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平常事》。

          吃過了早飯,家里面的這些孩子就放羊了!丁羽對此沒有太多的理會!甚至連話都沒有說!而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頂多就是叮囑兩句,對于孩子們,老兩口還是很放心的!

          沒有必要就把孩子給鎖在家里面,這樣去做,根本就是對孩子的一種束縛,而且家里面的這些孩子,真的能夠鎖得住嗎?還不如讓他們‘放飛自我’!更適合他們的成長!

          趙淑英本來就是老師,更何況家里面還有專業的保姆和教師!對于孩子的成長,家里面也是有著相當的判斷!

          幾個孩子沖出家門的時候,正好跟丁羽打了一個照面,但是幾個孩子很是歡快的跑到丁羽的身邊,要不是做一個鬼臉,要不是哄笑一下,丁羽沖著王安的屁股踹了一腳,倒是沒有用力,可是幾個孩子,更為的興奮!

          小四眼倒是沒有想象當中的那么好動,但是路過丁羽身邊的時候,看著要抬起來的后腿,丁羽真的感覺自己的眼角已經開始抽動了!這個混蛋想要干嘛?跟自己來這一套?

          狗仗人勢真的是用到了極點!但是在自己的面前來這一套?真的有用嗎?

          盯著丁羽看了一段時間,后來還是丁蘊跑了過來,蹲下來揉著小四眼的大腦袋,低聲的商議著什么!小四眼這才放下來自己的后腿,用鼻子哼了一聲,貌似對丁羽很是不屑的樣子!

          丁羽咬了咬自己的后槽牙,跟在后面的曲鶴對此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家里面小四眼地位異常的特殊,自己可是親眼所見,這個都不是最為夸張的,有的時候生拉死拽的把先生的褲子給咬碎了!這個都是常事!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先生從來都沒有跟小四眼動過手,也沒有要教育它的意思,畢竟小四眼可是家里面丁蘊和丁暢兩個孩子的守護神,有點玄乎?但實際情況就是如此!

          其他人想要指使小四眼?根本就不可能的,不管是王安還是童童,一樣的!甚至就算是先生親自的出馬?也沒有任何的作用,小四眼就是不給你這個面子!頂多丁林和趙淑英兩個人,小四眼勉強的給了點面子!這個還是在它高興的情況之下!

          用胳膊拐了一下已經呆滯的楊琛,然后兩個人跟在了丁羽丁主任的身后!

          一同的來到了農場這邊,丁羽對于來的這些培訓人員依舊是沒有任何要接觸的意思!

          “曲助理,我的眼睛沒事吧?!”

          “沒有什么大驚小怪的!很是正常的事情,要知道大熊的后代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虎視眈眈的盯著,但是就我個人所知曉的情況,除卻一頭之外,其他人誰都沒有機會!甚至于那頭究竟是誰給弄走的,我現在也不知曉!”

          對于楊琛來說,沖擊稍微有那么一些大,丁主任的情況跟自己的想象完全就是不同的!根本就是大相徑庭好不好?自己現在都已經有那么一些迷茫了!

          在農場這邊,曲鶴和楊琛公用一間辦公室,對于相當的事情,楊琛都可以觀看,甚至里面涉及到了相當的機密!對于這些,丁羽并沒有什么隱瞞的意思!本來這些都是你需要去學習的!而不是說給你放置到一邊的位置,不允許你有任何的摻手!

          就好像是做手術一樣!你只允許進修的醫生在手術室外面,而不允許他進入到手術室里面!不允許他參與其中,就算是他天縱奇才,能夠起到的作用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大!

          而讓他摻和其中?就算是他有那么一些愚笨,但是隨著手術的陸續進行,總歸是會讓他有著相當的印象,進步就是這么一點點而來的!

          一上午的時間,丁羽很是忙碌,基本上沒有太多的空閑,曲鶴和楊琛這邊也是同樣的如此!給丁羽打下手,就不要想著休息這樣的美事了!可能性本來就不是那么的大!

          “中午的時候,先生不會吃太多的東西,不是農場的飯菜不好,先生對此從來都不是那么的在意!”曲鶴不耐其煩的跟楊琛做著解釋,這個本來就是他的工作!

          楊琛有沒有這個方面的了解,自己不知曉,但是如果說出現了什么狀況,絕對是自己的問題!所以在能夠避免的情況之下,曲鶴絕對不會讓楊琛有任何的難為!

          在兩個人說著話的時候,丁羽這邊打了一個電話過來!中午的時候,讓那些過來培訓的人員一同的吃個飯!就是在食堂那邊!他們都沒有出農場,也都是在農場這邊考察,所以這個并不是什么難為的事情!

          楊琛不由的就是心下一動,不過卻把目光放置到了曲鶴的身上面,自己剛剛的來到這邊,對于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那么的熟悉!特別是對于丁羽丁主任的處事風格,了解的并不是那么深刻,自己現在看曲鶴的應對!

          從曲鶴的應對當中,慢慢的來去感知!當然自己的理念絕對會堅持,不能夠所有的事情都是隨聲附和,只不過什么時候需要發出來自己的聲音,有待于商榷罷了!

