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祭拜》。

          下了高鐵,一切從簡,直奔機場這邊,沒有任何的停頓!過程很是迅速,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慌亂!有條不紊的!家里面安保的素質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上了飛機之后,丁羽則是靠在自己的座位上面,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曲鶴和楊琛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的,他們都不知曉丁羽究竟是什么操作!搞不明白!

          “先生,還有準備一些什么嗎?”曲鶴不明所以,所以在丁羽身邊坐下來的時候,低聲的問了一句!自己現在可是非常的糊涂!

          丁羽的反應有些遲鈍,好長的一段時間才搖搖頭,“有花生米嗎?拿一瓶玉冰燒過來!”

          曲鶴有點傻眼,不過第一時間就去做了準備,玉冰燒倒是有,但是花生米是真的沒有!飛機上面不配備這個東西呀!不過曲鶴也是準備了一些其他的東西!擺在了丁羽面前的桌子上面!

          不過丁羽雖然扭開了瓶子,卻沒有任何要喝的意思,就是那么憑空的放置在自己的面前,也不知道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么!不太明白!

          飛行的時間有點長,一直等快要凌晨的時候,飛機才算是降落下來!

          相對于北方來說,天氣已經是非常的暖和了!看著外面的標識,曲鶴和楊琛兩個人相互的看了看,誰也不知曉為什么主任為什么會選擇這個時間段來到這邊,南北之間的距離好像有點遠!而且沒有給與他們任何的回應,原本想著主任開了一瓶酒,但是到了最后,都沒有喝上一口!至于桌面上的東西,也沒有動一口!

          找了一個酒店,并不是最為豪華的,甚至并不是最為舒適的,但絕對是非常安全的!安保在這個方面有著絕對的經驗,如果說不是因為機場這邊實在不太合適的話,可能丁羽他們這邊就在機場休息了!

          “領導?你還沒有休息?”看到蘇泉的時候,下面值班的人也是問及了一句!

          “他到了那里?”蘇泉并沒有說名字,但是下面的人怎么會不清楚!

          “報告!丁主任去了服役那邊!具體的情況并不是非常清楚!我們就是知曉消息,但具體的情況并不是那么的清楚!”

          相當的情況并沒有去問及楊琛,雖然他就在丁羽的身邊了!不過情治部門自己探查的,跟楊琛報告的,這個完全就是兩個性質的問題!帶著你,并不是帶著一個耳報神!

          一旦楊琛出現了問題,連帶的問題會非常的嚴重!在這一點上面,情治部門尤為的上心!

          “備案就行了!不要過于的去接觸丁羽,如果有可能的話,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提醒他們一句,不要靠的太近,丁羽現在的情緒未見得就是穩定,誰要是自認倒霉的話,我也沒有什么話說!”蘇泉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

          站在自己的角度,蘇泉多少知曉自己的外甥是想要干什么了!不過現在距離清明好像還有一段時間來著,丁羽這么早的就過去,也不知道究竟是想什么?可能有其他的含義吧?

          情治部門知曉丁羽的流程也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嗎?就沒有太多的必要較真,怎么著,情治部門的工作就真的很是閑散嗎?他們的工作很是繁忙的好不好?

          更何況調查丁羽,這個事情他可以裝作不知道,但是別太過分了!真的要是太過分的話,誰知道丁羽會不會暴起,特別是這樣的事情?很難說的!

          早上的時候,丁羽就是簡單的鍛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很快就收拾齊整,曲鶴和楊琛他們兩個人有那么一些傻眼,因為他們起來的時候,丁羽已經準備出發了!

          “主任?!”楊琛和曲鶴他們兩個人都是有那么一些羞愧!因為起來的晚了!

          “走!”丁羽沒有任何的廢話!不過走到了一半的時候,丁羽突然的喊停,然后上了其中的一輛車,就單獨一個人!“主任?”

