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很是幸?!?。

          表面上看程燃說自己給你十首歌很高冷霸氣總裁范,但其實程燃心里面是忐忑不已的。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被人絕對掌握,就好比那個樂平洪給秦西榛出的主意,讓她用幾萬塊錢買汪中樺一首歌外加他的站臺,其實還是買的汪中樺的名氣。有汪中樺的名氣,他的歌,才會讓秦西榛有曝光率,才會進入主流圈的視野。地下樂壇有才華的人多了去了,也不乏好歌,但很多人至今仍然只是在做地下音樂,仍然沒有被家喻戶曉。

          機遇,說到底才是人生是否能起飛的窗口,也許實力的累積和堅韌的意志能夠讓你蟄伏下來去守候一個個機遇,但這樣的意志力又豈是平常人能夠達到的?

          大器晚成,是要付出多少倍于常人的努力,一個詞語,其中又蘊含多少忍辱負重的艱辛。好多人一蹉跎,就是幾十年歲月過去。

          所以程燃哪怕掌握著后世很多被奉為經典或者流行好聽的歌曲,但也并不確定這些歌同樣在這個時空能夠一鳴驚人。不是所有好的東西在當時就能一定得到認可。

          若不然,千秋萬代說紅樓,養活無數閑人流,結果當年雪芹顛倒無人憐,紅樓換不來饅頭。梵高一生只賣出過一幅畫,死于孤苦困頓的貧窮,他短暫的生命終究等不到被譽為驚世天才的那一刻。

          所以程燃想著的是一口氣給秦西榛一堆歌,他不寄希望于什么時光會記住永恒,好的東西一定會成功,在勵志場合這么說說可以,事實上是好的東西能流傳下來的十不存一。

          他只可能盡最大的可能,給秦西榛增加成功的幾率。

          結果秦西榛反倒是一臉哭笑不得的哂然,“十首?你給我?你以為你是白龍啊……”

          這個年代港城什么都喜歡搞個排名,四大才子,四大天王……白龍是三大作曲大師之一,是個在華語樂壇留下過深刻痕跡的人,至今為止,他的一首歌都是重金難求,都是頂級歌手和藝人追上門去索求,還要看緣分賜予。這屬于一個時代傳說,從此時較為發達的港臺娛樂圈傳進內地,雖然添油加醋,但名氣之盛大致如此。

          秦西榛是聽過程燃所謂表叔的歌,她覺得好聽,歌很好,但是只是個音樂教師的她只有對歌曲的鑒賞能力,缺乏最市場的把握能力,更不會把這種歌會如何大火結合起來,她也想不到那里去。像是她的導師樂平洪說的,參加這種音樂節,歌曲要好是必然的,其次重要的還得是誰給你的寫的歌,唱片公司認不認。否則你不過也就是表演了一場,沒有入唱人人澡人人片公司的眼,沒人給你發行,也是白來。

          “倒是你這樣子,好好笑……”秦西榛懷疑甚至還感覺好笑的捧起嘴來,“而且你怎么給我歌啊,現寫啊……呃……”

          她沒有繼續奚落下去,因為程燃已然唱了起來。

          這個時候一切語言都是蒼白的,興許只有實際的行動,能夠讓秦西榛打消她的疑慮。

          最初時是一首快節奏,不待秦西榛踹過氣來,又是一首粵語歌。

          秦西榛聽完了說等等等等,你剛才唱的什么?

