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見過紅色的雪嗎》。

          向海棠心里也有些焦急,打發人去瞧了幾回,姑姑還沒有回來,早知道她就多派兩個人跟過去了,只派了一個丫頭和一個小廝去。

          怕自己的焦急感染到陳圓,讓他更急,她柔聲安慰道:“快了,姑姑就快回來了?!?br>
          話音剛落,屋外傳來潤云歡喜的聲音:“陳夫人回來了?!?br>
          “娘,娘回來了?!?br>
          陳圓激動的拿著編了一半的蝴蝶,讓端硯抱著下了炕。

          向氏生怕自己身上寒氣太重,屋里的人吃不消,進去之前,先撣了身上的雪珠子,脫了羽毛緞斗篷,又在炭火上烤了烤才走進來,笑著張開手,一把抱住了陳圓。。

          陳圓歡快的舉起了蝴蝶:“娘,你瞧,蝴蝶,蝴蝶?!?br>
          “我瞧瞧?!毕蚴夏眠^他手里的蝴蝶,“折的真好,是圓兒折的嗎?”

          “嗯,姐姐教的?!标悎A回頭看了一眼向海棠。

          向海棠笑問道:“姑姑,你怎么去了這會子才回來?”

          “這一次等的時間久了些,又下雪耽擱了,回來的就晚了?!?br>
          向氏抱著陳圓走過來,坐到炕邊,陳圓又跑到炕上坐好,認真的折起蝴蝶來。

          向海棠將手里的暖爐塞到她手里:“姑姑,從外面回來焐一焐手?!?br>
          “走了這么多路,走出一身的汗,我不冷,手暖和著呢?!彼龑⑴癄t又塞到了向海棠手里,“倒是你,懷了身孕,日漸消瘦,精神也不大好,姑姑實在放心不下?!?br>
          向氏不日就要帶著陳圓離開了,好趕回去過年,向海棠不想提起府里的烏糟事,讓向氏走也走的不安心,只笑道:“姑姑莫憂,今兒四爺請來了賈神醫,他的醫術比宮里的御醫還在上,十三爺就是他瞧好的?!?br>
          “……”

          “我吃了他開的藥,覺得精神好了許多,胃口也好了,剛剛在姑姑回來之前,還吃了兩個姑姑做的豆腐皮包子,還喝了一碗蓮子羹呢?!?br>
          “這就好?!彼似饾櫾频箒淼牟韬攘撕脦卓?,又笑道,“你若想吃什么,盡管跟我說,一會我就給你去做?!?br>
          “嗯?!毕蚝L母袆拥狞c點頭,轉頭看了看專注折蝴蝶的陳圓,想到沒幾日兩個人都要走了,心里難免舍不得。

          怕向氏看到她的傷心,她強忍住了流淚的沖動,問道,“姑姑這一趟去等了這么久,可是見著人了?”

          “唉——”向氏嘆息一聲,“站在庵外等了一下午,還是等了那一句話,她已是紅塵之外的人,塵緣已盡,舊事皆成空,不如各自安好,無需再見?!?br>
          向海棠也緩緩嘆息了一聲:“若真的看破紅塵,見一面又何妨?!?br>
          她目光疑惑的看著向氏,“當年老太太和她妹妹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怎么鬧到姐妹決裂,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現在老太太讓姑姑你去見她,想要主動求和,為什么姑姑幾次三番的去,她還是不肯相見呢?”

          “當年的事誰能知曉,老太太不主動提,在府里誰都不敢提,連金妍都不敢,如今老太太年紀大了,心里到底放心不下這唯一的雙胞妹妹,每每提起她,總是落淚?!?br>
          “……”

          “看來她對老太太終歸有所芥蒂,所以一直不愿見我,這讓我回去如何跟老太太交待?!?br>
          向海棠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姑姑你已經盡力了,她不愿見你,總不能勉強?!?br>
          “也罷?!毕蚴辖K究還是不肯放棄,“抽空我再去一趟,她若還是不見,我也真是沒法子了,對了!今日我去找她,還碰到另外一個人?!?br>
          “誰?”

          “姨父?!?br>
          “姨父?”