          丁羽擺了一下自己的手,“你們不用跟著了!跟著也進不去!要是被人給打了靶子,就不好了!”關了車門之后,丁羽則是驅車離開!沒有任何的停頓!

          “什么情況這是?”曲鶴瞇縫著自己的眼睛看向了遠方,隨即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感覺這里好像有那么一些邪門!”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有點發涼!

          楊琛倒是想到了什么,四下的看了兩眼,好像明白了什么!但也就是微微警示了一下曲鶴,并沒有去做任何的提及,也不知道主任什么時候能夠回來,不過現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說太多的話,更好一些,至少時機上面并不是那么的合適!

          丁羽開車略顯有那么一些平穩,速度并不是那么的快,來到了門衛這邊,看著前面的警衛和崗哨,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并沒有要硬闖的意思,現在闖入進去的話,這幫家伙才不會理會自己究竟是誰?他們一貫的作風,就是先下手再說!

          不過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呀!什么時候這里也加了警衛和崗哨?

          門口的警衛審視的看著丁羽,不僅僅是丁羽這輛車,連帶著先前??吭谑畮桌镏獾能囮?,現在也時刻保持著被監視的狀態,他們現在還沒有進入到警戒區之內,但是并不代表著他們就沒有任何的危險!

          “對不起,這里是軍事禁區,嚴謹就是不去死進入!”

          丁羽從車上面走了下來,動作并不是很大,簡單的說了兩句!沒有任何要問詢的意思!然后就站在了那里,態度嚴肅!警衛略顯懷疑的看著丁羽,今天太陽真的是從西邊出來了!怎么個情況?要知道這里常年都不見人的!今天竟然來了一輛車!

          “匯報一下,我叫丁羽!麻煩了!”

          看著丁羽,警戒的戰士則是感覺有點意外,從這個來人的身上面,感覺不出來任何的威脅,但是他的說話,給人的感覺,有點難以拒絕!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什么,說不出來!

          不過還沒有等這位警衛說話,兩輛車就好像是發狂的公牛一樣的從里面沖了過來,還沒有等車???,車上面的人就下來了,這個時候警衛才發現,大隊長臉上面的油彩甚至都沒有清除!

          大隊長在前,后面的人則是排列整齊的跟在了后面,越過了崗樓之后,齊整整的站在了丁羽的面前,“報告,丁主任!歡迎你的到來!”

          丁羽注意的看了一眼,感嘆了一聲,隨即給回禮,雖然說自己已經不是他們當中的一員了!但是這份感情是很難割舍的,“去看看老戰友,順便帶了一些東西過來,我的車并不是那么的方便,如果可以的話,能夠幫我找一輛車嗎?”

          旁邊的警衛有點發傻,大隊長來了之后,二話不說,先來了一個敬禮,但是面前的這位呢?竟然還猶豫了片刻才給了一個回禮,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愿意?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雖然說這位大隊長同意了!但是丁羽還是做了登記,甚至做了相當的檢查!很是配合,并沒有任何的不愿,或者是反感!

          “今天有事情?”有人來到了車邊,打開了后車門!里面的東西還真的就挺多,不過并沒有什么違禁品,大隊長在聽了丁羽的話語之后,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丁羽則是又感嘆了一句,彼此之間不需要說的那么明白,丁羽就是其中的一員,這里是墓地,如果說有事情?還能夠因為什么事情?難道這些還不明顯嗎?

          更何況這里基本上是站著進去,躺著出來,如果說不能夠出來的話,那么就一輩子的休息了!

          “看樣子來的有些唐突了!大家節哀順變!”

          有人幫著把東西轉移到了,“報告?!”

          丁羽也沒有讓這位把話給說出來,“找個人就行了!大家去忙吧!倒是給你們添麻煩了!”

