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奇怪的客人》。

          虛空山。

          那或者是一座山的名字,或者只是一個代號,根本就不是一座山,只是現在無需去追究什么。

          不過,通過這三個字,江楓在第一時間就是聯想起了一個人來,那同樣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她叫卿雅。

          鳴鳳城內,藍風拍賣場背后的實際控制者,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為了所謂的試煉,不惜一手毀滅邱家,攪動一個城市的風雨。

          卿雅當初的種種作為,一一在江楓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與云瑤的行為進行對比。

          表面來看,二者的所作所為,絕無半分相似之處,但實際上,最終的目的,卻是如出一轍,只不過,二者的手段,并不相同罷了。

          “原來如此?!苯瓧髟谛闹凶哉Z,臉色一時之間,變得凝重了許多。

          江楓終于明白過來,云瑤用那么多的話,與他爭執和解釋,死和沒死之間的差別的用意是什么了。

          如果他沒有利用價值的話,那么他的死活,完全不會讓云瑤上心。反之,如果他有利用價值,那么云瑤必然不會輕易讓他去死。

          而他的利用價值,則是建立在玉無雪的死上。

          為了證實這一份利用價值,云瑤更是通過玉無雪的死,激怒整個玉家與他做對,為的就是看他能否活下來。

          他活下來了,則是通過了考驗,得到了云瑤的認可。

          這等手段,比較起卿雅而言,可謂是毫不遜色。

          “不,我沒有聽說過?!苯瓧鞲锌艘宦?,甩了甩頭。

          “你可能沒有聽說過,但是你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去一趟虛空山,我在虛空山等你一見,到那個時候,你再告訴我你的決定也不遲?!痹片幋舐曊f道。

          江楓聽的出來云瑤并沒有放棄他,這讓江楓覺得荒謬,至感可笑,他沒有任何的表示,因為江楓心中隱隱有一種擔憂,那就是,如果云瑤的目的,果真與卿雅的目的一致的話,那么虛空山一行,絕對不是一場愉快的行程。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什么都不必多說就是了,身影閃動之下,幾個閃躍之間,江楓已然是從云瑤的視線之中消失不見。

          ……

          一輛追風馬車,在官道之上快速行駛著。

          馬車沒有車夫,江楓充當著車夫。

          這一輛追風馬車,是江楓從一座城鎮中租來的,江楓并沒有返回黑風城,盡管瘋人王對他而言,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那很大程度上,將有可能決定他是否能夠重返地球。

          但是江楓并沒有返回黑風城尋找瘋人王,一方面是玉家的麻煩未曾完全解決,在玉無雪和玉自在相繼死在他的手上后,玉家與他之間的仇恨,已經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他若是返回黑風城,必然惹一身的麻煩。另外一方面則是,江楓有著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要前往虛空山一趟。

          虛空山,這三個字,就像是有著一種古怪的魔力一樣,江楓自從在卿雅哪里,聽過這三個字后,往后的諸多事情,都是與之有著不菲的關聯。

          至遇見云瑤,江楓更是意識到,他是必須要盡快去一趟虛空山了,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明白,為何那么多的勢力,會對虛空山情有獨鐘,與之同時,恩也好侯龍濤外傳怨也罷,都將全部在這一趟中全部都解決掉,到那個時候,他才會有時間和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當然,江楓決意在這個時候前往虛空山,并不是因為受云瑤的影響之故,云瑤只是一個引子罷了,主要是他與卿雅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了,他要是還不動身前往的話,將會錯過約定的時間。

          江楓身上,有一份前往虛空山的路線圖,路線圖是當初卿雅交給他的,也正是看了那一份路線圖之后,江楓才會前去黑風城。

          黑風城,是前往虛空山的一個必經的城市,只不過,要到達虛空山,前路之上,所經過的城市,大大小小不計其數就是了。

          江楓架追風馬車趕路,沿途并沒有浪費過多的時間休息,當然,因為要前往虛空山的緣故,江楓一路之上,一直都有打聽有關虛空山的消息。

          但是出乎江楓意料之外的是,任由他如何打聽,都是不曾得到半點有關虛空山的消息。

          仿佛,虛空山,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一樣,連只言片語都不曾留下。

          若不是手握路線圖,并且,一連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的話,江楓幾乎也要以為,那虛空山,根本就是卿雅捏造的。

          虛空山不是捏造的,可是,又難以打聽到半點消息,那么只能證明一點,虛空山神秘之極,絕少有人知道。

          或者可以說,絕少有人有資格知道虛空山之事。

          “虛空山,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江楓喃喃自語,若有所思。

          十天之后,江楓來到了金洲城。

          金洲城,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城市,城市被風沙包裹,常年的風沙的侵襲之下,使得這里的民眾臉上,普遍都有風沙之色。

