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不悔,無畏》。

          “怎么回事,你又被人打了???”

          程燃撞進自己懷里,程飛揚先生出自來疏離的不習慣,卻又交織血緣里的親密,而后還要摻雜幾分父親權威動搖的不自在。

          不知從何時而始,孩子和父母之間就不再談心了,即便是那些年離家的送別,面對綠皮火車的駛入站臺,踏上那列不回頭火車的時候,或許最深的接觸,也不過就是從父母手里接過行囊而觸碰到的那不再年輕飽滿起了皺皮的手吧。等到突然回顧你有多長時間沒有擁抱過自己的孩子,孩子又有多長時間沒有擁抱過父母了,大概半輩子就這么過去了。

          一個擁抱,很難很難,難到哪怕面對曾經無論多么艱苦也將你撫養成人的父母,也無法張開雙臂去擁住那孩提時舍不得放手的身軀。

          孩子的成長就像是一場革命,可以讓他誕生,但后來如何也就不在掌控之中了。

          此時程燃擁抱著的,又是那么的真切實在。

          但是程飛揚這番話就讓程燃哭笑不得,什么叫“又”?敢情此類事情已是常態?以前自己讀書生涯的確很悲摧,但難道悲摧到這種地步了?

          前世在踏上工作路途上之后,就像是幾千萬噸海水把自己沉到了最深處,日復一日疲憊的生存,讓人將當年觸及內心的那些事物,都拋之腦后忘得干干凈凈。

          剛才他推開門的時候,心底有一種極度的恐懼泛過,若是開門見到的一切都物是人非,他又該如何面對這樣的世界?不幸而又萬幸的,是一切照舊。

          “把我的外套拿過來……”向徐蘭一指,程飛揚另一只手就拉起程燃,等到接過徐蘭的大衣單手挽住,伸腳就去跺皮鞋,那副樣子,活脫脫斯巴達勇士跟著就去溫泉關找薛西斯的五十萬波斯大軍麻煩。

          “是不是街上的街娃……我跟你去把人堵到!如果是你們學校的,我們馬上去找你們班主任,把對方家長找起來,我問他是咋個管教自己娃兒的!”

          看著自己父親這番霸氣模樣,那年輕了多少歲的面容仍然俊朗,那副樣子哪里像是記憶中那個法令紋爬上雙頰的中年男子,分明就是挽著外套提著雙槍找人拼命的小馬哥。

          只是程燃當然不能讓父子雄兵組隊,開玩笑,現在那李斬憋著勁,要是自己父親找上門去,還不定從他嘴里會冒出些什么話來,豈不是給了他開炮狂轟濫炸的機會?當然,重生一次,對于李屠夫這樣的存在,程燃并不在意,只是自己此時的父母,他們的一舉一動一點一滴,卻是程燃所要在意維護的。

          “沒有事……你看我像是有皮外傷嗎?只是,爸、媽,我今天看著你們……高興?!?br>
          程飛揚和徐蘭面面相覷,都是一副“這小子沒病吧”的表情,然后程飛揚拍拍他的頭發,“真沒事?行,你不說也行,反正沒被欺負就成,你這么大人了,什么事自己也要有個底數,有分寸就是。吃飯吧!”

          他又換上拖鞋坐回桌前,一家三口吃著不算豐盛,甚至就著中午的剩菜,多炒了一個青椒肉的菜肴。

          程飛揚破天荒給程燃碗里夾了好幾筷子,看到程燃的發怔,他不動聲色,“馬上就是中考了,這段時間該把營養補起來了……”

          徐蘭也隨即道,“我明天就去濱河路買只雞,明天給你燉雞怎么樣……一半燉,一半拿來涼拌,你最喜歡老媽的涼拌雞,我今天連夜特制油辣子,酥點花生米,蔥姜蒜……”

          程飛揚道,“把老宋送的墨魚也拆了吧,墨魚燉雞,他也是最喜歡的……”

          看著年輕了許多的父母飯桌上你一言,我一語,程燃眼窩發熱之余又有些哭笑不得??磥碜约褐暗膿肀?,把兩人刺激得不輕。

          類似我的嬌妻小說***

          享受過一頓自己幾乎已經很久沒有過的穿越時空的家常飯,程燃才的的確確的發現,現在的自己,從內而外都變得年輕了,那是一種源動力,像是時空的力量儲存在自己的身體之中,所蘊含的,是比核彈還要浩瀚的能量。

          不用說,程燃也知道作為一個重生者意味著什么,但放目望去,似乎又處處都是桎梏。有太多過往的教訓和歷史擺在前面,古有王莽,王安石,近處哪怕是一些后世風靡的互聯網公司,在他們之前,難道就沒有開創者嗎,是有的,OICQ前有ICQ,IPad之前有DynaBook,FaceBook之前有Classmates.com,有只是生不逢時,也許僅僅只是前后一兩年時間,就像是沖浪,千鈞一發沒能踏板而上,就將被后來者踩著肩膀給頂上去,風頭大勢必然重要,但自身若是沒那個本事,沖上去,那可就是骨毀魂銷,或者運道不對,被不知哪里來的瘋狗浪砸翻。

          所以有的時候思想超越時代并不見得都是好事,恐怕仍得顫顫巍巍,更何況這是一個和前世很多相同,卻又有很多不同的平行時空,禁忌,諸般業障,以及是否還遵循前世的大勢規律,還需待時而行。然而一旦待之時現,就務必春風野火,掛云帆,濟滄海,上九天攬月際會風云,下達販夫走卒渡眾生……

