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情之所至》。

          幽靜的城主府后花園客房門下,身兼重任的施文舉棋不定的站在盧螢萱的房門口,此時此刻,鬼君已經帶著盧逸雯、施武以及眾多鬼陰山的高手通過傳送陣快速前往夜幽林設伏,準備將林烈等人一舉擒下,如此一來,城主府內就只有施文和兩名承道境把守。

          聽得盧螢萱傳喚自己,施文站在門前沒敢妄動,眼神猶豫的看著門上那把閃閃發光、并若虛若實的大鎖,猶疑不定的沒有進入。

          “夫人,城主離開之前,千叮嚀萬囑咐提醒小人,不得放夫人離開,請夫人勿怪,小人不敢違背城主的命令?!?br>
          行事頗為謹慎的施文沒有聽盧螢萱的話進入客房中,他知道盧螢萱的玄關竅穴沒有被制,一旦進去,萬一盧螢萱做出什么違背盧九幽的行為,光憑他一個人是沒有把握攔住的。

          房間里的盧螢萱面沉似水,聽到施文拒絕了自己,不由惱火道:“施文,盧九幽是你的主子,我就不是嗎?你別忘了,以前在城主府的時候,本夫人是怎么照顧你們兄弟倆的,當年你們兄弟在熄湖被人追殺,是本夫人帶著人將你們救下,也是本夫人把你們舉薦給了兄長,后來你們兩兄弟才學了《黃泉訣》,有了今天的修為,我的話,你也不聽了?!?br>
          施文聞言,眼中閃過糾結之色,滿是愧疚道:“夫人的大恩大德,我們兄弟自然沒齒難忘,可是夫人,城主一再叮囑,不能放夫人離開,小人實在不敢抗命啊?!?br>
          “我說過讓你放我離開了嗎?我說我走嗎?你怎么一根勁兒啊?!北R螢萱一看施文寧死也不進來,心里無比的焦急。

          “那夫人有何事,需要小人進去?”施文不解道。

          “本夫人……本夫人……受傷了,需要有人幫忙調理,這么丟人的事,你非要本夫人說出來嗎?”房間里的盧螢萱故意拿假話蒙騙施文,而后者也確實相信了。

          “夫人哪里不舒服?小人這里有丹藥?!?br>
          “丹藥我也有,我有幾位玄關竅穴氣血不暢,你快進來幫我推血一下氣血,馬上就好?!?br>
          “那……好吧……”

          施文一再掙扎之后,終于還是拗不過盧螢萱,于是叫來了跟在身邊的鬼陰山高手道:“你們在外面守著,一定要打起精神來,我去去就來?!?br>
          “是?!眱擅黻幧降母呤诸I命之后,就一左一右守在了房門旁,而施文和盧螢萱談話也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姚子邑和百里雪乾二人耳中,同樣的情況之下,躲在竹林里的風絕羽和忠勇也是一愣。

          因為施文和盧螢萱并不知道城主府已經潛入進來兩名高手,所以說話的時候沒有什么避諱,當二人的交談傳入耳聰目明的風絕羽和忠勇耳朵里的時候,兩個皆是一愣。

          “夫人?影毒夫人,盧螢萱?”

          “他在這?”

          風絕羽和忠勇下意識的交換了下眼神,隨即風絕羽停止了破除十方天誅大陣的舉動,態度強硬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沒想到盧逸雯沒有找到,居然又遇見這個毒婦了?!?br>
          忠勇搓了搓手掌,將百寶袋中的貼身法器取了出來,躍躍欲試道:“真人,咱們動手吧,沒有盧逸雯,盧螢萱也一樣啊?!?br>
          “沒錯,就她了,準備動手?!憋L絕羽說著,就要取出天墜劍。

          可就在這個時候,后院的房間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呼。異常命運見聞錄

          “夫人,你干什么?”

          啪!

          空氣中,隱隱約約傳來一聲強者對掌的聲音,隨即一聲轟鳴炸響,房間的房門被一股大力蠻橫撞破,盧螢萱披頭散發的,死死的抓著一桿青云令旗從屋子里跌跌撞撞的飛了出來,剛出屋子,便飛到了院子當中,沖著某個方向掠去。

          “快,攔住她?!?br>
          在房間里,被盧螢萱強行奪走了主陣令旗的施文臉色鐵青的沖出了房門,而在房門口把守的兩名鬼陰山高手,完全沒有想到盧螢萱會出手偷襲施文,正在原地發愣呢,聽到施文的喊聲,兩個人這才意識到盧螢萱想逃出城主府,可他們剛要追過去,盧螢萱已經沖進了關押姚子邑的房間,并且為其解開了天門玄關的竅穴。

          “夫君,你先走,我攔著他們?!?br>
          “夫人,你等我,我把解藥搶到再回來?!?br>
          “夫君,路上小心啊?!?br>
          盧螢萱眼中飽含著熱淚和幸福的光芒,回身就往屋外掠去。

