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木知啊》。

          就在十中同學會聚會圈子的另一邊,同處一個大廳的對面茶座,幾個看上去有一定的事業地位,穿著西裝和休閑服的中年男子,正坐于一張圓桌前談事。在間或彈煙灰和喝茶之余,有的目光不加掩飾的看過來。

          而因為正對著聚會,十中這邊都上了大學,遇上這么個假期朋友會面,女生們多半都會特意打扮一番,是以那邊茶座的一些個男子,更多的還是在年輕女生身上打轉,當然未必那么裸,但針對腰身臉蛋卻閃爍著特有的隱晦和刁鉆。

          在那兩個搶眼的女生進入之后,就連背著坐著的人也因為身后的動靜和同伴的注意力,手把著藤椅扶手,上半身專門轉過去看幾眼。

          左側的一個三十來歲男子明顯為之觸動,身份是公眾多媒體信息網副總王嘉霖帶著笑謔道,“現在女大學生,有的敢玩得很啊。說起這個我還是羨慕趙總啊,這方面還是心態很年輕的,藝術學院的妹子是換了一個又一個,怎么,這回是個什么的,學表演的,打算送出去,沒準成了小明星,金屋藏嬌???”

          引起一陣雄性的笑聲。

          同為公司副總的趙尹點了根煙,道,“小明星就不想了,真小明星了,你當會在我這一棵樹上吊死?我讓她出去,有時候嘛過去她那邊呆一呆,不過其他的就不指望了,又不止一個女朋友……這女的來事兒,培養培養,以后用得著,還可以幫我搭搭線,所以還是泡著,一年丟幾個錢,沒關系,哪天搭上根不錯的線,投資回報率就上來了……”

          有人笑起,“還是趙總高,會享受,咱們是費死費力賺幾個辛苦錢,比不上趙總培養小情人攢人脈來的輕松??!這算什么,裙下關系?”

          “別洗我腦殼,你們外面搞投資,輸了最多虧點錢,我不一樣,輸了不僅虧錢,還費人!一滴精,十滴血,老子現在補都補不回來!老了老了!上回藏藥還不錯……”

          那邊幾個明顯能勢都來頭不小的中年男子一陣哄笑,而且根本不避諱旁人說話并不壓低聲音,十中同學會這邊眾人都受他們所擾看過去幾眼,但也不敢接觸對方目光的快速扭回頭,這種事無可奈何,對方所展示出來的勢能在那里,而且不是一個世界,有著層級差距的迫力。

          眾人中居中位的中年男子叫周東,是公眾多媒體信息網的董事長,眼下顯然對身邊幾個高管的這種帶顏色的閑聊見怪不怪,目光從對面那兩個女生身上,特別是黑色外套的女生身上收回,事實上他身為一個有字頭打造,身上掛著各種頭銜和獎狀,帶著明顯政策烙印地方門戶網的頭頭,身邊女人是不缺乏的,對那邊明顯是大學生的女子,眼睛里竟也少見流露出少有的男人對女人的魄力,不過也很快一閃而逝,眼下畢竟還有正事。

          他布置下去,只是帶著笑罵的神態,“王總你還是少擠兌別個趙尹趙總,你娃小心趙總哪天記你賬,給你找幾個大洋馬出你洋相!你那點功夫就別跟人家趙總這種事情場高手打馬虎眼,你趕緊的,把計劃書再理一遍……一會人到了,這個事情要談下來。我給你們說,這個我是電信老總上面給了指標的,完不成引流指標,咱們明年誰都別想過好日子!”

          王嘉霖點頭,“周總,你放心!q的人今天來了,我們幾個保證酒桌子上給他拿下!他酒量多少,喝得贏我們?都不說我了,趙總那關就過不來!”

          叫趙尹的“呸!”笑出來,然后趕忙對自己老總表忠心,“周董事長,你可別這么說我老趙噢,我老趙可沒有個賬本的哈!”