          說話很是客氣,并沒有任何的針對,丁主任究竟是什么人?這個問題嗎?也就是內部這邊可能知曉一些,再者就是軍區的高層,丁主任來到了這里,一定程度上面就是回到了娘家,要是真的把丁主任給拒之門外的話,那么玩笑就真的是太大了!

          更何況那些種子學員,軍區這邊也是趟上了一個,連帶著被淘汰的那些學員,也有人入了政委的法眼,而誰是古莊背后的人!自然是丁羽,難不成這個還需要說嗎?

          不過大家也知曉,丁羽丁主任并不喜歡熱鬧,也不太喜歡所謂的來往,他這一次過來的事情,很顯然并不希望其他方面過來打擾!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的突然!

          再者一點,就是軍區方面相當的時候,也不會來到這邊,這里一定程度上面也算是一個禁地,能夠埋在這里的人,胸前的勛章就不說,能夠當防彈衣可能有點夸張,但是絕對不過分!

          而且能夠留在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高級士官或者是軍官,他們的所有一切都不能夠暴露,所以最后只能是留在這里,可以說他們為了國家,流盡了自己身體里面的鮮血!

          丁羽在很遠的地方,就停下來了車輛,把東西給整理了一番,然后邁步往前走,跟在后面的隊員,也沒有任何的猶豫,不多相對而言,他們的東西就少了很多!

          但是他們注意的觀察著面前的丁羽,斯斯文文的一個人,身上面東西真的要是加起來的話,少說也有百十來斤,但是這位竟然身不晃,氣不喘,這份體力可不是誰都能夠有的!他們能夠這樣,是因為他們堅持長期的鍛煉,但是面前的這位呢?

          看他的樣子,像是一位老師或者是學者,儒雅!氣質非凡,真的有點搞不懂,但是大隊長來過來的時候,已經交代過他們,什么都不說,只需要去做就行了!

          走路的時候,丁羽并沒有任何要打量的意思,自己來這里的次數并不多,但是每一次來到了這里,心情都是非常的沉重,青山有幸埋忠骨!

          埋在這里的同志,基本上都是青華年華,甚至于很多都是衣冠冢,里面僅僅是一些紀念,沒有辦法的事情,為了國家的安全,他們只能是在背后默默的付出!甚至于就算是他們身死,有的時候也是尸骨無存!只能是衣冠冢!

          來到了正門,丁羽挺直自己的腰身,放下就是不去死來自己身上面的東西,注視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來看你們了!”丁羽喃喃自語的說到,聲音非常的低!跟在后面的兩位戰士雖然聽到了什么,但是卻沒有話都沒有說!他們也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自然知曉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也希望將來的時候可以埋葬在這里!

          跟在丁羽伸手的兩個戰士就好像是小學生一樣!把東西給放置好了之后,丁羽則是在墓園這邊轉了兩圈,墓園并不是很大!然后開始收拾,其實墓園這里還是很干凈的,看不出來有太多的雜物!比自己當初的時候多了不少的墓碑呀!

          不管是認識還是不認識的,丁羽都不會有任何的偏差,兩瓶酒,兩盒煙,還有其他的一些祭品,在這一點上面,丁羽尤為的講究!

          不過這個沉靜很快就被打破了!一堆人整齊的走進了墓園,看到了丁羽等人,顯然有那么一些意外,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看到外人!因為丁羽的身上面沒有任何明顯的標識!不過他身后的兩名戰士,倒是有人認識!

          “什么情況?”帶隊的人,眼光有些兇狠,今天這樣的日子,竟然有人過來?自己本來就心頭不順,現在竟然還有人當著自己的面過來?怎么著?是想要試一試自己的厲害?

          “報告,先前武大隊通知了我,說有人過來祭拜!讓我們注意一點!不要打擾了!”

          “我管他去死,我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的,怎么著?今天我的隊員下葬,他給我來這一手?”

          大漢有那么一些惱怒,更多是情緒上面的宣泄!說話的聲音很大,跟在丁羽身后的兩名自然是聽到了!想必丁羽也是聽到了!但是丁羽沒有去做任何的理會!依舊是重復著先前的動作!

