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父女情斷》。

          孫氏壓根沒想到她說的是向海棠,因為如果是向海棠回來了,那必定震驚整個桐花鎮。

          雍親王側福晉衣錦還鄉,這氣派還得了,怎么可能會無聲無息的回來,必定是三丫頭向?;◤钠偶一貋砹?,這有什么可值得這樣大驚小怪的。

          她揉了一下額頭,翻著眼睛道:“嬸子走路也不看著些,三丫頭回來又什么可……”

          “不是?;ㄑ绢^,是四丫頭海棠,海棠丫頭?!?br>
          “什么,海棠丫頭?”孫氏又驚又喜,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喜的眉飛色舞,“哪兒呢?怎么事先連一點消息都沒有,不行!這側福晉何等尊貴身份,衣錦還鄉,榮歸故里,不得打開正門,盛裝迎接,我得趕緊去告訴爹去?!?br>
          孫氏正激動萬分的要回屋告訴向老爺,被王嬸子一把拉住。

          王嬸子憋住笑道:“什么側福晉,就是個下人,那甘小蝶吹牛X呢,要不就是甘家人怕甘姨娘賴在娘家白吃白喝,所以想出這么個餿主意,哄向老爺將甘姨娘接回家當祖宗供著,這樣也好讓甘家人繼續跑過來打秋風不是?”

          孫氏氣得立起一對吊梢三角眼:“放屁!你胡說八道什么呢?我們家海棠明明就是雍親王府的側福晉,怎可能會變成一個下人!”

          “不信你去瞧瞧,穿得那叫個寒酸哦,連你府上的丫頭都不如?!?br>
          “……”

          “嘖嘖嘖,旁邊還跟著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窮小子,別不是海棠丫頭的相公吧?!?br>
          孫氏哪肯相信,急邁著小腳隨著王嬸子連走帶跑,跑到角邊往外一瞧,就看到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并肩走來。

          男子戴著一頂黑色瓜皮小帽,一身棕不棕,灰不灰的粗麻衣衫,都到夏天了,兩手還不合時宜的抄在袖子里,胳膊彎里吊著一個也不知裝了什么的藍布碎花的爛包袱。

          不過遠遠瞧著,模樣倒還生得不錯。

          可是再不錯有個屁用,一看就是個窮光蛋。

          再看女子,生得妖精似的美麗,不是向海棠又是誰。

          烏云般的頭發只用一塊藍布包裹住了,一身墨藍衣裙也是粗麻布的,只是比男子略新些,但也寒酸的不得了。

          孫氏還夢想著等過些日子自家相公去京城謀個一品官做做,她也好嘗嘗一品夫人的滋味,沒想到卻被甘家人給耍了,說不定就是甘姨娘那個老賤人出的餿主意,好哄著他們孝敬她。

          仿佛被人一下子從天堂打到了地獄,眼前黑了一黑,手勉強撐在門框上才能站住。

          向海棠和狗兒走到門口時,就看到孫氏白著臉色,手撐著門框站在那里,腰間還掖著一塊湖綠色的軟帕。

          一雙眼睛轉來轉去,仿佛帶著不甘,緊緊打量著他二人。

          她實在不敢相信向海棠不是側福晉,只是個下人。

          這牛都吹出去了,還怎么收的回來。

          這些日子她在娘家揚眉吐氣,十分威風,就連向來狗眼看人低的大嫂也左一聲好妹妹,右一聲好妹妹的恭維她,如果讓他們知道了真相,豈不要笑死,那她在娘家還有何臉面?

          想到這里,她更加不甘心,硬生生從唇邊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喲!這是誰,這不是我海棠妹子嗎?”

          她抽出腰間帕子擦了擦臉上冷汗,迎上前道,“你不是在雍親王府做了側福晉嗎,怎么就回來了?”

          向海棠淺淡一笑:“我回來看看娘?!?br>
          “你娘好著呢,她還一心以為你做了側福晉,等著你接她去京城享福呢,難不成都是假的?”她鄙夷的撣了一眼狗兒,“這位是?”

          向海棠介紹道:“這位是狗兒,和我是同鄉,這一趟一起回鄉來探親的?!?br>
          “……”

          狗兒?

          一聽就是個窮小子的名字。

          狗兒笑著打招呼道:“這位是嫂子吧,嫂子好?!?br>
          孫氏白眼一翻:“我可承受不起你一聲嫂子,你和我家海棠妹子是什么關系?”

          狗兒依舊含笑:“同鄉關系,我怕海棠妹子一個人回來不安全,特意送她回來的?!?br>
          孫氏的希望被徹底澆滅了,側福晉能一個人回來,還讓一個窮小子送?