          一不留神跳脫了,程燃把思想拉回軌道。

          吃完飯程燃在電視面前看了整個新聞聯播,隨后又跳到其他相關新聞頻道,程飛揚和徐蘭先是并沒有覺得有異,雖然說還是正常上課時期,程燃的電視時間還是受到管制的,不過新聞聯播這種莫名正式的內容,他要看,也是不會禁止的。

          但到后來,看到程燃一個臺一個臺切換看的內容,就讓程飛揚和徐蘭面面相覷了,他們自問程燃從來就不是學校里三好學生,不說競賽獎,就是鋼筆字貼獎,繪畫同情獎大大小小獎項,在他學生生涯皆是完美避開,至于那些肩膀上掛兩道杠,三道杠的小大隊長生涯,更是極其遙遠,所以在這些總是道聽途說過的優秀學生身上發生的事也決然不會在他身上出現。

          但程燃此時就在看著那些,那些和當紅電視劇,動畫片的娛樂度天淵之別的社會國際新聞……而且程燃此時的專注程度,讓他們也莫名有些凜然,他自成一個世界,總覺得不去打擾他最好。

          看完程燃回到自己的房間,又拿出許多過期的報紙和信息來源,到得深夜之后,他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這個世界,大體,是和前世一致的……消失改變的,不僅是他曾經熟知的那些人,還有那些事。

          二月,一位共和國偉人剛剛逝世,他的骨灰撒向了大海。

          三月,一位著名作家也離世,程燃找到了他的一些作品內容,還是不錯,擅長傷痕文學,但此前他從未見過。

          華夏互聯網絡信息中心(HXNIC)即將成立,距離1991年全球第一個網站上線后六年,這個國家也即將進入的互聯網時代,此時是百花爭容的春秋萌芽時期,然而很多事物,也蒸發了。

          本該在之前出現的曠世奇作DOS版《仙劍》沒有了,它從未出現過?!渡城鹉Пぁ奉愃莆业膵善扌≌f和《輻射》是當前最火爆的單機游戲。

          在一些后世聞名的企業領域上,他沒能找到很多熟悉的名字,不知道是時間不對,這些尚未出世,還是這些也一如既往的消失了,又或者是在現今的世界中,有的東西,根本就無法誕生。

          至于股市這一類,就更是深淺難測了。

          上天留給了他一些東西,又拿走了一些東西。

          眼前的,是未知的大洋和世界。

          他應該以什么樣的姿態,在這個世界里生活?

          那些突然消失在轉角的熟悉的人們,讓程燃感受到了時空的偉力,一轉眼,他們和你羈絆的那些人生,那些無數能回憶起點滴的音容笑貌,就這么消失了,比死亡更缺乏鋪陳,生死在時空的錯隔面前,似乎都那么微不足道。

          程燃發了好長時間的呆。

          超越時代的知能和過去的記憶讓他明白,他有很多的機遇,但難道現在就立即去鼓搗那些東西?首先,有些他所熟知有把握的,時機并沒出現。

          其次,眼前的一點一滴,難道就不是人生?難道不值得享受,不值得珍惜?他所處的,不僅僅是重生的世界,還是一個平行世界,光是他超越一個世界的知能層次,就注定了他未來會有很多的機會,那或許是根本不局限于時間的。

          掙錢,他知道自己不會缺少財富。但現在就這么迫不及待去做,首先以自己初中生的身份,家庭的,諸多方面的障礙,就必須要克服。而且,在很多年后,當他回憶起今天,當他擁有優渥的生活和地位之后,他會不會因為錯過了什么而后悔?幾乎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會后悔。

          嗯,要珍惜那些尚存的人,要帶著希望去迎接將要遇上的人,要用虔誠和敬畏去面對這個世界。

          所以,他要全心投入這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胸藏萬壑,只待風起。

          而眼前的學生生涯,如果有機會重來一遍,能有新的體驗,如果可能讓自己面對這個世界還熟悉的事物不留遺憾,為什么不去試試?

          學生時代之所以是人生寶貴的財富,因為她代表了你幾乎燃燒耗盡了青春的成長,往后你或許仍然會不停拔節所謂成熟,變得精明而世故,但那些刻骨銘心的記憶,也就有且僅有這么一次了。

          所以,程燃愿意繼續走這條軌跡。當然,當務之急,就是把李屠夫斬于馬下。

          程燃看到了書柜的角落擱著的曾經自己用來練字的毛筆硯臺,還有那一大卷廢舊報紙。宣紙很奢侈,遠不如報紙拿來練字經濟。

          他心神動搖,取出筆清洗,拔了毛刺,粘墨,然后攤開那些陳舊的報紙。

          運筆,按提。

          他的目光洞遠,沉靜,像是在用極其深邃的靈魂,去承受這世間帶來的沖擊。

          那一夜,他反復書寫。

          “一杯敬朝陽,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鄉,一杯敬遠方……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過往……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注】”

          不悔,不愧。

          生死……無畏!”

          ====

          ====

          【注:出自毛不易的歌《消愁》】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不悔,無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超時空定義

          南鴻文

          太受歡迎了怎么辦

          曲向薇

          劍魔封天紀

          營雅素

          九鼎鈞天記

          籍興業

          前任法則之瘋貓記

          逢雅柔

          我想練劍

          寇語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