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驕傲》。

          就在謝飛白第一局已經有些丟盔卸甲偃旗息鼓的當口,沒想到在電梯里又再度撞見了他在地下室停了車上來的表姐王玉蘭。

          其實就在他們提著酒往回走的時候,謝飛白就頗有些垂頭喪氣,本來還打算仗著程燃能骨子硬一點,結果這點勇氣之火是剛剛燃燒起就在酒莊門口給撲滅了,謝飛白最終還是覺得自己太天真了,自己那可怕的表姐根本就是不可戰勝的。

          然后在電梯里,雙方不期而遇。

          看到那條九分褲的高跟鞋一步邁入,程燃分明感覺到身邊的謝飛白都縮了一下,結果在電梯里,王玉蘭一看他的模樣態度,立即也就翻了個白眼,厭煩的看來,“你看你這個樣子,還是以前吊兒郎當的,一點沒個長進!聽說你這次成績又沒考好,你到底知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還是覺得自己有媽老漢罩著,要錢給錢?養你一輩子???”

          “你媽老漢現在還能動,以后萬一不在了,癱瘓了,都不求你能照顧他們,你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是不是都要餓死?懶人吃餅,連轉動脖子上餅的能力都沒有,跟廢物有什么區別?”

          王玉蘭連珠發炮,謝飛白一聲不吭硬扛。

          別看謝飛白以往在外面一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模樣,現在似乎卻失去了所有的“霸道光環”。想來可能從小就是這樣了,沒有從小到大所受的鎮壓,現在也不可能這么服服帖帖任人宰割的樣子。

          冷暴力的傷害甚至比直接的暴力武力所帶給人的影響更深,因為誅心,估摸著謝飛白就是這樣從小夾在謝候明,他姐王玉蘭的聯合大山之下,受迫害生靈的恐懼深入骨髓。

          眼看著謝飛白這頭平時桀驁不馴的獅子現在就跟逼在角落里的順犬沒啥區別,程燃是覺得好笑,又有些不忍,于是從旁開口打斷王玉蘭,“也沒到你說的地步吧,我看謝飛白還是很有改變的,成績不是一時能夠彌補起來的,這和基礎也有關系,努力彌補,就算一時追趕不上一些人,人生其實是場長跑不是嗎。其次,如今天行道館二層樓的網絡空間,就是謝飛白一手推動起來的。有這份能力,不至于餓死?!?br>
          謝飛白轉頭看著程燃,眼睛那個無辜的一眨一眨,有些感激,又有些恐慌,甚至還隱隱有制止的懇求。

          本來從頭到尾都在數落謝飛白,根本就把旁邊的程燃當透明人不存在的王玉蘭,這個時候看了過來。

          哦,透明人說話了。

          極具戰斗氣息的王玉蘭轉回頭來,冷冷道,“天行道館,什么天行道館?聽著就不像好名字!島國片叫聲自然”

          謝飛白對程燃道,“我姐一直在上海讀書,才回來……”謝飛白這個表姐一直在外地讀書,今年才算正式畢業,天行道館的火熱,也只是在蓉城本地,出了這個圈子,那知道的人也還是不多的。

          當然王玉蘭此時心底也微微慍怒起來了,如果說她先前數落謝飛白只是慣例,如今對謝飛白身邊這個不知輕重的小子一番看似明正言辭的說辭,勾起了她心底某種怒火。

          她也不知道怒火從哪里來,也許是她這畢業后來蓉城商報集團實習,因為新人所遭遇的一些辦公室政治的冷遇和偏見,搞得她最近很是煩悶。也許是因為她平時站出來數落謝飛白,他身邊的一些小貓小狗,無不對她的“惡名”深有體會一個二個噤若寒蟬,跟龜孫子似的,誰敢多發一言?

          而今天,好巧不巧在她心情極度不好的時候,小貓小狗中居然出來個幫謝飛白“打抱不平”的要摸虎尾巴,這屆小貓小狗素質不行啊,基本眼力勁都沒有。

          王玉蘭環抱著手道,“什么道館,是打架的地方嗎?網絡空間?開了個烏煙瘴氣的黑網吧,跟你們一群人鬼混,這就是有能力了?那種網吧都是些什么人去的?藏污納垢,一天扎堆這種地方,遲早毀了你。我會跟你爸說的,搞什么名堂,他們管不管你了,你媽也是的……沒事就把你看著吧,做什么生意,孩子都走偏門了,生意做出來又有什么意思?”

