“這可是一種特殊的墨,珍貴著呢?!?br>
          “哼!你故意私藏著不說就拉倒!”懷真說著,就要撕,錢格格連忙搶過她手里的畫:“這老虎可金貴了,不僅圓兒當寶貝似的,向妹妹也當寶貝似的,這可是小阿哥的一片心意?!?br>
          懷真撇著嘴“切”了一聲,干脆順手拿起榻上的布老虎,沖著陳圓張牙舞爪的“嗷”了一聲:“還不如這布老虎,專吃不聽話的小綿羊,圓子你就是不聽話的小綿羊?!?br>
          陳圓捂著小嘴笑指著她道:“姐姐母老虎,姐姐母老虎?!?br>
          向海棠和錢格格都忍不住噗嗤一笑,懷真氣的要擰他的嘴,他趕緊躲進了向海棠懷里,懷真不依不饒:“你不讓我擰你的嘴,我就撕了你的畫?!?br>
          “不行,不行!”

          陳圓立刻抬起頭,將頭往懷真面前一伸,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姐姐擰吧?!?br>
          “你這樣,我倒舍不得?!?br>
          懷真輕輕擰了他一下。

          “咦,小阿哥,你怎么站在這里不進去?”

          這時,屋外傳來了潤云的聲音。

          原來弘時今日下學早,想過來一起找陳圓玩,不想還沒進屋就聽到懷真說他蠢,雖然聽慣了,但還是覺得刺心。

          后來又聽陳圓出言維護他,他心里既感動,又失落。

          姐姐可從來沒這樣哄過他,見到他都是滿滿嫌棄的樣子,而且近日學業一無所成,額娘也氣得罵他不爭氣,說他連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孩子都不如。

          不僅比不上一個鄉下孩子,連懷瑩都比不上。

          難道他真的蠢笨不堪嗎?

          可是從前向格格教他,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他忽然不想進去了,紅著眼睛,繞過潤云赤溜一下就跑了。

          “哥哥,是哥哥……”

          向海棠猜到弘時肯定聽到了懷真的話,急著想去追他,又行動不方便,錢格格忙道:“妹妹快別動?!币婈悎A要下榻,又急著道,“圓兒也別動,哥哥要上學去,我去送送他?!?br>
          陳圓這才重新坐好。

          “什么嘛!”懷真紅著臉撇了撇嘴,心里雖然有些懊悔,不該在背后說親弟弟的壞話,可嘴上卻道,“一個男孩子,怎么猥猥瑣瑣的學起人偷聽了?!?br>
          向海棠也不知說懷真什么好了,畢竟她只是一個侍妾格格,而懷真是大格格,論身份,她是說不得她的。

          不過,她還是忍不住嘆了一聲:“大格格,以后你就對小阿哥好點吧,他畢竟是你親弟弟?!?br>
          懷真垂著頭不答腔。

          陳圓學著向海棠:“對哥哥好,姐姐對哥哥好?!?br>
          “哼!”懷真生氣道,“我對誰好,關你這個臭圓子屁事?!?br>
          陳圓立刻揮揮手,又捂住鼻子道:“屁才臭臭,臭臭?!?br>
          懷真忍不住噗嗤一笑:“臭死你才好?!?br><父親進城 石鐘山br>這邊,錢格格一路追了出去,見弘時在前面跑著,像似在拭淚,忙追了過去:“小阿哥,你慢點?!?br>
          弘時跑的更快了。

          突然,錢格格腳下一絆,她“哎喲”了一聲,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弘時這才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看她,問道:“錢格格,你沒事吧?”

          “沒事?!卞X格格走到他面前,見他眼里帶淚,拿了帕子蹲下來替他擦了眼淚道,“小阿哥,別傷心了,你姐姐她不是故意的?!?br>
          弘時更傷心了,怔怔的看著她:“我真的很蠢么?”

          錢格格搖搖頭:“小阿哥怎可妄自菲薄呢?”

          弘時扁扁嘴:“可是圓兒弟弟這么小,都能想出法子幫懷瑩妹妹拿到蹴鞠,我卻想不到?!?br>
          他懊惱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就是個傻子,傻子,所以姐姐討厭我,額娘也天天罵我,沒有人喜歡我,我討厭死我自己了?!?br>
          他還要捶,錢格格急忙拉住了他的手,柔聲道:“不管有沒有人喜歡你,你都要喜歡你自己,如果連你自己都不喜歡自己,還怎么讓別人喜歡你呢?”

          弘時茫然的看著她,表示沒聽懂。

          錢格格心里嘆息一聲,又循循教導道,“所以,你千萬不要自暴自棄,而且你很好,是個特別乖的好孩子,尊老愛幼,熱情善良,還耍的一手好劍法?!?br>
          “……”

          “圓兒喜歡你,懷瑩喜歡你,向妹妹喜歡你,冷嬤嬤,青兒,潤云,端硯她們都喜歡你,我也喜歡你,我們都喜歡你呀?!?br>
          “真的嗎?”

          “嗯?!?br>
          弘時臉色終于好了些:“原來還有這么多人喜歡我?!?br>
          可是……

          他最想得到阿瑪和額娘的愛,還有姐姐的愛。

          錢格格牽住他的小手:“那小阿哥要不要隨我一起回去,找圓兒玩?”

          弘時勉強從唇邊擠出一絲笑容:“姐姐在那里,我就不去了,省得我們吵嘴吵到向格格,你帶我問一聲向格格和圓兒弟弟好,我回去讀書了?!?br>
          “那好吧?!?br>
          看著弘時落寞的背影,錢格格無奈的搖頭一嘆,轉身回了屋內。

          懷真見她進來,猶豫了一下,問道:“怎么樣,追到弘時了沒?”