          一干人又笑起來。

          倒是被點了名的公眾多媒體信息網副總王嘉霖笑是笑著,心頭卻是腹誹,心想誰一年前在領杜拉拉升職記4蓉城那個十佳互聯網企業講臺上,還信誓旦旦說地方門戶網要整合“小打小鬧”的棋牌游戲平臺,同時利用信息網優勢搞論壇社群通訊體制,代替即時通訊軟件的周東,一年后就被打臉。

          這個各方寄予厚望的地方門戶網根本沒有如預期那樣的效果,不慍不火,反倒是q發展趨勢及其迅猛。

          廣告跟著流量走,流量跟著用戶走,這個互聯網的鐵律在這里起到了森嚴的作用。

          以至于眼下地方門戶不得不依靠著本土的關系跟q攀援交情,希望q在登陸接入的時候,選擇通信節點過程中,從原有的因特網用戶登陸選項中,多增加一個公眾信息網用戶登陸入口,再加上一些接口,以此提高信息網的流量,以繼續獲得足夠的廣告商投入,否則再這么下去,廣告收入停滯甚至減少,就是死路一條。

          但q公司這邊原則是不和地方門戶打交道的,更別提此前還“狂言”取代q的周東這么個人,關鍵是他們還沒法通過官面上去施壓,他們雖說有政府和國字頭電信背景,但人家背景來頭更大,不消說也知道省里對q這種展示蓉城互聯網窗口企業的鼎力支持。政治手段辦不到的事情,就只能靠人情了,到底還不是通過各方牽線搭橋,好話說盡,才換來了一個和q這方面高層接洽的機會。

          當然對于信息網這邊的人來說,只要q的人能過來,就解決一半的問題了,剩下的就是酒桌子上和多少利益分配的問題。這些都能談,周東大不了再公然為一年前的張狂道個歉,面子,在真正的危機之前,值不了幾個錢。

          只要能過去,掙到大把鈔票,商業上丟的面子,可以在很多地方找回來,沒有花錢找不回來的面子,譬如先前的那幾個純情女大學生。

          當然這些的談論的只言片語,隱隱還是飄過來,信息不多,但程燃已經知道對方是誰了,當然差不多也就能把情況猜了個不離十。

          程燃記得前世蓉城多媒體信息網曾經一度還是很熱門的,畢竟蓉城亦是國內第一批的互聯網試點城市,當然也不怪當初信息網成立的時候周東膨脹下的猛夸???。但后面因為各種管理不善,前世拆分的被拆分,國資的歸國資,直接被肢解了。這其中還是和管理者的水平有很大關系的,現在看來,最后這個被地方寄予厚望的網站最后沒有搞起來,也是有很多因素的。還是看人吶。

          結果還是發生了插曲,秦芊和好朋友袁慧群單獨在那邊閑聊,然后去洗手間的時候,那邊的男人中周東的助理也就適時起身跟了過去。

          沒過多久秦芊從洗手間方向匆匆過來,臉色不善,身后跟著那個對方董事長的助理,一臉笑意,朝自己董事長搖搖頭,示意扎手。周東就是一笑,不置可否。

          方才秦芊和楊夏到來,身邊就有朋友迎過來拉著聊天了,也沒怎么和程燃有什么交流,這個時候正和張平劉景瑞笑著聊天的程燃看到秦芊從那邊過來,好友袁慧群也發現了異樣過去,程燃才跟張平幾人做了手勢,然后走過去,面對秦芊,問,“怎么了?”

          “惡心!”秦芊咬了咬牙,沖那幾個中年男子方向瞪了一眼,而這一眼中那個助理已經回到了董事長周東身邊,低聲說什么,周東隔空朝秦芊微微點頭示意。

          秦芊回過頭,面對程燃和袁慧群關切的詢問,才道,“剛才那人在洗手間門口攔著問我,說他們董事長問我,問我大幾了,找工作嗎……以后想不想不用工作?”

          “我去!這些老男人真惡心!”袁慧群詫異道。

          秦芊倒是看了程燃一眼,道,“沒關系,我跟對方說了,拿一個億出來,可以考慮讓他跪下聞老娘的腳……”

          袁慧群更是瞠目結舌,“敢情你現在這么剛猛??!”

