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想走?沒門!》。

          牧幽一刀刺空,頓時愣住。

          剛剛的準備雖然稱不上完美,但牧幽確定自己只要靠近風絕羽五步之內,就有萬全的把握得手。

          而現在,他距離風絕羽只有一步之遙,手伸過去,不用伸直,便能碰到風絕羽,這一刀豈有不成功之理?

          然而讓牧幽震驚的是,他居然失手了。

          坐在地面上的“風絕羽”就這樣神奇的消失了,甚至沒有出現任何空間波動的征兆,牧幽用力極大,身體前沖,根本沒有站穩,一個趔趄沖出去十余步,再一回頭,風絕羽已經出現在軟榻之上。

          “瞬移?”牧幽當場愣住,緊跟著冷汗如雨一般甩下。

          “牧兄,你這般趁火打劫,究竟是為了什么呢?”將第二金身收回天道珠,本體又親自現身的風絕羽一臉的清冷,站在軟榻前緊盯著牧幽,怒火幾欲從雙眼奪眶而出。

          對于牧幽的偷襲,風絕羽并無太大的意外,因為前者自從上樓之后,從頭到腳的表現都顯得太不尋常了,這讓風絕羽聯想到他可能對自己不利。

          沒想到猜中了。

          而牧幽的為人,風絕羽向來也是沒有看好過,但是他和牧幽、喬修三人畢竟同生共死過,甚至在赤玄眉的面前,他還曾力保過喬修和牧幽的性命,他沒想到牧幽心腸狠毒至此,竟然借著跟自己的這層關系趁火打劫。

          牧幽訝異的看著風絕羽,腦子一片混亂,瞬移?不可能是啊,沒有空間法則的變化,他是怎么施展出瞬移的?

          糟了,這一刀沒得手,會很麻煩。

          其實面對風絕羽,牧幽更多的是緊張、不安,畢竟風絕羽的修為他曾親眼所見,那可不是他這樣的初窺巔峰可以輕易媲美的,聯想到隨后可能發生到的一系列事故,緊張到了極點的牧幽猛的往后退了數步,驚叫道:“別怪我,我也不想,我只是騎虎難下?!?br>
          風絕羽往前一站,渾身氣勢瘋狂發散,濃烈滔天的絕品陰氣,幾乎不到一秒便游走全身。

          “牧幽,念在你我曾經同生共死的份上,我對你沒有過任何歹意,可是你,讓我太失望了?!?br>
          牧幽緊張的看著風絕羽,身體哆嗦個不停,到此一刻,他知道自己沒有后路了,也不接話,扯著嗓子大吼了一聲道:“出來吧,他已經發現了,我們沒有退路了?!?br>
          “真是個廢物?!?br>
          話音剛落,樓梯處嗖嗖嗖嗖躥上來四道人影,分別是禿頂中年、妖艷女子、胸毛漢子、清秀青年。

          這四人一字排開,站在了牧幽身后,那禿頂中年手里提著一把巨大的刺蛇矛,戾氣逼人道:“牧幽兄弟,你太笨了,既然已經挑明了,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倍d頂中年目光轉向風絕羽,將巨大刺蛇矛往肩上一扛,大聲道:“道友,想活命嗎?”

          風絕羽目光陰冷,但心下十分沉著,毫不客氣的說,這幾個半吊子初窺境他還真沒放在眼里。

          聽到禿頂中年的叫囂,風絕羽背著手往前一站,冷笑道:“呵呵,這還用問嗎?是人都想活著,閣下此言是在開玩笑嗎?”

          妖艷女子咯咯一笑道:“道友是個聰明人,既明白事理,那就不用多說了,解女子內衣發泄想活的話,把你身后的姑娘交出來,還有你身上的貼身寶物一并交出,我們便放你一條生路?!?br>
          此言一出,旁邊的牧幽受驚似的厲吼了一聲道:“你們干什么?都已經翻臉了,還打算留他活路,廢什么話,殺了他,以絕后患?!?br>
          “你急什么?”清秀青年哈哈一笑道:“如今他落到我們手里,還不是任我等擺步,牧兄,你太懦弱了,收了他的寶物,你還怕他嗎?”

          “你們根本就不懂要動手,就別拖沓,久則生變?!蹦劣募钡?,以為禿頂中年等人真要放風絕羽一條生路,登時急的吼了起來。

          他可是知道風絕羽的手段的,若不能一鼓作氣,接下來他們可就麻煩大了。

          但是那胸毛漢子不以為意,拍了拍牧幽的肩膀道:“牧幽兄,別擔心,我們這么多人,還怕他跑了不成?”

          “跑?”牧幽滿眼擔憂的看了看對面的風絕羽,那種氣定神閑的態度,可不像是要逃跑,更像要吃人啊。

          “行了,別廢話了?!彼娜税硫湹恼{侃了半晌,終于禿頂中年發話道:“你姓風是吧,風小子,我問你,東西和人,你交是不交?”

          “不交?!憋L絕羽一點猶豫都沒有,鏗鏘有力的回道。

          “不交好!不交,那你就去死吧?!?br>
          禿頂中年說動手就動手,一把刺蛇矛橫擺掄圓,帶起烈風陣陣,同時此人出現了遍體金光,大喝一聲,將刺蛇矛刺向風絕羽胸口要害。

          “受死!”