          一看就是一對小兩口,只不過還沒有成親罷了。

          也是,像向海棠這樣的殘花敗柳,能找到這么一個窮小子要她,也算是祖墳上冒青煙了,怎么可能能做上雍親王的側福晉?

          她也真是愚蠢到家了,甘小蝶那丫頭小時候就連放個屁也要撒個謊,她的話能信?

          她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轉身就朝院子里走去,很是憤怒煩燥的沖著屋內喊了起來:“爹,四丫頭回來了?!?br>
          向老爺正捧著一只瞇著眼睛打盹的貓,躺在搖椅上悠哉游哉的聽丫頭唱小曲,猛然聽到孫氏說四丫頭回來了,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要不就是孫氏口誤,連忙叫停了小曲。

          又聽孫氏嚎了一嗓子:“爹,向海棠回來了!”

          向老爺這下聽清了,激動的將貓一扔,貓喵的一聲竄遠了,他一下子從搖椅上爬了起來,因為激動過了頭,一次沒爬成功,又栽回到搖椅上,第二次才成功的爬起來,朝著屋外奔去。

          “我家海棠回來啦,哪兒呢,哪兒呢?”

          一跑出屋,看到向海棠時,滿臉的笑容頓時僵住了,他愣愣的站在臺階上,不敢置信的俯視著向海棠:“你……你是四丫頭?”

          向海棠抬頭看著他,心里掀起萬般滋味,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經歷過前世今生,這心早已灰了冷了,對這個爹,她已經沒有什么感情了。

          要不是家業一直是姑姑在撐著,爹對姑姑有幾分忌憚,在出事的那一刻早就將她活活打死了,更不用說,小時候他對自己和娘不聞不問,她連他身邊的貓貓狗狗都不如。

          她冷淡的喚了他一聲:“爹?!?br>
          “你……你不是做了雍親王的側福晉么,怎么……”

          一語未了,我在聊齋當河神孫氏走過來,沖著他冷笑一聲道:“什么側福晉,她就是王府里一個低三下四的下人丫頭,爹,你被甘家人和甘姨娘給耍了?!?br>
          “什么?”向老爺一時間實在難以接受這天懸地閣,從天上栽到地下的落差,他無法接受又看了向海棠一眼,又轉頭盯著孫氏喝斥道,“你胡說什么呢,海棠明明是側福晉?!?br>
          “事實擺在眼前,爹你愛信不信?!?br>
          孫氏氣得一拂袖,也懶得再看向海棠和狗兒,撇撇嘴,滿臉嫌惡的回了屋,又對著空氣“呸”了一聲,“真是晦氣!”

          瞧慣了人情冷暖的狗兒見向家幾乎將勢利眼發揮的淋漓盡致,也不由的搖了一下頭。

          怕向海棠心里不好受,轉過頭看了她一眼,見向海棠面容平靜,沒有一絲難過難堪之色,他便放心了。

          向老爺還是不愿接受,噏動了一下嘴唇問道:“海棠,甘小蝶不是來信說你在雍親王府做側福晉么?”

          他突然嘻嘻笑了一聲,露出兩排略微發黃的牙齒,“皇上還愛個微服私訪呢,莫不是你也是微服……”

          向海棠冷笑著打斷他道:“爹,你想什么呢,甘小蝶是什么人難道你還不了解,她的話豈能相信,當初我跟隨王爺入王府也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想著在王府做個丫頭月例銀子會多些,這樣也能貼補著照顧圓兒……”

          向老爺明顯不想聽到這些,也打斷了向海棠的話,再一次求證道:“這樣說,你去王府只是做個丫頭,根本不是什么側福金,甘小蝶她是誆騙我的?”

          向海棠沉默的點了一下頭,還未來得及問娘在哪里,向老爺忽然氣得跑回去,也不知從哪里抄了一把掃帚跑出來。

          “我打死你個喪門星的東西,做下那樣不要臉的事給我向家抹黑,害得老子連頭都抬不起來,如今還有臉敢回來!”

          “……”

          “你回來做什么,是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來要老子的錢?告訴你,一個子兒都沒有!”

          說話間,掃帚就朝著向海棠的身上蓋了下來,狗兒連忙上前擋住。

          到底對方是向海棠的親爹,他也不敢一腳將人踹飛,硬生生的受了他一掃帚,然后順手從向老爺手里奪過掃帚。

          向老爺氣的吹胡子瞪眼,指著狗兒的鼻子罵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敢欺負到我向家來了,立刻給我帶著這個不要臉的喪門星滾蛋,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海棠,是海棠回來了嗎?”