          “就是凌柱大人?!?br>
          向海棠忽想起那一次在書房外看到的鈕祜祿凌柱,聽蘇培盛說他的名字只覺得有些熟悉,難怪呢,她曾在陳家聽過他的名字,只是印象不深而已。

          又聽向氏惋惜一嘆:“不知他們夫妻二人什么原因,也鬧到了這樣的地步,姨母氣得跑到齊云庵落發為尼,這次凌柱大人過去,她也一樣沒肯見?!?br>
          “……”

          “我瞧凌柱大人神色黯然的樣子,不像對姨母無情,倒是姨母對他,對老太太都很無情,或許當年發生了什么事,對她傷害至深,她無法原諒,又或許,正如她所言,她已是紅塵之外的人了?!?br>
          “難道姑姑這一回碰到凌柱大人,沒有問他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這個不太好問?!毕蚴仙钌畹逆i起了眉頭,“雖然說算是親戚,但聽說這位姨母成婚時,老太太都沒有去,后來姐妹二人很多年都沒有再聯系,兩家人根本就像陌生人?!?br>
          “……”

          “這還是后來,老太太年紀慢慢大了,心腸也變軟了,打聽到她過得不好,心里一直擔憂,唉,不說這個了,今天圓兒可鬧你了?”

          向海棠摸摸陳圓的小腦袋,笑道:“沒有,圓兒很乖?!?br>
          “嗯,圓兒很乖的?!标悎A學著她的話,然后又低下頭繼續折蝴蝶。

          向海棠見他蝴蝶真的快要折好了,拍手鼓勵道:“圓兒加油,還差最后一步了?!?br>
          “哈哈……好了?!标悎A揚起手中折好的蝴蝶,遞到向氏面前,“娘,送給你。有效的”

          向氏高興的接過蝴蝶,仔細看了看,笑道:“圓兒的小手真是巧,這蝴蝶折的像是真的能飛一樣?!?br>
          陳圓裂開小嘴嘻嘻一笑:“我再折一個送給姐姐?!?br>
          向氏笑道:“好?!?br>
          再折第二個,陳圓有了經驗,不過一會兒就折好了:“啷,姐姐,這是送給你的?!?br>
          向海棠眼圈一紅,接過蝴蝶時,還是忍不住落淚了:“謝謝圓兒?!?br>
          陳圓疑惑的看著她:“姐姐,你怎么哭了,不喜歡蝴蝶嗎?”

          “不,姐姐很喜歡,姐姐這是歡喜的哭了?!?br>
          “姐姐不哭,不哭?!?br>
          “傻孩子,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最愛哭的?!毕蚴舷氲阶约阂x開,心里也萬般舍不下向海棠,拿帕子替她拭了淚,柔柔道,“你馬上也是當娘的人了,不許再這樣,容易哭壞眼睛?!?br>
          “也不知道怎么了?!毕蚝L哪眠^她手里的帕子揉揉眼睛,“自打懷了身孕,總是容易傷春悲秋的,一點小事都想哭?!?br>
          其實,她懷圓兒時也天天想哭,只是那會子她卻哭不出來,她沒臉哭,也不敢哭。

          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的懷一個孩子,仿佛要將前一次沒敢流出來的眼淚全都流了出來。

          向氏安慰道:“其實這也算正常,孕婦總是容易喜怒無常,傷春悲秋的,你還記得隔壁那位宋家姑娘不?”

          “記得,我在陳家時,宋家姑娘時常來找金妍姑姑玩,她怎么了?”

          向氏笑道:“她如今嫁了人懷了身孕,脾氣大得不得了,幸而嫁了一個好夫君,任她如何鬧脾氣都能忍著,不過……”她頓了一下,“我來了這些日子也看出來了,王爺他待你極好?!?br>
          陳圓立刻搖頭反對:“王爺兇兇,兇兇?!?br>
          正此時,潤云來回稟說主子爺來了,向海棠不由笑道:“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br>
          “你這是說我什么呢?!彼臓斝χ吡诉M來。

          向氏連忙起身要行禮,四爺笑著擺擺手:“都是一家人,夫人不必客氣?!?br>
          向氏自來了以后一直恪守規矩,就算四爺不在乎禮節,她不能不在乎,還是規規矩矩的欠身行了禮,想要抱起陳圓離開,好讓他們兩個人說說話。

          四爺卻笑道:“我只是過來看看海棠,一會兒還有事,夫人不必離開?!闭f著,伸手一指,“夫人請坐,千萬不要因為我來了就拘禮?!?br>
          向氏這才重新落坐,不過并沒有再坐到炕上,而是挨著炕坐到了錦凳上。

          四爺的視線柔柔的落到向海棠的臉上:“覺得可好些了?”

          向海棠笑道:“吃過賈神醫開的藥好多了?!?br>
          “那就好?!彼臓攭涸谛睦锏拇笫^終于落了地,走過來坐到她面前,見陳圓低著頭在折紙,突然想到先前向海棠怨他對陳圓冷臉,不由的扯出幾分笑容來,放柔了聲音問道,“圓兒這是在做什么呢?”