          在出去通報的時候,楊琛略顯好奇的問了一句!

          “曲助理?我剛才看過了!農場這邊條件貌似有點好!”

          “你說的是他們的工作條件有點好?還是說農場的運作方式有點好?”

          “都有那么一些好,不管是工作條件,還是其運作方式,以前沒有這個方面的太多接觸,我對于農民的方式,還是停留在比較原始的那一種方式!頂多就是對機械苞米地的春光的一些運用,但是從現在的情況和條件來看,我的想法有點過于的落后!”

          “勞作過嗎?”曲鶴很是突兀的問了一句!看著點頭的楊琛,曲鶴笑了起來,“我也下過地,咱們中國的老百姓,一輩子基本上就是那么過下來的!究竟是什么樣子的苦楚和勞累,有點說不清楚,我指的是,我這個人沒有辦法去評斷,個人太過于的渺小,而且我也不是常年勞作,說出來的都是風涼話!”

          對于曲鶴的謹慎,楊琛深有感觸!

          “現在農民必須轉型,如果說持續維持著古老的農業,一斤米的價值能不能夠買一顆棒棒糖,真的就很難說的事情,甚至于兩斤米的利潤都未見得能夠買出來一顆棒棒糖,所以現在農村方面的人是越來越少!”

          “沒有這個方面的認識!”楊琛實話實說,但是這個事情卻真的是讓自己很是觸動!兩斤米的利潤買不了一顆糖,這個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我這個都已經是夸張的說了!看來你是真的沒有太多的認識,我仔細的給你算一筆賬就好了!就比如說一畝地的小麥,耕地播種!種子!化肥!農藥!灌溉!收割,所有的一切都加在一起的話,最少最少的話,四百五十塊錢!這里面還不包括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小麥好年頭的話,畝產一千三百斤,差年頭的話,不到五百斤,好年頭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十年下來也沒有一年兩年的!平均下來,咱們就按照八百斤來算!”

          楊琛很是用心的記著!很快也是出來了結果!

          “小麥多少錢一斤!”

          “平均下來的話一塊錢左右!上下沒有多大的差別!”

          “也就是說不算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不算什么損耗的話,一畝地下來,頂多就四百塊錢,這里面還多算了不少的東西進去!如果從實際的情況來說,一畝小麥的純利潤!可能連二百塊錢都不到!”

          曲鶴很是感慨的點頭,“種植成本不斷的提高,但是糧食的價格卻上不去,再者就是產量的問題,想要突破瓶頸,這個是很難的問題!所以散戶的種植,就開始明顯的不合適,農民慢慢的開始減少,這個是必然的事情!”

          楊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研究過這個方面的問題,甚至沒有對此做相當的思考!現在曲鶴做出來了這樣的解析之后,楊琛才突然之間的明白了過來!

          “反過來說一說農場方面的狀況,土地經過這么多年的種植,很多的營養都已經消耗殆盡了!這個也是為什么我們現在吃到很多東西,都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味道!再者就是過度農藥的利用,這個對于人生所造成的傷害,也是比較的大!我現在說的這些有點照本宣科的意思,對于你未來的發展,可能起到的幫助也不是那么的大,但是閑著也是閑著,知曉其中的一二,也不算是什么壞處,總歸日后也算是有一個談資!也是挺不錯的!”

          要知道曲鶴來到了丁羽的身邊,時間也不是那么的長,但是他現在卻可以侃侃而談,從實際的情況來說,他需要知曉這些嗎?根本就不需要,對于他自身貌似也沒有太多的幫助,但是他偏偏知曉了!甚至讓自己都無法去反駁什么!

          并不是說他的說法有問題或者是錯誤,跟這個并不相關,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人家可以說,但是自己除卻聽從之外,只能是漠然無聲,因為自己對此一點都不知曉,一點都不了解,虧的自己還是農民的兒子,說出來都有點丟人!

          看著走在前面的曲鶴,楊琛一方面是在反思著自己對此的認識,另外一個方面,又是在想著,為什么曲鶴要跟自己說這樣的話,會不會跟新來的那些培訓人員有相當的關系!

          但是這個話已經到了嘴邊的時候,曲鶴沖著楊琛笑了笑,“現在的人?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情況實在是有些太過于的常見了!大家都太過于的注重紙面上的文章,而沒有太多去理會實際的操作,實際的操作絕對不是紙面上那些東西如此的簡單!”

          楊琛好像明白了什么,緊隨曲鶴的身后!

          “曲助理,丁主任一向都是如此嗎?”

          “這兩天家里面的孩子們都回來了!他們玩樂了那么長的時間,也不能夠說他們就是去玩樂了!他們是熟悉另外的一個過程去了!現在回來了!肯定要下地勞作的,先生也會一同的過去,甚至放假的時候,還有很多的小朋友都會一同的過來!到時候我們也會跟隨著,深入其中,就會發現,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楊琛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微微的有些干燥!