          與此同時,牧幽也動了起來,不過他剛要邁步,就看見身邊三人一動都沒動,顯然對禿頂中年有著充足的信心。

          “你們快動手啊?!?br>
          “急什么?察闊是煉體修士,他的實力你可以放心啦,有他一個,此人必死?!?br>
          牧幽皺了皺眉,心中老大不信,但一聽對方是煉體修士,也是有點好奇,便站在原地沒再動彈。

          槍風乍起,察闊的刺蛇矛瞬間就到了風絕羽的身前,矛尖之處,隱隱有著空間龜裂之感,一道道裂紋在風絕羽眼前散開。

          面對這刺蛇矛,風絕羽眼中傲慢的閃過一抹鄙夷之色,輕蔑道:“就憑你這一手爛槍法,連西門無懼的十分之一都不如,還配跟我動手,真是找死?!?br>
          話聲輕落,風絕羽捻指祭出一道劍訣,食中二指并齊向前狠狠一戳,當的一聲,精準無比的點在了槍尖之上,那察闊的榻長矛,居然停在空中再也無法突進半寸。

          “什么?”

          一陣激蕩的能量漣漪散開,察闊身上的肌肉全部隆起,遍體金光猶如涂了金漆一般,氣勢飆升到頂點。

          可是無論他使多大的力氣,刺蛇矛仍舊是停在風絕羽的指尖上一動不動,任憑他把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還是沒辦法破了風絕羽那道指訣。

          “可笑,煉體修士,初窺之境,你的肉身也就比三流傳天之寶強上一點點,還大言不慚想要殺我,誰給你的膽子?!?br>
          風絕羽保持身體不動,指尖處一道響雷乍現,雄渾幽冷的絕品陰氣,瞬間從四肢百胲涌來,解女子內衣發泄于眾目睽睽之下,迅速的蔓延到風絕羽的手臂之上。

          一秒之后,一道劍雷突然從其指尖暴射而出,可怕的灰色陰雷,從刺蛇矛的矛尖開始疾速暴發,幾聲錚鳴之余,察闊手里的刺蛇矛碎成無數塊。

          “不好!”

          察闊一看風絕羽的指訣如此強橫,頓時嚇的三魂不見了七魄,他連想都不敢想,縮回大手便要逃竄而出,可惜為時已晚。

          “你走不了,所有人,都走不了”

          風絕羽臉上布滿了寒冷的煞氣,心念一動,那道比用天墜劍使出的絕品劍雷還弱上數分的劍雷,劃出一道極其詭異的路線,轟的一聲轟在了察闊即使遁走的空間之地。

          轟的一聲爆裂,察闊施展到一半的瞬移神通,當場失效,空間閉合,其人強行被空間給擠了出來,隨后他的身上被絕品劍雷擊中,歇斯底里的狂叫了一聲,蓬的一聲,整個人炸成了飛灰。

          “什么?”

          牧幽四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牧幽,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妖艷女子口中,自信滿滿的察闊,居然在一擊之下,被風絕羽強行秒殺。

          而且還是察闊先出手。

          察闊,到死都沒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他甚至除了刺蛇矛之外,連其它的法器都沒使出來。

          閣樓三層,四周一片死寂,牧幽瞪著圓眼哆嗦著不停,嘴角痙攣似的抽搐著,冷汗順著臉頰滾落而下,將身上的衣衫浸出一圈汗印。

          嬌艷女子也不說話了,鮮紅的小嘴張的老大,似乎還沒有從這場變故中清醒過來。

          胸毛漢子干澀的滾著喉嚨,一臉僵硬、手腳發麻,他想逃走,奈何雙腿不停使喚,那粗壯的大腿,如今半點力氣都沒有。

          最后一個清秀的青年,小臉嚇的煞白,眼神幾乎呆滯的看著全身碎末一般的察闊,胃里不停的犯著惡心。

          都是在無序之界混跡的高手,四人何嘗沒有見過血腥和殺戮,再殘忍的現場都見過無數次了,唯有這一次,讓他們終生難忘。

          至于胃里的惡心可不是察闊的死相過于凄慘,而是剛剛那一指的威力,讓他們猶如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一指,殺了一個道武初窺境的強者,這還是人嗎?

          到了此時,妖艷女子、胸毛漢子和俊秀的青年才意識到,方才牧幽的擔心并不是多余的,反而那是一種提醒,可惜,他們把這種提醒,當作了笑話。

          而最終成為笑話的,卻是他們自己。

          “跑啊”

          數息的呆滯之后,俊秀青年第一個轉身往樓下奔去,而當他喊出來之后,牧幽則是比他還要快的到了樓梯口前。

          妖艷女子第三,胸毛漢子最后,四人剛要擁擠著逃下樓,巴不得面對外面的灰色旋風中的火毒也不想再看到風絕羽。

          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喝聲在三樓響起。

          “走?我布下了天羅地網,你們往哪走?!?br>
          “轟!”

          一聲巨響,整個三層閣樓仿佛陷落一般,出現了一個面積大到布滿整個樓層的黑色深淵。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想走?沒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云端幻念

          嬴半雙

          再世修仙

          稽陽州

          幻想醫俠傳之修羅教

          宗山蝶

          元武帝凌

          乙霖

          都市之隕落星辰

          乜羽彤

          人間尸世

          馬覺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