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憋在心里》。

          面對自己外甥的守口如瓶,蘇泉也不是說一點收獲都沒有,相反有著相當的收獲!

          有些話自己的外甥說不好,也不方便直接的說出來!但是通過他表達出來的含義,自己還是能夠聽明白的!他現在做相當的切割,絕對是為了情治部門好!當然了這個過程當中會不會出現誤傷的情況,這個就看大家的表現了!

          更甚一點的說,他是挖坑了!這個不假,但是他又沒有讓人去踩,而且等閑的人絕對不會去踩這個坑的!如此的情況之下,還有人掉落在坑里面,那么就不能夠去找丁羽的麻煩了!是不是?因為相當的事情,大家都是心造不宣的!

          “相當的事情我會處理,不過老大呀!當舅舅的說句話,有些事情做得太過于操切了!而且會對后續產生相當的影響,你呀!不是說任性不任性的問題!而是走的太靠前了!有的時候大家未見得能夠跟上你的腳步!”

          在大家跟不上你腳步的時候,會出現什么樣子的情況,這個問題不言而喻!

          丁羽是不是聽懂了?這個問題蘇泉不需要考慮!如果說連這么簡單的問題丁羽都聽不懂的話,那么他就不會有今天的地位,這是一定的!這點把握自己還是有的!

          “還有一個問題,現在相當的問題還沒有被引爆,但是我覺得時間絕對不會拖得太長,到時候相當的問題勢必會被透露出來的,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方面的準備,我覺得還是有必要給你提個醒,省的你出現其他的問題!別到時候丟人現眼的,我也感覺丟人!”

          丁羽這邊則是哼笑了一聲,“誰知道呢?老舅,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就掛了!”

          放下電話的時候,蘇泉撓了撓自己的頭發,事情跟自己的預料沒有太多的差別!自己最后說的話,自己的外甥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哎!他怎么就選擇了這么一條路呢?

          也不能夠說丁羽就是任性,畢竟站在他的位置上面,他需要考慮的事情,未見得就比自己少了多少,自己這邊還是靜觀事情的發展吧!畢竟現在的一切都是預測而已!

          丁羽這邊放下來電話的時候,倒是感覺很有意思,自己的這個舅舅呀!嗨!有些事情呢?不是說不想跟他交流,而是沒有辦法交流,畢竟他的這個身份呀!本身就是一個麻煩事,沒有讓他知曉,他都可以有所猜測,甚至猜測的絕大部分都沒有什么問題!

          如果說他一旦知曉的話,又會是什么樣子的情況,真的就難說了!會對自己這邊的后續造成相當的影響,而這些代價可能是自己所沒有辦法接受的!所以還不如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什么都不說,如果說自己的舅舅猜測到了!自己沒有辦法!

          但是這個話絕對不能夠從自己的口中說出來!這個是一定的!

          至于事情的后續會發展到什么地步?這個問題嗎?誰知道?自己現在倒是對此非常的有興趣,如果說事情就這么的銷聲匿跡,自己這邊反倒是有那么一些難以處理!自己現在就是坐等!

          也許今天不會出結果,但是明天呢?后天呢?事情不會這么一直耽擱下去的,丁羽這邊是不會主動的把消息給傳遞出去,但是這個應該不會妨礙到某些‘有心人’的!

          至于自己的三叔那邊,已經跟他有過相當的溝通,只不過溝通的方式可能稍微的隱秘一些,這樣的事情不能夠瞞著三叔,不然的話自己太過于的被動了!而且到時候會陷入后背無援的情況,這個是現在的自己所絕對不想看到的!

          自己跟自己的對手,始終還是需要正面的交鋒!先前的一切都只不過是掩飾的小花招而已!誰都沒有動真格的,大家都是在積蓄著各自的力量,然后一股腦的爆發出來!

          當然了真正的動手打起來,就跟毛熊那邊一樣,可能性基本上是沒有的!

          當年的時候丁羽扛著大家伙,四處的放煙花,造成的影響有點過于的大了!讓人有那么一些難以承受,誰的家里面出現了這樣的問題,造成的影響都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消除的!

          但是同樣的,不動手并不代表著水下面也是同樣的平靜,甚至于水下面所產生的波濤,比想象當中的還要更為的夸張,如果說水面上大家都是在相互的放嘴炮,頂多吹起來一些微瀾!但是水下面呀!大家撕咬的遍體鱗傷,都是有著相當的可能!

          大家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流盡最后一滴血的,為什么會這樣,因為誰都不想著放棄自己的利益,都想著能夠從對方的身上面撕咬下來最后一塊利益,就是如此的簡單和明了!

          隔天早上的時候,家里面的孩子早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他們要開學了!全國統一的,看著他們精氣十足的樣子,是真的青春洋溢!看得丁羽都有那么一些失神!

          丁林和丁羽兩個人鼓勵著家里面的孩子,倒是趙淑英臉色有點沉!很顯然作為曾經的老師,她知曉現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就給他們陽光,還需要給他們一點雨露!