          向老爺剛罵完,甘氏聽聞消息激動的跑了出來,一眼瞧見日思夜想的女兒正站在那里,頓時淚如雨下。

          “娘……”

          向海棠也忍不住哭了,飛奔過去撲進了甘氏的懷里。

          “我的海棠啊,你可終于回來了,娘都想死你了?!?br>
          “娘,海棠也想你?!?br>
          母女二人抱頭痛哭,惹得狗兒都紅了兩眼。

          向老爺想著自己被甘家人和甘姨娘欺騙了,此刻見到甘姨娘跑過來更是怒火中燒,跳起腳罵道:“你個賤人,竟敢伙著你娘家人來欺騙老子,滾,馬上帶著這個逆女給我有多遠滾多遠?!?br>
          甘氏嚇得連忙松開向海棠,撲通跪倒在向老爺面前,淚眼哀求道:“老爺啊,海棠終歸是你的親生女兒,難道你還要將她趕走嗎?京城那么遠,你就忍心叫我母女分離?”

          哭著,又回頭拉了拉向海棠,“海棠,你趕緊跪下,給你爹認錯陪罪……”

          “娘,我沒錯,為什么要跪下認錯?!毕蚝L母┥砣シ龈适?,“娘,你起來,我立刻帶你離開這里?!?br>
          “海棠,我們娘倆身無分文,能去哪兒呢?”甘氏堅持不肯起,“快求求你爹,他到底是你親爹啊?!?br>
          向老爺氣得捶胸頓足道:“你個賤人,騙的我好慘哪,事到如今還想著要我白養你和這個喪門星,今日我就放下話來,你和向海棠就算跪死在這里,我也絕不會再給你們娘倆一個子兒!”

          向海棠冷笑一聲:“你不用出一個子兒,今日我回來也不是要錢的,我只是要帶娘走?!?br>
          向老爺迫不及待道:“走走走,趕緊走!”

          甘氏急得哭道:“老爺,海棠說的是氣話,你不能如此狠心哪……”

          “娘,你趕緊起來吧!”向海棠扶著她,紅著雙眼道,“天下之大,哪里沒有我們娘倆的容身之所,娘你就跟女兒一起走吧,難道你還想要過這種仰人鼻息,低三下四,毫無尊嚴的日子嗎?”

          “海棠……”

          甘氏自知向老爺心腸硬,如今得知海棠根本不是側福晉,那里還會再有半點回旋余地。

          她流著眼淚扶著向海棠的手站了起來,“好!再不濟,我們還能再去投奔你舅舅,對了!小蝶呢,她不是去京城尋你了嗎,和你一起回來了嗎?”

          “娘,此事說來話長,日后我再告訴你?!彼D頭看向向老爺,“既然你不認我這個女兒,那我也沒有你這個爹,不過空口無憑,還請向老爺寫個斷絕父女關系的文書才行?!?br>
          “寫就寫!”

          向老爺正巴不得,腳一跺氣呼呼的回了屋,命丫頭找來紙筆刷刷刷寫下斷絕文書,然后走出屋扔到了向海棠臉上,“拿著文書趕緊滾蛋!”

          向海棠打開文書看了看,將文書收好,突然跪了下來,朝著向老爺磕了三個響頭,倒把向老爺磕愣住了,看著她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冰冷嫌惡之色。

          向海棠磕完頭,淡聲道:“從此以后,你我父女情斷,再無往來。我在聊齋當河神”

          說完,便起身扶著甘氏走了,狗兒也趕緊隨著一道離開。

          向老爺望著母女二人的背影愣了愣,然后嘀咕了一句:“真真晦氣,我怎么就生了這么一個喪門星!”

          他垂下腦袋頹然轉身,什么雍親王的老丈人,什么一品官,什么光宗耀祖,原來都只是大夢一場,大夢一場??!

          ……

          三日后。

          京城,雍親王府。

          眼看著就快要到端午節了,府里各處忙著除塵,撒藥,采集蒲草艾蒿,還要做五毒荷包,編長命縷,連烏拉那拉氏和向來懶得動針線的年氏也忙著親自做荷包了,想著四爺能在端午節之前趕回來,送給他佩戴上。

          因為五月是毒月,百事禁忌,等過了五月,就是炎炎夏日了,也不適宜嫁娶。

          本來德妃選了一個黃道吉日,打算讓烏拉那拉容馨在四月份入王府,只是四爺去了海明,而且萬歲爺也一道去了,德妃也不好說什么,烏拉那拉容馨入府的事又耽擱下來。

          這非但沒讓烏拉那拉氏放下心來,反而更加不安。

          四爺娶的又不是嫡福晉,就算人不在府里,破個例讓烏拉那拉容馨先入王府,等王爺回來再圓房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事情偏偏就耽擱下來了。