          虛空山,在金洲城北方以北,不過,這金洲城,卻是前往虛空山的一路之上,最后的一座大型城市。

          再往北走,大都是一些荒蕪之地,是以,江楓打算在這金洲城稍作休息,然后才繼續趕路。

          進入金洲城后,江楓隨意找了一家客棧落腳。

          在店小二的殷勤問候下,江楓隨口點了一些酒水吃食,等待上東西的時間,江楓忽然發現,這一間客棧里的幾個客人,都是有點不太尋常。

          客棧里的人不多,只有四個人,三男一女,那三男一女,分成四個方位落座,因為剛才進入客棧的時候,并未刻意留心的緣故,江楓則是不經意之間坐在了最中心的一張桌子上。

          四個客人所坐的位置奇特不說,他們也都是分外的年輕,不過都是二十多歲的年紀,但是,以他們身上的那般氣息波動來看,一個個,都是修為不菲之輩。

          吸引江楓注意的,正是四人身上若有似無的氣息波動。

          客棧之內,在他前來之前,只有四個年輕的客人,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的氣息波動的話,那么或許只能說明,這一間客棧的經營不太景氣,但是,僅有的四個客人,都是這樣的不太尋常,就很難用巧合來理解了。

          而且,那四個人,雖說都是點了滿滿一桌子的東西,卻連筷子都沒有動一下,只是一個個坐在那里,靜靜的看著面前的美食美酒,仿佛只是需要看著,就可以吃飽了一樣。

          只不過,稍侯龍濤外傳一注意,江楓就是分開了心神,他并不認識四人,四人也肯定不認識他,不管這四人出現在同一間客棧,是否巧合,但他的出現,則絕對是巧合。既然他的出現是巧合,那么,就不必理會那四人的出現是否是巧合。

          點的東西很快送了過來,江楓埋頭一頓大吃,吃著吃著,江楓就是發覺,自己有點吃不下去了。

          十天趕路,江楓這一路上,除了修煉之外,基本是風餐露宿,這間客棧的食物和酒水絕對算不上多么的好,但對江楓而言,卻也可以算得上是美食。

          江楓并未吃飽,他完全可以將點的東西全部送進肚子里,之所以會吃不下去,是因為那四個本來沒有動靜的男女,在這個時候,目光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三男一女,一個個目光之中皆是透過森森的冷意,寒意逼人的目光,射向江楓,被人這么盯著,就算是江楓的胃口再怎么好,在這種情況下,都是很難再吃下什么東西的。

          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江楓無奈一聲苦笑,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看樣子,他在無意之間,被卷入了一場是非之中。

          這場是非,或許是他來的不是時候,也或許,是他的行為,在那四個人看來,過于特立獨行了一點。

          想了想,第二點的可能性頗為大,江楓說道:“是不是我不應該吃東西?”

          “只要你吃的下,隨便你吃?!弊谖鞣降哪莻€年輕男子,冷聲說道。

          “哦,是嗎?”江楓笑了笑,重新拿起筷子,吃了起來,一只燒雞,很快被江楓吃完,江楓意猶未盡,開始吃紅燒魚。

          “哼!”

          冷哼之聲,就在這時,自那說話的年輕男子嘴里發出,說話的男子這時望向江楓的眼神,略顯得有點驚訝,如同是看到了怪物一樣,分明,他剛才說的是一句反話,可是江楓,不僅僅是吃的下,且看江楓胃口不錯,完全是吃的津津有味,如果沒人阻止的話,完全可以將桌子上的食物吃完。

          “兄臺胃口還真是不錯,令人羨慕?!弊诒狈降哪且粋€年輕男子,這時淡笑說道。

          “如果胃口不好的話,就不要點那么多東西,省的浪費糧食?!苯瓧骶従徴f道。

          “是,你說的很有道理,其實,在我剛剛進入這間客棧的時候,我的胃口是很不錯的,這些東西,我也都是吃的完的?!蹦侨苏f道,他說話的語速很緩,以至于所說的每一個字,都非常的清晰。

          “我想,有這種感受的,絕不止你一人?!苯瓧髡f道。

          “你說的沒錯,絕不止我一人,只不過,最后連一口都吃不下的,也絕不止我一人?!蹦侨诵Φ?。

          “那么,因為你們吃不下,所以,我也不能吃東西,對嗎?”江楓似笑非笑的說道,話語之中,已然是夾雜了幾分怒意!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奇怪的客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劍道奇俠傳

          邰昂熙

          八極大世界

          仰星宇

          真華

          闕騫魁

          付喪神戰紀

          談含云

          夜鯨者

          竭和泰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