          只是一聽,就知道王玉蘭在謝飛白家地位尊崇,只怕謝候明和張薇兩人,都對她禮遇有加,甚至王玉蘭還可以站在教育謝飛白的角度,對他們指手畫腳。

          真是呼風喚雨。

          謝飛白開網吧的“功績”,在這里也沒用了。

          “還有,你們才多大,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說什么人生,長跑之類,你們知道什么是社會?知不知道競爭的殘酷?人生是長跑不錯,但你連跟長跑運動員站在同一條塑膠跑道的資格都沒有,還談什么長跑?煤渣跑道土石跑道更適合你們,一跌倒就剮一身的鮮血淋漓,到時候才后悔自己為什么沒能舒舒服服的站在塑膠跑道上?!?br>
          程燃都給說愣住了,這……

          雖然很毒舌……

          但是好有道理啊。

          謝飛白悻悻然看過來,心想你明白我平時為什么沒有還手之力了。

          王玉蘭看著默不作聲的程燃,只當對方已經被自己說懵了,心想這小癟三真是自己作死。聲音又冷冽道,“謝飛白,今天是家庭聚會,還有貴客。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面帶?你忘了以前家里發生的事情了?”

          謝候明當年被綁架,這是上了新聞的,島國片叫聲自然基本上大家族的人都知道。但是至于個中細節,出于惡源未盡保護關鍵人,程燃和姜紅芍的作用無論是辦案組,還是謝候明這邊,都是沒有泄露的。

          王玉蘭這番話其實是非常不客氣的了,但也出于她歷來的慣例,對于謝飛白和他身邊那一群一個德性的朋友,她從來不會給什么好臉色。這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一個人沒有尊嚴的時候,他“罩著”的那個網絡里面的小魚小蝦,自然在她面前也沒啥尊嚴可談。

          謝飛白道,“程燃也是今天邀請的客人?!?br>
          王玉蘭愣了一下,想到了些什么,問,“你們同學?”

          謝飛白的蓉外是目前蓉城的貴族高中,能進里面的如果不是成績拔尖,那么家里就肯定有錢或者有權。類似在里面的謝飛白,所以王玉蘭覺得可能這也是一號紈绔。

          叮!伴隨著電梯清脆的聲音,門打開了,到了謝飛白家所在的樓層。

          三人一起走出去,謝飛白搖了搖頭,“程燃在十中?!?br>
          “十中……”王玉蘭怔了一下,“哪個十中?”

          謝飛白道,“蓉城十中?!?br>
          蓉城十中和蓉外,說出來其實是兩種感覺。前者的公立頂尖高中身份,意味著比后者少了幾分權錢影響,是個需要實力在其中拼殺才能立足的場所。

          只是好學校里面也會有差生,也不可避免會受到社會影響,有關系戶。

          王玉蘭看了程燃一眼,只是臉色好了一些,方才程燃出言頂撞的“僭越”和“妄議”給她的冒犯感,稍微輕了一些,這讓她都有些奇怪,難不成是聽到對方好學校的影響。

          只是她還是不相信謝飛白能有什么優等生朋友,帶著幾分譏誚反問道,“哦……我的母校啊,我們還是校友了,那你的成績應該不錯啰?”

          “一般吧。程燃不算最好的,最好的是他女朋友姜紅芍,年級第一。他啊,就馬馬虎虎是個三十六名吧?!?br>
          謝飛白掏出鑰匙,卻沒有開門,像是手握權杖。

          這番話說出來,就跟這個時代恨不得在人面前高喊“老子有個朋友,名字叫比爾蓋茨!”。

          一模一樣的驕傲呢。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驕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共夢空間

          機綺美

          撿破爛成為全球首富

          真蘭英

          無敵于百倍之間

          春書雁

          素王

          易艷麗

          意外的穿越之旅

          上官修文

          和你在沒有那么美好的世界

          冠念念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