          足可見德妃這一次對四爺納側福晉的事有多么重視,不忍心讓烏拉那拉容馨受一丁點委屈,非要等四爺回來,另尋一個黃道吉日,給容馨一個盛大的入府之禮。

          直到端午這一天,四爺也沒能回來。

          皇上原想著趕在端午之前能回來主持,結果因為洪水耽擱了許多時日,再加四爺前往臥龍莊營救陳圓,想趕回來肯定是來不及,便讓人飛馬傳書將端午節一應事宜交給了太子主持,十三爺和張廷玉從旁協助。

          端午間這一天,太子真是大出風頭,極盡奢華之能事,十三爺勸他不可鋪張浪費,他也不聽,反說皇家哪能如此小家子氣。

          若不是有張廷玉從中斡旋,每每因政見不和,積壓了太久火氣的十三爺恐已氣得與太子翻了臉。

          太子不知,樂極生悲,潑天禍事已離他不遠了。

          端午之后,天氣一天比一天熱,這天早起,烏拉那拉氏覺得有些頭疼,便耽擱了。

          李福晉,尹庶福晉,宋格格,耿格格都已經等在了門外,錢格格病了,這幾天告了假,因為里面還沒有出來傳話,便都站樹蔭下閑聊。

          宋格格率先說話:“這凌福晉都跑出去多少天了,說是去找表弟,誰知道去做什么了,會不會?”

          她若有所意的看了一眼李福晉,又對著耿格格輕笑道,“就這樣不回來了?畢竟是個女人家,跑到外面拋頭露面,實在有失規矩體統,讓主子爺知道了,豈不臉上無光?!?br>
          說話時,就差直接將失節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其實,失不失節這種事根本說不清楚,主要看四爺心里怎么想。

          依她的想法,但凡男人,哪個能受得了自己的女人就這樣跑到外面去尋找什么表弟,而且一尋就是數月不歸,這數月不知道能發生多少事。

          四爺是個正常男人,而且還是堂堂雍親王,他豈能容忍向海棠做出如此有損皇室尊嚴,有損親王體面的事。

          最好向海棠死在外頭才好,這樣反倒干凈了。

          至于什么烏拉那拉容馨,她原也比不上人家的尊貴身份,人家可是烏拉那拉一族正宗的嫡出女兒,身份不比嫡福晉低,更不要說她了。

          她就是不服氣向海棠,她身份比自己不知低賤了多少,在王府里比她受寵不說,憑什么搖身一變,就成了鈕祜祿凌柱的女兒鈕祜祿凌湘,被封為側福晉?

          耿格格咳了一聲道:“這個我哪里知道,凌福晉原就與旁人不同,不過不回來是不可能的,她怎么舍得……”拋棄她好不容易謀算來的側福晉之位。

          想了想,深覺在眾人面前這樣宣之于口很是不妥,改口道,“懷曦小格格,而且她姑姑還在府里等著她呢,她怎么可能放得下?!?br>
          “我說你們兩個就別在這里瞎操心了?!崩罡x眸光輕蔑的二人臉上掃過,“蘇培盛之前就趕到德州去尋人了,凌福晉去了之后應該會和蘇培盛匯合,說不定人家啊,早就找到陳圓和四爺在一起了?!?br>
          雖然烏拉那拉氏一再交待她不要和向海棠交惡,更不要像宋格格之流專愛在人背后亂嚼舌根,可這心里的酸氣就是壓不住。

          對于向海棠在外面會不會出事,會不會有失名節,能不能回來她的心里是復雜的。

          她并不太關心烏拉那拉容馨入府會給嫡福晉帶來怎樣的沖擊,反正投靠誰不是投靠。

          她唯一害怕的就是烏拉那拉容馨為了打壓嫡福晉恐會和年氏聯合,雖然兩個人都是心氣極高之人,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她們聯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若真到了那時,便無人能與她二人爭鋒,那她豈不就岌岌可危了?

          因為她暗算過年氏,年氏已經恨透了她,她們兩個人的關系絕無回轉的可能。

          而且,她十分厭惡年氏以勢壓人,囂張狂妄的樣子,不想像宋耿二位格格,仰年氏鼻息,像巴兒狗一樣的討好她。

          在四爺離府的這段日子,年氏可沒少給她難堪,若不是有嫡福晉在里面擋著,她這個協理管家之權早已名存實亡了。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父女情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神羅訣

          安凝海

          九幻天城

          進良

          問天再借五百年

          伯宛筠

          五代簫劍錄

          申如冬

          魔能者之路

          牽晗玥

          遍觀山海

          出星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
          <dl id="fdftb"></dl>

            <del id="fdftb"></del>

                  <big id="fdftb"></big><var id="fdftb"><meter id="fdftb"></meter></var>