          反正家里面有人唱白臉,也有防爆士兵人唱紅臉,一點都不缺!

          在這一點上面,趙淑英有著自己最為先天的優勢,她這一輩子見識過太多太多的熊孩子了!所以對付家里面的孩子一點都不吃力,而且家里面的孩子有一個算一個,對于趙淑英多少都有那么一些打怵!是真的打心里面畏懼!

          他們對于丁羽當然也畏懼,但是對丁羽的畏懼跟對趙淑英的畏懼,完全就是兩回事情!完全就是不能夠相提并論的那一種,彼此的性質有著本質上面的不同!

          家里面的孩子出門的時候都是老樣子,先是十一路,然后是四路,只有小丫頭是一個例外,她有車輛護送,沒有辦法,誰讓她就是一個人來著!

          “小??!”耿直又一次的來到了丁羽的辦公室,跟平常沒有什么不同,丁羽處理好相當的文件之后,抬頭看了一眼耿直,但隨即就垂下來自己的腦袋!

          “耿老,你很是閑散,但是我好像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呀!”用手指了一下自己桌面上的文件,“你也看到了!我現在是一刻都不得閑!”

          耿直坐下來之后,對于旁邊的茶水和茶點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興致,就是注視的看著丁羽!

          “消息已經流傳了出去,相信現在有很多人已經知曉了情況,我要想你驗證,這個事情不是從你這里流傳出去的!這一點非常的重要!”

          丁羽突然的笑了!甚至笑出聲來,抬頭看了看耿直!

          “耿老,你覺得我現在應該說什么?”丁羽臉上面的笑意不止,不過卻帶有了些許的冷漠,“說我丁羽一言九鼎,本來就不是我干的事情,誰要是誣陷了我,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是這樣嗎?或者是你老人家想要讓我說這樣的話!”

          “丁羽,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你應該明白的!”耿直的臉色也是有那么一些難堪!

          “那你老人家覺得我應該怎么說?而且我也不覺得我現在就是在置氣,能夠來問詢,就說明了彼此之間已經出現了相當的問題,究竟是你們進一步,我退一步呢?還是說大家保持相當的觀望?”想了想,丁羽抿了一下自己的嘴,“相互觀望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沒有的!也就是說我現在需要往后退一步,耿老,想來你應該已經有某些方面的想法了!大家又都不是什么外人,如果有什么意見和想法的話,說出來聽一聽?”

          耿直則是搖搖頭,“總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的算計之中了!小丁,現在就你我兩個人而已,你能夠說一說,你現在究竟是在擔心什么嗎?”

          丁羽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擔心什么?這個問題好理解,也不好理解,有些事情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我想你肯定是知曉的,但是知曉是一回事情,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果然是因為毛熊的事情,丁羽是沒有給與肯定的回答,但是他的說話已經帶有了明顯的傾向性,這一點耿直還是非常的確信!

          “就我個人所知曉的情況,先前的儀器還有設備等,都已經被運送了回來!數量頗為的龐大,甚至于有不少的人對此爭奪的有那么一些厲害,不過大體上面已經安置妥當了!”

          “有人滿意,自然就有人不滿意!更何況這個問題站在更高層次來看,一些人已經感覺到了這個牌局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了!但是想要離場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他們勢必要做出來相當的補償!我這么的說,你能夠明白嗎?”

          很顯然,丁羽這個話意有所指!而且目標很是明確!

          “我做過相當的調查,但是基本上調查不出來太多的線索!所有的一切都顯得很是詭秘!甚至于毛熊那邊對于這個事情的處理手段,也是略顯有那么一些粗糙!讓人看不懂!我現在對此倒是有著些許的興趣!不知道這個背后有隱藏著什么?”

          “個人意見,這些事情就到此為止了!不是危險不危險那么的簡單!”

          “你對他們保持了很高的警惕,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知曉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耿直有那么一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意思!“又或者說你覺得他們的勢力很是龐大?就我個人的了解,你好像參加過會議的,雖然會議的相關情況我們到現在為止了解的還不是那么的多,但是多少還是知曉一些的!”

          丁羽抬頭看了一眼耿直,“你能夠活到現在,真的是不太容易!”

          “你不是也知道了嗎?更何況我的背后有國家!不過你的背后也有國家!”

          “不一樣!作為震懾性的存在,國家不能夠隨時隨地的就拿出來,這個是極其不妥當的,也是極其不合適的!”丁羽難得的解釋了一番,“再者一點,我跟他們有相當的往來,雖然沒有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彼此都保持著相當的克制!”

          “你差一點都癱瘓了!這個也是克制?”

          “不一樣的!”丁羽搖搖頭,“站在不同的角度,考慮到的問題是不同的,不是說你站的就比我高,又或者說我就是自大,跟這些都是毫無相關的,大家現在都還能夠保持相當的冷靜和克制,這一點很是防爆士兵不容易,如果說大家不能夠保持相當的冷靜和克制,麻煩很大!我嘗試過,他們也嘗試過,效果都不是那么的好!”