          他破天慌的主動笑著和陳圓說話,倒把向海棠和向氏都愣住了,兩個人自然都知道四爺為何一直不太待見陳圓,只是不大好說,向氏更沒有立場說。

          陳圓抬起頭看著他,見他難得的沖他笑了,他也友好的回以甜甜一笑,揚了揚手中的折紙道:“再折一只蝴蝶,送給笑笑?!?br>
          四爺一愣:“笑笑是誰?”

          “笑笑的王爺?!?br>
          “原來是我?!?br>
          “嗯?!标悎A用力的點點頭,靈活的小胖紙手來回翻飛幾下,一只漂亮的蝴蝶就折好了,送到四爺眼前,裂嘴一笑,“送給笑笑的王爺?!?br>
          四爺這在一瞬間,突然有了一種被萌化的感覺,他接過蝴蝶,親昵的揉了揉他毛絨絨的頭發:“謝謝圓兒?!?br>
          他這一摸,向海棠和向氏再度呆住。

          陳圓很大氣道:“不謝,不謝,圓兒還要折,好多好多?!?br>
          四爺笑道:“要折這么多做什么?”

          “送弘時哥哥,懷瑩姐姐,玉致姐姐,懷真姐姐,潤云姐姐……”

          他掰著手指,一本正經的數了起來,“端硯姐姐,青兒姐姐,好多好多個姐姐,還有冷嬤嬤,李嬤嬤,明嬤嬤,好多好多個嬤嬤,還有鄔先生,蓮白姨姨……”

          四爺哈哈一笑:“真是好多,都數不過來了?!?br>
          陳圓像小大人似的“吁”了一口氣,將小腦袋一搖一晃:“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四爺一下子呆住了,愣愣的盯著陳圓,這是一個不足兩歲的孩子嗎?

          不僅說話口齒清楚,能準確表達出自己的意思,還會背論語里面的話,用得如此恰到好處,弘時在他這個年紀可是連話都不會說的。

          愣了一會兒,他問道:“你怎么知道這句話的?”

          陳圓眨巴眨巴眼睛道:“弘時哥哥背的呀?!?br>
          四爺接著問道:“那弘時哥哥還背了什么?”

          陳圓用胖胖的小手指點了點太陽穴,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往上翻了翻,想了一會兒道:“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br>
          四爺再度呆?。骸啊?br>
          什么貴人語遲,弘時簡直被陳圓給比趴了下去,如果弘時像陳圓這么聰慧,他也不用那么操心了。

          可陳圓偏偏不是他的孩子,不過孩子是海棠的,海棠能生出這么聰明的孩子,那他和海棠的孩子也一定聰明。

          倘若是個男孩,他一定要親自教導,倘若是個女孩,他亦要親自教導。

          正想著,聽向海棠笑道:“圓兒什么時候學會背《論語》了,我竟然都不知道,看來你跟著弘時哥哥學了不少知識呢?!?br>
          向氏亦笑道;“是??!自打圓兒來了王府,會說的話就更多了,連《論有效的語》都會背幾句了,在家時,可沒有孩子陪他一起玩?!?br>
          再想往下說,忽然覺得再說下去竟是將要離別的傷感,心里一酸,也就說不下去了。

          陳圓嘻嘻笑道:“都是弘時哥哥厲害,哥哥教的好,哥哥還畫大老虎送給圓兒呢?!?br>
          向海棠聽他提起大老虎,心里頓時一緊,忙岔開話題道:“來,讓姐姐幫圓兒算算,到底還要折多少只蝴蝶呀?!?br>
          陳圓兩手一舉:“算好了,十二個,還要十二個?!?br>
          四爺再度愣住,他不僅書背的好,算術也好,算得準確無誤,正好對上他說的那幾個。

          “哦,對啦!”陳圓突然一拍小腦袋,“還要再加一個豆姐姐,十三個?!?br>
          四爺奇怪道:“豆姐姐?”

          向海棠解釋道:“就是豌豆?!?br>
          “她也常過來么,怎么我來時都沒見著她?”

          向海棠搖搖頭:“不常過來,不過圓兒到花園玩去,豌豆帶他玩過幾回,她生得有些像圓兒的姑姑,所以圓兒挺喜歡她?!?br>
          四爺默了默,這世上相似的人還真是多。

          又說了一會兒話,四爺便離開了,回到書房處理堆積如山的公文。

          因為十三爺病體未愈,不僅戶部,刑部和吏部的事都壓到了他一個人頭上,再加老八被削爵圈禁,老九被革去貝子,從前他兩個人辦理的公務也都落到了他的頭上。

          如今海棠有孕,他還要抽空去秀水閣看看她,比從前更忙了。

          晚飯只胡亂扒拉了兩口,心疼的蘇培盛不知該怎么勸才好,以前,向格格還能勸動兩句,現在向格格要靜心養胎,他也不敢去打擾。

          不知不覺,已忙到了大半夜,想活動活動脖子時,聽到外面有人在小聲說話:“都這會子了,主子爺還在里面忙著呢?”