          秦芊這個時候才朝程燃吐吐舌頭一笑。示意是我就是這么小辣椒。

          程燃聳聳肩,往回走,沒吃虧就行。

          結果那邊突然又爆發一陣喧嘩。

          杜拉拉升職記4原來是一個叫杜梅的女生路過的時候圍巾掉地上了,給那張桌子先前叫王總的男人撿了起來,還招呼著,“你東西掉了!”

          杜梅紅著臉過去,從對方手里接過圍巾,不過大概是因為緊張,拿了就走,那邊就喊起來了,一副“出了大怪”的表情,“謝都不說一聲??!”

          然后扯開嗓子,“還是大學生!東西掉了別人給你撿,謝謝都沒有一句!什么素質!”

          “現在大學生就這種素質???”

          聲音很大,引得廳堂內其他桌都往這邊看過來,杜梅這邊更是整個臉紅透了,但也嚇到了,也不敢上前。

          這邊有來事兒的張平幾個趕忙過去,代替杜梅趕緊跟對方道歉。

          袁慧群在這邊委屈憤恨,“他們就是故意的……”

          秦芊也想過去,被袁慧群給摁住了,“你別過去添亂了……”

          程燃打了個電話,然后走上前去,拍了拍秦芊肩膀,制止了向前準備過去理論的秦芊,道,“好了,我來解決?!?br>
          張平看程燃走過來,也就適時不說話了,程燃則是面對那個還在搖頭晃腦的王總,道,“對不起啊,我同學該給你們說對不起。但說了這么多聲對不起,差不多了吧,我知道現在經濟發展,思想品德跟不上,但社會戾氣夠重了,就別再積累了……”

          前半段程燃還像回事,但后半段,整個氛圍驟轉。

          不過十中同學倒是始終沒有失望,畢竟這可是當年姜紅芍走后,就無人壓制的程燃啊?;叵肫鹚斈戤厴I末尾干出的那些事兒,都還讓人津津樂道。

          程燃笑容淡然,“唉對了,你們這是在這談生意???”

          “這樣不好,談生意最忌諱節外生枝……那就,祝你們生意談不成哈?!?br>
          氛圍頓時一個極低的氣壓。

          張平瞠目結舌,袁慧群攥著秦芊的手,道,“程燃這廝……還是這么叼啊……不怕被打嗎……”

          楊夏等人正快步過來,心頭焦急。

          對方砰一聲,手上厚鼓鼓的錢包和手機砸在了桌面上,難聽的呵斥聲爆發。

          然后首當其沖的王嘉霖電話驟然響起,他一邊指著程燃正罵,一邊起身看手機,然后趕忙往旁邊躲開去接。

          結果先前的忤然之色漸漸僵硬變化,臉色幾度瞬變,方才的氣焰頓時消減全無,換來的是突然矮了個個頭的對電話那邊的討好語氣。

          毫不容情掛斷。

          這邊已經注意到“王總”情況的桌上幾人也無心再找這群大學生的麻煩,眼下明顯以為萬無一失最重要的事情上面出現了偏差。

          王嘉霖幾個電話撥過去,聽了后走回,表情已經是如喪考妣,“電話關機了!對面說不過來了,沒有和我們合作的計劃!……這他媽的有病吧!”

          張尹立即勃然色變,“王嘉霖你搞什么幺蛾子,你在當中搞鬼?”

          然后張尹又指著王嘉霖,轉頭對董事長道,“周總,這小子真是有問題,我這樣,我馬上給老金那邊打個電話……探探口風!”

          得了!這是內部矛盾也驟然激化了。

          然后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在坐的各方哪還管眼前這幫大學生,立即開始搬救兵找稻草。

          信息網的周東一直在原地臉色暗沉。

          估摸著在考慮誰在當中搗鬼。

          十中同學這邊算是看了一場徹徹底底的狗血劇。

          大王小鬼,雞飛狗跳。

          然后,在這個過程中,已經回到自己這邊陣地的秦芊在人頭攢動間目光怔怔看程燃,眼神灼灼,似有詢問。

          程燃聳了聳肩,做了個無奈的動作。

          那意思是,我也不知道啊……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木知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虛榮之上

          柳慧君

          上門狂婿

          支希彤

          柳葉憐桃

          母學文

          都市之全能武神

          應雪晴

          命運權重

          竭思敏

          云澤劍

          僑雅媚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