          “會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丁羽搖搖頭,“耿老,我已經說過了!你活到今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有些事情站在你的身份和位置上面,能不摻和就不要摻和了!彼此計較起來沒有太多的必要,而且我跟他們都保持著相當的克制!”

          “保持克制,那么你的對手又是誰?”

          從跟丁羽的談話能夠感覺出來,丁羽對于某些人的忌諱,但是丁羽已經說了,彼此雙方面都保持了理智,大家都非常的克制,如此的情況之下,丁羽還表現的如此謹慎,那么他的對手又是誰,這個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疑惑!

          想了一陣過后,耿直突然愣了一下,“你的對手是他們?”隨即耿直倒吸了一口冷氣,“我的媽呀!我怎么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難怪你一定要跟情治部門切割!”

          丁羽則是哼了一聲,“有點過了!”

          “過了,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意思?”不過丁羽則是看向了耿直,“耿老爺子,你倒是有所猜測,問題是你敢說出來嗎?在這個房間里面無所謂的事情,反正就是你我兩個人,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但是你呢?你會把這個話給說出來嗎?”

          本來還有那么一些欣喜的耿直,臉色一下子就呆滯了!雙眼失神的看著丁羽!眼神有那么一些迷離,好長的時間才反應過來,沖著丁羽無奈的搖搖頭,“我不敢說,也不能說,說了會引起來更大的問題,這個責任不是我乃至后面能夠承擔的!”

          隨即耿直看著丁羽,感嘆的說到,“不得不說,小丁,你的膽子是真的大呀!你這個是在玩火,你知道嗎?”

          “不然的話怎么辦?你往上頂?”丁羽哼了一聲,“某些人放嘴炮可能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你現在讓他們往上頂,我不是瞧不起誰,他們的膝蓋可能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讓他們玩心眼,被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更直白的一些來說,他們除卻舍得死之外,貌似也就沒有其他的!你老覺得我這個話怎么樣?”

          耿直有些咬牙,丁羽的這個話有些太過分了!那些人呢?跟丁羽有些許的矛盾,這個問題是不需要否認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著自己不同的觀念和觀點!

          但是丁羽這么的評價就有些過分了!

          不過真的比較來看,丁羽這么的說?貌似也沒有太多的問題!自己倒是不會懷疑那些人的信念和決心,但是在能力上面,跟丁羽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池,這個是不能夠否認的事實!

          更何況現在牽扯的事情太過于的微妙了!情治部門是絕對不適合插手的,丁羽現在做相當的恰當,是為了自己這邊好,就是這樣的方式呢?可能感情上面有些不能夠接受!

          可是仔細的想一想,這樣的方式真的不好嗎?貌似也是挺不錯的!不是嗎?

          現在的問題是能夠了解其中詳情的人,除卻自己之外,就真的不會有太多人了!這個問題怎么去解決?自己現在是真的不敢說!說了的話會影響到大局的!

          “我現在覺得,你是故意讓我知曉這些的?對我就這么的相信?”

          “想要聽真話,還是想要聽假話?”看著耿直的表情,丁羽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好吧!那么我說真話,你可能不太愿意聽!”

          “說來聽聽!愿意還是不愿意,都已經是事實了!”

          “好吧!在我個人來看,你知道還是不知道的,無所謂的事情!”丁羽的表情看似冷漠,但是耿直真的想要站起來,給兩巴掌,你這么的說,真的好嗎?

          “你呀!你把我給算計的死死的,我很是懷疑,如果不是我過來的話,又會是一個什么樣子的情況,你會讓其他人知曉嗎?”想了想,還沒有等丁羽說話,耿直就率先的說話了!“不會的,除卻我之外,你應該不會讓其他人知曉!”

          “除卻你老之外,其他人基本上不會來到我這里,來的也沒有任何的用處,我舅舅那邊倒是有些許的可能性,但是我很早之前的時候就說過的,他們不會來到小縣城這邊,這是底線,而且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逾越的底線!”

          這個事情耿直還真的就知曉,涉及到了丁羽的一些家事,其他的事情可能還會摻和一下,但是這個事情是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摻和!真的要是摻和進去的話,到時候丁羽是絕對會翻臉!不會有任何的緩和余地!

          知曉這個事情的人絕對不占少數,但是四下的看看?誰敢有任何的言語!

          從這里面也是體現出來另外一個問題,丁羽這個家伙呀!不說也就罷了!真的要是說了!還有人去做,那么接下來的事情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憋在心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最后一道金色閃光

          鏡雨澤

          魔鬼在身邊

          寸奧婷

          心理老師的日常生活

          閭丘中

          Origin起點

          兆興朝

          光影玄界

          有爾陽

          雪落紅花

          竺偉誠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