          “追到了?!?br>
          “他怎么樣了?”懷真臉上浮起一層關心之色,“是不是又哭鼻子了?”

          “嗯?!?br>
          懷真正想罵弘時窩囊,遇到事就會哭鼻子,看著陳圓眨巴著一雙純真的眼睛正看著她,她沒罵出來。

          最重要的是,她覺得自己剛才的確過分了。

          可是,弘時他真的太笨了,竟然為武格格做證,差點害死了額娘,幸虧阿瑪英明,沒有中了武格格的奸計。

          “其實大格格你還是關心小阿哥的?!卞X格格也實在看不下去了,不過語氣還是放得挺低軟的,“你何必每次對小阿哥惡語向相呢?”

          “是啊——”向海棠嘆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從前皆因我鼓勵小阿哥,他才能在學業上有所進步,可見鼓勵對小阿哥有多重要,以后大格格你就多鼓勵小阿哥一些,少打擊他一些,行不行?”

          陳圓坐在那里好像聽懂的樣子,附合道:“行不行?”

          懷真辯駁道:“可是阿瑪讓鄔先生多鼓勵鼓勵弘時,鄔先生也時??渌?,怎么什么也沒學會呢?”

          “……”

          這一下,向海棠倒回答不出來了,因為她這些日子一直在養胎,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么。

          弘時現在過來的也少了,有時候她見他心情不好,問他,他只不說。

          錢格格目光定在向海棠臉上,見她答不出來,笑道:“妹妹也有難住的時候,我想,弘時他應該有心思吧,要解開他的心結才好?!?br>
          懷真立刻看父親進城 石鐘山向向海棠:“弘時最聽你的話,得空你開解開解這傻小子不就行了?!?br>
          錢格格搖搖頭:“這可不是向妹妹能辦到的?!彼瘧颜娓A艘桓?,“還請大格格恕妾身直言冒犯,癥結恐怕在李福晉身上,解鈴還需系鈴人,大格格還不如回去跟李福晉說說?!?br>
          “我額娘?”

          細想想,好像也是。

          自從出了那件事之后,額娘時常斥罵弘時,以前也罵,但從來不會罵的這么狠,而且以前罵完還會哄,現在不哄了,只會將弘時推得更遠。

          難道弘時被打擊的傻了?

          她下意識的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她也不該一直罵他,可是她有這樣一個蠢弟弟很丟臉,瞧他那窩囊樣就想罵。

          很快,她就告辭了,回到錦香閣,屏退下人,將李福晉拉到一旁說話。

          李福晉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以為她要說什么正事,誰知她一開口道:“額娘,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罵弘時了?”

          李福晉奇怪的看著她:“好好的,你怎么轉性了,不是你最愛說你弟弟,什么都要與你弟弟爭嗎?”

          懷真握住了她的手:“從前是我不懂事,今天聽向格格和錢格格一番話……”

          李福晉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難以置信的盯著她:“我當是誰讓你轉了性呢,原來是秀水閣的那兩位?”

          她失望的冷笑起來,“看來你跟弘時一樣,心里眼里早就沒有我這個額娘的,只一心向著外人?!?br>
          “額娘!”懷真可不像弘時那樣老實好性,聽李福晉這樣說,她立刻就生氣了,跳腳站了起來,“你說什么呢,我什么時候一心向著外人了,我還不是為了弘時好,為了你好嗎?”

          “為了我好,為了弘時好?”李福晉眼圈已經紅了,一字一字慢慢道,“你怕也是像你阿瑪和弘時一樣,被秀水閣的那位勾住了魂魄吧?”

          她越說越氣,情不自禁的抹了一把眼淚,哭訴道,“整天圓子,圓子的,那個不知從哪里蹦跶出來的鄉巴佬小孩是你什么人呢,用得著你整天貼上熱臉么,反而對自己的親弟弟不管不顧,你還反過來說我整天罵弘時,你對弘時又有多好?”

          “額娘你!”懷真被噎住了,恨恨的跺了一下腳,“我知道額娘不僅嫌著弘時,也嫌著我了,哼!我這就回外祖母家去,省得額娘看見我心煩!”

          說完,她拔腳就走,氣得李福晉在后面罵:“滾滾滾,滾的越遠越好,眼不見心不煩,我怎么就生了這么一對冤家??!趕明兒等你嫁了人,我這顆心才能真正清靜呢!”

          懷真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看著她,也紅了眼眶:“與其像你這樣整天自怨自艾,整天想著要如何爭權奪利,爭奪阿瑪的寵愛,如何討好巴結嫡福晉,我還不如不嫁人呢,一輩子都不嫁人,哼!”

          “你——”

          李福晉氣怔在那里,直氣得胸口疼。

          懷真氣沖沖的跑出去時,恰好弘時回來了,弘時見她臉色不好,想問她,張張嘴,又什么都沒說。

          懷真紅著眼睛看著他,他以為她又要罵他,嚇得往后退了兩步。

          懷真看到他膽怯的樣子,心里益發難受,想跟對他說聲對不起,也是張張嘴,什么都沒說,抬腳就走了。

          她一走,弘時舒了一口氣,聽到李福晉在里面哭,他又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并不敢走得太近:“額娘,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李福晉抹了眼淚,抬起頭看著他,嚴肅了臉色,問道:“今日鄔先生教你的都學會了嗎?”

          弘時慚愧的低下了頭,不敢回答。

          李福晉又恨又氣:“你怎么就生了你這么一個……”

          她頹然的癱倒在椅子上。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刺心》。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蕭承影傳

          應雪晴

          25號星球

          澹臺雯

          平凡人家

          連皎潔

          我家道尊是神醫

          皇甫宏揚

          擁抱云端

          脫翰池

          太上劍主

          盍貝莉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