          “工作嗎?看似都是一層不變的東西,但是從里面找尋到相當的樂趣之后,情況就不同了!你會發現很多的事情都是五光十彩的,組合到一起苞米地的春光會發生無窮的變化!有一些變化是定式的,但是有一些變化,是無法推斷出來的!人生也是一樣!”

          來到了地方之后,曲鶴簡單的說了一下相關的情況,來培訓的人員稍微有些多,大家都是站在了一邊的位置,剛剛的回來,甚至有些人的腳底板還帶著泥巴,不管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這些都不是那么的重要!自己只需要告知他們相當的情況就好!

          通知過后,曲鶴停頓了一下子,然后才繼續的說到!“諸位同志,你們可能還會留下來相當的一段時間,如果所有的事情,我都用這樣的方式來通知的話,極其的不方便,我希望能夠有兩個人能夠跟我直接的溝通,這樣的話可以保證溝通的時效性,同樣也可以方便大家!”

          曲鶴這么一說,大家的目光一下子的就聚集了過來,很顯然這個事情引起來了大家相當的興趣,在來的時候,班級的班委會就已經確定了下來,班長和書記早就已經選拔了出來,這個本來就是常理中事,現在曲鶴突然的提及了這個問題!

          大家不由的浮想聯翩!是不是丁主任那邊?

          跟大家分開了之后,楊琛則是看著曲鶴,不解的問了一句,“曲助理,不放肆的問一句,是不是有點那個了?”

          “你是說他們早就有了班長和書記?我這么的去做,有那么一些挑撥了?是這樣嗎?”

          曲鶴停下來自己的腳步,注視的看著楊琛,“主任的事情太多,不管是商業方面的,又或者是農場這邊,當然還有醫學方面,甚至教學方面的任務,任由拿出來一個,都不是那么的輕松,如此的情況之下,我們需要去做的事情,不僅僅是內容上面的!”

          小小的點了一下,也不管楊琛能不能夠明白,曲鶴繼續的說到,“在相當的范圍之內,我們需要做相當的事情之外,還需要引申的來做相當的事情,不要害怕做錯什么,就害怕什么都不去做,至少在主任這里是這樣的!當然了在這里面需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掌握好這個尺度的問題,一定要沉穩住自己,絕對不要飄飄然!不然的話一陣風就吹走了!得不償失!”

          事情從來都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么簡單!這是一定的!

          這些也都是自己的經驗之談,如果說是其他人,自己未見得會說的這么多,也不會說的如此直白,但是楊琛的情況稍微的特殊一點,所以自己也就是提及兩句!

          先生那邊交代過了!自己自當是用心,不會有什么保留!如果說楊琛就是聽不進去,理解不了,自己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自己的能力有限!

          回到了辦公室,丁羽這邊的工作已經忙碌的差不多了!曲鶴匯報了相當的事情,對于楊琛這邊也沒有任何的隱瞞,丁羽沖著曲鶴點了一下頭!

          隨即一同的去了食堂這邊,今天丁羽并沒有坐在原來的位置,而是跟那些學員坐在了一起!

          大家都是來自五湖四海,對于這些人丁羽已經看過了他們的相當資料,這個事情還真的就不是丁羽能夠決定的!就算是丁羽不想看都不行,諸多的大佬直接的就把相關的資料送到了丁羽的眼前,就希望丁羽能夠高看一眼!

          在諸多的大佬來看,自己的孩子還是很優秀的,但是他們能不能夠適應丁羽的方式,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的事情!但既然有了這樣的機會,總不能夠浪費了!

          哪怕就是學點所謂的皮毛,也是可以接受的!

          在這一點上面,他們跟平常的家長沒有任何的區別,都是希望自家的孩子能夠成龍成鳳,而丁羽這個老師?別的不說,這個眼光是真的不錯!

          而且他沒有什么偏頗,在這一點上面軍方的那些種子最為能夠說明一切!不是說所有人都買丁羽的賬,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軍方的一些勢力對于丁羽也不是那么的買賬,但是不買賬是一回事情,可是門下的人能夠入了丁羽的法眼!他們也不會錯失任何的機會!

          大人有相當的矛盾,這個很是正常,但是絕對不會對孩子也有著同樣的針對!

          丁羽秉承的是這個觀念,其他的大佬也是同樣的如此,把責任遷就到孩子的身上面,這個一定程度上面,就是破壞了規則!以大欺小,說出來也不好聽!

          再者一點,雖然說丁羽的傳授很是嚴謹,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苛刻,但卻是沒有太多保留的那一種,就是這樣的方式稍顯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沒有太多的人能夠承受,這一點倒是挺讓人詬病的!不過詬病歸詬病,大家依舊是趨之如騖!

          哪怕丁羽打了他們的臉,他們對此依舊是毫不在意的那一種!反正都是為了孩子!對于大佬來說,這些人就是孩子!沒有太多的不同!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平常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一切從當一個送貨員開始

          步嬌

          箭魂

          告諾

          幻世龍痕

          張廖丁蘭

          四海朝圣

          斂爰爰

          少年無歸

          杭凱歌

          狂妄幻想

          謬谷雪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