          來的比較早,不過因為墓碑稍微有些多,丁羽一番舉措,沒有任何的拉下!

          大漢也是注意到了!每個墓碑的前面都有,祭拜的東西其他的不說,但是玉冰燒還真的就引起來自己相當的興趣!旁邊的茅臺并沒有被自己給放置在眼里面的意思!

          玉冰燒在其他的地方并不是那么的流行,也就是本地的人才會知曉一些!還有就是把玉冰燒和茅臺放置在一起了!是不是顯得有那么一些太突兀了!

          站起來的丁羽,回頭看了一眼,然后抬頭看了看天,“下葬吧!時間不早了!讓兄弟早點上路!早點安息就好!”

          很是簡單的一句話,大漢則是注視的看著丁羽,自己絕對沒有見過丁羽,這一點自己可以保證,但是他站在自己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異樣表現,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旁邊的綠樹青草一樣,太過于的沉靜了!

          大漢還真的就沒有遭遇過這樣的人,不過他很快也是反應了過來,深深的看了一眼丁羽,其他的事情不著急,自己的隊員下葬這個事情,是耽誤不得的!

          丁羽看了整個過程,等到了最后的時候,也是送上了東西,只要是能夠埋葬在這里的,都是為國盡忠的,可惜了他們的功勞從來都不為外人所知曉!默默無聞的度過了一生!

          “你是誰,我以前沒有見過你!”大漢第一時間就找上了丁羽,“這里基本上沒有什么親人過來祭祀,所以你要是這么的說,我不會相信的!”

          丁羽看著大漢胳膊上面的標識,微微的皺眉!“新來的?”

          大漢不由的就是一愣,新來的?什么意思?把自己當成是新兵蛋子了?但是丁羽的打擊接踵而來,“新成立的?”點點頭,丁羽也就沒有了其他的理會,祭拜已經差不多完結了!自己并不想停留太長的時間!

          不過有些東西自己還是需要收攏的,不是說自己過來祭拜完結了之后,就把東西一扔,萬事大吉?干嘛?做事情沒有頭尾的,就太過分了!

          大漢一直注視的看著丁羽,自己是尼瑪新來的,而且還是新建立的,這位究竟是誰?竟然如此的大喘氣?怎么著?覺得自己不能夠把他給怎么樣了,是不是?

          不過自己還沒有等上手,看著從遠處魚貫走過來的人,大漢則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面的裝束,“報告!我們正在祭奠戰友!”

          “嗯!”來人給大漢回禮,隨即也是把目光放置在了丁羽的身上面,看到丁羽在那里收拾東西,也沒有上前的意思,就是注視著丁羽把所有的一切都給清理干凈了!

          一直等丁羽要離開的時候,這才上前,“丁主任!”

          丁羽看著來人,也就是點了一下頭,“你好!來的有點唐突了!就是祭奠一下戰友!沒有其他的意思!”隨即丁羽也是看了一眼自己手腕處的手表!意思很是明顯!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沒有其他的事情,自己要離開了!

          領頭的這位面露苦澀,沒有辦法,丁主任每一次來到了這邊,基本上跟這邊的軍區高層就沒有什么接觸,至于其中的原因是什么?這里面的問題嗎?大家多少也是清楚一些!

          畢竟當初的時候丁主任究竟是因為什么離開的,大家難道真的一點就不知曉,現在想著挽救?不是說一說那么的簡單,而且丁主任的這個個性,軍區方面也是有著相當的了解!真的不好去做過多的評價!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祭拜》。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網游之相聚巔峰

          斛安雙

          型月之御主為王

          雋巧香

          人類復興計劃

          紫堅成

          靠防御成為世界第一

          市夏旋

          地球魔法紀

          殳泰河

          絕命蒼穹

          市問春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