          說時遲,那時快,回了口氣的施文此時已經帶著人往關押姚子邑的房間中跑了過來,并且三人呈品字形將盧螢萱圍住,為首的施文氣的大臉通紅,想都沒想,直接一道指訣隔空打在了青云令旗上,眾人只覺嗡的一聲大地狂顫,瞬息間,整個城主府的天地元靈全部被調動了起來,幾道流光宛若彩虹般從四面八方升起,不消片刻,一只巨大的光罩將城主府牢牢的籠罩而起。

          竹林里,狂風大作,無數竹葉化作鋒利的暗器形成滔天的龍卷狂風,緊貼著地面在嫩綠的翠竹之間癲狂的咆哮了起來,林中冷風呼號,構成龐烈的風罡,瞬間就把風絕羽和忠勇二人籠罩在其中。

          “十方天誅大陣,到底還是啟動了?!憋L絕羽用手遮住眼前,但整個人卻是在狂風的席卷之下紋絲沒動,只啟動了大陣,卻沒有主陣之人的操控的情況下,他的修為完全可以無視猛烈的狂風。

          “真人,咱們是不是被發現了?”忠勇緊了緊手中的劍鋒,戰意蒸騰道。

          “不,應該不是我們,剛剛聽到施文的喊話,恐怕是跟盧螢萱那邊發生了摩擦?!?br>
          “盧螢萱是主子,施文下人,他們怎么敢?”

          “具體的情況,恐怕只有親眼看見才能確定了,不要打草驚蛇,跟我走?!?br>
          風絕羽話畢,周身上下被一片透明的光罩包裹了起來,將他和忠勇牢牢的守護在其中,而當狂風襲來之際,那暴露在空氣中的恐怖的風系本源神力就像遇到了克星一般被迅速溶解,消泯在無形的結界空間之中。

          蓬!

          后院中傳來一聲巨響,被解了封印的姚子邑二話不說的從屋子里和盧螢萱一并飛了出來,隨即他一點廢話沒有,直奔另一個房間飛奔了過去,而這個時候的盧螢萱是打定了主意幫助姚子邑逃脫,所以看都沒看,就奔著對面的施文撲了過去。

          她的身上本就有沒有痊愈的傷勢,雖然境界與施文不相上下,但在實力上卻是大打了折扣,但她還是死死的攥著那桿青云令旗不撒手,右手持劍,抖出千萬朵劍花,直逼三人殺來。

          “夫人,異常命運見聞錄你這是干什么?城主大人要是知道了,定會怪罪下來?!笔┪囊豢匆ψ右靥恿?,盧螢萱又死死的纏著自己,在不能真動手的情況下,急的心煩意亂。

          唰!

          盧螢萱一劍蕩去,也是使了七八成的功力,鼻尖冒汗道:“施文,姚子邑是本夫人的夫君,你抬抬手,放了他,本夫人記你這個人情?!?br>
          當!

          二人在院子里對拼了一記之后,施文就要從盧螢萱的身邊繞過去,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傷害盧螢萱,但姚子邑想走也基本上沒有可能,不然的話,盧九幽怪罪下來,他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但是盧螢萱是打定了主意要放走姚子邑,所以出招比較狠辣,她除了避開施文身上的一些要害之外,基本上怎么凌厲怎么來,一時間,施文想繞過她,還真是束手無措。

          “夫人,您是主子,我是下人,但城主有令,我不能不聽啊,夫人,請你讓開?!?br>
          “我要是不讓呢?”

          “那小人只有得罪了,夫人,十方天誅大陣已經啟動,即使小人沒有青云令旗,姚子邑也很難逃出去,夫人,聽小人一句勸,現在回頭,還來的及,小人可以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br>
          施文一看盧螢萱百勸不聽,頓時心下發狠,一邊勸著,一邊伸手入懷,準備取符。

          而看到施文這個動作,盧螢萱更是沒有多余的廢話,劍氣騰空宛若大鵬展翅,無數劍光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

          “施文,我知道你忠心,但請你也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好嗎,就這一次,放他一馬,本夫人絕對不會虧待你?!?br>
          “夫人,這不是一回事,我……”

          “施文……”

          轟!

          正當主仆二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姚子邑已經替百里雪乾解開了一部分玄關竅穴的封印,兩個人肩并著肩從屋子里殺了出來,而且出來之后,只有姚子邑往盧螢萱身上掃了一眼,并語速奇快道:“夫人,等我?!?br>
          “夫君,兄長得罪了陌西城,幽冥城已經不是安全之地了,你快走,走了別再回來了,你我夫妻一場,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兄長交給冰海的?!?br>
          唰!

          聽到此言的姚子邑微微一怔,頓時老淚縱橫,他緊緊的攥著雙拳,一言未發,旁邊的百里雪乾一看姚子邑站在那沒動,用力的拉了一下姚子邑道:“走啊,你還想什么,再晚就走不了?!?br>
          “夫人,我對不起你?!币ψ右匮壑泻鵁釡I,扭頭就往后院掠去。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情之所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折戟塵沙

          段干喜兒

          白雪歌

          終曉瑤

          西天妖魔記

          樊鴻煊

          下個轉角依舊是你

          初曉曼

          一元一分麻將群微信群

          毋瓏玲

          夜行手記

          析修誠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