          畢竟不是閩南語系人,即便秦西榛粵語歌也唱得不錯,但終究還是聽不懂程燃唱起來的歌詞,他干脆把秦西榛的筆記本拿過來,在上面寫出了歌詞和粵語音標,秦西榛畢竟是學音樂的,一看那就明白了,甚至還能跟著唱出來。標注了這首歌音標之后,程燃又開始下一首的歌唱了。

          盡管這么毫無伴奏的清唱,在山坡上這么聲音朗朗有些說不出來的羞恥。

          但唯一的觀眾秦西榛卻絲毫沒有覺得好笑或者尷尬之類,一雙眼睛是撲閃撲閃,成為了此間比星光還要明媚的所在。

          最后一口氣唱完,對程燃來說就權當深夜在這個山坡上吼了一場KTV了。

          但再轉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是面部神情已經難以形容的秦西榛。

          “這些夠了吧,過幾天找個時間我再來跟你討論編曲,一首一首的磨嘛,就算無法和原來的天衣無縫相契合,那些都是小節了,最主要神形皆備就可以了?!?br>
          程燃巴拉巴拉說著誰都聽不懂的話語,秦西榛還兀自在消化剛才所聽到的東西。繞梁三日一般來說形容音樂的高昂激蕩停止過后仿佛仍在回響,然而秦西榛卻覺得程燃展現的唱腔,風格,歌詞這些種種,同樣能在她的腦?;厥幉恢嗌贂r日,仿佛窺到了一個大千世界的一角,足以讓她這個搞音樂的震撼不已。

          正因為精于此道,才懂得欣賞那些是何等的好東西。搖滾,快慢歌,甚至還有rap,粵語唱腔,閩南語詞,英文……此前從未聽過的,一首首的歌曲。每一首各有千秋,如果說這些歌曲都是一個人作出來的,秦西榛很難想象這個人才華可能高到什么地步去。

          同樣的問題也是如此,她抬頭問,“我能駕馭這些東西嗎?每種風格的歌唱,我都能?”

          “其實我覺得你是能的……從你當時在音樂教室里用鋼琴談那首兔子舞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行的?!?br>
          “我這是……有天賦?”秦西榛眼睛明亮。
          “不是,當初那么一首口水歌都能被你彈得狀若瘋魔,我覺得沒什么你駕馭不了?!?br>
          秦西榛差點要一腳飛踹過來了。

          “還有什么,你想對我交代?!贝藭r的秦西榛已經完全不能用小孩來看待程燃了,一個人要是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可以為師了。

          程燃微笑,“秦小姐,你是一匹野馬,注定要去馳騁草原?!?br>
          秦西榛突然有些踟躕忐忑,但終究還是帶著笑意看向程燃,說出了出口就后悔的話,“你呢,不一起嗎?”

          “每個人的人生方向,是不一樣的。你可以是一匹奔騰萬里的駿馬,有的人也許只愿意做一條魚,在水里自由自在。上了岸,就沒法呼吸,就會死去?!?br>
          “是么……我們不一樣啊?!鼻匚鏖秽?,又撇開頭,撅起嘴,“我也不稀罕和你一樣??!你才多大人??!說話老氣橫秋的?!敝皇遣恢獮楹?,這么說的時候,她心頭微酸,旋即她又提醒自己秦西榛你是不是瘋了。

          “時光荏苒,盡是南來北往的過客。就像是一首歌,慷慨激昂,宛轉悠揚,最終也會有曲終人散的一天?!?br>
          秦西榛道,“程燃,之余你我,我們是過客嗎?”

          “應該……不是吧?!背倘伎粗匚鏖缓畾獗迫说哪?,笑道。

          秦西榛倔強而認真點頭,“我也覺得。應該……不是吧?!?br>
          多年以后,秦西榛依然能夠記得那天晚上的那個山坡,高曠的星云,滿城的燈光。還有那個男子給自己唱起的一首首歌謠。

          那是她看似一無所有的時刻,卻仿佛什么都能擁有。

          無論多少次回憶起來,依然覺得很是幸福。

          ======

          明天會趕路回老家,一天都在路上,如果能更就更,不能更會提前請假哈。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很是幸?!?。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TPI基金會

          波夢槐

          遨游異世界的旅者

          同湘云

          亂世江湖奇情錄

          懷文宣

          我真的不想做夢了啊

          赫經緯

          吳言校園傳

          斛安雙

          天神之上

          迮玉宇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