          蘇培盛嘆道:“誰說不是呢,這么一天天的熬著,主子爺身體可怎么受得了?!?br>
          他一聽是狗兒和蘇培盛說話的聲音,立刻打起精神道:“是狗兒么,快進來回話?!?br>
          狗兒本來想時間太晚了,等明日再回,但回來后聽人說四爺還在書房,他便過來了。

          蘇培盛見他要進去,急忙道:“狗兒,你勸著點主子爺,不能再這么熬著了,就是鐵打的也受不住?!?br>
          “是是是?!?br>
          說話間,狗兒便掀了簾子走了進去,一瞧四爺面前堆著小山般的公文,露出一臉擔憂之色,將馬蹄袖一打,跪下行禮道:“奴才參見主子爺?!?br>
          四爺問道:“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狗兒笑道:“那章太醫在美人溫柔鄉里一待,幾杯黃湯一灌,什么說出來了?!?br>
          要不說美人計萬試萬靈呢,不管是十爺,還是章遠,一見到美人都走不動道了,再用黃湯一灌,連祖宗爹娘都能忘了。

          看來多認識幾位美人也是很好處的。

          “哦,你快說?!?br>
          “王府原一直都是請章飏太醫過來,那一次為什么換成章遠了呢,后來章遠來的次數越來越多,漸漸取代了章飏,主子爺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你小子就不要賣關子了!”

          狗兒咽了一下發干的喉嚨,觀察了一下四爺的神色,方道:“原來是德妃娘娘指派章遠過來的?!?br>
          “……”

          “也不知道向格格哪里得罪了德妃娘娘,德妃娘娘那一斛螺子黛其實是……”他又咽了一下口水,“送……給向格格的?!?br>
          “什么?”四爺驚愕的盯著他,“這怎么會,不是送給容清的嗎?”

          “這個奴才就不知道了?!惫穬豪蠈嵒氐?,“奴才只是據實以報,章遠怎么說,奴才就怎么回?!?br>
          “……”

          “章飏原不是德妃娘娘的人,章遠才是,那螺子黛里面的麝香就是他加進去的,在螺子黛給了向格格之后,王府第一次請太醫,德妃娘娘怕章飏瞧出什么,便使了法兒將他調走了,所以來的是章遠?!?br>
          “……”

          “哪知道章遠一來,就查出了向格格有孕,不過章遠心知肚明,胎兒保不住,也犯不著再做什么手腳露下行跡?!?br>
          四爺臉色已烏云密布:“那之后呢,之后章飏不也過來了,他為什么不說?他又為什么暫時保住了孩子?”

          “之后章飏被德妃娘娘特意叫過去提點過了,所以即使真查出什么來,他也不敢透露半個字,否則身家性命都有可能保不住?!?br>
          “……”

          “他救向格格,也是醫者本心,實在不能見死不救,為此,他回去之后又被德妃娘娘叫去了,至于德妃娘娘跟他說了什么,奴才就不得而知了?!?br>
          “……”

          “后來,他再過來,也是四爺派人去請,他實在推脫不掉,才偶而過來一兩趟,再過來,他什么都不敢說了?!?br>
          四爺聽到這里,咬緊了腮幫子,狗兒幾乎能聽到他磨牙的聲音:“為什么,海棠只一個侍妾格格,她為什么要費盡心機對付一個侍妾格格?”

          這實在令人想不通。

          就算海棠生得像皇額娘,可是德妃在宮里從未見過海棠一面。

          宮里過來的人也只有章飏章遠二位太醫,他們年紀尚輕,根本沒有見過皇額娘。

          德妃是不可能知道海棠生得像皇額娘的。

          還有容清,她為什么要撒謊,她在這當中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狗兒也是疑惑萬分,怎么想都想不通:“這個奴才實在不知,連章遠也不知道,恐怕只有德妃娘娘她自己知道了?!?br>
          四爺連連冷笑幾聲:“很好,她可真是煞費苦心??!”

          說完,他垂下眼瞼,許久都沒有說話,好像望著案上公文發呆,又好像什么也沒望。

          狗兒等了半晌,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那章遠?”

          四爺轉頭望了一眼窗外烏沉沉的天空,風襲裹著雪在呼嘯,他的眼睛里隱隱有幽暗的火苗在跳動,突然問道:“狗兒,你見過紅色的雪嗎?”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見過紅色的雪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雁北往

          合盼

          洪荒修真記

          候香天

          星空旅行家

          詩惜香

          長風扶月

          富知

          最后的氣功師

          竇靈慧

          四圣誅天傳

          商華奧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